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晨勃与名士

小说:大闹西游作者:陈瘦更新时间:2019-01-20 03:29字数:348232

大热充满激情地走过去;充满激情地伸出了手;最后,充满激情地把被子盖住小龙女那极为不雅观、一个大字型的睡姿。

大热不是小白,一个相交寥寥的漂亮女孩子如果主动引诱你上chuang,那只有三个原因:1:她是个妓女;2:她是个“一夜情”狂热者;3:你在看YY小说。

这些原因在小龙女身上无从稽考,大热可不想扑上chuang,在一秒钟后像块烂泥般掉下来。小龙女是他所认识的最有主见、最懂得保护自己的女孩,悄悄透露个秘密——她还是个黑带五段!已经有无数个想贪小便宜的男性被她打成了猪头,某人暂时没有兴趣成为最新一个。

小龙女忽然从被窝里探出头,瞅着大热离去的背影,嘴角神秘一笑,又缩回去,闭上眼睛,长长的黑睫毛偶尔扑动着,显然没有入睡。也不知道她是怎么找到这里的,她本身就是一个充满神秘气质的人,说话天马行空、行为古灵精怪,以致于大热常常把她与武侠小说里的那些高来高去的侠女们联系在一起。

大热忽然想到一个重要的问题,忙嚷起来:“小龙女!今天似乎是你的生日吧。”

小龙女睁开眼睛,道:“你怎么知道?”

大热呵呵一笑,打趣说:“如果连自己老婆的生日我都不知道,那我还算是个男人么?”

小龙女搔搔那如缎子般直滑的黑发,一脸疑惑:“班上知道我生日的只有阿典,难道是她告诉你的?”

阿典是她的舍友兼死党,一个胸部开飞机场的假小子,也是她绯闻中的同性恋对象。

其实小龙女的生日早就传得家喻户晓,身为一个如明星般的大众情人,想捂住“生日”这等层次的隐私,那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群众的力量是巨大的,在“狗仔们”长期的追踪盯梢、以及各方面的打听偷看下,再加上心理学科同学们的研究推论,纵然独来独往如她,很多资料还是被暴露出来,例如爱吃什么零食、爱穿什么衣服、爱玩什么游戏等等,被众多雄性生物打印成册,代代流传。

大热坏笑道:“我怎么知道的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在如此重要的日子突然跑来找我,我会误会的。”

“你怎么误会那是你的事,与我无关。”抛出这句话后,小龙女又高深莫测地闭上了眼睛。

真是狗咬乌龟,无处下嘴。大热一咬牙:“别睡啊,难道你不想在过生日的时候有朋友帮你庆祝吗?”

“不想!”她回答得比西瓜还干脆。

“就算你不喜欢热闹,但总会想吃块生日蛋糕吧。”

“不想!”

大热傻眼了,问:“小姐,你是不是女人啊?又或者,你到底还是不是人?”

闻言小龙女在床上坐起来,媚眼轻挑,小嘴巴微微张着,吐着热气,然后无限美好的上半身有意无意地一挺,很委屈地道:“你说我不是个女人?”

大热咕声吞了口口水,溃败地别过头:“当我什么都没有说,你还是睡觉吧。”

“谢谢!”

小龙女很悠闲地缩回被窝里,准备入睡。

“喂!那你准备在这里待多久?”大热最后一问。

“也许明天就走……”

大热刚松口气,她后面的话就来了:“也许明年才走……”

真当我有色心没色胆吗?大热面露狰狞,踏上一步。但小龙女忽然一翻身,他鼓起的色胆就全没了,逃也似的跑了出来。

哎,还是父亲有见地,说找老婆就要找个笨点的。因为和一个聪明的女孩子打交道,那实在太累,不但占不到便宜,还处处吃瘪,太伤自尊心了。

大热也不想再进入游戏,要养精蓄锐对付明天的猴山之行。好在他租的房子里还有一个杂务房,虽然脏乱差,但应付一个晚上应该没有问题。

风雨之夜,一觉好睡。第二天大热很准时地起床,浑身只穿着个四角裤,习惯性地跑到厅房中推太极。

推上推下,推左推右,这一套动作他耍得越发纯熟,行云流水般,绝无一丝阻滞。推着推着,大热心头没来由一跳,一种被人窥视的感觉涌上心间。

昏!忘记厅房里睡着个人了,而且是个女人。他一抬头,就看见小龙女一双明亮的眼睛,装满了笑意,正很欣赏地打量着自己。

“喂!小姐,看够了没有,我可是要收费的。”四角裤把最重要的部分掩盖住了,大热倒不是很尴尬。以前读书时,他没少穿这副装束在宿舍楼爬上爬下,也撞过不少来男生楼“探亲”的女生,大都是相逢一笑,谁都没有脸红过。

“嘿,看你弱不禁风的,像个小白脸,想不到身上也有几块肌肉。”

大热洋洋自得,摆出一副曲肱弯臂的招牌姿态:“小白脸只是我的表面形象,其实我是一个很能打的男主角。”

小龙女噗嗤一下就笑了,很自然地低下头,一只白玉般的手掌轻贴在嘴边,那副刚睡醒的娇慵风情立刻扑面而来。

玉棠新开,罗衣轻解,闪出一抹千娇百媚的嫩!

大热一瞥之下,喉咙发干,胯间骏马奔腾,经典的晨勃状态像一朵喇叭花般开放得满满当当的。他急忙奔回杂务房,一颗心乱跳出港台流行的靡靡之音:拜托!我的大小姐,你是美女啊,一大早露出这副儿童buyi的表情,完全不顾人家受不受得了。

过上许久,胯间的花朵依然盛放出骄人的战斗力,大热忍不住屈弯两指,对那东西弹了三下,像弹弹簧一样:我说哥们,悠着点,不要吓坏了小朋友,就算吓不到小朋友,顶破了这条七匹狼名牌内裤,那也是不好的。

他全副武装完毕,整顿成一本正经的样子,这才施施然踱出来,不禁目瞪口呆,床上已经人去被空,小龙女竟然不在了。

书桌上压住一面小纸条,写着三个很娟秀的字:“我走了!”

乖乖!这小龙女,太有性格了,大有两晋名士的风范。

啊!你不知道两晋名士风范,那俺瘦猪就解释一下吧,随便凑点字数——两晋名士的风范指的是两晋时期士族阶层名士们洒脱的生活习惯与狂放的做事风格,有个很出名的例子:当时名士王徽之在一个大雪茫茫的雪夜,兴致勃勃地叫家人搬出桌椅,取来酒菜,独自一人坐在庭院里慢斟细酌。他喝喝酒、观观景、吟吟诗,高兴得手舞足蹈。突然,他觉得此景此情,应该伴有琴声弦乐,于是便想到会弹琴作画的朋友戴逵,就马上叫仆人备船挥桨,连夜前往。也不考虑自己在山阴,而戴逵在剡溪,两地相距甚远。一路上,王徽之不停催促仆人,恨不能早点见到戴逵,共赏美景。船只整整行驶了一夜,拂晓时,终于到了剡溪。可这时候王徽之却突然要仆人撑船回去。仆人莫名其妙,诧异地问他:为什么不上岸去见戴逵。他淡淡地一笑,说:“我本来是一时兴起才来的,如今兴致没有了,当然要回去,何必一定要见着戴逵呢?”

如今小龙女的神出鬼没,不是有几分神似吗?

大热摇头苦笑,懒得费神去想,解决了众多琐事,上线游戏去也。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