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6 就喜欢你的霸气

小说:独家深爱作者:寒浅陌香更新时间:2019-01-19 17:13字数:1025309

温馨没看他,内心微微紧张,“还没……还没写完。”

若有所思地瞧了她一眼,容离没再多问,坐到她旁边,拿过平板电脑,看起新闻。

卧室里灯光暖暖,十分温馨他就在她身旁,她能清晰闻到他身上沐浴后的味道,淡淡的,清新的,如海洋的气息。

过了会儿,她一瞧时间,再看看文档,悲剧地发现自己这二十分钟居然就写了两百多个字。

有他在旁边,她根本没法静下心啊!

心里暗暗恼恨自己,温馨没打算再写,干脆关掉电脑,准备睡觉。

一见她收东西了,男人心中的渴求开始蠢蠢欲动。

温馨放好电脑,一言不发地躺下,而且是背对着他的。容离眉头皱了皱,把平板挪开,伸手关了灯。

后背贴上火热结实的胸膛,他的手熟练地抚上她平滑的小腹,温馨连忙伸出手按住,“今晚不行……”

她声音很小,似乎有点难以启齿。

容离唇贴在她嫩嫩的颈侧,“为什么?”

轻如羽毛的吻,痒痒的,温馨脸蛋微红,“我生理期到了……不能那个。”

容离怔了好一会儿才略略明白过来她的意思,却没撤回手,“睡吧。”

被他抱得这样紧,温馨哪里能睡得着,她小声支吾:“……你能不能别抱着我?”

平时他搂搂抱抱无所谓,可在特殊时期,她怕一不小心侧漏什么的,要是他看到了,或者更糟的,那她就丢脸死了!

这些话,她自然不会对容离讲,于是,他以为,她还在为上次的事生气。

男人都是自尊心极强的生物,尤其容离这样位高权重的男人,一再被个小丫头拒绝,他稀少的耐心耗尽了。

他真的放开她,翻了个身,背对背。

那阵暖意突然撤走,温馨揪着被子,心里莫名有丝失落。

容离近段时间非常忙碌,因为环宇集团六十周年庆典晚会在这个月七号,没几天了。温馨跟他还是老样子,连晚上的“睡前运动”都取消了,两人交流更少。

时间一天天的过,转眼间,就到了十二月七号这天。

温馨自然没有跟着容离出席,如此正式隆重的场合,她身份尴尬,怎么有资格站在容离身边呢?

盛大的酒会,来的都是社会名流,酒店大门口,记者们的镁光灯频频闪烁,忙得不亦乐乎。

作为环宇当下的执行总裁,容离尚未现身,而是容书年在和一众老朋友应酬。今晚上,容老太太自然也来了,姚依凝陪在左右,本该回德国的容沛沛用酒会做借口,求着容老太太留了下来。

当容老太太出现时,守在门口没法进场的记者们纷纷围过去,话题却全是聚集在姚依凝身上。

“请问姚小姐,外界有传你跟容少已经秘密订婚,这是真的吗?”首先发问的记者便提了个重量级的。

姚依凝着一袭淡粉色香奈儿高级定制晚礼服,长发如瀑,眼眸波光潋滟,美得动人心魄,她轻轻一笑,“没有的事呢。”

“姚小姐今天佩戴的首饰是summer今年才出的限量版,请问是容少送的吗?”

姚依凝微笑,“不是。”

“那请问姚小姐,你和容少在交往吗?有媒体拍到,你已经入住容家主宅,是提前熟悉容家的生活吗?”

姚依凝四两拨千斤,“我只是去陪伴奶奶而已,你们想太多了。”

一声奶奶,她叫得何其自然,说没恋情,谁信呢!

既然提到容老太太,记者们话锋一转。

“容老夫人,您怎么评价姚小姐呢?”

老太太看着姚依凝,满脸微笑,赞道:“依凝人温柔大方,懂事体贴,是个十分完美的好姑娘。”

“那您愿意接受姚小姐成为容家的孙媳妇吗?”

“您对姚小姐满意吗?”

“姚小姐符合您对孙媳妇的要求吗?”

……

一众记者连珠炮似的反问,就想得到个明确的答案。

容老太太笑眯眯地给出句模棱两可的话:“我们家都很喜欢依凝。”

虽然她没直面回答,那话里所传递出的意思,再明显不过了。

都很喜欢,那和说她会成为容家一份子有何区别呢?

姚依凝始终挂着矜持得体的微笑,在外人眼中,优雅美丽的姚依凝与容离简直就是天造地设的一对璧人。

容沛沛在一旁听得火冒三丈,她非常想跳出来说几句,揭开姚依凝的虚伪面具,无奈姚婉芳再三叮嘱过她,今晚的场合至关重要,她要是乱来,丢的可是容离的脸。

关系到容离,容沛沛再大的火气也只能往肚子里憋。

酒会在八点准时开场,时间临近八点时,容离才在一众助理簇拥下,霸气登场。

意大利著名品牌独家定制的手工西装,剪裁精良,魅惑的子夜黑仿佛天生是用来衬托他的,这代表神秘的颜色,与他本身的气质完美融合,俊美冷酷的男人如神祇一般,风华绝代,倨傲尊贵,他的出现,让周围一切都失去了色彩。

眼里,唯有他的存在。

姚依凝看着他,心跳如雷,她一直都知道,这个男人是最优秀,最迷人的。打从小时候在容家见到他,她就倾心于他。

成为容离的妻子,是她此生最大的愿望。

容离一到场,自然意味着庆典正式开始。

主持人走上台,“女士们,先生们,环宇集团六十周年的庆典晚会现在正式开始,首先,让我们掌声有请董事长容书年先生致辞。”

人群里旋即爆发出一阵热烈掌声,正装一丝不苟的容书年稳步走上台,他站到话筒前,掷地有声作了一番演讲,演讲的主题,自然是关于公司的。

等到他致辞完毕以后,再接着上场的,便是执行总裁容离了。

掌声再度响起。

全场暗下,一束光芒照到他身上。容离夜色般的凤眸深邃如海,冷光熠熠,他俊美的脸上没有表情,骨子里透出的冷冽,尊贵霸气,狂肆倨傲,不可一世。

他的冷漠虽然拒人千里之外,可他仍然是耀眼夺目的,心仪他的千金小姐们,一个个怦然心动,盼望着待会儿能够有机会与他共舞。

容离的发言极为短暂,但却是简明扼要,重点突出,符合他一贯的行事风格。

台下,掌声雷动。

站在聚光灯下,视线扫过热闹至极的会场,容离脑海中却突然闪现出那张温柔如水的小脸。

这一刻,他莫名的希望她能够在她身边。

而与此同时,别墅里,温馨独自坐在被褥上,手里拿着平板电脑,浏览着网上关于环宇集团庆典晚会的实况报道。为了抢头条,各家记者都在酒店为集体守候,所以,新闻内容其实大体雷同。

姚依凝和容离的感情问题,无疑是今晚最大的话题。

这是她第一次知道姚依凝这个人,照片很清晰,衣着华丽的姚依凝美丽非凡,即使面对记者们的狂轰滥炸,她始终笑靥如花,优雅动人。

大篇幅的报道,皆是对两人关系的猜测,看到她否认两人已经订婚,莫名的,她心里微微有那么些些高兴。

因为这样一来,她就不算破坏别人感情的小三吧?

再往后看,是容老太太那些言辞,从她的话不难看出,老太太非常满意姚依凝,如果真按她所说,容家人都喜欢姚依凝,那么,姚依凝成为容家少夫人只是早晚的问题。

环宇集团的总裁夫人,多少女人做梦都想要的位置,何其荣耀,何其尊贵!

如若姚依凝真能嫁进容家,那便是飞上枝头当凤凰了。

千篇一律的报道、揣测,看了会儿,温馨心头有些烦躁,说不清楚具体原因,就是觉得姚依凝三个字有些刺眼。

环宇如此盛大的活动,今晚上他应该不会回来了吧,视线掠过新闻首页上容离的大幅照片,眸子里慢慢浮现出一抹黯色。

最近每晚几乎都是她睡着后他才回来,等早上她睁开眼,他已经出门了,如果不是枕头上有他睡过的痕迹,她甚至会以为他其实压根儿没回来过。

他们之间,算不算冷战呢?

网络上,记者们纷纷猜测着容离会邀请哪家千金跳舞,温馨皱起眉毛,不想再去烦恼,干脆关掉电脑,拉过被子,蒙头睡觉。

容离他要跟谁跳舞,要和谁结婚,跟她没半毛钱关系!

“喏,大总裁。”看到容离过来,卫铭把手边的一杯vodka递给他,容离伸手接过,卫铭朝他举下杯,笑道:“哥们儿,祝贺你,越来越帅了,你看看四周,多少淑女被你的英姿给迷住了。”

容离喝了口酒,给他个冷眼。

卫铭眯了眯眼睛,邪魅的眼角细长细长的,特像狐狸,“怎么,都瞧不上?姚家那个呢,你也没兴趣?”

边说着,他朝姚依凝那边扬了下巴,示意他看过去,“照我看,姚依凝可是对你爱慕的很呐,刚才她在记者面前的样子你瞧见没,哎哟喂,整就一副容家内定媳妇儿的小模样啊。”

男人也讲究直觉,虽然姚依凝表现得滴水不漏,但卫铭对她没有一丁点儿好感。

容离并未转身,眸光注视着杯子里琥珀色的vodka,“无关紧要的人,你管她做什么?”

于他而言,姚依凝只是个外人,不值得他关注。

卫铭耸耸肩,“你家老太太挺中意她的啊,我是怕哪天你被逼婚啊,哥们儿。”

搁下酒杯,容离唇角抿出一抹冷色,“我不愿意的事,谁中意也没用。”

“啧,这句话,我喜欢!”卫铭笑道,拍了下他的手臂,“小爷我就喜欢你的霸气。”

“德行!”容离冷哼,“你那边的麻烦都解决了?”

卫铭招来服务生,又拿了两杯酒,眼里的光芒锃亮,“差不多,在进行收尾工作了。我那比小强还会蹦跶的二叔该休息了。”

他脸上一直挂着笑,只是那掩盖在笑意下面的血腥,旁人都看不到。

容离点点头。

“说来,这次真该感谢你啊,你可是帮了我个大忙。”

“我没说过白帮忙。”容离十分淡定地说。

“行,那你说,你要我做什么,小爷我一定赴汤蹈火在所不辞,就算你要我脱了衣服给你跳舞也成。”卫铭一向吊儿郎当的,什么话都能说出口。

容离眯眼,“现在,脱了衣服,到那上面去跳舞。”

“……”卫铭嘴角连着抽搐两下,仰头喝了一大口酒,压低声音怒道:“我、操!原来你还有这么低级的恶趣味。”

容离轻轻挑了下眉,风轻云淡。

察觉到姚依凝的目光总投向这边,卫铭挑起一边眉,问他:“对了,温馨妹妹今天没来?我好像没看到她呢?”

容离眸光微滞,冷冷道:“这场合,她来做什么?”

虽然短短几个字,卫首长却隐隐嗅出一丝不正常,“容离,我听你这语气有点没对劲儿啊,你们俩吵架了?”

上回见面,他还宝贝的跟什么似的,开个玩笑都对他冷眼相对,这会儿子吧,突然就一百八十度转了态度。

你说,这能正常么?

答案,当然是——

“关你什么事?”提起这茬,容离就烦躁。

他每天早出晚归的,其实无非是避开她。每天晚上睡在一起,她就在旁边,只要他伸手就能把她抱过来。

然而每当这个念头跑出来时,他就会记起那天晚上,她叫他别抱她。

活了二十几年,他容离何曾被人嫌弃过!

越想越是一肚子火,于是,他干脆不碰她了,

瞧着他皱眉苦恼又气愤的样子,卫铭有种想笑的冲动,他拳头抵在唇间,轻咳了两声,“容离,我早说过你,别一天到晚冷着脸……看看看,又开始了不是,你自己照镜子瞧瞧,整天冷阎王似的,谁还敢亲近你啊,尤其温馨妹妹那样的小姑娘,没被你的冷眼吓死就是奇迹了。”

容离眉目阴沉,“你懂什么?”

他对她还不够好吗?

居然敢跟他闹脾气,真是不知好歹!

“至少比你懂得多。”卫铭毫不客气地回道。

“无聊!”容离冷哼,又解决了一杯酒。

卫铭瞧着他一杯又一杯的,“喂,晚会还没结束呐,你这主人要是喝倒了怎么办?”

“你少管!”

说实话,容离很多时候特招人恨的,你好心关心他吧,他一句比一句冷,一句比一句难听,要换了其他人,早摔东西走人了。不过,那么多年的兄弟,对他为人,卫铭知根知底儿的,自然毫无怨怼地容忍了他的臭脾气。

知道他心里不痛快,卫铭也没再多言。

宴会厅里灯光微微暗下来,悦耳的钢琴声响起,如水一般,悠扬婉转,大厅里的气氛,更热了。

一双双年轻男女互相邀约结成舞伴,随着优美的乐曲翩然起舞,姚依凝仪态万千地站在容老太太身旁,璀璨的眸子望着容离,期待他能邀请自己跳舞。

当然,不止她,还有许多人都关注着容离那边的动静,好奇地猜测着哪家千金能够成为幸运儿,获得容离的第一支舞的邀请。

今天可是环宇六十周年的庆典,能得到容离的邀约,那可是意义重大。

由于姚依凝抢占老太太这个先机,部分人认为,容离会选择她做舞伴。也有不少名门小姐心怀希冀,毕竟,容离一天没有结婚,就表示机会仍在。

看着那些女人朝着容离所在的地方靠近,一个个明艳照人,姚依凝指尖暗暗收紧,眼里浮现出一丝急切。

她的骄傲告诉她,要等着容离主动,可是,如果他选择了别人呢?她要怎么办?成为今晚的笑话吗?

被一众名门闺秀觊觎的男主角却像个局外人似的,自始至终没有动,他站在那儿,手里端了杯酒,如画笔勾勒的眸子流转着魅惑人心的光芒,他的容貌万里挑一,身材比那些大牌儿男模更加有型。

凝视着如此出色的男人,淑女们只觉脸红心跳,彻底被他给迷住了。

容离自顾喝着酒,完全忽视掉四周一切崇拜爱慕的眼神,他气场那么强,他没动,自然无人敢上前。

“依凝,既然容离他不主动,那么,你去邀请他吧。”容老太太在她手背上轻轻一拍,微笑道。

姚依凝微讶,迟疑道:“……这样好吗,我担心会惹容哥生气。”

她是真的怕惹到容离,当众丢脸。

容老太太却仍是鼓励她道:“容离的性子你也是知道的,他打小不跟人亲近,更不懂怎么和女孩子相处,所以依凝啊,你得主动才行,感情都是需要培养的,你要对自己有信心。”

老太太的话有些道理,姚依凝听着,不由心动,她看了看容离,决定大胆试一次。

容沛沛见她朝容离那边去了,脸色一沉,如此重大的场合,要真让姚依凝得逞,岂不是太便宜她了!

眼珠子一转,她唇边弯出冷笑。

姚依凝每走近一步,心中忐忑增加一分,老太太说得对,她总要努力才可以,至少让他明白自己的心意。

然而在距离他仅剩十步之遥时,身旁突然撞过来一个人,紧接着,一大杯果汁全部泼在她名贵的晚礼服上。

“啊,表姐,对不起对不起。”容沛沛明亮的大眼睛里满是歉疚,她声音那么大,把周围人的注意力都招惹过来。

前一刻还高贵如女神的大小姐此刻多么狼狈啊,漂亮的裙子被果汁染了色,脚边也落了一大滩,哪里还有优雅可言,富家小姐们纷纷掩嘴偷笑。

姚依凝这次,丢脸丢大发了。

她哪里不知道容沛沛是故意要她出丑,姚依凝面色铁青,但也仅是一瞬间,她很快收敛起翻腾怒火,摆出她招牌式的笑脸,温柔的,好似什么的都没发生过,“没关系的沛沛,一件衣服而已,你不必自责。”

容老太太和姚婉芳也赶了过来,一见姚依凝满身果汁,老太太皱了眉,“这是怎么回事?”

容沛沛正要开口,姚依凝却先说:“奶奶,没什么,沛沛她不是故意的。”

主动承认错误,和从受害者里说出来,效果自然有极大的不同。

姚婉芳一听牵扯到容沛沛,登时明白过来又是女儿在搞破坏,她转头看向容沛沛,声色微冷,“沛沛,你怎么回事儿?”

“我脚滑了下,不小心把果汁泼在表姐身上了。”容沛沛早想好解释了,“就是这么回事儿。”

其实她讨厌姚依凝,不仅仅因为她喜欢容离,还有姚婉芳对姚依凝的关心,超过了对她的,容沛沛自小就是公主,她岂能忍受自己的妈妈喜欢别人胜过自己?

惹祸的是自己最疼爱的亲孙女儿,老太太肯定舍不得斥责,想了想,她只是对姚依凝说:“依凝,咱先去换身衣服吧,免得感冒了。”

姚依凝微微一笑,“好的,奶奶。”

本来是想让姚依凝丢脸,到最后,她的表现得到不少称赞,夸她漂亮、优雅、懂事、大度、明事理、脾气好……

容沛沛听到那些话,气得吹胡子瞪眼。

“容沛沛,你要再敢给我惹事,明天就滚回德国去!”姚婉芳冷声叱责道。

出门前她已经再三叮嘱过,本以为她能老实,谁想到,她还是出状况了。

姚婉芳恨铁不成钢。

容沛沛鼻子冷哼,微翘起嘴角,“妈妈,到底谁才是你的女儿?既然你那么喜欢姚依凝,你让她当你女儿啊!”

说完,她一个人跑开了,姚婉芳怕惹人注意,也没敢开口叫住她。眼睁睁看着她的身影消失在人群中,姚婉芳重重叹声气,一阵头痛。

她到底要拿这个女儿怎么办!

小风波很快平息下来,一切照旧,跳舞喝酒,觥筹交错。整个晚会,容离几乎是一个人喝闷酒度过的。

等到午夜十二点,庆典结束,容离已经喝醉了,照看他的卫铭自然要负责到底,把他弄回去。

出酒店时,容老太太见孙子脸色泛红,脚步有些不稳,便说:“铭子,要不就让容离跟我们回家吧,你看他醉成这样,回别墅去都没个人照顾。”

卫铭笑笑,“奶奶,这你可得问容离的意见。”

“我没事。”容离虽然醉了,意识还是有的。

“可是……”容老太太仍是担心,她瞥了眼姚依凝,提议道:“要不然,让依凝陪你回去吧,有个人陪着你,我要好放心。”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