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英雄多出屠狗辈

小说:大闹西游作者:陈瘦更新时间:2019-01-21 22:23字数:348232

只用了15分钟,大热就赶到狗头滩,他不想浪费一分一秒,争取把最充裕的时间留给最后上小花果山打桃符。

狗头滩的名字恶俗,但风景却很别致,滩的形状看上去像一弯半月,足有百多亩大,浅水区上水鸟成群结队地嬉戏,间或被声响惊动,哗啦一下就飞上天,不过很快又会降落到不远处,继续觅食玩闹;滩边芳草茵茵,翠绿得可爱。草丛中夹杂着一些不知名的花朵,很孤独地盛放着。

成千上万的野狗们就是出没于草地之上,白的灰的黄的,形形色色,惟独不见黑色的野狗。它们在这里主要靠捕食滩中的一种巴掌大小的怪鱼为生,但是现在,它们已经由捕猎者沦落成了猎物,因为来滩上练级的玩家实在太多了。

游戏设定,玩家需要升到50级才能离开新手村,去参加特定的取经任务,而在这之前,1-10级期间,可以在村周围杀怪;10-30级期间,可以到犀牛寨、黑风山、狗头滩等地练级;30-50级期间,则要去剑阁蜀道杀老虎豹子、上小花果山杀猴子等。

现在游戏正当初始阶段,十多级的人占了绝大比例,因此狗头滩人满为患,比旅游旺季时的夏威夷还热闹得多。

野狗隶属兽族,经验值有1000点,攻击力虽然不高。但它们总是十几成团,玩家单枪匹马的话很容易陷入重围。可怜的是,野狗们一直引以为豪的数量优势,此刻早已化为乌有,恰恰相反,现在都是数个玩家围殴一只狗,数秒钟狗就被放倒在地,剥皮的剥皮,挖肉的挖肉,渣都不剩一块。

在狗头滩练级的玩家都以团体形式组织起来,各个队伍按先来后到的大原则划分好势力范围,颇有秩序,各玩各的,杀得不亦乐乎。

大热不用担心找不到队伍,因为在打宝上先天独厚的优势条件,无论到哪里,天赋开光后的猪八戒都是受欢迎的人物。果不其然,他刚来到就受邀进一个十二人的小分队。队伍里还有个熟人,那个叫“沙中行”的沙僧,就是当初被鼠精困在树上,被大热敲诈了全身金钱的苦主之一,现在居然16级了,看来玩了一通宵。

沙中行对大热印象深刻,立刻问道:“大热哥,是你啊!好久不见,昨天和鼠精周旋得如何?”

大热也认出了他,敷衍道:“呵呵,有惊无险,顺利逃回了村庄。”开口三分假,此乃江湖至理。

听到他居然没有死,沙中行大是失望,又心痛起那10文钱,脸色就冷起来。大热当然知道对方心中那点小心思,不禁微微冷笑,也不多说,专心去找黑野狗。

谁知黑野狗在滩上稀罕得很,大热张望了半天也没瞅见一只,心里开始烦躁起来,无心杀狗了,离开队伍地盘,到处转悠,希望能在别处碰到个。

张望间忽见滩边立个女玩家,正全神贯注地欣赏着滩中的风景,孤身只影,风吹衣飘,隐隐有超凡脱俗之意味。大热色心顿起,刚想过去谈谈哲学、谈谈人生、有机会还能朗诵一首诗歌什么的……

那女的霍然回头,人头猪貌,满脸麻子,顿时把大热吓出一身鸡皮。

“背看想犯罪,正看想自卫!诚不欺我也。”

大热赶紧收住心思,继续探索,他眼尖,一眼就看见前面5步处刷出个黑狗来,一身黑毛黑得发亮。

“手下留……”

他一句话还没有吐全,那黑野狗就被秒杀了,一伙人几个屠宰术上去,就只剩下一副白森森的骨架子。

那几个玩家看见飞奔而来的大热,立刻兵器齐举,喝道:“你想做什么?想抢怪吗?”瞧样子,只要一言不合,就马上要血溅五步。

大热咕声吞了口唾液,连忙摆手笑道:“过路打酱油的,过路打酱油的……”赶紧跑回自己队伍的地盘。可恨黑狗血是任务物品,没有接到类似任务的玩家,根本无法从黑狗身上得到。那么,只有自己慢慢杀吧,顺便练起屠宰术来。

“你获得品质30狗肉一块!”

“你获得品质5的狗皮一张!”

“你获得品质8的狗鞭一条!”

啥?啥?大热好奇地打开背包看见那柱状长条物体,佩服得五体投地,叹道:“一切皆有可能。”只不知道有啥作用,难道有制造***一说?

一直杀了3个时辰(中途下线一次,解决生理问题),大热已经升到十九级了,只搞到一背包野狗材料,垃圾装备都没一件。而黑狗偏偏没有出现,倒是在别人领地内刷了几只,看得大热眼红,真想越界过去屠一只。

但他还没动步,附近两个队伍因为越界杀怪而大打出手,刀光剑影,几回合挂了数人。

至于吗?不就是抢了一只野狗,搞得大动干戈,血流成河的。不过游戏里就是这样,人争一口气,佛争一拄香,很难用现实的规则去衡量。

那就再等等吧,可别为了一只黑狗搭上了性命。

升到二十级的时候,大热所在的地盘终于刷出了一只黑狗。

我的太阳啊!你终于从东边升起来了。

大热立刻如狼似虎地飞扑上去,他之前已经和队友打过招呼,因此没人和他抢。但大热还是怕夜长梦多,一边杀,一边紧张地张望,直到黑野狗倒下来,他才松口气,马上一个屠宰术:

“你获得品质9的狗皮一张!”

“你获得黑狗血一份!”

黑狗血,特殊任务物品,黑色,有驱邪之功效,不可交易,不可掉落。

哈哈!得手了,大热忍不住大笑起来。队友们奇怪地看着他,沙中行问道:“你没事吧!”

“我有事!有大喜事!哎哟……!”

他得意的话音刚落,喜事便变成了祸事,飞来横祸,一具足有三百多斤的猪八戒身体诡异地飞了过来,泰山压顶般把大热砸倒在地。

事发突然,周围的人都大吃一惊。

大热感觉自己的腰骨都要断了,正想腾出手把那该死的猪头砍下来,身上一轻,那飞来峰似的猪八戒已经化为白光,回复活点去了。

“还有一个,叫沙中行的,快出来受死!”

龙卷风的声音依然是那么冷、那么傲!

大热爬起来,心想:“难道又有人招惹到他的老婆了?噫!沙中行也有份?”他正感奇怪,那沙中行已经躲到他后面来了。

大热嘿嘿一笑,低声道:“沙子,你躲什么,上去跟他拼了,我在后面掩护你。”

沙中行却搞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只看见龙卷风一声不出冲来,一招就把那猪八戒挑了,接着又大喊说要杀自己,他第一反应就是先躲起来,急道:“别动!你的身体宽大,让我躲一会。”

大热继续挑逗:“沙子,你既然敢给他带绿帽子,又何必怕和他争斗呢?乖了,像个男子汉般站出来,别害羞!”

沙中行恼道:“谁给他带绿帽子了,我还是个处男呢!”

“啊,难道你没有非礼他老婆?那他为什么嚷着要杀你。”

沙中行急得几乎要哭出来:“谁非礼他老婆啊,我一整天都在这里杀狗!”

这下大热纳闷了,道:“难道那龙卷风喜欢上了哪条母狗?而又恰恰被你杀死了。”

沙中行哭笑不得,忽然像想起了什么,自言自语:“莫非是我昨晚惹的祸?”

“昨晚?昨晚你做什么了?偷看女人洗澡了?”大热终于挖掘到了绯闻,兴奋得双眼冒泡。

沙中行没好气地道:“你想哪里去了。我就是昨晚回村子买药,在村口碰到个像天仙般的美女,忍不住和她打了声招呼,她不理我,我就走了。”

大热睁大了眼睛,问:“就这样?你确定在语言上没有带黄?或者手部动作没有带暴?”

哪跟哪啊?怎么再正经的事到了这猪八戒的嘴里就变了味呢?沙中行苦笑道:“我就问了句‘你好!’你说黄不黄,暴不暴?”

大热沉默了:如果此事属实的话,那么,唯一的解释就是龙卷风是个彻底的zhan有狂!香蕉你个包皮,难道他的女人是金装玉雕的?别人看一下、叫一下都不行?

“沙中行,别以为你躲在这里我就找不到,垃圾就是垃圾,就只会杀狗!”

龙卷风一边在人群中搜找,一边喊话相激,这一句话,却无形中把所有在狗头滩上的玩家都得罪了,但他一点都不在乎,倨傲地面对四面八方的哗然。

就听得一声豪迈的大笑,一人大声道:“英雄多出屠狗辈,小人总是侯门郎。阁下好多的威风,真当咱们这些杀狗的,没有英雄么!”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