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老婆来访

小说:大闹西游作者:陈瘦更新时间:2019-01-20 02:50字数:348232

作为一个在打宝上占据先天优势的职业,猪八戒与其他4个职业相比,战斗力方面明显要弱一些,这就是游戏平衡。总不会让一个职业样样天下第一吧,那其他人还混个屁。缺少兵器上的辅助,咸猪手的攻击力便打了折扣,但因为攻击方式毒辣,有相当大的几率打出致命一击,也就是所谓的双倍攻击,这多少能挽回一点攻击上的弱势。而且,不能拿武器,但能带手套,有些手套上附加特殊的攻击效果,例如大热所带的僵尸手套,尸毒使出,可比那些普通武器厉害多了。当然,这种特殊手套都是装备中的极品,没那么容易获得。

功夫练满一级,下一级要到人物30级时才能修炼,大热便准备离开剑阁,此地高级怪物成群,他一个单身玩家根本不具备练级条件,身在最外围,瞅空打打落单的水牛或山猪,练练功夫还可以,想升级就免了。

突然一声旱雷,震得万山响应,真个天有不测风云,一阵狂风后就电闪雷鸣,下起暴雨来,游戏内的气候搞得和现实中几无差别,却是个调剂游戏内容的好手段。

大热淋着雨水,心头涌上一股痛快淋漓的感觉,于是握拳对天怒吼:“努力!!!奋斗!!!”

一只高山青蛙趴在石头上呱呱嚷叫,似乎在嘲笑他发神经病。大热猛一伸手把它逮住,啪啪!连扇了两巴掌:“你敢看不起我!!”

可怜的青蛙被扇得眼冒金星,找不到北——真是祸从口出!

“道歉!不道歉炸了你!”

青蛙急忙张口呱了两声,也分不清楚是道歉还是惨叫。大热很满意,松手把它放了。那青蛙蹦的比兔子还快,钻进乱石中,发誓一辈子再也不出来歌唱表演了。

雨越下越大,不辩东南西北,大热也倦了,便下线。

外面竟然也下着雨,雨声与夜色融在一起,令大热有点恍惚,错觉自己还呆在游戏里面。玩这个游戏才短短两天,体验的东西也不多,但是他已经有些把持不住。这不是个好兆头,已然偏离了玩游戏的初衷。

“看来太投入了,下次要注意点。”

大热心里给自己提个醒,下楼去解决肚子问题。风雨飘摇,老王的大排挡显得冷清,客人寥寥。

“小陈,饿坏肚子了吧,特地帮你留了一分水鸭防己汤。”

老主顾就是有待遇,大热也不客气,端汤就喝,大补啊!另叫了一份海鲜炒粉和一瓶珠江啤酒。

一阵大风刮来,摊子靠前的一排胶椅被风卷到了街上,摔得乒乓声响。老王急得手忙脚乱,匆忙跑去收拾。大热笑了笑,放下筷子去帮他。

“喂!喂!有个女孩子坐到你位置上了,好漂亮啊!”

大热一愣,转头就看见了老王所说的人儿,不禁怔了一下。

“不会吧,她还吃你的炒粉喝你的酒!这年头,年轻的女孩子越来越随便了,一点礼数都不讲。”

老王阅人无数,却还是头一次见到这样的事。

大热淡淡说道:“今天是她的二十岁生日,生日大过天,礼数方面怠慢点也算正常。”

“你怎么知道今天是她二十岁生日?”老王茫然,满头疑问。

大热忍着笑,拍拍他肩膀:“她叫小龙女,我老婆!”

老王差点摔到,惊愕的表情像见到了UFO。

大热回到座位,拿多一个杯子,倒酒一饮而尽。

“你来了?”

“我来了。”

极度BT的问答,有点模仿某位大师的味道。

“我们多久没见了?”

“还差60秒钟就刚好整整10天。”

小龙女看着带在手腕的表,很认真地回答。

“想不到你记得这么清楚……喂,给我留点酒……”

小龙女喝酒的姿态很美,仰头,脖子如玉,长发往后飘荡,纤长的五指搭在酒瓶上,和那碧绿的瓶色相映辉,有一种颓废的激扬。

记得第一次见到她,她也正在喝酒,一瓶青岛只用10秒就搞定,跟她打赌的东北同学丢下一百块钱,扭头就走。

小龙女原姓龙,双名海青,但认识她的人都唤她做“小龙女”,她是个很叛逆很要强的女孩,出身书香门第,衣食无忧,却总喜欢作些离经叛道之事,喜欢逃课,喜欢摇滚,喜欢流连于酒吧冰场,喜欢通宵玩网游。追求她的男人很多很多,有十六岁情窦初开的男孩;有五十六岁的大老板;有痴情到跳楼上吊的帅哥;有吃软饭吃到吐的小白脸。据不完全统计,校内至少有八十五个男生为了她而把原来的女朋友甩掉了。但她貌似从没有动心过,礼物一件不收,表白一句不回,从不单独跟男性出去,也不跟男性做任何游戏。时间一长,关于她是同性恋的言论甚嚣尘上。

有一天上某某思想概论课,教授有事不来了,改成自习。小龙女突然跑出来,一把拉住因为睡懒觉而迟到,刚刚跨进门口的大热,煞有其事道:“我已经接受大热的求爱,今年毕业后将结婚。”

整个教室的人都呆住了,仿佛听到了安徒生童话。

睡眼朦胧的大热吓了一跳,强笑道:“我今天起来晚了,匆忙赶到教室,你就来和我谈结婚的事……我牙都没有刷呢。”

小龙女却亲昵地挽起大热的手臂,浅吻了他一下。

就是这一吻把大热吻下了地狱,成为全男公敌,就连学校警卫处老门卫阿胖养的那条大公狼狗看见他都狂吠不已。

时至今天,突然当上男主角的大热依然想不明白当时小龙女的意图。大学四年,同学四年,但他和小龙女之间的对白绝对比得上周星驰跑龙套时的表现。临毕业了却猛然送来这一个吻,万一真发生了感情那该怎么办?

大学期间的大热中规中矩,该学的学,该玩的玩,加上一副旧社会文弱书生的形象,只能用“平凡”两个字来形容,小龙女怎么会找上他呢?就算要转移视线,就算要证明自己性取向正常,那男主角也轮不到大热此等凡夫俗子。这事情传扬出去后,立刻成为学校爱情史上最轰动的无头迷案。

更离奇的是,自从那天后,小龙女就没有再和大热说过话,仿佛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这种状态一直持续到毕业,直到大家散伙,各奔东西。这让大热很难堪,虽然明知她那天所说的话只是蜻蜓点水,那一吻的性质和《破坏之王》里钟丽缇第一次吻周星驰没啥分别。但是,哪个少年不怀春?哪个男人不想自己平淡的生活发生点艳遇?可他又不好意思去问,只能归因于小龙女那天刚好大姨妈来了,神经了一下。

“听说你要考取研究生。”

大热笑了笑:“是的!你呢”

“那你还在玩游戏吗?例如当下流行的《大闹西游》。”小龙女没有正面回话,转换了个话题。

“玩啊!你呢?”

谁知小龙女又不说话了,把盘里最后几条炒粉吃完,用纸巾擦嘴,嫣然笑道:“能上你家坐坐吗?”

真拿她没办法,完全不按套路出牌嘛。满肚子的疑问拉不出来,大热一耸肩,做了个“请”的手势:“没问题。”

两人上楼,进入屋子,小龙女东张西望,很好奇的样子,忽然一屁股躺上大热的床,道:“好累啊,今晚就睡这了。”

大热睁大眼睛,说:“那我睡哪里?”

小龙女向他眨眨眼:“你可以睡我身边啊!”

“噗!”

大热刚喝到嘴里的矿泉水全喷了出来。

“睡不睡随便你。”

她很舒展地把睡姿摊开,闭上了眼睛,被子也不盖。

看着那曼妙的身段、天使般的脸蛋、波涛汹涌的胸脯,大热一颗小心肝扑通扑通地狂跳起《十八摸》:乖乖,分明是想引诱我犯罪!拜托!为什么不更开放点,把衣服脱掉呢?难道要我亲自动手?

于是大热大踏步,雄赳赳地走了过去。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