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2 我们做个交易

小说:独家深爱作者:寒浅陌香更新时间:2019-01-20 15:37字数:1025309

“容离……”她条件反射地抱着他的脖子,软软的声儿似在嗔怨。

容离眸色如夜深沉,“回房去。”

他的唇擦过她的额头,磁性的嗓音很是迷人,温馨感觉皮肤上像有小虫子在爬似的,痒痒的。她嗅着他身上清爽的男子气息,心跳砰砰加速。

窗外大雨哗啦啦的,冷风阵阵,甚至能听到呼呼风声。室内温暖如春,感受不到丝毫寒意。

温馨半趴在容离胸口,颊边的头发微微汗湿,她轻阖着水媚的大眼,呼吸浅浅,如轻柔羽毛扫过他坚实的胸口。容离手掌轻抚着她细腻的后背,一下一下,享受那羊脂玉般的温润的触感。

过了会儿,她似乎是趴得不舒服了,薄薄的眼皮儿掀开一条细缝,手脚并用地从他怀里翻出来,侧身背对他躺着,伸手把被子拉过来盖在身上,闭上眼睛睡觉。

看着她完成一系列动作,容离挑了下眉,目光移到中央,随后他坐起身,拿过被扔到那儿的枕头,轻轻抬起她的头,把枕头塞回她脑袋下。

挨着软绵绵的枕头,她闭着眼,在上面蹭了蹭,赶去和周公会合。

容离一手绕到她脖颈下,另一只手揽过她的腰使她面向自己,一点点,极富占有性地圈在怀中。

指尖摩挲着她背脊,细嫩的肌肤堪比柔滑丝绸,凝着她恬静的侧脸,容离深邃的眸底泛起丝丝涟漪。

结婚这事儿,他从来没有考虑过,但无论如何,他不愿做的,谁的要求也没用,所以,姚依凝他是绝对不会娶的。

至于怀里的小丫头……

容离眸光深了深。

中午,温馨正吃着饭,手机忽然开始震动,她拿出来一看,是个陌生号码,她疑惑地“咦”了声,接了电话。

“喂,你好。”

“温馨,我们见一面。”对方的声音一听是个成年男性。

温馨咬着筷子,莫名觉得有些熟悉,仿佛在哪儿听过,“请问你是哪位?我们认识?”

“呵呵。”那边的男人轻笑,语气有些怪怪的,“温小姐,上次你可是睡过我的床房间,怎么,这才多长时间,你就把我忘了?”

他字字带着暧|昧,温馨有些羞恼,正要挂断这通莫名其妙的电话,一个讯息在脑海中闪过,她记起来了,“是你!”

萧湛!

“对啊,是我。”萧湛说话的调子,就跟他为人一样,阴测测的,像是危险的毒蛇在身体表面爬行,令人不自觉背脊发寒,“出来吧,我在你们食堂外面等你。”

温馨一惊,立马朝外面望去,果然见到食堂前停着一辆黑色轿车。

“我跟你不熟,我们没必要见面。”她言简意赅地拒绝。

她隐约猜到,萧湛和容离关系很不好,而且上次他对她做过的事,她可记得一清二楚。

苏依依听见她语气没对,抬起头,以眼神询问她怎么了。

温馨朝她摆摆手。

萧湛并不恼,他悠然道:“那好,既然你不愿意出去,那我上来找你好了。正好,可以看看宁城大学的伙食如何。”

接着,她似乎听到了车门打开声,温馨眉心一抽,慌忙道:“别下车!”

听筒里传来他好整以暇的笑声,“那你下来?”

“……等一下!”她咬牙给出三个字。

“好,我等你。”

挂了电话,她说:“依依,对不起,我有点事,先走了。”

“发生什么事了?我看你脸色很不好。”苏依依有些担心。

温馨笑笑,“没事,去见个……朋友而已,我会尽快回来的。”

说完她拿上包,急匆匆地跑下楼,快要接近萧湛的车,她缓下步伐,慢吞吞地走过去。韩晋从副驾位下来,替她打开后面的车门。

望着车厢里的男人,她没有上车的打算,“你要有什么话就在这里说吧,我下午还要上课。”

她言语间尽是疏离,仿佛把他当成了瘟神,自他掌握权力后,还没人敢用这样的态度跟他讲话,萧湛浓黑的剑眉微拧,他看着她,冷声命令:“上车。”

“就在这儿说。”她坚持。

萧湛嘴角噙着冷笑,“我说,上车。”

源自他身上的戾气猛然袭向她,刹那间,仿佛是被一把极度渴望饮血的锋利宝剑划破喉咙,热血如泉涌,流了一地。

温馨惊惧地瞳孔紧缩,连呼吸都被压抑,韩晋冷得如机器的声音响在她耳边,“温小姐,请上车。”

“如果不想你和容离的关系传遍全校,那就上车。”萧湛再度开口,语气平和,却是与刚才判若两人。

他捏住她的软肋,温馨脸色倏地白了,她握起拳头,硬着头皮上了车。

这一幕,正好落入姚依凝眼中。她今天来是为了看看能让容离另眼相待的女人到底是何模样,倒没想,竟发现她原来还和别的男人有牵扯,这个消息,她一定得跟老太太“好好汇报”呢!

跟一个差点侵犯自己的男人处在同一狭小空间内,温馨心里说不出的紧张,连手心都出了汗。搓搓手,她拉开包包拉链,悄悄把手机握在手中。

“如果我对你心怀不轨,相信我,你绝不会有机会给容离打电话。”他忽然侧过脸,狭长的眸子似笑非笑地瞅着她,“要不要试试?”

小动作竟然被对方发现了,温馨微微讶异过后,脸上浮现出一片红潮,当然,不是因为害羞,而是他眼里的捉狭令她觉得自己在他眼里就是个跳梁小丑。

如此可笑!

“你到底找我做什么?”她把手抽出来,怒瞪着他问。

萧湛一身笔挺西装,五官犹如刀刻,俊美无瑕疵,他轻抿着薄唇,手指规律地敲打着膝盖,“温馨,我们做个交易。”

“什么?”她没懂他的意思。

萧湛眯了眯眼,“你和容离之间的交易,我基本上都知道。你跟他在一起,他替你父亲洗刷冤屈,免除牢狱之灾,除此之外,温氏如今蒸蒸日上,也少不了容离的慷慨帮助。”

他狭长阴冷的眸子里,有着洞悉一切的笃定。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