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集:争霸赛 第十一章:南天门

小说:大闹西游作者:陈瘦更新时间:2019-01-21 22:24字数:348232

“上天入地,逍遥人生!”

这是《大闹西游》上市前铺天盖地的、宣传攻略中的其中一句广告词,入地倒没什么风光可言,上天就完全不同了。简简单单的飞檐走壁就已经成为武侠小说中的标志行为,更何况腾云驾雾?那种风光潇洒不是一般人所能领略得到的。

游戏里的腾云驾雾行为还分许多种层次,低一点的,能跳起离地十多丈高,飞数里地须花费几分钟时间,这种飞行行为只能被称为“爬云”。飞行修为高深时就厉害了,例如大圣爷的筋斗云,一个筋斗十万八千里,算得上是极限运动,瞬间斗转星移。

游戏里学习腾云驾雾的途径有很多种,做任务学习、拜师NPC学习、出外修炼打怪获取秘籍等等。不过像现在大热这种的情形就没辙了,失去魂魄,就无法学习好一点的法术,因此在飞升术方面也无法取得入门资格。

那他该怎么办?总不会只能在地上转悠吧,那就太不公平了。因此系统设计出坐骑帮忙,一般超过五等的坐骑都具备腾云驾雾的能力,好象一架飞机,搭乘主人飞上天去,进入九重天仙族世界。

天是上了,但也存在一种十分危险的状况——在半空中发生意外。意外有很多种,失足啊、坐骑发脾气啊、遭遇敌人发生战斗啊等等,这些意外发生后很有可能导致一种近乎自杀的情况出现——堕骑!

一般人堕骑还没有什么,因为他们本身就具备飞升术。离开坐骑后,最多飞行速度慢点,不会出现大的危险。但换成大热就不同了。他不会飞,也无法驾驭任何有助于飞行功能的法宝类物品。所以他一旦从几十里的高空掉下去,估计就比“窦蛾还冤”地报销了。

注意:这里说明的是上天地过程,不包括九重天——九重天是一个独立的游戏世界,顾名思义,有九重分层。但不管人上到哪一层。都会如同踏着实地,就算被人打成重伤。也不会掉落,除非自己冲出入口处:南天门,然后往下跳。

游戏里的空景塑造的十分逼真美丽,蓝天在上,白云朵朵。触手可及。在大热的授意下,鬼马四足踏着祥云,放慢速度,缓缓而上。

入九重天前,大热想欣赏一下空中的游戏美景。他吹着风,好奇地左右张望,然后还试图把一大团云朵抱住,却只抱个空,原来那云朵虽然貌似真实,却很飘渺。

现在正当英雄争霸赛进行得热火朝天地时候。上天的玩家不多,寥若晨星,许久才看见一个行色匆匆地往天庭上赶。

九重天没有具体地坐标位置!怎么说呢。它就像是个会移动的所在,不管玩家从那个方向上去,只要达到一定的高度,就都能看到“南大门”三个大字。上到南天门,然后报关。就能进去了。

这里的报关有两种。一是领取到天庭任务的,经过照妖镜一照。再经过守门地天神检阅,就能进去了。

另一种是普通玩家上来九重天修炼打宝的,他们过关要交纳一万文通关费,这才能被守门神放行。

大热正得意地顾盼,后面有一骑猛然飚了上来,却是一个孙悟空玩家,叫“小镇男人”的,骑着一头五等坐骑斑斓角虎,很拉风地奔驰着。

路经大热身边,那小镇男人很惊讶地咦了声,貌似对他与众不同的坐骑幻兽鬼马感到新鲜好奇。然后这孙悟空便放慢速度,与大热并驾齐驱。

大热打量他一眼,淡淡道:“有什么事吗?”

小镇男人问:“喔!兄弟,你这个坐骑叫什么名堂,怎么不像是神兽骑,也不像是魔兽骑。”

“哦!是吗?它就是魔兽骑啊,也许你没有见过这种款式,所以觉得新鲜奇怪罢了。”大热不和他说真话,随便糊弄个借口打发他走。

小镇男人却不走,继续道:“喔!不会吧!魔兽骑中有如此威猛的坐骑类型吗?我怎么不知道!兄弟,你是在哪里搞到的啊?”

《大闹西游》里,坐骑从低到高依次为马匹、兽骑、幻兽骑/神兽骑/魔兽骑。马匹一般只存在新手期间,在NPC马贩那里就能买到——如果你有性格,骑着马匹进城市也可以,最多被万人围观,赞为“神经病”而已。

兽骑高级点,要打死新手村大BOSS兽王,获得兽王铁牌后才能驯服。

获取最高级的三**门坐骑就更难,虽然三大驯服术开窍后系统自动奉送,但用驯服术去捕捉坐骑的成功几率很低微,对象等级越高难度就越高,所以一般玩家都只能捉到比较低等的坐骑,然后慢慢喂养进化到高级。

当然,如果你够毅力,百折不挠,也不怕被猛兽们反噬,还是有一定机会驯服到一些高等级的坐骑地,这要看运气人品。

小镇男人的人品不错,他驯服现在这头五等坐骑斑斓角虎,只用了一个小时的时间就搞定,真可谓拨尖水平。为此他常常自鸣得意,并总是拿这个过程说事,每每结识新朋友,都会陈述一遍。

但现在他徒然看见大热地幻兽鬼马,不管是外形还是内涵,貌似都比自己的角虎高上几个档次。于是一种挫折感顿时涌上心头,情不自禁地忍不住询问起来。

大热爱理不理地随口答:“这坐骑我就是在九重天驯服到的,叫鬼马。”

“喔!真的吗?我的也是,当时我只用了一个小时就把它制服得服服帖帖了,你呢。”

大热发现此男每句话说时,都会很夸张地“喔”一声,听得人毛骨悚然,后脊梁都发冷。当下更没心情,只想早点让他走人,于是说:“我用了大概五分钟吧!”其实他说地是真话。

可小镇男人就不那么想了,这次他“喔”得更夸张,更大声,喔得喉咙都吊起来了,这才说:“不是吧!兄弟真会开玩笑!”

“切!这有什么希奇地!”

“喔!当然希奇,论坛上早公布数据了。驯服一头八等坐骑的平均时间为三个小时,高等次地就不用说了。所以说,你怎么可能只用五分钟就驯服到这匹鬼马?”小镇男人不可置信地陈列出证据,来论证大热所说的属于荒谬之谈。

大热一摊手:“也许这速度的确有些快,但很抱歉,我说的都是事实。”

小镇男人笑了笑,很世故洞察地道:“呵呵,就算你想故意隐瞒,不希望别人得知其中的驯服过程。但也不必要说这个时间啊!实在太假。”

香蕉你个包皮,此男还真够粘的,看来一般方法无法让其离开,还是直接甩掉他算了。于是大热不再废话,就要驱赶鬼马,开始加速离开。

那小镇男人却追问不舍,更离谱的是居然一把拉住大热的手臂,口中喋喋不休:“兄弟,你就告诉我吧。反正这个又没有什么关系。对不?又不是什么商业秘密,一般而言,驯服坐骑过程几乎不可复制.所以就算你告诉我,也不会有任何影响的”

大热暗自靠了声,苦笑道:“但你问这有什么意思?不管我怎么得到的,似乎都与你无关吧。”

“喔!”小镇男人不罢休地说:“你就告诉我……”

是可忍,孰不可忍!

大热忽然心生一计,手指西面高空处,大喊一声:“UFO啊!”

桥段不怕老,越老越管用!小镇男人果然分神望过去。这时候大热毫不客气地拿出板砖,啪的一响,把他拍下虎去!

“喔!五行之毒!”小镇男人身形急坠,像流星一颗!愿主保佑他!

大热犹自愤愤不平:“靠!我摆明是不愿意的了,你还喔喔喔地叫个不停,完全不顾人家受不受得了!切!”

为防再节外生枝,他一夹鬼马,加快速度上去。

速度加快后,路程就变短了。只跑了十来分钟,眼前豁然一亮,已经达到一处壮观场所。白玉为地,金银成墙,一扇凛然巨门当空而立,横匾上三个大字射发出万道金光来——

“南天门!”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