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8 你老是欺负我

小说:独家深爱作者:寒浅陌香更新时间:2019-01-16 04:54字数:1025309

容离一手捏着满是泡泡的浴球,望着小丫头落荒而逃的背影,黑眸里流转过一抹流光。

温馨冲回被窝,拽过被子把自己埋在里面,砰砰直跳的心脏快要蹦到嗓子眼儿了。

太过分了!

太过分了!

容离他太过分了!

在她躲在被子里,对男人的恶劣行径一通抱怨时,洗完澡的容离回来了,关灯上去,扯开柔软的暖被,长臂一捞便把她软乎乎的小身子揽到了怀抱中。

黑暗中,他精准无误地找到她的唇,大力啃一口,在她呜呜叫时,危险道:“不听我话,这笔账,过几天再跟你算!”

温馨正痛得皱眉,乍一听他要算账,又是怕,可又觉得委屈。他大晚上的回来吵醒她,先逼着她用手伺候他,再是给他洗澡,这还不够嘛?!

她很想抗议,又怕惹到他,郁闷好一会儿,闷闷地憋出一句:“你讨厌!”

“你说什么?”喝醉酒的男人,反应有点迟缓,却听清了她的嘟囔,黑眸有片刻清明,“我讨厌?”

本来她没什么的,结果他一开口接话,连日来冷战的委屈一并涌出来,温馨眼眶就红了,“你坏,你讨厌!你老是欺负我!”

容离的脑子昏沉沉的,他愣了下,仿佛若有所思,大手揉着她的脑袋,“我有欺负你?”

“一直都有。”她吸吸鼻子,控诉道。

“一直都有?”

“一直都有!”

“所以我讨厌?”

“所以你讨厌!”

“……”

等了好一会儿都没听到他接话,温馨以为他睡着了,他却突然抱紧她,低声说:“以后不欺负你了……乖……睡觉……”

紧紧贴合着他温暖的胸膛,耳边是他沉稳的心跳声,暗夜里,温馨嘴角轻轻上扬,“……好。”

其实她知道,这会儿的容离是典型的酒精麻痹大脑了,不然,依他的性子,怎么会说出这么幼稚的话来!

等他酒醒以后,他一定会忘记今晚上发生过的一切。

可那有什么关系。

她记得就好。

容离极少睡到很晚,醒来的时候,由于宿醉的后续影响,头有些昏沉,他捏了捏眉心,他抬手的动作扰到沉睡的温馨,她闭着眼“唔”了声,细细的小胳膊搭在他劲腰上,脑袋往他怀里钻,轻轻蹭了两下又安静下来。

温柔乡,英雄冢。

乖巧的小丫头在怀,他没有如往常那样醒了就直接起身,一手抚着她一头顺滑秀发,他闭上眼,在脑海中搜寻昨晚上回来以后的记忆。他当时醉得有些迷糊,睡了一觉仅剩下些零星的片段。

他隐约记得,他们好像……

“咚咚咚。”敲门声打断他,容离皱眉,看了眼怀中的温馨,他轻轻拿开她的小手,下去开门。

乔婶站在门外,说:“少爷,老太太和姚小姐来了。”

一听到姚小姐三个字,一抹冷光掠过他的眼,“知道了,我等会儿下去。”

“少爷,刚刚……老太太问起过温小姐。”乔婶是为容离做事的,事无巨细,自然要向老板报备。

容离眉心微拧,周身气息更加冷漠,感受出他的怒意,乔婶暗暗心惊。

少爷这是为什么动怒了?

“你先下去。”

冷冷丢出一句话,容离转身回房,他朝还在睡觉的小人儿望了一眼,然后去衣帽间换衣服。

楼下客厅。

姚依凝姿态优雅地坐在沙发上,流光潋滟的美丽眸子打量着四周,每一处的奢华,每一处的精致,彰显着主人的非凡地位。

她轻垂下眼,眼底有抹淡淡的自嘲。

若非借着老太太的面子,她或许永远都没资格踏入这里。

而那个女人,却可以正大光明的入住,甚至每天晚上跟容离共枕,只要一想到他们在一起可能做的事,心底的嫉妒就如野草般疯长。

温馨,她凭什么!

容老太太见到乔婶下楼来,便问:“容离他起来了吗?”

乔婶说:“少爷马上就下来,老太太和姚小姐先坐会儿吧。”

既然乔婶一直在别墅工作,那她对温馨肯定有些了解,趁着容离还未下楼,容老太太打算先问问情况,“乔婶,这个温馨为人如何?”

乔婶并不笨,老太太的意图她一听便猜出来了,“温馨人长得漂亮,性子温柔,对人有礼貌,是个好姑娘。”

这番话,她全是发自真心,没有半点掺假。

听乔婶称呼她为温馨,而且她口中的温馨漂亮又懂事,个性极好,与容沛沛所描述的完全是两个人。

目光落在姚依凝侧脸上,老太太眼眸里泛起一丝疑惑,如果乔婶所言非虚,那么,温馨会跟别的男人不清不楚吗?

乔婶对温馨的夸赞是在姚依凝没事先预料到的,她把温馨那个贱人吹捧得那么好,以至于老太太生出怀疑。如果老太太见到温馨,也对她有好感的话……姚依凝暗暗咒骂乔婶该死的多嘴。

“你说的都是真的?”老太太移开眼,看着乔婶问。

乔婶笑着道:“温馨她跟我又不沾亲带故的,我何必编谎话骗老太太呢?再说了,您要是不相信,那待会儿亲自瞧瞧就知道啦。”

老太太想了想,点头。

姚依凝暗暗了把汗,老太太可是她嫁入容家唯一的指望,若是失去她的支持,她可就一无所有了!

心中一番思量,她抿唇一笑,美丽动人,“我想之前的事,肯定是沛沛还有我都误会了,所以对温小姐有些误解。”她看着老太太,眸子光辉闪闪,清澈如水,“亏得今天儿来了呢,容哥他眼光一向最好,我瞧这回啊,也许奶奶就能添孙媳妇儿了呢。”

她聪明地把自己对温馨的诋毁改成误解,反正她只是把所见的“转述”一遍而已,又没亲自去了解,谁能怪她?

另一方面,她大方地提起孙媳妇儿这茬,言语间尽是为容老太太着想,这让老太太心里有了丝愧疚。

而且……孙媳妇么?

“在我眼里,依凝才是我们家孙媳妇儿的最佳人选。”老太太直白地肯定了姚依凝的地位,紧接着,话音一凉,“至于那些不三不四什么的,是绝对没资格进容家的大门的。”

人往往会有先入为主的概念,一直以来,姚依凝乖巧懂事,深得老太太欢心,乍一下冒出来个温馨,即便她品行好,可那又怎样?小小年纪就为了钱出卖身体,光凭这点,温馨就永远没机会取代姚依凝。

乔婶在旁听着,微微蹙了眉头。

不过这是容家的家事,轮不到她一个下人来置喙。

姚依凝含羞微笑。

老太太最后那半句话恰好落入容离耳中,他隐约猜到什么,长眉微拧。

他从来不喜欢任何人插手他的生活!

“容哥。”见到面无表情的容离,姚依凝起身,笑着招呼道。

容离凤眸冷淡,只颔首示意,他走过去,淡漠地朝老太太问好:“奶奶。”

“昨晚睡得好吗?头痛不痛?唉,喝酒伤身,铭子也不知道劝着你。”老太太一阵关心。

容离薄唇微掀,“我没事。”

老太太对乔婶说:“去把鸡汤端过来吧。”

乔婶去了厨房。

老太太说:“鸡汤是依凝一早起来给你炖的,昨天喝那么多酒,你胃里肯定难受,先喝点鸡汤暖暖胃吧。”

眸子看向容离,姚依凝柔柔开口:“我已经把多余的油去掉了,不会觉得腻的。”

多么体贴的好姑娘,而那个温馨呢,居然睡到现在都还没起!

两相一对比,容老太太更是嫌恶温馨了。

乔婶端了碗鸡汤过来,热气腾腾,汤汁浓郁,香味诱人,光是闻着便令人饥肠辘辘。

但容离只看了一眼,便挪开视线,没吃的打算。

老太太看了眼姚依凝,并未瞧出异样,为了避免再度冷场,她说:“容离,今天回家好吗?你看,上次你就吃了顿晚饭就走了。”

老人家唯一能用的就是亲情牌,纵使容离天生冷血,可毕竟是他有血缘的亲奶奶,他尊重她!

“好。”

等老太太带着姚依凝走后,瞥见茶几上凉掉的鸡汤,容离冷声吩咐乔婶:“拿去倒掉。”

乔婶点头应是。

好几天没睡好觉,终于有了熟悉的怀抱,这一觉温馨睡得特香,以至于她睁眼都到中午了。

“乔婶,容离他出去了吗?”

“少爷回容家了。”乔婶说,按容离的意思,并没把老太太来访告诉她。

温馨手一滞,眼眸里光芒微黯,“是吗?他什么时候走的啊?”

“一小时前。”

“哦……”温馨低下头,闷闷扒着饭。

乔婶在一旁悄悄观察着她的神色,心里得出个结论:温馨她,是喜欢少爷的吧。

午饭过后,苏依依约她出去逛街,反正在家也是无聊,温馨就答应了。

她给容离打了个电话,那边等了很久才接。

“什么事?”他声音听起来有些暗哑。

温馨隐隐觉得有些不对劲,又不好问,便把逛街的事告诉他:“容离,下午我想出去,和同学逛街。”

“……嗯。”过了几秒她才等到他的回答。

似乎听到水声,温馨终是忍不住问:“容离,你不舒服吗?”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