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7 你是我……

小说:独家深爱作者:寒浅陌香更新时间:2019-01-17 04:56字数:1025309

吃过晚饭,大人们凑一桌打麻将,两小鬼头又跑去温馨房间里,缠着她跟他们一起玩儿。(文学网 qiuwu)当然,还是植物大战僵尸。在容离那儿养成习惯,每天早早睡觉,九点多的时候,温馨生物钟到点,瞌睡虫就跑出来了。

她倚在枕头,瞧着夏雨兄妹俩,眼皮耷拉下来,脑袋一点一点的,困得厉害,他们跟她讲话,她都无意识地“嗯”一声。好在两小鬼头玩得投入,也没来吵她。

她这一睡,就是一个小时。

小孩子们明天要上课,约莫十点钟的时候姑妈说回家去了。送走姑妈一家人,温馨把房间收拾一下,夏雨那小破孩,什么糖纸啊零食口袋到处扔,地上掉一地的薯片渣子。整理好房间,温馨去洗了个澡,才从卫生间回房,房间里响起手机铃声,但没看到手机在何处,她到处找一阵,才在裹成一团的被子里翻出手机。

“喂……”

“为什么这么久才接电话?”男人冷冰冰地质问。

温馨眼睫颤了下,“小雨把我手机藏到被子里了,我刚才没找着。”

电话那头的男人沉默几秒,再开口,声音好像更冷了,“小雨是谁?”

“我姑妈的儿子。”

“多大?”

“六岁。”温馨回答着,有些奇怪,他这是在查户口么?

那边又是短时间的沉默,容离说:“出来。”

“嗯?”

“我在你家外面。”他说,命令式的语气像极了冷面首长,“给你一分钟,马上出来。”

下达完指令,他毫不客气地挂断电话,温馨望着手机呆了几秒,才回过神来。

容离在她家外面?!

顾不得去想他为何会来,她匆匆拿起件外套,踩着拖鞋就往外面跑。

温泽宇正要回房,见她火急火燎的,问她:“温馨,这么晚了你要出去吗?”

温馨边开门边解释:“嗯,容离来了,大哥,我出去一下,你帮我告诉爸爸一声吧。”

容离来了——

“……好。”温泽宇回道。

大雪依旧飘着,一出门,严寒迅速袭来,身上那点子暖意仿佛是一点火星猛地被一盆冰水浇灭,冻得她一哆嗦。她拉紧外套,没走几步就看到容离。

他没有在车里等她,而是站在外面,今天他穿了件黑色及膝风衣,身形高大,线条冷硬的五官俊美如刀刻,冷冷路灯光笼在他身上,他静静站着,指间的那点暗红火光随着抽烟的动作,在空中画出一道星火弧线。

温馨还看到,他围了围巾,她送给他的那条围巾。

脚步下意识地加快,她一路小跑向他,雪花落到脸上,很冷,但心里,却笼着一股暖意。

见她出来,容离扔掉燃了一半的烟,黑眸里的那点柔软却在看到她穿的单薄时,被怒意所覆盖。

那一刻,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想的,直直扑向他,扑到他怀里,轻轻叫出他的名字,“容离……”

被她这么一扑,本来打算教训她的容离竟然愣了一下,随着她那声娇呼,他的心,也跟着柔软下来。

温馨主动抱着他的腰,把脸埋在他胸口,呼吸着他身上好闻的气息,“容离,你怎么来了?”

你怎么来了?

刚刚转好的心情,又晴转阴天。

她是不想看到他吗?

容离不悦,捏了下她的腰,“不想看到我?”

温馨最怕谁碰她的腰,太敏感了,可这男人最喜欢捏她这儿,温馨在他怀里扭了下,扬起脸,眼睛里满是无辜,“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只是,没想到你会来。”

容离危险地挑了下眉,“就没想过我?”

没想过,怎么会没想过呢!

他这人太霸道,先是蛮横地闯入她的生活,而最近,她只要一闲下来,思绪就会转向他,自己根本没法控制!

在灼灼他目光注视下,温馨双颊浮上红晕,她微垂下眼,轻轻道出他喜欢的答案,“想了。”

容离果然很满意,吻了下她的额头,磁性的男声,带着男人独有的阳刚质感,“乖!”

一阵风起,裹着雪花,温馨禁不住一个寒颤,然后更往“天然暖炉”贴上去。

容离眉头皱了一下,轻轻推开她,温馨一下子愣住,大眼茫然地瞅着他,“容离……”

他取下围巾,仔细给她围上,围巾上还带着他的体温,很温暖。温馨眨眨眼,眸光凝在他脸上,感动于他的体贴,正要说谢,他又把风衣脱掉,严严实实地把她包起来。

“你没长脑子?出来穿这么少?”他黑着俊脸,冷声斥责,手上的动作却是非常温柔。

虽然他看起来凶神恶煞的,温馨一点都没觉得怕,星辰般的眸子望着他,小声咕哝:“是你要我马上出来的。”

怕他久等,她哪里顾得上换衣服嘛。

“你这是在怪我了?”

“没有啊……”

替她穿好外套,容离深深看她一眼,那巴掌大的脸蛋,白生生的,眉目如画,水润大眼亮晶晶的,闪烁着点点狡黠。从何时起,她在他面前,已经习惯撒娇,习惯表现出她的依赖,不再是当初那个只会躲着他的小丫头了。

有白雪落到她脸上,他伸手轻轻替她拂去,温暖的指尖摩挲过细嫩的脸颊,温馨最招架不住的就是这个男人的温柔,心如小鹿乱撞。她有些无措地要躲闪,容离双手捧住她的脸,吻上她粉色的唇。

熟悉的气息,熟悉的温度,这份亲昵只和这个男人有过,温馨闭上眼,长长的睫毛染上漂亮的雪花。

漫天飞雪中,两道身影紧紧相拥亲吻,仿佛天地间,唯有彼此。

“跟我回去。”他说。

温馨双颊生花,“可是我还没跟爸爸说……”

容离把车门打开,示意她上车,“打个电话就行。”

今天是他自己开车来的,也是温馨第一次看到他出门没叫司机,回头望了眼家的方向,温馨踩着积雪,上了车。

寂静的冬夜,车上,两个人,容离把空调打开,她穿着他的风衣又围着围巾,这会儿她非但不冷,还有些热。

“容离,你把衣服穿上吧,会感冒的。”

“你穿着。”

“哦。”

容离单手掌握着方向盘,幽幽地问:“今天做了些什么?”

温馨侧过眼,看着他冷峻的侧脸,捏着自己的手指,“上午看书复习,下午英语考试,考完试就回家了。”

容离眉心蹙了下,“还有呢?”

她又想了想,“回家后就一直跟小雨小雪一起玩儿,没有出门。”

“没有别的了?”

“别的?”

温馨回忆一遍今天一整天的生活,这才记起唐齐的表白……她猛地惊了一下,“你,下午的事情,你都知道了?”

否则,他干嘛一再问她。

“是。”

“你派人跟踪我?”

容离眼眸深邃,“是。”

自从萧湛去学校找过她,他就安排了人,留意她在学校里的一举一动,然后再全部汇报给他。更何况唐齐的告白弄得那么高调,他岂会一无所知。

他的坦白,令温馨蹙起眉心,她紧抿着唇,心里说不清到底是什么感觉,有点乱糟糟的。

他这么做,是把她当犯人看待吗?

容离斜睨她,“不高兴?”

温馨眼睛看向窗外,“……没有”

想了想,她平静地说:“容离,我跟那位同学没什么的,真的。”

他既然问起,说明他很介意唐齐,而他那近乎变|态的占有欲令温馨担心,唐齐会因为她步叶晗的后尘。

漆黑的凤眸里闪过一抹冷光,他问:“你怕我对付他?”

心一紧,温馨背脊微僵,她轻攥起拳头,暗暗告诉自己,一定要镇定,“我拒绝他了,所以,容离,别为了个外人生气,好吗?”

她聪明的给唐齐贴上“外人”的标签,更加表明自己与他立场分明,容离浅眯起狭长的眼,“他是外人,那么,我是你的什么人?”

“啊?”

“你说,我是你的什么人?”

温馨窘迫,绞着手指,“呃……你是,你是,嗯,是……”

她结巴半天,没找到合适的定位词,他们俩是养与被养的关系,能是什么关系?大老板与女学生?

见她一个人支支吾吾的,仿佛他问的是天大的难题,心里倏地燃起一把火,容离空闲的右手一把抓住她,大力一拉,温馨被拽过去,扑到他身上。

鼻子撞得有些疼,她可怜兮兮地扬眸。

“男人!”他瞪她一眼,

“……什么?”

那傻愣愣的模样,看得他火气更大,低头就在她嘴巴上狠咬一口,在她痛呼时,恶狠狠地说:“我是你男人!”

温馨一怔,继而小脸红得滴血。

“你,你开车呢,看路。”她心虚地从他身上爬起来。

容离不撒手,“说,我是你什么人!”

“你……”

你是我男人,这话多暧|昧啊,她,她说不出口!

“快说!”

“你专心开车啦。”他车速本来就快,再不看路,那多危险,生命是拿来开玩笑的吗?

“说!”男人异乎寻常地执着。

温馨败下阵来,“……你是,是,我……男人。”

“没听见。”

温馨面红耳赤,被逼急了,倔强小鹿似的瞪他,“你是我男人!”

这一句,几乎是用吼的。

这小丫头,脾气倒是见长了!

容离唇角微微上翘,眼底有溺色流转,嘴上却说着狠话,“回去再跟你算账!”

温馨右眼皮跳。

等回到别墅,确切地讲,是回到那个房间,温馨深刻地明白过来他所谓的算账:被他逼着,一遍又一遍说那句“你是我男人”,直到他鸣金收兵时,她才得以解脱。

一番大战结束,没多会儿温馨就睡着了,容离替她盖好被子,拿根烟走去阳台。

大雪已停歇,外面很冷,皮肤上残存的属于她的温度渐渐被严寒吞噬,他吸口烟,仰头望着暗无星辰的夜空,思绪变得悠远。

他一直知道,她在学校有多受男生喜欢。

多年前的那个夜晚见到的她还是个稚气的小丫头,有一双水润润的大眼睛,笑起来的时候特别可爱,纯净无邪,像个漂亮的小天使,那么突兀地入了他的眼,更入了他的心,仿佛一束阳光照进他的生命,让他第一次感受到温暖。

从那天起,他记住了她。

一直默默关注着她,看着她一点点的长大,出落得愈发亭亭玉立,她的追求者也越来越多。他曾想过把她留在身边,但那时候的他还没有掌握绝对的权势,贸然出现在她面前也许会给她带来危险。

她十六岁那年,他二十四,再次见面,她早已忘了他,甚至是害怕他!

他心软,放她两年自由,等到她十八岁,已经是他的极限。

同时他也明白,他能利用权力强迫她成为他的女人,却有一点他始终无法掌控,那就是她的心,好比当初她曾经喜欢过陆文佑。

得知有人高调向她告白,尽管她拒绝了,他心里却仍是刺刺的,膈应着。回到家,面对一室冷清,他更加烦躁,最后干脆反悔,大晚上的亲自开车跑来找她。

只有她乖乖呆在他身边,他才放心。

抽完烟,又在外面站了会儿,容离才回屋,他先去冲个热水澡,洗掉寒气与烟味。

习惯性地把她搂到怀里,被打扰睡眠的温馨无意识嘤咛出声,容离轻拍着她的背,安抚她,很快,她又安静下来。

凝视着她恬静的睡脸,容离眸光幽幽,她真的,对他没有任何记忆了吗?

第二天起来,自然是浑身酸软,而值得庆幸的是,容离没再追究表白事件,温馨在学校里看到了唐齐,虽然他神色落寞,但,平安无事就好。

十二月三十号晚上,又是一科考试结束,距离寒假越来越近。

“讨厌啊,元旦只有一天假。”苏依依抱怨。新一年的放假安排,确实挺招人恨的。

温馨说:“反正我们课都上完了,放几天没影响嘛。”

苏依依一想,“对哦,我忘记我们没课了。”

“那你别皱眉头啦。”温馨笑着点下她脑袋。

两人从教室出来又去了厕所。女厕里灯光惨白惨白的,也没其他人,坏掉的水龙头一直滴着水,水声嘀嗒嘀嗒,清晰可闻。

苏依依走在前头,开玩笑说非常适合拍恐怖片,温馨隐约觉得背后有人,刚要转身,背后突然窜出只手,猛地扼住她的脖子,那人同时用帕子捂住她口鼻。温馨闻到一股很刺鼻的味道,她惊恐万分,拼尽全力挣扎,可惜对方的力气远远强于她。麻醉剂的作用使得她脑袋渐渐昏沉,彻底失去意识前,她看到苏依依也被另一个男人钳制住了……

待到两人都晕过去后,偷袭她们的两个男人一人扛起一个,从教学楼另一边的一扇小门迅速钻出去,外面早有辆小轿车等着,他们一上去,汽车马上发动。

这栋教学楼平时人就少,这会儿又是晚上,更是人烟稀少,所以刚才发生的一幕,根本无人注意到。

容离派来的保镖是在外面等着她,眼看考试都结束有二十分钟,而温馨还没出来,他们这才意识到可能出事儿了,赶紧跑去教学楼找人。

五层楼全找个遍,没见到人影,保镖不敢再耽搁,立马打电话通知容离。

“不见了?”容离眸光一凛。

“是,我们到处找过了,没发现温小姐。”

容离剑眉轻拢,“我知道了。”

他挂断电话,从电脑里打开一个软件,屏幕上呈现出宁城地图,他点击定位,几秒过后,地图上出现一个小红点,地点定位是在城西郊外。容离眸中泛起一丝疑惑,正要查看具体位置时,搁在办公桌上的手机震动了下,新彩信,发件人未知。

他点开那条信息,入眼的照片令他瞳孔倏地一紧。

他看的很清楚,照片上的人是温馨,她双眼紧闭的倒在地上,双手被捆在背后。照片下面,还有一段话——容离,想要你的小女朋友平平安安,就打一千万美元到这个账号来,然后你一个人到华鑫仓库29号来。记住,多一个人,我可就要在你小女朋友脸上划一刀,到时候毁容了,可别怪我心狠!

电视剧里,但凡遭绑架的,多数都是手脚被绑,关在一个破旧仓库里,同时还有绑匪看守。温馨没想到,这样的剧情,竟然会发生在她身上!

醒来时头还有些晕,她勉强撑着身子坐起来,周围全是些废纸箱,灰尘厚厚的一层,有男人的声音从前面传来,听起来有好几个。而苏依依在离她一步之外。

温馨艰难地挪过去,弯下腰,压低嗓子叫她:“依依,依依……依依,醒醒……”

连叫着她好几声,苏依依眼皮动了动,嘴里发出闷哼声:“呜……”

“依依。”

“嗯?”她甩甩头,散乱的视线慢慢聚拢,她茫然地望着温馨,怔愣几秒,猛然记起在厕所遭遇的袭击,她两眼大睁,“啊……”

“嘘……”为避免把那几个男人招过来,温馨慌忙示意她噤声,然后朝男人们所在的方向瞥了几眼,还好,没人注意到她们。

眼瞧着温馨神色警惕,再看看她们两人现在都被绑着手,苏依依也蹙起眉,“温馨,这……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

温馨摇头,“我也不清楚,醒过来的时候我们就在这儿了。”

环顾眼四周,破破烂烂的,冷风从上方坏掉的窗子灌进来,冷得瘆人,苏依依有丝害怕,“我们该不会是遇到绑架了吧?”

温馨唇线紧抿。

“那我们怎么办啊?”苏依依急了,她一个普通大学生,要啥没啥,怎么就这么倒霉,上个厕所竟然被人绑架了?

受她情绪影响,温馨也怕,可是怕解决不了问题,她到处看了看,发现前方有一道半掩的小门,无人看守。她眼眸一亮,“依依,你背过去,我们背对背,把对方的绳子解开。你看那边有道门,我们等下从那里逃走。”

苏依依正是六神无主,一听温馨的主意,她一吸鼻子,“哦,好……”

幸好双脚是自由的,两女生坐在地上,一点点地挪动,背靠近彼此。

“温馨,我手冻僵了……”苏依依带着哭腔道。晚上温度都在零下,又被冻了那么长时间,她手指已经冻得麻木,一点不灵活。

温馨的情况跟她差不多,但眼下的困境,总有一个人要勇敢。深吸口冷空气,寒气肆无忌惮的涌入呼吸道,刺激得气管有些疼,大脑却更加清醒,温馨尽量让自己的声音保持镇定,“没关系,我先帮你。”

“嗯……”苏依依感激。

绑匪用的绳子非常细,又绑得牢实,温馨的手活动不开,而且每动一下,细绳勒住冻僵的手腕,生出剧痛,温馨紧咬牙关忍住。

“哟,都醒了啊?”一道男人声音传过来,如惊雷在脑海中炸开,温馨一下子僵住,心脏咚咚狂跳,脸色霎那间惨白。危险逼近,两女生下意识靠得更近。

皮靴踏在地面上,扬起一阵灰尘,温馨抬起眼,视线往上,在她看到那人脸的那刻,嘴里发出一声尖叫。

只见那人脸上有一道深褐色的长疤,从左边眉骨延伸到嘴角,原来的伤口应该很深,所以他的嘴角是歪的,裂开一道口子,露出里面血色的牙龈,使得他整张脸看起来,异常恐怖。

苏依依同样吓得心惊胆寒。

这是什么怪人啊?!

她们眼里仿佛看到怪物的惊恐以及温馨的尖叫令男人脸色骤变,眼里闪逝过一抹杀意。感受出他的怒气,温馨跟苏依依都往后躲,他大步上前,粗鲁地一把拽起温馨,几乎是面贴面的距离,一股极其难闻的药味扑面而来,温馨胃里一阵恶心。

“你放开我!”

“怎么,我的样子很吓人吗?”他眼里布满暗红色血丝,眼下有着严重的阴影,像是地狱里来的恶鬼,温馨因恐惧而颤抖,她大叫:“我们不认识你!你抓错人了!”

男人冷笑,毒蛇般的眼睛紧盯着她,“不认识?那容离你总该认识吧?我的脸会变成这样,可都是他派人干的!”

——这些字不要钱——

求月票求月票,姑娘们,只要月票数累计超过30就加更一章,超过50加更两章,月票越多,加更就越多哈。

2月28号前,所有vip会得到系统自动赠送的月票一张,文文首页有个【我送月票】,在这里就能够领取本月赠送的月票,。如果大家有哪里不明白,交流中心有图文讲解,非常详细。喜欢用手机看文的亲也可以投票哦,在小阅的首页有个领取月票的哈。领取票票后,别揣兜里了,投给陌香吧,支持咱的强占,向前进,向前进!!!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