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9 我一直喜欢你啊

小说:独家深爱作者:寒浅陌香更新时间:2019-01-21 22:15字数:1025309

“我没事。”他说完便挂断电话。

温馨望着手机屏幕,虽然她直觉上他有什么事,可既然他没打算告诉她,她也没必要去纠结。

找了件厚外套穿上,带好钱包手机,她就出门了。

而另一边,容家大宅。

容离的房间里,站了好些人,哭哭啼啼的姚依凝,满脸怒气的容老太太,幸灾乐祸的容沛沛,忧心忡忡的姚婉芳……当然,还有冰冷到极致的容离。

至于为何会有这么一幕,要从今天的中午饭说起。

从昨晚的酒会看得出,容离对姚依凝根本毫无兴趣,若要等他主动提出娶她,等到老死都没有可能。

于是,姚婉芳急了,她认为必须要采取一些措施。

而这个措施,便是生米煮成熟饭,迫使容离要对姚依凝负责。她把计划告诉姚依凝,姚依凝一开始并不赞同,容离的为人她们都清楚,要是他知道她们耍手段,他一定不会放过她们。

但姚婉芳再三以婚事劝说她,最终,姚依凝妥协了。

容书年爱酒,也喜欢叫容离陪他一起喝,出于对父亲的尊重,容离从不会拒绝,喝醉,是常有的事儿。

她们的计划就是等容离喝醉了,再让姚依凝找个借口进到他房间。

最终,一切会解释为酒后乱来。

容离自然不可能她们的打算,中午他跟容书年又喝了不少,头有点晕,他就打算回房间躺一会儿。

而睡觉前,他先去洗了个澡,他有洁癖,满身酒气躺下的话他受不了。

他一手撑在墙上,冷水从头淋下,冲刷过他滚烫的身躯。

或许是酒精的作用,浑身细胞很兴奋,他此刻脑袋里想的,都是温馨。

等她那该死的生理期完了,他一定要好好收拾她,把这些天,尤其是今天欠下的,全部补回来!

呼吸变得沉重,他仰起头,闭上眼。

冲完澡,他仅在腰间围了条浴巾。等他出去后,见到姚依凝站在门口,看样子是刚刚进来,她手里端着个托盘,上面放了杯茶。

眼前的男人有着俊美的脸孔,身材高大伟岸,光洁的胸膛沾着水珠,一块块腹部肌肉,结实有力,那迷人的人鱼线,更令她不禁心跳加速。

“你来做什么?”容离的声音里裹满了冰渣子,冷得整个房间温度都跟着骤降。

姚依凝笑容微微滞了滞,她端着茶走过去,柔声说:“我看你方才又喝了不少酒,所以就煮了解酒茶。刚刚我有敲门,你一直没开门所以我就进来了。”

她边解释着,把解酒茶放下。

容离冷眼瞧着她,没出声。

见他竟然一直没有动作,姚依凝疑惑地紧抿了下唇。他明明喝了那么多酒,怎么看起来还清醒得很?

今天她们的计划就是赌一把,等生米煮成熟饭,按照容家和姚家的关系,再有老太太做主,就算容离再反对婚事,他也必须对她负责。

嫁给容离,是她长久以来的梦想。

现在机会就摆在眼前,只要再迈进一步,她就可以成功了!

姚依凝在极短时间内下定决心,于是,她脚尖一转,端着那杯解酒茶往容离那边去。

“容哥,这茶得趁热喝才有效。”她笑意款款。

平心而论,论姿色,姚依凝绝不输于温馨,而且比起稚嫩的温馨,她更懂得如何向男人展示出自己的魅力,博得他们的眼球。

然而在容离看来,眼前的女人那故作优雅的嘴脸是如此的丑陋,别说让他有感觉了,就是多看一眼都觉得厌恶无比。

在她快要走到他面前,忽然脚下被羊毛地毯一绊,姚依凝重心失衡,直直往前扑去。

“啊——!”她一声惊呼,整个人扑到男人身上,脸颊贴着他精壮的胸膛,光滑结实的肌肉,那滚烫的温度令她心悸。

第一次,她如此近距离得亲近这个男人!

当然,她想要的,远不止于此。

姚依凝缓缓抬起头,红唇状似不经意地擦过他的胸膛,她没有直视容离的脸,眼睫轻垂,粉面含羞带怯,“容哥……对不起,我刚刚没站稳。”

一阵奇异的香味扑鼻而来,容离拧眉,如夜色深邃的眸子锋芒冷冷,没有半点情动,他用两根手指紧掐着她精巧的下巴,迫使她抬起头。

姚依凝本来满心欢喜,却因为他恐怖的力道痛得拧眉,她正要张口,蓦地对上他阴鸷的眼,心脏狠狠一震。

“你以为用这香水对我有用?”他眼里满是鄙夷。

手中的玻璃杯“啪”的一声掉在地板上,摔得四分五裂,而温热的液体飞溅到姚依凝腿上,容离脚上也沾了些,他顿时皱了眉,仿佛那是极其肮脏的污秽物。

姚依凝从失措中回过神,一股恐惧罩上心头,她脸色微微泛白,娇嫩的唇缺少血色,“……容哥,你在说什么啊?”

她身上喷的香水是姚婉芳给她的,能让男人动情……可现在,却被容离识破了!

直觉告诉她,绝对不能承认,否则以容离的脾气,她是绝对没有好下场的。

见她装傻,容离眸光更冷,薄唇抿出一抹锋利的弧度,“姚依凝,在我面前自作聪明的人,往往都会死的很惨,明白吗?”

“……”姚依凝瞳孔骤然紧缩,后背泛起阵阵凉意。

他真的什么都知道!

姚依凝怕,但是转念一想,既然做都做了,伸头一刀,缩头也是一刀,事已至此根本容不得她后悔,电光石火间,姚依凝决定放手一搏。因为这种香水的作用强劲,容离他绝对忍受不了。

“容哥,我喜欢你,我一直都喜欢你啊。”她毫无预兆地表白,两手顺势紧紧缠上男人劲瘦的腰身,“容哥,你要我吧,你要我吧,让我成为你的女人”

她发疯一般,抛开往日的矜持,直往容离身上贴。

除了温馨,还从来没有女人能这样靠近他。

容离凤眸泛起血光,猛地一手推开她,厉声喝道:“滚出去!”

姚依凝被推得一个趔趄,险些跌倒,她却反而越挫越勇,大声地向他诉说衷肠,“从我小时候第一次看到你,我就喜欢你,容哥,这么多年我的心里就只有你啊,为什么你从来不看我一眼?”

“滚出去!”容离寒冰似的脸上不见一丝动容。

“不!”姚依凝拼命摇头,她大睁眼看着容离,美丽的五官因为嫉妒而有些扭曲,“为什么你能喜欢温馨那个不要脸的贱人,就不是肯看我一眼?她有什么好?抢别人男朋友,一天到晚到处勾……”

“啪——!”极其响亮的耳光,打断她后面的话。

容离力气极大,姚依凝被打得摔在地上,她的嘴角裂开了,沁出丝丝鲜血,她一只手捂着右边几乎痛得麻木的脸颊,耳朵有些嗡嗡作响,那闪耀如明珠的眸子瞪到极致。

他居然打她!

他居然为了那个贱人对她下如此狠手!

容离居高临下,面色铁青,他看垃圾般冷睨着她,“你根本没资格跟她相提并论!”

一句话,刺得姚依凝心头鲜血淋漓,她喜欢他那么多年,为他做了那么多,难道在他眼里就抵不过一个温馨吗!

“容哥,你怎么可以这么对我?”眼泪从她白皙的脸颊滚滚而下,如颗颗珍珠,凄凄弱弱,楚楚可怜,若是换了别的男人,早抱在怀里疼着,哄着了。

可容离偏偏是个冷血的主,在他眼里,姚依凝的眼泪只会更惹得他心烦。

他正要开口,房门忽然开了,是听到动静的老太太一行人,见到里面的情景,个个惊得目瞪口呆。

尤其是姚婉芳,姚依凝那狼狈的模样,完全出乎她们当初的预料啊!

姚依凝反应极快,她迅速扑到老太太脚边,满腹委屈,眼泪珠直流,“奶奶……”

看着她红肿的右脸,老太太眼底震惊,慌地把人搂在怀里,“唉哟,快告诉奶奶,这是怎么回事啊,你的脸怎么成这样了,容离他打你了?”

姚依凝脸埋在她肩头,先是点头,很快又摇头,“没……不关容哥的事……他不是有意的……”

闪烁其词,欲盖弥彰。

她满脸眼泪,衣衫凌乱,再瞧瞧容离那阴沉沉的样子,很容易让人产生误会——强迫不成,恼羞成怒。

老太太第一反应也是这样。

她边安慰着姚依凝,看向容离的目光里多了抹厉色,“容离,你要怎么解释?”

寒潭般慑人的眸子一一扫过门口的几人,最终驻留在姚婉芳脸上,那一眼,看得姚婉芳惴惴不安,几乎要转身逃跑。

容离冷冷勾唇,“是她自己找死。”

几个字落地,在场的人心肝儿一抖,不为别的,他说这话的时候,身上所散发出的戾气,冰冷得令人畏惧胆寒。

容老太太脸色沉了下去,“你倒是说说,依凝她做什么惹到你了!”

“奶奶,你别怪容哥……”姚依凝哽咽着,把所有错揽到自己身上,“是我的错……是我惹容哥生气了,你别怪他……”

她的哭求落在不知情的人耳中,变成了隐忍大度。

眼瞧着自己疼爱的好女孩儿委屈到如此地步,容老太太便对容离有了怨怼,“容离,你真是太让奶奶失望了,这件事情我会告诉你父亲,让他……”

“奶奶,你连到底发生了什么都没问就给哥哥安了罪名,难道不觉得太偏心了吗?”容沛沛凉凉开口,清丽的眸子里含着抹冷嘲。

她一提醒,容老太太登时愣住了,恍然大悟。

是啊,她怎么糊涂了,容离是什么样的人她还不清楚吗?

可,姚依凝是她看着长大的,她是那么乖巧的孩子啊,难道会撒谎吗?

容离目光淡淡掠过容沛沛,眼底一片冰凉。

容沛沛继续道:“我猜,哥哥会对表姐动手,是因为表姐太不知廉耻了吧。”

她刻意咬重“不知廉耻”四个字。

姚婉芳跟姚依凝两人在厨房商量时,她全部都听到了。

容沛沛当然不会让姚依凝得偿所愿,所以,她其实早准备好来搞破坏,顺便揭穿姚依凝虚伪的假面具,让所有人认清她的本性!

姚依凝垂下的眼底射出怨毒,她刚刚想凭着老太太的同情把这件事糊弄过去,没准儿还能有转圜的可能。反正当时屋里没有第三人证在场,只要她一口咬定是容离欺负她,弱者博得同情,那么她……

可这个该死的容沛沛,为什么总要破坏她的计划!

姚婉芳一听,立即捏了把汗,生怕容沛沛把一切说出来,要是那样,容书年绝对不会放过她!

视线在三个晚辈间来回,容老太太更加困惑,“沛沛,你什么意思?”

容沛沛无视姚婉芳眼中的请求,翘起嘴角,似笑非笑地望着扮无辜的姚依凝,“中午饭之前,我路过表姐的房间,无意间听到她在打电话,她说要趁哥哥喝醉进他的房间,然后要用什么让男人疯狂的香水,我还听到有酒后乱来,生米煮成熟饭什么的。本来我以为她是在开玩笑,所以就没有说出来,可现在……”

后面的话,她没再往下讲,在场的人都心知肚明了。

除了容离,其余人皆是满脸震惊。

在容家,姚依凝心仪容离是众人皆知,只可惜大少爷从来没有任何表示。

啧啧,没想到平时总一副名门闺秀的姚小姐,竟然为了成为少夫人,连这种卑鄙的事也做得出来,果然是知人知面不知心啊!

姚婉芳目光尤为复杂,容沛沛没提到她,那她或许能躲过一劫,可姚依凝怎么办,真相被揭穿,她就彻底失去嫁入容家的资格,她的心愿注定要落空了吗?

容老太太用一种极为陌生的眼神打量着姚依凝,那样的冷漠,让姚依凝方寸大乱,她试图拉着老太太的手,“奶奶,我没有……你相信我,我没有……”

她是她最后的希望了。

容老太太却拂开她的手,眉目间,不知是怒,还是失望。

一直以来,在她眼里,姚依凝温柔漂亮,又聪慧懂事,尤为得她欢心。她也认为,容家的女主人她是有资格担当的。

却不想,原来她竟然算计容离!

容老太太生平最讨厌的就是耍心机的人,尤其这一次还牵扯到她最疼爱器重的孙子。

无论之前再怎么满意姚依凝,经此一次,她心里有了芥蒂,对姚依凝整个人的好感大打折扣。

看了眼满面冰冷的容离,最终,她轻叹了声气,对姚依凝说:“依凝,你先回家吧。”

她只说了这么一句,便转过身往自己的房间那边去,佣人赶紧跟上。

姚依凝彻底慌了,“不要,奶奶,你原谅我!”

甚至不再顾及容离,她追着老太太,姚婉芳脸色苍白,心虚地看了眼容离,也急忙跟着去看情况。

最后就剩下容沛沛和容离。

容沛沛走近几步,略带歉疚地对容离道:“哥哥,对不起,我该早一点把这件事告诉你的。”

她眼里来不及隐藏的幸灾乐祸悉数落入容离眼中,他厌烦地皱了下眉,磁性的声儿染着冬日里的冰雪,“出去!”

没料到他竟然这么冷酷,容沛沛一颤,“哥哥,我……”

“出去!”容离一张脸冷得足以冻死人了。

虽然他能忍住药效,但始终憋着团火,此刻,他暴躁到了极点。

容沛沛畏惧于他满身怒气,没敢再留。

容离抹了把脸,扯开腰间的围巾,大力掼在地上。姚依凝只在他身边站了会儿,香水对他几乎什么影响,他没再多留,换了身衣服,就回自己的住所。

至于乱成一锅粥的容家,他没心情过问。

司机把温馨送到盛世广场,一下车,冷空气四面围来,温馨缩缩脖子,两只手捂着脸颊,在人群中找寻着苏依依的身影。

“温馨!”苏依依站在奶茶店门口,朝她挥了挥手。

温馨笑笑,接过她买的热奶茶,赶紧捧在冰凉的手心里,顿时觉得全身都跟着温暖了,“依依,你今天要买什么啊?”

苏依依一手拿着热饮,一手挽着她的胳膊,“我想自己织围巾,咱们去看看吧。”

温馨舔舔唇,“那个很难吧?我以前看过云婶织毛衣,好像特别复杂呢。”

“不知道。”苏依依说,“应该没那么难吧,你看我们班上挺多女生在织围巾啊,手套什么的,所以我也想试试。听他们说只要你去买线,老板都会教的。”

“这样啊。”

苏依依眼角睨着她,“你要不要也织条围巾什么的?”

温馨愣了愣,“我啊,算了吧,我肯定学不了。”

“别这么没自信,我们先找家店看看再说吧。”

最近非常流行自己织围巾,她们先去的几家店人都特多,许多女生都是现场学的,七嘴八舌地围着老板问,店里面极其热闹。后来她们又走了一段路,终于找到一家人少的,老板很有空闲。

“两位是准备送给男朋友的吗?”老板是位三十来岁的女性,笑眯眯的,十分友好。

苏依依摇头,“我自己要的。”

温馨说:“我陪她来看看。”

女老板眉毛扬了扬,指着一排货架说:“那你们看看这边的吧,这些颜色时尚漂亮,最适合你们这些年轻妹妹了。对了,这儿有部分成品,你们可以看一下,都非常好看的。”

五颜六色的毛线团摆在一起,看得人眼花缭乱,苏依依指着其中一款颜色问温馨:“有你最喜欢的粉蓝色,你要不要试试?”

温馨伸手摸了摸,十分柔软,又是她最中意的颜色,难免就心动了,“那我就买这个吧。”

“织围巾难吗?”她始终有点担心这个问题。

女老板笑呵呵说:“很简单啊,要是今天没学会的话,以后也随时都可以过来我们这边学的。”

“那我就买这种吧。”温馨说。

她跟苏依依各自选好了喜欢的颜色,接下来是选择自己喜欢的款式,女老板拿了两本花式图给她们。

“我觉得每一种都好看,选哪种好呢?”苏依依翻看着书,表示很难抉择。

温馨倒干脆地选了最简单的样式,学起来才快,她看了眼苏依依选的图案,从中挑了一个,“要不选这个吧,挺漂亮的,也不复杂。”

苏依依抿唇想了下,便同意她的意见。

一切选定好,然后就是跟着老板学针法。平针是最容易学的,温馨看着女老板示范了几次,再加上自己摸索,倒是很快就学会了,苏依依的稍微复杂点,不过也没有太大的难度。

在店里面停留将近一个小时,确定没有问题后,两女生装好各自的线和棒针,打算再出去逛逛。

临走前,视线恰好掠过一条成品的深灰色围巾,温馨停下了脚步,她挺喜欢这类深色系的颜色的。

“这种颜色在我们店里卖得挺好,很多小姑娘都买来织给男朋友呢。”女老板笑着说道,她上下打量了眼温馨,暗忖着这么漂亮的女生,一定是会有男朋友的吧,于是她又说:“要不要给你男朋友也织一条围巾?”

男朋友三个字,令温馨一怔,继而心里微乱。

为什么她竟然会想到容离呢?

女老板自顾说着,“你瞧,现在离圣诞节也没多少天了,你可以当做圣诞礼物送给他呀,多有心意不是?”

苏依依瞅了眼温馨,她正望着那条围巾,如水的眸子里闪烁着异样的光芒,有心动,有迟疑,还有……她看不懂的期待。

她微微垂下眼,心间泛起一丝疑惑,她是想到那个养她的男人流露出这般复杂的神情吗?

温馨唇线紧抿,眸光闪过几许纠结,最终她没有买,“不用了。”

她又没有男朋友,织出来能送给谁呢?真要说送,那等她学会以后,给爸爸织条围巾吧。

*

更新来咯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