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集:争霸赛 第十八章:床上的战争

小说:大闹西游作者:陈瘦更新时间:2019-01-21 22:30字数:348232

“睡?还是不睡?”

大热眉毛下的两筐“秋天的菠菜”很不老实地盯着龙海青身边的空挡,有一种奋不顾身的“革命”豪情和冲动,眼珠子骨溜骨溜地打转,心里思量着扑上去的后果会严重到什么地步。

一记响亮的耳光?被一脚踢下床?被猴子偷桃……

大热很仔细地衡量盘算着其中的得失,看是否值得放手一博。

龙海青狐疑地看着他,奇怪地道:“叫你上床,又不是叫你上战场,你紧张什么!居然还流汗了!”

大热口干舌燥:“对于每一对男女来说,最激烈的战场就是在床上。”

他说得露骨,龙海青哼了声:“爱上不上,随便你!”

听到她鄙视的腔调,大热一股热血上脑,大踏步冲上去,以一个高高在上的姿态俯视下来,很有男性雄风地道:“真得随便由我?”

他靠得近,龙海青颇为不适应地侧过身,歪开脸蛋,却不说话。

不说话就是默认,香蕉你个包皮,我豁出去了!石榴裙下钻,做人也风流!有什么可怕的呢?

想到这,大热立刻痛快地蹦上床去,很熟练地躺下来,面部正对着龙海青。两人的距离只有零点零零零一公里,呼吸声顿时粗重起来。

潮红!龙海青温润的脸庞很明显地翻涌起了羞涩的反应。

大热大感刺激,迈出了最重要的第一步,手脚一下子就放开来,于是得了便宜还卖乖地说:“其实现在不是睡觉的时候,我也没有什么困意。但既然你叫我上来,我自然要给面子。”

龙海青不自然地再度转身。望着天花板,嗔道:“上来就上来,少废话。”

大热以双手枕头。闭上眼睛。很舒服地感叹道:“怪不得每个男人都希望娶老婆,原来男女一起睡在床上,是如此有味道!”

“什么味道?”龙海青好奇地问。

大热笑道:“是香味,女人的香味!”他说到这,不禁夸张地抽搐起来,貌似要把飘荡在空气里的香味全部吸收进肚子里——这香气,自然是来自身边地龙大美人。

龙大美人皱起修长的眉毛,身体又不禁往外面挪了挪。鼓着眼睛道:“哼!搞得像从来没有和女人睡过觉一般。”

“嘿嘿,你说对了,我可是一个纯洁的男人!”大热一边说,一边“乘胜追击”地又把身体靠过来几分。

这点小动作岂能瞒过龙海青地耳目,她恨得牙痒痒地——原来纯洁的男人都是这般德行的。她再往床边外挪了挪,说:“其实应该说你是被逼得纯洁的,大学期间,我可从没有听说有那位女生对你感兴趣。”

被揭了伤疤。大热很委屈地说:“没办法啊!我是个胆小的人,一和女孩子说话脸就红,特别局促。”

话刚说完,“局促”的男主角就很“大胆”地继续把身体靠过来,堪堪与龙大美人保持一指间距。

再挪就要掉下床去了!龙海青接近“悬崖”边缘。心里感觉有点乱,有点后悔先前有持无恐地叫大热上床了。本以为他会像以往般被自己吓跑,谁想到他却动了真格,很干脆地爬上来睡在自己身边。

他们这一对男女之间的床上战争,就是从这一刻开始的。

毫无疑问。当前占据战场主动地是我们的男主角——这没有什么好奇怪的。虽然现在流行女上男下的战斗姿势。但在战场上,从古至今。男人都是当仁不让的主角。

面对大热的步步进迫,龙海青很想起来,离开这张床。但她转念一想,如果真的这么做了,那以后就别想再在大热面前夺回主动权了。

想到这,她立刻稳住阵脚,淡淡道:“怪不得你一直都没有女朋友。就说嘛,其实你这个人还不错的,有点小钱,有点小帅,就是瘦了点,比不上现在流行地胖子流。”

咿!她居然说起自己的好话来,有古怪!大热立刻警惕起来,说:“可不是吗?但可惜啊,不管是什么,流行都能主宰一切。人家胖子吨位够,压得够劲。而且胖子一看起来就知道是个有富态的人,脸蛋胖乎乎的,总是一副人畜无害的善良样子,当然比较容易得到女孩子地欢心。”

龙海青说:“想不到你还有些自知之明,既然知道瘦是缺点,为何不吃胖点?”

大热咳了咳:“我看过医生,医生说我是阴阳不调,建议我找个女朋友滋补下,很快就能胖起来。”

“哦!那你就更不对了,那你为什么不听医生的话去找个女朋友呢……嘿,要不我当你女朋友吧!”

噗!

大热猛然坐起来,眼勾勾地盯住龙海青。

龙大美人抛出一记杀手锏,一下子把战局扭转过来,有些小得意地把身躯向床铺中部转过来,成功在床上收复失地。

这些细节问题大热早就顾不上了,像傻了般,很专心地看着龙海青的脸,试图找到一点期望得到的答案。

龙海青被他看得鬼死般不好意思,两颊烧起了红云,忽然想到自己太冒失了:万一大热信以为真,那不得尴尬死?

大热忽然笑了,说:“小龙女,你以为我会相信你的话吗?哼,上次还当着同学们地面,说要嫁给我呢。结果呢?我手都没有牵到!”

闻言龙海青放下心来,却又没来由翻滚起另一种莫名地滋味,似乎有些失望,有些空虚,口中道:“不信拉倒!”

大热重新躺下来,不过这次没有具备任何“侵犯性”。恰恰相反,他还主动望里头靠去,尽量距离小龙女远一点。笑了笑:“小龙女,你知道吗?上学的时候,全班地男生基本上每一个都在暗恋你呢!”

“哦!是吗?”龙海青眉毛一扬,一股掩饰不住的得意扑面而来:“那你呢!”

大热笑道:“我?我不是!我没有暗恋你!我这人一向很有原则:没有希望得到的东西,我绝对不会操半点心。”

龙海青眨眨眼睛:“你倒知趣。”

“所以说嘛!自知者明,明者多乐,简简单单地过日子,多乐哉。如果说非要哭着喊着求着才能找到一个女朋友的话,我宁愿继续瘦下去。”

龙海青扑哧一笑:“瞧你说得可怜巴巴的样子,有那么寒碜吗?还有,隔壁不是正有一位你青梅竹马的好女孩在喜欢着你吗?”

“幺幺!”大热有点自得地摸了摸下巴:“她的确是个好女孩子,很有前景,我们的关系一直在可持续性发展中。”

他话音刚落,咔嚓声响,外面有人在开他的房门——第三个拥有这扇门钥匙的人只有幺幺。

香蕉苹果,说曹操,曹操就到。

床上一对男女悚然惊动,忽然想到如果被幺幺看见他们同时睡在同一张床上的话,将会产生不可估量的想象空间。

于是,大热和龙海青几乎是同时跳起来,然后很有“缘分”地进行了一次亲热的“碰头会”。剧烈碰撞下,两人脚底打滑,一起狼狈地摔倒在床上,男上女下的姿态十分标准。混乱中大热一双爪子很不客气地就按在了龙海青鼓鼓的胸脯上。

上帝可以作证,这一按,大热绝对是故意的。

“你……”

龙海青着急起来,慌忙把他的手大力扫开。

失去双手的有力支撑,大热干脆整个人倒压在龙海青身上,初吻献给了香蕉的嘴唇终于找到了另两片同类。

很幸福地,这次它们顺利结合了!

这一次,上帝同样可以出庭作证:大热绝对是无意的。

一对男女的床上战争在这一吻中达到了**,正好被开门进来的幺幺看得一清二楚,满脸愕然立刻开放得像一朵大大的荷花。

“你……你们在做什么?”

大热慌乱地站起来,勉强对着幺幺一笑:“我,我在做研究工作!”

这句无厘头出来,别说幺幺,就连还躺在床上的龙海青都要吐血了。

幺幺脸色铁青,指着龙海青:“那她,她在这里做什么……”声音都带着哭音了。

大热脸色不改:“她在被我研究!”

“你,那你继续研究个够吧……”

砰,幺幺摔门而去,似乎已经哭出声了。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