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3 生日快乐

小说:独家深爱作者:寒浅陌香更新时间:2019-01-16 04:06字数:1025309

在客厅里等开饭的简尧一看见两人下楼来,极其哀怨地嚎了一声:“老天,终于能吃饭了,你们要是再不下来,我肯定就饿死了。(文学网 qiuwu)”

温馨一听,脑袋埋得更低,快要垂到胸口去了。容离眼光掠过简尧,冷冷地说:“你不知道先吃饭?”

简尧挺实诚地回道:“你们都没下来,我怎么好意思先吃呢,再说了,一个人吃饭多没意思啊!”

饭菜都有些凉了,乔婶只好全部热一遍,温馨跟着去帮忙。等吃饭的时候,也许是心理作用,她总觉得简尧盯着自己看,这使得原本就别扭的小丫头更觉得尴尬了。

她默默扒着碗里的白米饭,简尧起了捉弄她的心思,于是问她:“温馨,你很饿吗,怎么都不吃菜只顾着吃饭啊?”

温馨动作一滞,没有抬头,含糊不清地应了一个字:“嗯……”

简尧就邪气地扬眉笑了,“哦,我知道,是太累了吧。”

他刻意咬重“累”这个字,刺激得温馨面色臊红,她手抖了一下,黑白分明的眸子嗔他一眼,有点底气不足地说:“你……你胡说什么呢!”

“哈,我有胡说什么嘛?”简尧一副茫然的样子,“我只是说……”

“闭嘴!”容离终于发话了,简单的两个字,冷气十足,霸气十足。

简尧立马噤声。

餐桌上是安静下来,不过温馨却没法淡定,三两下飞快吃完饭,匆匆说了句“我吃饱了,你们慢慢吃”然后就逃难一般跑回房间去。

简尧忍不住低笑了声,容离冷眼扫过去,“以后你少捉弄她。”

“我没啊。”简尧很无辜。

容离又是一个冷眼。

简尧缩缩脖子,“我知道了,以后不跟她开玩笑了。”

啧啧,哥什么时候变这么小气了!

真是个小气的男人!

简尧腹诽道。

圣诞节终于到了。

昨晚上宁城下雪了,而且是鹅毛大雪,等早上起来的时候,外面已经是银装素裹,白雪皑皑的冰雪世界了。

原本她打算起来后把礼物送给容离,哪知等她睁开眼,他已经上班了,所以生日礼物大概只能晚上再给他了。

起身收拾好自己,吃了饭,温馨把书拿出来,为了下周的考试而准备。

到下午有五点钟的时候,容离给她打了个电话,要她准备一下,等会儿派人过来接她。

……

这家私房菜馆在宁城很有名,听说预约都排到好几个月后去了,温馨在服务员的带领下来到容离所在的包间。门一打开,首先听到一阵说笑声,她粗粗看了一眼,除了容离,简尧几个,另外还有一男一女是她没见过的。

温馨一出现,卫铭最先跟她打招呼:“温馨妹妹,快过来坐!”

温馨便把外套交给了服务员,然后走过去,她的位置是在容离旁边,刚刚一坐下,就听到一道含笑的女声从对面传过来,“哟,这位就是温馨?”

她一抬头,一张极漂亮的脸蛋映入眼帘中。

面如玉雕,丽质天生,她有一双好看的丹凤眸,光芒四射的,如闪闪明珠般璀璨,此时,她正对着她笑,明眸皓齿,比起她或者楚萱,温馨觉得,这名女子身上,有一种令人自愧不如的明媚朝气。

就好比,夏日里的骄阳!

容离点点头,替温馨介绍道:“这是温雅,这是凌枭。”

“你们好,我是温馨。”她礼貌地朝他们笑笑,也是这时,她才看清温雅身旁的那名男子。

他看起来跟容离年纪相仿,容貌是万里挑一的出色,犹如鬼斧神工般的精致,只是他那双太过凌厉的眼睛,透着阵阵阴戾,使得他整个人像被一股冰冷戾气包绕着,令温馨有种后背发凉的感觉。

在坐的几个男人,容离是冰冷型的,简尧是阳光型的,卫铭是邪魅型的,凌枭,则是危险型的。但无论那一型,这几个男人皆是人中之龙,天之骄子。

温雅浅眯的眸子在温馨脸上扫视一番,说:“容离,你眼光果然是好,挑了个这么漂亮的小姑娘。”

他们几人,十八岁的温馨无疑是最小的,再加上她长得很嫩,所以其余人都喜欢称呼她小姑娘。

容离淡淡嗯了一声,温馨脸有些红。

服务员倒了酒,楚萱就最先举起酒杯,说:“容离,生日快乐。”

今儿他们几个聚在一起,就是替他过生日的。楚萱带了头,其余人也相继举杯,温馨端着她的果汁,也示意了下。

喝了酒,卫铭笑着调侃道:“哥们儿,可又老了一岁啊!”

温雅笑他:“铭子你还好意思说容离老,你今年多大?”

卫铭摸着下巴,“虽然吧,我是比他早出生了一年,但你不觉得我跟他站在一起,明显是爷看着更年轻嘛?”说着,还极其自恋地扬了扬眉毛,“其实要说老,不得是你家的凌枭么,马上就奔到三十了哦。”

凌枭风轻云淡地回:“这叫成熟,你懂个屁!”

“哟呵,我就懂你了!”卫铭邪邪笑着。

温雅抬手在凌枭肩膀上拍了下,“听到没,你凌枭就是个屁!”

“那你不也挺稀罕我的?”凌枭倒也没生气。

“稀罕你?”温雅瘪了下嘴,“你脑子有病吧,今儿出门没吃药?!就你一没皮没脸的坏人还值得我稀罕?”

凌枭眼角飘出一抹邪气,“你可不就是稀罕我坏,嗯?”

“不要脸!”

“我说,你们俩能不能别一天到晚的打情骂俏啊?”楚萱笑着说道。

卫铭也道:“就是,有啥事儿晚上回去自个儿被窝里解决,别来刺激我们这些单身人士了。”

这时候,简尧插了句:“人孔子都说,三十儿立,怎么样,枭子,你跟温雅有计划没?”

提到造人问题,凌枭的嘴角明显颤动了下,那样子,倒有点像是……不好意思了。温雅嫌弃地瞥了眼身旁的男人,先开了口:“小尧子,别乱说话啊,谁要跟混蛋生孩子了!”

“靠!”简尧皱起了眉毛,“疯婆子,告诉你多少次了,别这么叫我!”

“啧啧,干嘛生气,这不挺好听的嘛,尧子,尧子,小尧子,哈哈哈。”温雅夸张地大笑起来。温雅,温文尔雅,她的性格跟她的名字,其实,还真不怎么相配的。

简尧有点怒了,“枭子,管好你家的疯婆子,要把我惹急了,小心哪天我放点药弄死丫的。”

“只怕她会先把你给剁了。”

“啧啧,这么怕老婆,难怪只有挨打的份,懦夫,活该温雅都不想跟你生孩子!”简尧阴阳怪气地道。

凌枭的脾气最是火爆,“操,简尧你个小白脸,信不信明天我就把你丢非洲去喂狮子!”

“有本事,尽管来啊!”简尧挑衅道。

虽然他们说话一点不客气,可大家心里都明白,这些无非是铁哥们儿之间的玩笑话而已。一群人聊着聊着,不知怎的,话题就绕到容离跟温馨这儿了。

凌枭一向说话最直接,他十分潇洒地吐着烟圈,说:“原本我还跟温雅计划着,选个尤物给你当生日礼物的,免得你孤单,没想到,你动作倒还挺快的嘛!”

边说,他那双阴戾的眼睛扫过温馨,似笑非笑的。

容离眼波如水平静,“我喜欢自己动手。”

温馨正喝着果汁,一听他这直白的话就呛到喉咙了。

见状,容离立马替她拍了拍背,冰冷的眼眸里明显带着关切,这一幕落到其余人眼里,可是不小的震动。

大家认识十几二十年了,何曾见过容离这么温柔体贴的一面,以前甚至都以为他天生对女人冷感呢!如今看来,不是他对女人没兴趣,而是要看对谁罢了。

“怎么样了?”容离问。

温馨也没啥大碍,她轻轻摇头,“没事。”

瞧着这一对的互动,温雅忽而说:“我还是头一次看到容离这个大冰山关心女人,温馨,你很有本事哦。”

闻言,温馨本就咳得有些泛红的小脸红晕更深了。

凌枭就说:“能把容离这只童子鸡给宰了,当然有本事!”

童子鸡——

卫铭直接竖起了大拇指,“哈哈哈,枭子,你这比喻用的好!”

容离脸色有点阴沉。

凌枭眼睛看向哈哈大笑的卫铭,戏谑道:“别笑容离,铭子,你丫也是一路货色。”

卫铭的笑就僵在脸上,嘴角隐隐抽搐了两下后,他恨恨道:“我们这叫洁身自好,你懂个屁!”

“什么洁身自好,该不会是你那方面不行吧?”

“靠,你才不行,你全家都不行!”

得,这两人,又掐上了。

一顿饭,热闹非凡。

平日里各有各的事儿要忙,再加上凌枭跟温雅又住在意大利,难得聚一次,因此,饭后活动卫铭提议了个最能交流感情的,那就是——打牌。

四个男人刚好凑一桌,温雅没兴趣参与,说要去泡温泉,楚萱也说好,但温馨有点为难。最后是温雅硬拉着她一起去的。

泡温泉,自然得把衣服脱掉,而泳衣那么点布料,是遮不住她满身吻痕的,温馨在换衣间磨蹭了半天,才用大毛巾裹着自己出去。

一瞧她那严严实实的样子,温雅面露一丝疑惑:“温馨,这里就我们三个女生,你还害羞啊?”

温泉池里热烘烘的,温馨白玉般的双颊透着莹莹粉红,“不……不是。”

“那你干嘛还拿毛巾包着自个儿啊?你又不是中东来的。”温雅边说,一伸手就把毛巾给她扯开,邪恶地道:“来,让姐姐看看,你身材咋样。”

“呀,不行!”温馨大惊失色,可她那点力气,哪里是温雅的对手。

于是乎——

盯着她那身奶白色的肌肤上遍布的吻痕,青青紫紫的,胸前和锁骨那儿最多,楚萱一愣,温雅同样是一怔。

温雅有点尴尬地摸摸鼻子,“……呃,原来是这样啊……”

既然都看到了,那也没必要再遮掩了,温馨绯红着脸泡进泉水里。

温雅是个奔放热情的姑娘,愣了愣神后,她挨到温馨边上,笑着道:“别害羞,姐姐是过来人,都懂的。”

“……”动了动唇,温馨也不知道说什么好。

“真是没想到啊,容离看起来是个禁|欲系的男人,原来在这么的……这么的热情啊!”温雅感叹道,“果然啊,男人上了那啥,都是那啥。”

温馨羞得脸蛋通红,而楚萱,笑得很勉强,那些痕迹在她看来,是如此的刺眼。

“跟姐姐说说,你们那个的时候,容离有没有特别嗜好,嗯?”这问题,可真是个人非常了。

相比起在西方长大的温雅,温馨可没她那么百无禁忌,连耳根子都红了个透,而温雅又跟个八卦记者似的,被她逼得没法,温馨低垂着漂亮的睫毛,飞快摇了下头,“没有……”

每次一开始就折腾个没完没了,再弄点别的那她都不要活了。

温雅用手掬起清澈的温泉水浇到身上,明亮的眼眸里溢满了与凌枭如出一辙的邪气,“那么,他是不是每天晚上都缠着你?像他这年纪的男人,正是血气方刚的,以前又没女人,憋了那么长时间,肯定是精力过甚,对吧?”

越说越露骨了。

“温雅,你……你别问了行吗?”温馨很尴尬,也很无奈,早知道会被追着问这些问题,她死也不来泡温泉。

楚萱笑了声,“温雅,你就别为难温馨了,你要是再问,我估计她该逃走了。”

温馨十分感激地看了眼楚萱,后者朝她笑笑。

“呃……那好吧。”温雅有点扫兴地耸耸肩,倒没再坚持追问,眼睛盯着温馨那出水芙蓉般的小脸看了几秒后,她忽而又道:“小姑娘,男人虽然喜欢娇羞的小女人,可是,太过害羞了也不好哦,偶尔也要大胆一点,主动一点,这样啊,男人才不会觉得腻味,知道吗?”

她的教导,真是让人……

“嗯……我知道了。”温馨咬着嘴巴,虚心受教似的。

温雅眯了眯眼,“嗯,孺子可教,以后有啥不懂的,尽管来问我哈,姐姐一定给你解答。”

温馨很汗颜,好的是,这位太过热心的姐姐终于肯放过她了。

三个女生天南地北的聊了会儿,楚萱跟温雅见多识广,听她们讲述自己的经历,温馨非常感兴趣,也很羡慕,从小到大,她连宁城都没离开过,生活的圈子好小好小。

其实温雅建议来泡温泉挺对的,昨晚上被男人狠狠疼爱过的小身板儿泡过温泉后,缓解了酸软,舒服得她都有点想睡觉了。

时候也差不多了,该起身了,温馨最先站起来,脚一踏上岸,脚踝上的钻石链子光芒闪耀,一下子吸引了楚萱的目光。

“温馨,你这脚链挺漂亮的,在哪儿买的?”

“啊……这个呀,这是容离给我的。”温馨实话实说。

楚萱眼神一变,眼底浮现出一抹震惊。

温雅看了眼那条链子,狐疑地问:“是他自己设计的angel?”

温馨点点头,“是的。”

得到肯定的答案,楚萱跟温雅神色都变得有些复杂,容离竟然会把这么珍贵的东西送给温馨,那么,这说明他对她,是认真的了?!

“说来我还是第一次看到这条链子呢。”温雅很快从惊讶中淡定下来,她跟温馨并肩走在前头,边走边说着话。

楚萱落后一步,她紧紧握着拳头,指尖陷入掌心,生出尖锐的疼痛,但她却浑然不觉,看着温馨脚踝上的angel,钻石那奢华的光芒,仿佛利刃一般,直刺入她的心里。

容离,你真的这么在乎她吗?

男人们就在这家温泉山庄里打牌,穿好衣服后,她们三个也过来了。温雅嚷着要玩一会儿,凌枭自然就起身让她,简尧是不太爱打牌的,就把位置让给楚萱。两位女士都上场了,于是容离也叫温馨替他。

“我不会。”说着她要起身。

容离一手按在她肩膀上,“我教你。”

“可是如果输了……”她难为情地道。

卫铭朗声道:“别在乎输赢,温馨妹妹,容离他可有的是钱,你尽管放开胆子玩儿就是了。”

都这么劝了,她只能硬着头皮上了。

初次打牌,小菜鸟真的是笨手笨脚的,拿牌的速度都比别人慢许多。第一圈下来,温馨输了,而且就她一家输。

“温馨妹妹,你运气貌似有点背哦。”卫铭嘴巴上咬着烟,打趣道。

温馨捉急地望着容离,他拍拍她的手背,“没关系。”

接下来,似乎真如卫首长所言,温馨的牌一直超烂,连着又输了好几把,温雅赢得眉开眼笑的,“容离,我这儿有一百万了吧,你得给我记着啊。”

“我大概有五十万。”

“我少一点,三十多万吧。”

容离嗯了声,一点不在乎他们嘴里的数字,温馨就不同了,一听到竟然害得容离输掉快两百万,她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

输赢这么大,这群人哪儿是在玩牌啊!

小丫头没法淡定了!

“容……容离,还是你来吧,我不玩儿了。”

她可怜兮兮地瞅着他,那样子像是要哭了,面对她的请求,容离就心软了,点下头,温馨如获大赦,忙不迭跌起身让位。

寿星的运气,果然是最好的,容离的牌好得令人发指,风水轮流转,方才赢得超爽的三家人一下子变成了输家,楚萱还好,温雅跟卫铭输得最惨。

“我靠,容离你今儿出门拜了赌神啊!”卫首长输得恼火,这手气,太他妈背了吧!

容离挑了下眉,“又不是第一次赢你,至于这么激动?”

温雅同样输得郁闷,“唉,跟你打牌我就没赢的份,算了,以后我还是找温馨玩儿。”

温馨连忙摆手,“我不打牌。”

她可没那么阔绰,敢跟他们这群人玩儿牌。

“没关系,输了我会找容离要钱,你这小财迷就别替他肉疼了,他钱多的是。”温雅笑呵呵地说道。

“我没有!”温馨红着小脸蛋,反驳道。

她哪里财迷了!

简尧跟着逗弄她,“瞧你这么激动,解释就是掩饰了。”

“你们……”她本来就不太会说话,容离这些朋友一个个又是能说会道的,想了想,温馨干脆闭上嘴巴,随便他们爱说什么说什么。

……

不知不觉中,就到十一点了,期间,温馨无数次拿出手机看时间。她的礼物还没送给容离,要是再不回去,可就过了。可是除了她,其余人貌似都没有回家的打算。

幸而在她着急又无可奈何的时候,温雅一句话就让他们散场了,“十一点过了,该回家洗洗睡了。”

卫铭兴致正高,不乐意,“别啊,这么早回去干嘛?”

温雅一本正经解释道:“凌枭的伤还没痊愈,医生说了,每天得早点休息,而且他今儿的药还没吃。”

由于前些时候的误会温雅一直对他不冷不热的,当下听着她这么关心自个儿,凌枭顿时万分激动,连声说:“对对对,医生嘱咐过,我不能熬夜,要早睡。”

上次他一身伤差点连命都整没了,确实挺严重的,要彻底恢复不是一天两天的事,考虑到这点,卫铭便说明天再约。

终于,赶在圣诞节结束前,到了家。

一下车,温馨风风火火地往楼上跑,后面的简尧忍不住问:“这丫头是发疯了?”

容离没理搭理他,跟着回房去。

……

刚刚关上房门,拿着围巾的温馨从衣帽间走出来,见他在脱衣服准备洗澡,她慌地叫他:“等一下!”

他放下领带,问她,“有事?”

温馨轻轻点下头。

脑袋里边组织着语言,慢吞吞地走到他跟前,望着他英俊的脸,她把藏在身后的围巾拿出来,递给他,缓缓地说:“容离,生日快乐。”

目光凝着那条深灰色的围巾上,他怔了一瞬,才问:“给我的?”

“嗯。”她眼睫眨了眨,带着几分羞涩,“我不知道要送你什么好……虽然这围巾值不了多少钱,但是……你要是不喜欢就……”

“你自己织的?”打断她的语无伦次,他问道。

姑娘们,手里有月票的就给陌香投上一张吧(^__^)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