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兽王丹

小说:大闹西游作者:陈瘦更新时间:2019-01-21 22:40字数:348232

终日行船,今天在阴沟里翻了跟斗。大热从复活点爬出来的时候,连买块豆腐去自杀的心都有了。一身行头都没了,跑鞋和僵尸手套不知道便宜了哪个龟孙,现在村内兵荒马乱,不知道多少人在发死人财呢;而那条新手红裤衩还是那么性感,很线条地勾勒出某个部分的形象;天赋和战斗功夫现在也不能使用了,这些需要人物升到相应的等级;打开包裹看看,任务道具黑狗血和菩提佛珠还在,可学《咸猪手》后余下的钱一文不剩,一不留神,居然忘记了存仓库。 “噫!”

他惊奇地叫了声,发现那破葫芦还存在包裹里,静静地立着,仿佛有些玄机——难道任务奖励的这个玩意也不会爆落的?不过,即使如此,这东西有什么用?既不能吃,又不能用,我宁愿掉的是它,而不是僵尸手套。

大热叹了口气,仰头看天,有些心灰意冷的倦意。不断有人在复活点出现,但他们一出头,马上就冲了出去,看来是要回到战场上,要在老大们眼前多活跃,捞取表现分的。

靠!他们有单位补贴,有组织扶持,我呢?却是根为能开一次花而生的独苗,独自面对风雨雷电,真可怜。

“贤弟!你在哪里?我已经打到通行证了。”燕狂徒的声调有些兴奋。

昏乎!小花果山通行证现在真的成了大路货,泛滥成灾了,不正常,这绝对不正常。可现在还有什么意义呢?

大热有力无气地回答:“在复活点呢。”

“什么?你上山了?是猴子下的手?”燕狂徒大吃一惊。

“不是,是兽王。”

燕狂徒沉默了片刻,说:“你别急,我来找你。”

燕狂徒出现在大热面前时,大热依然耷拉着脑袋,百无聊赖地坐在复活点上。

“贤弟,不要绝望,大不了我们再练过。”

大热一反白眼:“装备失了,可以再弄;等级没了,可以再升;可我是有要命在身的,眼看太阳就要落山了,我到哪搞桃符去?”

“你还可以上山去打啊!”

大热跳起来,激动道:“靠!我现在一级,全身就穿条裤衩,难道你让我握着小弟弟去射猴子吗?”

燕狂徒也急了,发起狂来,指着大热就骂:“射有何妨?瞧你这副德行,垂头丧气婆婆妈妈叽叽歪歪拖拖拉拉随随便便,怎么跟我闯荡江湖?所谓天无绝人之路,不要受了一点挫折就一蹶不振,没人欣赏你我欣赏你,没人收藏你我收藏你,阁三岔五的给你投票,把你顶上榜。不管是新人榜、PK榜、最受欢迎榜、最酷形象榜、还是英雄进宫最长时间榜,能上的全上,到那时,你不就大红大紫了吗?”

大热听得双眼发白,舌头出窍,哭笑不得道:“燕大哥,你到底想表达什么意思?”

燕狂徒一番胡说八道发泄,平静了些:“恩……啊……意思,意思就是叫你不要放弃。”

大热心乱如麻、满脸苦笑,转头却看见穿着一条裤衩的天下一杯狼狈地出现在复活点上,连他都送命了,可见战况激烈到了何等地步。

“你获得经验13565点!”

“你获得兽王丹一颗。”

突然冒出的两条系统提示让大热吓了一跳,神经地一把抓住燕狂徒的手臂。

燕狂徒大喜过望,道:“贤弟,你终于明白了?人不风liu枉少年,多打几炮不亏钱,觉悟得好啊!”

“不,不是……我……”已经升到15级的大热语无伦次地不知道该如何说道。

燕狂徒奇怪地看着他:“那你是怎么了?莫非刺激过度,疯了?”

“香蕉你个包皮,你才疯了呢?我,我获得了兽王丹。”

燕狂徒一怔,一副很明白的样子,拍拍他肩膀:“贤弟,不要想大多,人生大起大落、大喜大悲很正常,你尿下尿下就习惯了。”

大热对他一竖中指,自包裹中取出一颗乌黑光亮的丹子来。

兽王丹,兽王精炼百年的灵丹,功效通窍,人若服之,能增添百年功力。

燕狂徒一下子呆住了,看着那内丹,半天才反应过来:“你,你……”

大热微微一笑,以一个标准的吃糖果动作把兽王丹丢进嘴里,嚼咬得吱吱作响。这次轮到燕狂徒抓狂了,一把抓住大热的手臂:“贤弟,什么感觉?”

“味道好极了!”

大热很无厘头地吐出这一句广告词。

燕狂徒认真地看着他,好象第一次认识他一样,良久,叹道:“贤弟之际遇,果然天马行空仿如逆水行舟,让人惊喜交集。”

大热一把攥紧他的手,激动道:“好眼光,终于有人懂得欣赏我了。”

“去,别得了便宜卖乖!”

大热哈哈大笑,大笑之时,全身笼罩在一团淡淡的黄光里,此光如雾如幻,流转不已。数十转后,光华尽散,一看等级,果然平步青云,已经到50级了。

痛快!想不到偶尔来点YY小白风格,是如此大快人心!

大热开始想这兽王丹的来历:唯一的可能就是,他临死前发出的尸毒命中了兽王;

《大闹西游》里设定,在没有组队的情况下,玩家获取怪物的经验是按照其打掉怪物的生命数值来算计分成的,打多得多,打少得少;而怪物爆出物品有两种方式,一是直接掉落在地,一是由系统分发到玩家的包裹中;掉落在地的大都是为装备类,发到包裹中的就是一些特殊物品。

这次兽王进村,先中了大热的尸毒,然后就掉进了陷阱,被安装在井底的毒刃刺伤,以兽王超高的防御和生命,龙涎香等人的攻击根本不关痒痛,只能起牵制作用。可以说,它是活生生被毒死的。而那些毒刃只是普通兵器,不具备灵性,更不具备认主功能,因此系统把这部分的毒伤害归于无主处理,余下占大头的就只有大热的尸毒伤害了,简单言之,在这种情况下,系统认定兽王是大热干掉的,兽王丹自然就分配到他的包裹中。

也许还有人问,假如没有大热尸毒伤害的存在,兽王丹又该如何分配。倘若这样,系统就只能退而求次,把兽王丹分配给现场伤害兽王生命最多的那个玩家,虽然龙涎香等人的攻击孱弱,但也能打出一百几十点伤害。

想通了这点,大热嘿嘿傻笑,活脱一个刚出青山医院跑出来的神经!

可惜,不能跑回废墟那拣其他战利品,原因?原因还用问吗?两大帮会呕心沥血,牺牲了千百同胞,却为别人做了嫁衣装,你还想去把遮羞布都剥光,不是明显找抽吗?不过,他们也不是一无所获,至少能获得一块能驯化兽骑的兽王铁牌。可一块铁牌,两大帮会,嘿嘿,这个分赃学问就大了。

燕狂徒猛然拉着大热就走。

“你,你要干什么?我可是纯洁的人。”大热吃惊地问。

“靠,当然是到商店买装备,上山打猴子啊?”

我的香蕉XO苹果,差点把这一关忘了:“可我没有钱。”

“我有!”

“我的通行证也没了。”

“我有!”

得友如此,夫复何求!

大热第一次在游戏内产生出一种新的情绪,叫做感动!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