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奇怪的葫芦

小说:大闹西游作者:陈瘦更新时间:2019-01-20 03:26字数:348232

“哦啊啊!”

燕狂徒到了开窍的最后关头,他站起来,顶天立地,仰天长啸。

大热在旁边很紧张地望着,时不时擦一把汗,焦急的样子有点像在产房外等候的男人。

那团黑云轰然炸开,声如巨雷,所有的白光化为一个大光圈,着实地打在燕狂徒的头顶上,击打着那里的一片黄毛直立如丝,然后根根断裂,飞扬起来。

“咝!咝!咝!”

是什么干脆的东西开裂的声音,紧接着所有的白光灌入燕狂徒的头顶里,有如水灌葫芦一般,完毕,燕狂徒振臂高呼,周围草叶飞舞,竟是被他浑身散发出的气劲生生震断的。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王八之气?强悍,实在是强悍。大热向往得口水直流。

燕狂徒哈哈大笑,道:“贤弟,我开罐了!”

大热笑吟吟问:“燕大哥,那你修仙呢还是修佛?”

“修佛!”

燕狂徒很干脆地回答,应该是早有预谋的。

修仙修佛各有特点,不相春秋,一切要看个人喜欢。

“贤弟,我要去闭关创立法术了,你先在外面刷点悟性,等我出来就去杀BOSS。”

“没问题。”

燕狂徒在附近山腰找到个山洞,两人挥手告别,大热帮他封了洞口,无心去杀小妖,看时间差不多了,就下线去。

吃完晚饭后,有人打电话过来,说是要买他的游戏设备。大热毫不犹豫地拒绝了,然后把出售信息撤掉——他不缺这个钱,中了燕狂徒一个激将法后,他决定继续玩下去,其实他自己本就不舍得这份难得的自由和快乐。暂时没有魂魄,无法用法术法宝,也不见得就是世界末日,就先权当跑跑龙套吧。至于之前担心的沉迷问题,他相信自己有足够的理智去安排调节好。况且,还有防沉迷系统监督呢。

三天过去了,燕狂徒没有出关,创立一门法术的确不简单,不是一朝一夕能完成的。一个玩家在游戏里只能创立一个法术,自然要慎重,各方面都要考虑周全。

这里要说明一下:

首先,法术按照效果用途,可分为两大类,一为战斗法术;一为辅助法术;玩家自己创立的就是指战斗法术,每个玩家只能拥有以及使用一种战斗法术;

接着,法术有等级之分,分为低级、中级、高级、顶级,至于你能创立出哪个等级的战斗法术,没有任何具体的操作步骤,只在一念之间。当然,法术都是可以进化的,随着悟性法力增长,任何低级的法术都可以升到顶级。不过创立的起点高,对未来的发展自然最有利。

然后,除了某些辅助共用法术外,其他所有的法术都要分五行,与玩家五行属性对应使用,不能逾越。五行法术各有特殊效果,其中金属性附带眩晕伤害、木属性附带毒物伤害、水属性附带冰冻伤害、火属性附带麻痹伤害、土属性附带苦闷伤害。可以说,到此时,五行威力这才真正表现出来。

最后,所谓的公共辅助法,大概有御风飞行、分水法、炼金术、仙兽骑术(仙道专用)、魔兽骑术(佛道专用)等几种,人物开窍后就能自动学会的,其他的辅助法术则要在游戏里找NPC神仙学习,能不能学到,靠你本事和机遇。

大热无聊得要死,附近千米范围内的小妖都被他干掉,获得了67点悟性,再外面就太远了,他懒得去找。一个人在燕狂徒闭关的山洞周围转悠,滚滚山坡,爬爬大树,无事可干。其间他给千寻爱发了几次信息,可她的好友频道竟然关闭了,看来在做紧要事,无暇分心。

在取经场景中特别开放的取经频道一直了无声息,大热无聊的时候喊上几嗓子:“有没有人在啊!回一声吧。”等了半天也没有回应,看来大家都开窍了,都在闭关。

一种被世界遗忘的难过涌上大热心头,孤零零的,觉得特别郁闷,特别想找样事物发泄一下。他盘腿坐在树阴下,随手打开包裹,忽然看见里面有一个奇怪的葫芦。

“噫!这东西什么时候跑到我包里的?”

大热很惊奇地拿出来,抓在手上翻来覆去的看。这葫芦有一尺高,线条圆润,葫芦嘴长约五寸,最奇怪的是它的颜色,青色底子,印刷着十几朵白班,看上去就像一个花瓶。

大热可以肯定,自己从来没有获取过这样的一个葫芦。他脑子闪过一道灵光,忙再去翻找包裹,果然,以前那个夜叉奖励的青黑色的小葫芦没有了,难道眼前手中这个“花瓶”就是原来那葫芦变化成的?

果然有蹊跷,大热兴奋起来:莫非这葫芦是个好东西?自己会成长变化的?他开始认真端详摸索。

葫芦的属性说明竟然也发生了变化,不再是以前那句“看起来没有什么用处”了:一个来历不明的葫芦,因为经过了改造,形貌发生了一些奇妙的变异,效果不明。

葫芦身也光滑了许多,以前开裂的细纹都消失了。握在掌心,隐隐传出一股冷意。

“经过了改造?什么意思?”

大热皱起眉毛,百思不得其解,试着把葫芦装备起来,可系统立刻提示:“该物品不是装备或法宝,无法装备使用。”

大热把眼睛凑到葫芦口处,使劲往里面看,可里面黑糊糊的,飘荡着一些青白色的雾气,什么玄妙都看不到。他又对着口子大喊:“喂!里面有没有鬼啊?出来吓我一下也好!”声音震得葫芦一阵颤抖,可除此之外,别无反应。

看来这玩意只是换了个马甲罢了,依然是废品一个,一无是处。

大热一手拿着,举到眼前,轻轻叹了口气,对葫芦就说起了话:“我知道你怀才不遇,心里很憋屈。可你也不能自暴自弃啊!瞧现在的样子,几天不见,肥了那么多,胆固醇很容易超高的。居然还跑去整容化妆,学人家改变形象,知不知道,你从葫芦变成花瓶后,一点个性都没有了。我明白,现在流行花瓶,流行在花瓶上插花,可你也不能为了符合大众的口味而蓄意改变自己啊!”

他自言自语的样子很认真,就像那葫芦能听得懂一样。

幸亏周围没有人来往,否则肯定以为他是个神经病。其实大热就是无聊得慌,他一个人独处的时候喜欢哼歌,或对着某样事物自言自语。这只是一种不同寻常的表达方式而已,没有必要大惊小怪。

葫芦纹丝不动,一声不吭。

大热恼了,怒目痛骂:“瞧你这副没志气的样子,葫芦不像葫芦,花瓶不像花瓶,整天只会躲在这里自怨自艾,既不去抱大腿,又不去打广告,有什么前途?”

可葫芦还是不鸟他,半点反应也没有,不知道里面卖的到底是什么药。

大热牢骚也发得差不多了,叹息一声,收回葫芦,正想下线。

“砰!”一声巨响,石头乱飞,浑身散发淡黄光华的燕狂徒破关而出,御风而来,仿佛成佛。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