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7 姚依凝

小说:独家深爱作者:寒浅陌香更新时间:2019-01-20 15:11字数:1025309

他很想知道答案。

可她却很会教人失望。

“我渴,要喝水。”等了半天,她给他一句要喝水。

“你告诉我,为什么等我?”他轻哄道。

“要喝水。”

“你先回答我的问题才能喝水。”他没意识到,自己这句话有多么孩子气。

温馨又开始乱扭,“水,我要喝水!”

“……”

容离第一次感到挫败。

给她倒了温水,又喂她喝下,纡尊降贵地伺候完她以后,他试图再追问,温馨怎么也没再出声。

搂紧小丫头,容离心间滑过一抹自己也难解的失望。

他想要从她嘴里听到什么呢?

“容离,他们给我钱,叫我离开你……”她无意识地喃呢。

其实她昨天一直等他,就是为了告诉他这件事。

虽然她声音小小的,可他听得一清二楚。凤眸里冷芒乍现,他问她:“谁给你钱?”

但温馨已经在感冒药的作用下睡了过去。

反复琢磨着她的话,容离眸光渐冷,如凝结了冰雪。

看来,有人多管闲事了!

整整睡了一天一晚,翌日,天蒙蒙亮,温馨就醒了。

她舒展手手脚脚伸懒腰,刚一动,环在她腰间的臂膀便紧了紧,愣了一下,她后知后觉地意识到,旁边多了个人。

容离什么时候回来的?!

显然,昨晚发生过什么,她已毫无印象。

“容离,你什么时候……”

“再陪我睡儿。”他打断她,命令道。

原本他可以在美国多停留一段时间,在接到乔婶电话说她生病后,他一处理完公事就风尘仆仆地赶回来,都没怎么休息。

他一如既往的霸道。

温馨微微红了脸。

这还是她第一次醒来,男人依旧在她身边。

心间有丝丝微甜蔓延上来,她唇角扬了扬,心里暖融融的。闭上眼睛躺了一会儿,她突然想瞧瞧他睡着的模样,便从他怀里探出小脑袋。

“睡不着了?”容离一向浅眠,自然能察觉到她那点小动作。

温馨一怔,意识到自己打扰到他睡觉,眨眨水眸,她略带一丝歉疚,小声说:“我昨天睡了一天……你睡吧,我不吵你了……”

随后她恢复成原来的姿势,规规矩矩地窝在男人怀抱中,小猫似的,乖巧得……叫人想狠狠欺负!

……

温馨满面绯红的,脸蛋埋在他胸口,气息凌乱。

刚才她以为他很困,还为吵醒而自责,可是……他都能做这事儿,说明他精神好得很嘛!

“这两天你见过什么人?”手指摩挲着她圆润的肩头,男人那把磁性的声儿带着沙哑,撩人非常。

温馨轻轻一颤,一时没反应过来,“……什么?”

“前天,有谁跟你谈过什么?”

按乔婶的话讲,前天早上她出门时还好好的,下午回来就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跟她讲话也心不在焉的。很显然,她是白天在学校经历过什么。

一提起那天,和容沛沛的对话纷纷闪回脑海,温馨的心一下子凉了下去。她紧抿了唇,好一会儿才和盘托出,“是你妹妹,她说……她给我支票,叫我离开……”

她尽量让自己的声音保持平静。

妹妹?

容离浅眯了眸,眼角溢出锐利如刀的锋芒,语气却十分温和:“你怎么回答她的?”

温馨挪动了下,“我没答应她……”

凤眸里浮现出一抹满意,容离下巴抵在她头顶,没让她看到,他眼中的阴鸷,“很好,你只需要听我的话,就够了。其余的事,我会处理好。”

如果她胆敢收下钱,从他身边逃离,他发誓,他一定会让她付出最惨痛的代价!

“嗯。”她鼻子里发出一个单音。

至于他会如何做,她没再过问,那是他的妹妹,家务事,她一外人,哪有资格插足呢?

也因此,她虽然对他已经订婚耿耿于怀,却最终一个字眼儿也没提过。

只是心情沉甸甸的,再没有了先前的轻松。

容家大宅。

往日安安静静的客厅,此时笑声连连,格外热闹。

“奶奶啊,你去欧洲玩儿那么久,有给我带礼物回来么。”容沛沛搂着容老太太的手臂,娇声撒娇。

姚婉芳坐在一旁,美艳的脸上挂着端庄的笑,她轻轻嗔道:“沛沛,奶奶才刚回来,你不先关心一下奶奶,怎么就记着要礼物了?”

容沛沛朝她撅了下嘴。

“别理你妈妈。”容老太太丝毫不介意她的娇纵,怜爱地捏了下她鼓起的小包子脸,笑道:“奶奶当然给小孙女儿买了礼物。”

容家家族虽大,但家主这边一直人丁单薄,容书年是独子,到容离这辈,也是唯一的儿子,而且他性子太冷,跟谁都不亲,一年到头回家的次数屈指可数,所以容老太太对容沛沛这个孙女格外疼爱。

“沛沛,老太太可是随时都记挂着你呢,本来打算去德国看你,给你个惊喜,结果你请假回国,害得奶奶白跑一趟呢。”说话的女子二十来岁,眉目如画,五官精致,长长的卷发染成栗色,一身范思哲的秋冬高级定制,举手投足间,展现着名门淑女的优雅。

这,便是容沛沛的亲表姐,姚依凝。她人长得漂亮,家世好,而且无论说话做事,永远大方得体,深得容老太太欢心。

容沛沛明亮的大眼掠过姚依凝,心里暗暗骂了句做作,旋即对容老太太道歉,“奶奶,对不起,早知道你要去看我,我就该等着你,然后咱们一起回来的。”

容老太太笑容慈爱,“傻丫头,这有什么好道歉的,快别皱着脸儿了,我家沛沛要笑起来才更漂亮呢。”

“奶奶,你真好!”面上泛起一丝红晕,容沛沛撒娇地依偎着容老太太。

姚婉芳和侄女对视一眼,笑容有些无奈。

这孩子,早被老太太惯坏了。

几个女人聊了会儿,容老太太问姚婉芳:“容离今天回来吗?”

知道她是想念孙子了,姚婉芳微笑着回道:“老太太放心,老爷一早就通知他了,今儿晚上回来吃饭。”

“嗯……”容老太太先是点了下头,随后眼里的笑容明显淡下,她仿佛自言自语:“好像上次见到容离,还是五月份我去他那儿的时候呢,这一晃眼,都快半年没见了。”

对唯一的孙儿,老太太自然是十分疼爱,可惜容离个性太强,太冷,十来岁就搬出去一个人住,难得回一次大宅。知道他一向很忙,老太太也只偶尔去别墅瞧瞧。

老人家一直盼望着,哪天容离能够搬回来,或者,身边有个人照料也行。

至于这个人选,她自然是属意姚依凝的。

听着容老太太的叹息,姚依凝赶紧宽慰道:“今儿晚上容哥不就回来了么,奶奶要是觉得时间太短,明个儿我再陪你去容哥那儿,住上几天总行吧。”

她一口一个容哥,仿佛跟容离多么亲密似的,容沛沛唇角撇出一抹冷笑。

哥哥的别墅是她有资格去的么?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