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一起贫穷的日子

小说:大闹西游作者:陈瘦更新时间:2019-01-20 03:47字数:348232

这天鹅白羽招摇,脖长屁股翘,远看上去,最轻都有八斤,大热恶狠狠地盯着,就像盯着五、六百金光灿灿的会飞的文钱,咕声吞口口水,活脱一只想吃天鹅肉的癞蛤蟆。

燕狂徒立刻张弓搭箭,拉得满满的,准备等那天鹅稍稍降低高度,便脱手发射。他们运气不错,天鹅飞近,速度不但慢落,而且高度也降到了射程之内。

燕狂徒吐气开声,箭如流星,正中天鹅小腹处——百步穿杨,果然是个射击天才!

幸福啊,终于有收获了,燕狂徒与大热高举双手,迎接猎物落入怀抱。

突然不知从哪窜出头白头老鹰,轻轻一爪,抄住死鹅,欢叫一声,逃之夭夭。

半路杀出个程咬金,燕狂徒目瞪口呆,然后暴跳如雷,仰天竖中指大骂:“抢劫啊!遭天杀的强盗,你丫飞得不耐烦了,老子东西也敢抢!”

身边的大热见状即双手竖中指帮腔:“你奶奶的垃圾老鹰,我祝你天天遭大风,日日淋暴雨,出门被雷公劈死!

燕狂徒眼角扫扫,说:“贤弟,想不到你嘴上有暴风雨的味道。”

大热不好意思地搔着满头乱发:“燕大哥,你要发泄,我当然得配合一下。”

燕狂徒颓然坐地,道:“等了大半个小时,全白搭了。”

大热安慰道:“没什么大不了,最多再等半个小时,我们现在什么都没有,就是时间多。”

“好运气只有一趟,不是每只天鹅都会飞下来让你射的。况且,我这次一箭中的,完全是瞎猫碰到死老鼠。”

大热吃惊地看着他:“你不是说你是射击天才吗?”

燕狂徒嗤之以鼻,道:“这世界哪里有什么天才,名人都说:所谓天才,只是99%的努力+1%的运气。”

大热不同意燕狂徒的观点,在他看来,这个世界上真的是有天才的。

例如,一出生就继承了亿万家私的公子公主;又例如,每天都有两位数极品美女倒追的大帅哥;再例如,绝顶根骨,一举创立出高级法术的龙氏高手高高手!他们之所以是天才,可不是那位名人公式所得,而是另一个恰恰相反的公式:99%的运气+1%的努力。

与天才反面的,就是白痴,当前的典范就是大热,一个悟性达到9999点,竟然还无法开窍的猪八戒。

随着玩家们不断到达50级,组队进入取经场景的队伍数目达到了一个小高潮,开窍入道的人物也越来越多。兴奋之余,他们纷纷把自己的经历写成帖子,发到论坛上。有好事者很快就整理出了一份不同根骨开窍所需要的悟性数量规律表,其中详细数据如下:

绝顶根骨:不详,希望有知情人补充;

上乘根骨:需要悟性3000点;

普通根骨:需要悟性5000点;

低下根骨:需要悟性6000点;

系统倒也公允,最差劲的低下根骨只比普通根骨多加一千悟性。这些数据都是多个玩家实践出来了,因此准确无误。

可是,这个放之四海皆为准的标准搁到大热身上就完全不适合了。他赤手空拳打死传说中的牛魔王后,悟性飙到9999点,远远超出低下根骨人物开窍所需要悟性的界限,可任何开窍的蛛丝马迹都没有,他的天空一直万里无云,不知道多灿烂。

难道魂魄被勾,连窍都不能开了?

想到这个可怕的可能性,大热就十分想吐血。

想着想着,燕狂徒一丢弓箭,道:“既然天鹅难杀,那我们就换一条财路,晚上一人一把锄头上山盗墓去。”

大热正凑来听财路,闻言一交摔倒。失声惊叫:“妈也!老大,现在早不流行盗墓了,况且,游戏里虽然也有此项内容,但谁也不清楚实际情况,你去哪里盗?又用什么工具盗?”

燕狂徒搔搔大脑袋,很以为然地点头认同,然后得意洋洋道:“凭我的智慧怎会在一棵树上吊死,我们还可以做强盗,在野猪林设伏抢劫。”

野猪林位于长安城西面,是一座很险恶的黑松木林子,乃是拦路剪径的绝佳场所。

大热冷然道:“凭你的智慧,只怕会在两棵树上吊死,现在取经成功进入傲来城的,就只有我们五个,你去抢谁?”

燕狂徒一愣,一拍大腿,叫道:“我倒没想到这点,凭借你的神来一笔,赤手空拳打死牛魔王,至少让我们提前30天出关。即使别人抽取的最高BOSS要弱许多,那也要好几天后才能取经成功呢。”

天下一手等不是八卦之徒,因此没有把大热做掉牛魔王的“壮举”发到论坛上,即使发了,又有谁会信?这等灵异事件,荒谬程度直逼《鬼吹灯》。为此,花仙子在投诉频道发了投诉信,说有BUG。《大闹西游》的官方技术人员被惊动了,取出数据与录象调查,最后结论是牛魔王当时走火入魔了,成了废妖,又刚好是土系的,因此被大热轻易打死。这个答案让花仙子荷尔蒙激素狂增,差点导致大姨妈提前数天。

至于大热,他是欢喜多于疑惑,并没有去寻根问底——如果你突然中了500万,你会拿着计算机去盘算摇号机为什么会摇出这一注号码吗?

一座城,五个玩家,这种情况在别的网游里都是不可想象的。可在《大闹西游》里,不但存在,而且十分有理。

“还是老老实实射天鹅吧。”大热躺在草地上,继续盯天空。

燕狂徒乖乖地躺下来,嘴巴叼一根狗尾巴草,双手枕头,问:“贤弟,你觉得我们可怜吗?”

“何出此言?”

燕狂徒眨眨眼睛,说:“当下我们连进城的钱都没有,一贫如洗,难道不可怜?”

大热叹了口气:“真正一贫如洗的人是我,是我连累你了。”

“你说什么!”燕狂徒嗖然跳起来,怒气冲冲地大声道:“你我一见如故,情趣相投,虽然只是虚拟的网络之交,但在我看来,丝毫不逊色于三国演义里的桃园结义。你再说出这些分外话,我就与你绝交!”

听他说得真挚,大热鼻子莫名一酸:燕狂徒性子狂傲,感情赤诚如孩童,还真与当年的关二哥有些相似,可当知己。他也激动了:“既然燕大哥如此抬爱,那我现在就斗胆小白一次,抓草为香,与你结拜!”

燕狂徒大笑道:“我叫你一声贤弟,你叫我一声燕大哥,早就表明我们已经是兄弟了,何须再搞那些形式主义?”

大热也笑道:“不错,我又落入俗套了。所谓患难见真情,今天你我一起贫穷的日子,正是系统送来的一场好患难,咱们应该表示欢迎才对!”

“说得好!人生得一知己足已,众美当以老婆视之,从今以后,我们联手西游,佛挡杀佛,神挡杀神。”燕狂徒目光坚毅,表现出一种不可置疑的坚定。

大热哑然失笑,这燕狂徒还真有才,往往恶搞中搞出哲理,让人回味无穷,便打趣道:“莫非燕大哥也想与天下一手等老大们竞争上岗,当游戏里的霸主?”

燕狂徒很有气势地道:“王侯将相宁有种乎!贤弟,难道你不想?”

大热微笑道:“我早就说了,我要当主角。从小到大,我的座右铭都是:不能做唯一的,就要当第一的。”

他刚进游戏时确实有些心不在焉,只是抱着度假休闲的心情,但随着深入角色,大热便渐渐喜欢上这个富有祖国传统文化特色的网游;遭遇魂魄被勾的大难后,更激起他那天生不服输的牛劲头,偏偏要在逆境下闯出一番名头来——这也是人之常情,无论在网络还是现实,有谁心甘情愿充当小角色?只是条件不允许罢了。

“不能做唯一的,就要当第一的!好!这才是我的好贤弟。”燕狂徒很欣赏大热这句座右铭,击节叫好。

这时候,蔚蓝的天空又飞来了一只肥硕的天鹅……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