076 为什么等我

小说:独家深爱作者:寒浅陌香更新时间:2019-01-17 05:28字数:1025309

自从来别墅后,她每天都很早就睡,却很晚才能睡,都没看过电视了。 拿着遥控器,把节目列表翻看了一遍,她选了一部之前有看的美剧,最新一季已经出了好几集了。

全剧中她最喜欢的角色,虽然坏坏的,一开始她甚至盼着这个坏人快点死掉,但随着剧情发展,这个强大冷酷的吸血鬼却越发吸引她了。

他总是用残忍,霸权主义来掩饰自己的孤寂,即使所有人否定他,他亦从不在旁人面前流露出一丝一毫的脆弱,孤傲得让人心疼。

而他纵使冷血,心狠手辣,在面对心仪的女孩时,他同样会有温柔的一面——风度翩翩,俊逸迷人的优雅绅士。

他可以放下身段讨她开心,送她亲手为她绘制的画像;见到她心情低落,他会想方设法逗她开心;在她需要他时,他会在第一时间赶到她身边……

他并非童话里完美的白马王子,他是主宰黑暗世界的冷酷帝王,于她而言,这样满腔柔情只为一人展露的男人,却更富迷人魅力。

看着电视屏幕,温馨忽然间发觉,在某些方面,其实容离和那个角色挺相似的,一样的冰冷,一样的强大,一样的**霸道。

只是容离似乎更加冷漠,她都从来没见过他笑呢!

一想到他,她又看了下时间,已经十一点了,容离还是没回来。

偌大的卧室里就她一个人,温馨心里有些空落落的,电视剧也没心情看,后来困得慌,她抱着枕头就迷迷糊糊睡着了。

第二天,等到快十一点,乔婶见温馨还没下楼,便上楼去看她。

敲了门无人回应,她打开房门进去。卧室内拉着窗帘,光线暗暗,她看到温馨还躺在被窝里。

乔婶有些疑惑,走过去,轻声问她:“温馨,你醒了吗?”

没人回答,乔婶察觉到不对劲,绕到另一边,“温馨,温馨?”

手臂被人轻轻推了推,温馨费力睁开眼,眼前一阵天旋地转的,她又立即难受地闭着眼睛,声如蚊吟,“……什么事啊,乔婶?”

看她蜷缩着身子,表情痛苦,乔婶有些慌神,“温馨啊,是不是哪里不舒服啊?”

温馨有气无力,“我头疼,想再睡会儿。”

她早上醒过一次,头痛欲裂,本来打算找乔婶拿药的,奈何身上软绵绵的,没力气,所以睡到了现在。

“是不是感冒了呀?”乔婶自顾道,用手背贴了下她的额头,“你这是发烧了吧,哎哟,你等着,我拿温度计来。”

乔婶慌慌张张地跑出去,没一会儿又回来,手上拿着耳温枪,一测,38。2度。

“还好还好,不是高烧。”放下耳温枪,乔婶坐到旁边,关切道:“温馨,你先起来吧,咱去医院找医生瞧瞧。”

温馨现在根本没精神挪动,她虚睁开眼,对乔婶说:“不用去医院,你给我拿点退烧药和感冒药就好了。”

“这么行!”乔婶不赞同,“唉,可惜简少爷没在,少爷也还没回来……要不,我给你爸爸打电话吧。”

她是好意,但温馨这会儿头痛得厉害,任何声音对她都是刺激,“不用了,你给我拿点药,我吃了药睡一觉就好了。”

见她坚持如此,乔婶只好依她的意思,给她拿药。

吃过退烧药,后来她的体温恢复了正常,脑袋总昏沉沉的,温馨仍旧躺着,白天一天的时间,就这么醒醒睡睡,睡睡醒醒,乔婶一直在旁守着她。

容离回来时已经很晚了。

乔婶刚刚才哄着温馨喝了些粥,端着碗下楼来,看到容离回来了,她终于松了口气。

“少爷。”

容离一手拉开领带,“她人呢?”

“在房里。”乔婶说,“已经退烧了,刚刚睡下。”

“嗯。”淡淡应了声,容离便回房去。

卧室里开着一盏壁灯,淡蓝色的光芒十分柔和,看了眼她的方向,容离转身去了卫生间。洗完澡,换上睡衣,已经接近凌晨时分,他掀开被子,上去,小心翼翼地把熟睡的温馨揽到怀里。

小小的身子娇娇软软,散发着一股子淡淡幽香,深吸一口,肺腑里便满是她的味道,清新、自然,使得他疲惫的神经跟着舒缓下来。

迷蒙间感受到熟悉的气息,温馨眼皮动了动,掀开一条细缝,“容离,你回来了吗?”

细细的声儿,如云朵一般柔软,他很喜欢听她叫他的名字。

“嗯。”他低低应道,手指轻抚着她的头发,“头还疼吗?”

“不疼了……”她糯糯地回答。

“那就睡吧。”他说,大手轻轻拍着她的背。

被子捂得严严实实,男人又把她紧搂在怀里,温馨觉得有些热,摇着脑袋嚷嚷:“热,睡不着。”

边说,她把手臂伸出被窝,跟着还打算把被子踢开。

容离微拧了下眉,把找凉快的小丫头拽回来,用被子裹好,她本来感冒未愈,再受凉只会加重病情。

温馨不乐意,小嘴直嚷着热,在他身上小猪崽似的扭来拱去。

“老实点儿!”他按住她,防止星星之火发展成燎原大火。

温馨却跟泥鳅似的,小手在他背上抓挠一通,嫩滑的脸蛋儿在他肩窝蹭啊蹭的,软软的唇掠过肌肤,擦出一片火花。

可是,她还在病中……

闭了闭眼,他一巴掌拍在她小屁屁上,暗哑着嗓子斥责道:“别动,快睡觉。”

“唔……疼!”一个字,带着小姑娘浓浓的撒娇意味。

容离沉了眸色,肌肉绷紧,他深吸口气,“不想挨打就听话,赶紧睡觉。”

或许是他的威胁起了作用,温馨安静了下来,但只是一会儿,她忽然出声问他:“容离,你去哪里了,为什么这么晚才回来?”

她脑子是迷糊的,心里想什么就直接讲出来。若是在往常,她绝不会坦白直言。

容离刚刚缓过劲儿,一听她这么问,心头微微一动,“你一直在等我?”

嘴巴有些干干的,她舔舔唇,低喃道:“嗯,我等了好久,你都没回来。”

“等我做什么?”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