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7 你帮我洗!

小说:独家深爱作者:寒浅陌香更新时间:2019-01-17 04:55字数:1025309

姚依凝微微一惊,心跳有些快。

容离浅眯着眸,看都没看姚依凝,“不需要,我先走了。”

他说完,朝自己的车走过去,卫铭对老太太说:“奶奶放心,我会负责把他安全送到的。我们先走了,再见。”

随即跟着上了车。

十二月夜里更冷,姚依凝觉得脸上仿佛结了冰似的,生疼生疼的,容离一再拒绝她,而且每次都是这么不留情面……他的心里,根本就没有她!

容老太太叹了声气,“欸,我们也回去吧。”

姚依凝点头,望了眼他离去的方向,满心不甘。

温馨本来睡得迷迷糊糊,卧室里的灯突然亮了,受光线刺激,她陡然惊醒,一睁开眼,便看到容离正脱着衣服。

她撑起身,声儿软软的,“你回来啦。”

容离解扣子的手一滞,抬眸,目光移向小丫头,她的眼睛水水的,脸蛋嫩嫩的,那么娇,那么小……身体似乎更热了,容离慢慢走向那边。

随着他的靠近,一阵酒味儿飘进鼻子里,温馨拧眉,看他的样子,应该是喝了不少酒吧。

“过来。”他深深吸口气,对她道。

前不久的教训记忆犹新,她听话地挪过去。容离一把抱住她,把她压在被单里,二话不说先吻上了。

温度越升越高,容离一手扯开衬衣,甚至崩掉了一个扣子,正要进行下一步时,敲门声煞风景地响起。

“咚咚咚——”

容离没理会。

“咚咚咚——”门外的人又敲。

温馨推他,气息不稳,“是乔婶有什么事吗?你起来,我去看看。”

“别管他!”容离嗓音暗哑,黑眸如淬了火, “你好了没有?”

“嗯……?”温馨茫然地眨着漂亮的眼睫。

容离喘口气,“你那个,生理期完了没?”

对于女生的生理期,他一大男人当然没啥概念,所以某天空闲的时候,大总裁去查了相关资料,然后他知道了在这段时期,女生有哪些要注意,有哪些是禁忌。

他的直白,让温馨脸蛋红得滴血,长长的睫毛跃上羞赧,她抓着他的衣领,垂眸,不去看他迷人的眼睛,“没……还没……”

她生理期是月初时候来的,到今天总共六天,没有完全干净,是不能够做那件事的。

容离手背上的青筋毕现。

那种感觉,就好比按下了扳机之后,才发现枪管被堵住了,而这导致的后果便是——他要爆炸了。

偏偏那敲门声锲而不舍,心里窝火的男人狠狠皱眉,低咒:“该死!”

他起身,脚步虚晃地去了开门,一张欠扁的笑脸出现在他眼中,卫铭无视他欲杀人的目光,把醒酒茶递给他:“喏,专门给你煮的。”

“操!”容离咬牙爆粗,“老子不需要!”

瞥见他衣裳凌乱,一脸的憋火,卫铭笑得更阴险,“怎么,我真打扰你办事儿了?”

说着,作势要往房间里瞧。

容离当然不准,身形一晃挡住他,厉声吼道:“卫铭,马上给我消失!”

“啧,凶什么凶。”跟个醉鬼是没有道理可讲的,卫铭把醒酒茶塞到他手里,说:“我看你还是喝了吧,免得待会儿神志不清把人家小姑娘吓到了。”

他扯着嗓子朝屋里吼了句:“温馨妹妹,容离他今晚喝多了,待会儿要是发酒疯了,你可得多担待啊!”

话说完,卫首长脚下生风,一溜烟儿地撤退了。

容离脸色有够黑,“砰”的一声把门给关上。

温馨坐在被窝里,脸颊绯红,“……卫铭他跟你一起回来的吗?”

“嗯。”男人阴沉沉地应声。

他的视线太灼热,也太危险,温馨心如小鹿乱撞,扫了眼他手里的被子,她下了地,说:“我去给你放洗澡水吧。”

岂料,才走出一步,手腕落入他手,一拉,一扯,她重新跌回去。

容离捏着她软软滑滑的小手,“等会儿再洗澡,先帮我。”

看他发红的眼,温馨旋即明白男人想要做什么。

温馨羞得不行,无奈整个人根本敌不过他恐怖的力道,她紧咬着唇,全身的血液都涌到脸颊,滚烫得似要烧起来。

吻一一落下,在寒冷冬夜里,温暖的,不止是彼此的身体……

云消雨歇,容离染上迷情的凤眸轻阖着,温馨眨眨眼,轻轻推开他,从他怀里爬出来。

“干什么?”他一手横在她腰间,掀开眼皮问她。

温馨垂眸,视线正好落在他俊美的五官上,此时的容离,像餍足后的兽,浑身的冰冷褪去,透着丝丝慵懒,尤为的迷人。

心,微颤。

都说红颜祸水,她怎么觉得,这好看到极致的男人也是祸水呢。

“我去给你放洗澡水。”两人在滚了那么久,满身酒气,又帮他那个过……温馨觉得不舒服。

容离闭了闭眼,似在思考,几秒后,他收回了手。

温馨拉过被子盖在他身上,然后脚步轻轻的进了卫生间。她先把热水打开,调好水温,又把男人的睡衣准备好,做完这些后,温馨脱掉自己的衣服,站到淋浴间冲热水澡。

热水哗啦啦,雾气迅速弥漫开,洗掉一身酒气后,温馨关掉水龙头,刚一回身,悄无声息出现在她背后的男人吓了她一跳。

温馨赶忙用浴巾遮在身前,“你……你怎么进来了?”

容离眼眸半眯,“我不能进来?”

“……”好吧,这是他的地盘,他想到哪儿都可以。

见他自己脱着衬衣,温馨面红耳赤,“水放好了,你洗吧,我先出去了。”

容离却再次拦住她的去路,“你帮我洗!”

“啊?”

“你帮我洗!”他重复道。

温馨疑惑地皱了下眉,她眼前的男人是容离吗?为什么她觉得有点像个小孩子呢?

“过来。”

在她发愣之际,容离已经脱完衣服,坐到浴缸里。

真是恶劣又霸道的男人!

温馨咬着白白的小牙齿,皱起两道漂亮的眉,磨磨蹭蹭走到浴缸边上,去伺候他洗澡。

拿着浴球,倒上沐浴露,揉搓出泡泡以后,温馨小媳妇儿似的替他擦背。

男人的身材极好,他是属于精瘦型的,个头欣长,宽肩窄腰,如完美雕塑的肌肉,每一块都极富线条美感,蕴藏了无限爆发力。一身浓浓的男人的阳刚味儿,更是衬得他迷人,足以让女人为之疯狂,为之着迷。

卫生间里很热,热得她口干舌燥,温馨擦了下额头的薄汗,她看到容离的背上有些伤痕,而且看颜色应该是很久以前的,她用手摸了摸,很疑惑他是怎么受伤的。

要知道,他可是容家唯一的继承人,含着金汤匙出生的大少爷呀,怎么会有这么多伤痕呢?

脑袋里揣着疑问,她默默地替他擦完了背,“好了。”

她本以为自己可以松口气,哪知,他竟然转过身来,深邃的眸子睨着她,抛出两个字,“继续。”

温馨杏目圆瞪,“……!”

“快点!”

“不……”温馨偏开脑袋,免得看到什么不该看的。

容离抬手按住她的手背,热水打湿了她的手,“听话!”

“我……不行……你自己洗。”她顺手把浴球塞到他手里,结结巴巴地说完一句话,飞快地就跑了出去。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