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1 她就是楚萱

小说:独家深爱作者:寒浅陌香更新时间:2019-01-17 23:25字数:1025309

简尧轻哼一声,“就知道你没良心,眼里只有哥一个人,亏得我还每天记挂着你过得好不好……唉,真会伤我的心。”

他故作委屈的模样,惹得温馨一阵娇笑。

“你就装吧,我瞧你应该去当演员,一定红遍全球。”

简尧孔雀般扬起下巴,“那是当然,不说别的,单看咱这脸皮子就秒杀那些什么奥斯卡影帝了。”

“呵呵。”温馨眸如星辰,璀璨闪耀,“对呀,你出名了我还能沾光呢。”

两人嘻嘻哈哈聊了好一会儿。

“对了,哥的生日要到了,你准备礼物没?”简尧两只眼睛望着她问。

温馨一愣,完全茫然,“容离要过生日了?什么时候?”

没人跟她提起过呢。

简尧眼珠子转了一转,“圣诞节啊。”

“我才知道。”温馨说。

简尧一个翻身从沙发上蹦起来,凑到温馨旁边问,“那你打算送什么给他?”

温馨眉心拧着,“不知道。”

钱财名利,他什么都有,她一个穷学生,能送什么呢?

“你们一般会送什么给他?”

简尧翘起腿,“这个嘛,不能说,你必须得有自己的心意才行,哪儿跟风呢?”

“……”

温馨郁闷了。

自从在简尧那儿得知容离要过生日以后,礼物这一难题就一直困扰着温馨。就连上课的时候都在纠结,要送什么,能送什么。

“唉——!”她又叹气。

苏依依忍不住问:“温馨,你最近怎么了啊,干嘛一天到晚老是唉声叹气的?”

“啊……真的吗……?”她像是从来没意识到似的。

“你在郁闷什么?说出来,或许我能替你解决呢?”

温馨拧起眉心看了她几秒,视线微微往后一偏,她正好看到一家精品店,里面挂着许多种类的围巾。

眼眸顿时一亮。

就是这个了!

“依依,我已经想到办法了。”她笑着道。

苏依依被她前一秒叹气,下一秒喜笑颜开弄得有些懵,“你确定?”

温馨使劲点了两下头,“确定确定,非常肯定。”

下午放学以后,温馨先去了上次那家店,一进门儿,老板还记得她。

“这次要买什么?”女老板笑着问。

温馨指着那深灰色的围巾,说:“我要买这种颜色的线。”

女老板笑容更深了,眼里闪烁着了然,边替她拿线,边问:“是要给男朋友的吧。”

温馨微红了脸,也没解释的必要,只说:“……他要过生日了,我不知道送什么好,所以打算自己织条围巾送给他。”

“这很好呀,礼轻情意重嘛。”女老板说,“他要是知道这是女朋友亲手织的,那肯定得天天带着。”

温馨笑笑。

“你打算织那一种?”

温馨略一迟疑,有点难为情地说:“呃……简单一点的吧,复杂的我担心我织不好,而且时间不够。”

虽然距离圣诞节还有一周多的时间。

“那你选这种样式好了。”

“我要买多少线呢?”温馨问。

“这个呀,你男朋友大概多高?”

温馨想了想,“大概一米八***,挺高的。”

女老板说:“那就拿这么多吧,准够了。”

在店里跟着学了一会儿,担心回去晚会被发现,温馨把东西全部藏到包包里,急匆匆地就回别墅去了。

晚上自然是不能织容离的那条围巾的,自个儿的那条粉蓝色的才弄了一半,温馨把东西全都搬到铺上,竟也没考虑过有洁癖的容离会不会把毛线球什么的扔下去。

她开了电视,边看电视,边奋斗手里的围巾。

当容离回屋时,看到的就是小丫头一副贤妻良母的模样,灯光柔柔地笼在她身上,温婉得好似一副唯美画卷。

毛线打了结,温馨正埋着头,小心翼翼地理着线疙瘩,一时竟没留意到容离。

扫了眼铺上明显不属于他的,而且极其幼稚的东西,容离微拧了下眉,眉心继而舒展开,没有一丝反感。

“这些是做什么的?”

听到询问声,温馨猛地抬起头,顺着他的视线落到织了一半的围巾和毛线团上,她瞅着他,解释说:“我在织围巾。”

容离挑了下眉,他拿起那团粉蓝色的毛线球,这颜色,明显是女生喜欢的,他眼底光芒幽幽,“为什么不直接买?”

温馨握着棒针,一本正经道:“自己动手更有意义。”

更有意义么?

“难吗?”

她摇头,“这个很简单,一学就会,但是有些样式会很复杂。”

容离没接话。

温馨唇瓣轻抿,状似随意的问他:“容离,你……你喜欢什么样的围巾?”

这个问题,在此时的情境下问出来,很容易让人联想到什么。

容离冷冽的黑眸凝着她,眼底似有某种情绪闪动,在温馨期盼的目光下,他说:“我从来不用。”

温馨满腔热情,犹如被人当头泼了盆冷水。

他不喜欢。

那她还要送给他吗?

容离并不知她心中所想,捏着那团软软的线团,小腹那里渐渐窜起一团热气。

他好多天没碰她了,算起来,她那什么生理期应该早好了吧。

男人的感觉来得特别快,容离眸光沉了下去,他把那一摊东西悉数扔到旁边,温馨“呀”了一声,想检查下自己的劳动成果有没有被毁,容离迅速地把她压倒。

“你那个……好了没?”

温馨没明白他的意思,“什么?”

容离咬牙,眸光泛红,“好了没?”

温馨终于会意,妖冶的红爬满了全身,她垂着眼睫,羞得不知要作何回答。

美人在怀,娇羞得如一朵含苞欲放的昙花,偏偏她不给个明确答案,容离肌肉绷紧,他惩罚似的掐了下她,“你到底好了没?”

再憋下去,他肯定要爆炸!

“疼——!”他居然掐她,温馨万分羞窘,睁着水媚的眸子嗔道。

容离耐心消耗完了。

不管了,先吻个够本再说。

“快说!”意犹未尽地啄吻着,容离嗓音快冒火了。

被男人追着问大姨妈走了没,而且是为了做那事儿,温馨要哭了。知道他今晚上不会放过她,温馨拿手挡在眼前,不去看他的脸,声如蚊吟地挤出两个字。

两个对男人而言,宛如天籁的字眼儿,“好了……”

容离拉下她软软的小手,在她眉心印下一吻,“乖——”

一晚上的高强度体力运动,累得温馨第二天走路都打颤,两条腿酸软得根本不听大脑指挥了。

可是,同样“运动”了那么久,容离怎么就啥事儿没有,一早起来精神满满呢?

温馨很郁闷。

到了学校,打开包包后,看到昨天下午偷偷跑去买的线,容离的那句“我从来不用”又回到脑海,温馨眼眸黯了黯。

他都说了他从来不用围巾,那她还要织吗?万一他不要呢?

可不送围巾的话,她又没有其他的礼物能送了……

纠结了一节课,最终她还是决定把送围巾给他,无论他要不要吧,这是她诚心准备的。

回别墅怕被容离或者其他人看到,温馨只能在学校里,利用课余时间来织围巾。于是,苏依依自然知道了。

瞥了眼她满脸认真的模样,苏依依问:“你自己的都弄好了?”

温馨回想着女老板教的针法,随口回答:“还没呢,织了一半,你的呢?”

“我的今晚就能完成。”

“你真快啊。”她感叹。

苏依依喝了口热奶茶,“你自己的都还没织完,那这是给谁的?”

温馨一愣。

偏过头,对上好友眼里的好奇,温馨滞了滞,又垂下眸子,继续手里的动作,声音低低的,“给容离的。”

苏依依眉毛一挑,“为什么要送给他啊?”

“他生日要到了,我只能想到送他这个。”

瞧着她脸颊上那抹淡红,苏依依眼底闪过一丝狐疑,她总觉得温馨最近有点没对劲。既然他们只是那种的关系,那她干嘛关心起容离的生日?

本来她想问她,可话到嘴边,她又咽回去了。她跟那个男人之间的关系太敏感,苏依依担心万一问错话,惹温馨伤心。

苏依依便问:“你什么时候去买的线?”

“昨天下午,下课后去的。”这都没什么好隐瞒的。

苏依依咬着吸管,“他什么时候过生日啊,你来得及吗?”

温馨微微扬起唇角,浅浅的笑,淡雅如莲,“圣诞节,还有好些天呢,我应该能完成的。”

此时,她就想着,快一点把围巾织好,希望到时候,他能够接受。

今天放学是容离来接她的,直到车子驶入去机场的高速路,温馨才发现他们不是要回家。

望了眼外面,温馨抬起眸子问他:“容离,你是要去哪儿吗?”

容离一手环在她腰间,正看着一份文件,他淡淡地说:“去接个人。”

温馨眨了下眼,又继续问:“接谁呢?”

还要把她带上。

容离眸光沉如水,“一个朋友。”

“哦。”她没有再接着好奇是怎样的一位朋友,反正待会儿就能看到。

她有些疑惑的是,以他们的关系,他居然会带她去见他的朋友,这是不是有点说不过去呢?

此时她忘了,简尧跟卫铭她都正式认识过了,还有什么好奇怪的呢,在朋友面前,容离从来没有要刻意隐藏起她的打算。

机场。

由于是在周五,机场这会儿人还挺多的,温馨紧紧挽着容离的胳膊,小鸟依人地跟随在他身侧。

俊男美女总是特能吸引人眼球,尤其是男的格外高大英俊,气场强大得令人无法忽视他的存在,怕被熟人看到,温馨低垂着脑袋,尽可能地保持低调。

“嗨,容离,你们也到了啊。”卫铭的声音飘了过来。

温馨循声看过去,卫铭没有穿军装,而是换了身休闲西服,浑身上下透着贵公子般的慵懒与优雅。简尧曾经跟她提过一句,在京都,卫铭可是红色名门的太子爷,家世显赫,地位尊崇。

容离俊颜无澜,“你怎么也来了?”

卫铭一手插在裤兜里,唇角翘起的弧度几分慵懒,几分痞气,他摸了下自己那头利落的板寸,笑着说:“好歹楚萱叫我声哥哥,我要不来,不是太不厚道了?”

楚萱?

这名字一听就知道是个女的,温馨轻轻垂下睫毛,原来容离今天特地来机场,就是为了接她吗?

容离他,还有异性的朋友吗?

卫铭视线侧移到温馨脸上,眼底闪过一抹幽光。

明知楚萱今天回来,容离这家伙居然把温馨给带来了,难道他是要用这样的方式拒绝楚萱吗?

心思一番流转,卫铭面上挂着极富亲和力的笑,“温馨妹妹也来啦。”

温馨弯起唇角微笑,朝他点点头。

反正人还没到,跟容离是没话聊的,卫铭就跟温馨聊了起来,“你们什时候放寒假啊?”

温馨说:“要一月初。”

卫铭挑了挑眉,“那你寒假有计划没?”

她摇摇头。

“跟小爷回京都怎么样?我保证,一定每天带你吃喝玩儿乐,包你乐不思蜀。”

“不去。”温馨很干脆地拒绝。

卫铭笑,“这么好的待遇都不去,你是怕我把你卖了啊?”

“京都太冷了,不喜欢。”

她最怕冷了,天寒地冻的,谁还愿意出去受冻啊!

卫铭瞅了眼默默无声的容离,嘴角咧得更开,“我说温馨妹妹,宁城跟京都也没多少距离啊,这儿天气跟京都没差多少啊,你在宁城就暖和了?”

温馨撇嘴,“不一样的,京都更冷,你是在那儿冷习惯了而已。”

“哈哈。”她一本正经的模样逗得卫铭大笑,他朝容离扬了扬下巴,调侃道:“容离,你这小姑娘可真逗,难怪你一天到晚的带着,哈哈,开心果啊,改明儿我也找一个去。”

温馨红了脸儿,卫铭这话分明就在说她很幼稚!

容离凉飕飕地睨了卫铭一眼,然后说:“她是独一无二的。”

独一无二的!

多么震撼的一个词。

温馨一下子就愣住了。

心,砰砰直跳。

卫铭眼底的笑容滞了一瞬,他从容离的眼中看到某种讯息。

这家伙难道是对温馨认真了?

“容离,卫铭!”一道温柔悦耳的女声响起,打破了古怪的气氛。

几人的目光旋即都移向了vip通道口。

温馨看到一个身材高挑的女子,棕色的长卷发垂及腰部,宽大的香奈儿墨镜遮住她绝大部分面容,光看她那挺翘的鼻子,娇嫩的双唇,线条精致的下巴便能猜到,这是一个极漂亮的女子。

她穿着鹅黄色的修身洋装,靓丽时尚,外面一件米色长款风衣,脚上一双棕色的高跟长靴。她仿佛名牌秀场上的模特儿,她一出现,立即吸引了无数人的目光。

温馨怔怔望着她,接着便听到卫铭的声音,“哈喽,楚萱,好久不见咯!”

原来,她就是楚萱么!

……

楚萱摘掉墨镜,露出一双潋滟溢彩的眸子,明亮得仿佛天上星辰,她几步跑到卫铭跟前,然后是一个大大的拥抱,“大半年没见,我们的卫首长可又帅了!”

卫铭拍拍她的背,发自真心的笑容,“少贫了你!”

楚萱笑靥如花,“我说的可是实话。”

跟卫铭寒暄一阵,楚萱看向容离,眸光柔如春水,光芒潋滟,她没有像跟卫铭那样热情,只是笑着打招呼,“容离,很久没见咯。”

“嗯。”容离没有什么表情,眉宇间的冷色倒是都散去了,“先回酒店吧,我都安排好了。”

卫铭眸光微变。

他还以他会让楚萱去他那儿住,结果他居然是叫别人住酒店!这事儿要在以前,他也没觉得奇怪,可他都能允许温馨住在他那儿却没邀请楚萱入住,这样的区别待遇,意义太明显了。

楚萱倒没介意,笑道:“好啊,麻烦你了。”

看着她,温馨忽然间意识到,容离身边的人,无论是简尧,还是卫铭,亦或是楚萱,他们都那样的骄傲出色,如明珠一般,而她呢,一无所有,根本他们简直没法相比。

一种自卑感,油然而生。

楚萱自然看到了温馨,勾勒着精致眼线的眸子露出一丝疑惑,她问容离,“这位是……?”

容离替她作介绍,“温馨。”

感觉到男人捏了下她的后腰,温馨身子微微绷紧,小脸上露出个浅浅微笑,“楚小姐你好,我叫温馨,很高兴见到你。”

楚萱主动拉起她的手握了下,十分热情,“你好温馨,你叫我楚萱就好了,很高兴认识你。”

从机场出来,楚萱坐的卫铭的车,温馨跟着容离。

一路上,她脑海里总浮现出楚萱的笑脸,她就像是高贵的女神,漂亮、自信、耀眼,无论怎么看,都是那么的完美。

也许是女生的直觉,她觉得,楚萱跟容离之间,并不像是普通朋友呢。

纠结了半天,她自然是毫无头绪,心头却更加窒闷,就像是胸腔里堵了很多棉絮,连呼吸都受阻了。

察觉到她情绪的明显改变,容离微微拧起眉,“怎么了?”

温馨只是摇头,“没什么。”

容离眉心蹙得更紧,他捏着她的下巴,迫使她扬起头,“说实话!”

每当她沉默或者逃避,他会有种她脱离掌控的感觉。

他十分讨厌这种感觉!

从他深邃的眼里,她丝毫猜不出他的心思,温馨抿了抿唇,像只小猫似的钻到他怀里,低声说:“我有点累了,想回去。”

容离知道,她还是没有说真话。

不过,她依赖性的动作取悦了他,看在她乖巧的份上,他就暂时先放过她。

他摸着她光滑如丝绸的秀发,声色柔和,“等吃了晚饭就回去。”

“嗯。”温馨闷闷地应了一声。

今晚是给楚萱的接风宴。

简尧也来了。

包厢里,三位男士,两位女士。

温馨挨着容离,楚萱坐在简尧和卫铭中间,简尧和卫铭本来就是话多型的,楚萱也特别开朗大方,三个人有说有笑的,看样子他们都非常熟络。

简尧问:“最近过得怎么样?”

楚萱喝了口红酒,笑着说:“一切都好,不过说起来你可真是不厚道,听说你去意大利几次了,怎么都不来英国看我?”

简尧举起食指晃了晃,“这你可就冤枉我了。”

“我怎么冤枉你了?”

简尧容色正经,说:“首先,我去意大利是为了救人,这你知道吧,忙得我死去活来。后来好不容易闲了几天,结果哥又给我指派了任务,把我发配到中东去了。我也是这两天才回宁城呢。”

视线掠过容离,楚萱笑说道,“那你可真够惨的。”

“当然!”简尧声音高了几度,“说来都是温雅那个疯女人惹的祸,你说她要是安分一点,我们得省多少事儿!”

楚萱笑着摇头,“这你也不能全怪温雅,凌枭他难道就没错么?”

卫铭晃着杯中香醇的葡萄酒,眸子看向楚萱,“上回温雅跑去英国,你怎么没留住她?”

要是温雅没落到格林家族人手里,凌枭也就不会差点儿被人弄死了。

楚萱美丽的脸孔有着明珠般的光辉,她轻轻叹了声气,“她从小跟着凌枭,她的个性跟身手你们都清楚,完全就是凌枭第二,我能留得住吗?”

卫铭眯起眼角,“倒也是。”

“不过我觉着啊,温雅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凌枭虽然是个心狠的,可那是对外人,温雅就不同了,她连自己都能下狠手,完全就是一疯婆子啊!”简尧啧啧感叹道。

楚萱点头表示赞同。

卫铭摇着脑袋,语带惋惜:“我看凌枭这辈子是栽定了,被温雅吃得死死的,整天要死要活,没脸没皮地跟在人后面,满世界追着跑,哪里还像个大老爷们儿啊!”

他恨铁不成钢地哼了一声。

楚萱就笑他,“别这么鄙视凌枭,说不准卫铭你哪天也跟他一样,哦,也许会比他更惨呢。”

眼前闪过一张漂亮的小脸蛋儿,卫铭鼻孔朝天,十分傲气,“这我可以肯定地告诉你,绝对不可能!哪个活腻歪的娘们儿敢骑到老子头上,老子绝对抽死她!”

*

新年第一天就感冒了,悲了个催的,亲们要照顾好自己哦,感冒真真是太难受了(╯﹏╰)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