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魏征之死

小说:大闹西游作者:陈瘦更新时间:2019-01-20 03:20字数:348232

一大早起来,大热也不急着刷牙洗脸吃早餐,而是穿着四角裤在房间内推起了太极——这套太极是家传的,据祖辈留下的箴言说:常练此功,能强身健体,延年益寿;在父母的强烈要求管制下,大热推了差不多20年了,身子骨却推得像猴子一样,不过除此之外,精神方面的效果不错,平时胃口也好,没有一点蛀牙,大小便很通畅。但真正让他坚持每天推练的原因却是,他发现练功以后,自己某方面的功能貌似变得很强大。为什么要说貌似呢,因为他从来没有“临床验证”过,只是通过大量数据上的比较,得出自己那里很强大很有战斗力的结论。

功夫推完,喂饱了肚子,大热就带上仪器开始玩游戏。

村子里的人好象永远都不会少,个个行色匆匆,穿梭往来。

“各位早安!”

“早啊!吃早餐了没有?”

“早上好!美女!哗,才一个晚上,你那里又大了好多!”

大热就像个领导检查工作一般,双手背负,笑容可掬,不停地和经过自己身边的人打招呼,完全不介意别人古怪而纳闷的眼光!当看见一位身材丰满的女玩家时,大热立刻原形毕露,眼光色迷迷的盯上去。

那女玩家瞪了他一眼,这次骂出的不是两个字,而是三个字:“神经病!”扬长而去。

大热毫不在意地嘿嘿一笑,继续散步,继续问好。当他路过一条巷道时,突地两个带刀侍卫如狼似虎地扑了出来,一个抓左手,一个抓右手,把他夹了就走。

大热打个冷战,认出这两人乃是魏征手下的大内高手,叫苦不迭:肯定东窗事发,魏征知道自己盗窃了他的斩龙令,要把自己千刀万剐了。

两个侍卫大步流星,提着大热就像提着一只鸡那样,直回客栈。半路上有看见此情形的玩家,大感惊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有某个头脑简单、联想丰富MM立刻认为:这个猪八戒肯定是xing骚扰哪个美女超限制条件了,被人投诉抓捕了起来,要送去挨受传说中的“满清十大酷刑”。此言论一传十,十传百,百传万千,很快就闹得满村风雨。不少人争拥着跟着侍卫走,要来看热闹。可惜到了客栈,侍卫把大热扔了进去,就把大门守起来,任何人不得再进入。

客栈内有点暗,另两个魏征的侍卫齐齐对大热怒目而视,大热立刻做贼心虚地低下头去;靠墙边摆一床,魏征卧在上面,闭着眼睛,形容枯槁,仿佛得了重病。

“魏大人!”大热提起胆量,轻唤一声。

魏征吃力地张开双眼,混浊无神,哪里有半点昨晚的抖擞。

“大热少侠,你,你来啦。”

称呼很礼貌,看来有戏!大热胆气又壮几分,开门见山,直问:“是的,你老有何吩咐?”

魏征咳嗽了两声:“天庭颁令,东海龙王敖广触犯天条,命老夫监斩,谁料保护不周,我失落了斩龙令,犯了失职之罪。玉帝发怒,命令地府勾魂使者,将于明天日落时分夺我魂魄,吾命不久已。”

大热心中一喜,觉得好事来了,忙问:“魏大人,那我能帮你做些什么?”

魏征叹息道:“老夫现有一法,能保薄命,不知少侠肯助吾一臂之力否?”

到了这个份上,傻瓜都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傻瓜都会同意。

系统提示:“你触发了任务‘魏征之死’,该任务为隐藏三环任务最后一关,唯一性质,必须完成。超时不完成作失败论,你将代替魏征被地狱勾魂使者勾去魂魄。”

啧啧!这个任务惩罚有点变态!在游戏里面,魂魄可谓是最重要的属性,甚至比性命还重要。因为人物丢了性命,还可以重生,重头再来。但丢了魂魄的话,却只能通过传说中的法宝“招魂幡”,使用大神通才能招回来。除此外,基本没有其他方法,就算你一头撞死,魂魄也回不来,还是个缺失魂魄的新人。而在没有魂魄的情况下,该人物不能修炼法术,同样不能使用法宝,简而言之,那就是一个废人,永远的废人。

大热心底不禁有点忐忑,但现在任务已经接了,回不了头,只得硬着头皮道:“魏大人,有什么我能做的尽管吩咐!”

“现今在酆都阴司做掌生死文薄的判官叫崔圭,他是太上先皇驾前的大臣,曾与老夫有八拜之交。昨夜其托梦与我,道:如果老夫能有法子驱赶走地府勾魂使者,他可以在生死本上略做手脚,从而让老夫避开此劫。”

原来做鬼也能渎职,由此可得知现实中渎职之事是何等普遍。

大热忙问:“那用啥方法才能驱赶走勾魂使者?”

魏征一阵剧烈咳嗽,吐出口口浓痰,好一会才说:“勾魂使者乃邪妄之物,需用驱邪三宝。第一:桃符,千门万户瞳瞳日,总把新桃换旧符。桃树为五行精华,以桃符悬于门上能制百鬼。第二:菩提子佛珠,相传佛祖释迦牟尼当年修道成佛,即在菩提树下。菩提子亦成了佛缘之物,用菩提子念佛,可获无量倍功德,因此,菩提子成为最广泛采用的法器材料之一;第三:黑狗血,黑色象征神秘与煞气,对一般的鬼魅幽灵具震慑作用,能驱邪功立正。得此三物,可保我性命。”

这些说法大热也有耳闻,接着问:“这三样东西在哪里可以得到?”

“花果村西面,狗头滩附近有黑野狗出没,杀掉它们后幸运的话能得到黑狗血;村南黑风山上黑风庙主持智颠大师乃得道高僧,其可制造菩提子佛珠;至于桃符,则要去到海上小花果山,据说山上的马猴健将身上有百年桃符,杀之可取。”

“天啊,你还不如叫我一头撞死算了!”大热听完,双眼一黑,几乎要昏过去。这个任务甚至比做变性手术还变态,前两个条件还好说,桃符那一个简直就是不可能完成的,一个才17级的人上小花果山杀马猴健将,那就像一只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一般,不可想象。

“少侠,都明白了吧?”魏征督促道。

“明白……”大热牙缝里流出两个字,头脑乱如麻。

“那你可以走了……慢着,走前先把老夫内裤还来!”

大热一愣,差点喷饭,讪讪地把那“魏征的内裤”还给他,很卑鄙地想其昨晚裸睡的狼狈。

这个小插曲让大热稍稍放松了点头绪,但一出到外面,被天上的太阳晃了下,他又开始晕乎了。

客栈外还围着十几个好事者,见大热出来,哗啦一下就冲了上来,七嘴八舌地问:

“怎么样啊?受了几道?”

“都是些什么内容,难受不?不难受的话我也去犯一个。”

“大热哥,你是我的偶像啊!为女往,为色亡,为了***上战场!”

大热本来就心情郁闷,被这些乱七八糟的人吵得更难受,重重哼了一声,分开人群冲了出去。

那些看热闹的瞧他脸色臭臭的样子,无不暗暗臆测,很快其中一个脱口而出:“天啊!难道是拉进里面切了?”

此言一出,惊醒梦中人,大伙纷纷同意这个说法,个个心有戚戚然,吓得浑身不自在,哪里再敢动什么歪念头,都散去练级了。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