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我是你爸爸

小说:大闹西游作者:陈瘦更新时间:2019-01-20 02:51字数:348232

吃夜宵的时候,老王特地在大热的粉汤里添加了一条柱状黑色神秘物体,十分有咬劲,吃得大热赞不绝口,并让老王明晚准备两条。

吃的时候有劲,睡觉时却不对劲了。好象发高烧般,大热全身灼热,脱得赤条条的,胯间那东西又直又硬,竖成一根避雷针样,红通通的一副要进入某个洞穴大战三百回合的姿态。

这种状态真要命,辗转反侧,金枪不倒!

大热双手枕头,躺在床上,小腹内的一团火被点燃了,那里一直在沉睡的猛兽被惊醒了,它觉得饥饿,它要寻找娇媚的羔羊。于是他马上拿来手机,拨起那寥寥可数的几个女性朋友电话。

“喂!阿丽吗?我是陈军啊,你在哪里啊?什么?你在北京……那下次聊……”

“喂,小红吗?我是陈军……陈是耳朵陈,军是军队的军,你不记得了?哦,那你想起来再打电话给我吧。”

“喂,美美,我是陈军……你没有回家,要留在学校当助教,太好了!你现在哪里?……啊!在床上……哦,你男朋友也在!#¥%那打搅了,你们继续……”

大热叫天天不应,叫女没女来,很是痛苦,只好跳下床,耍了一套太极,然后又冲了一次冷水澡,这才让小弟弟的战备状态得到一点有效的缓解。睡觉是没办法继续进行的了,他就穿了条短裤出门,准备到楼顶放放风。路经隔壁王小姐房门时,却听见一阵奇妙的呻吟声。

香蕉哪个包皮?这女人什么时候有姘头了?

大热便侧起耳朵,很没道德地贴上门去听。王小姐的叫声很大很尖,完全不像平时一副斯文白领的形象,这让大热又明白了一个道理:穿上衣服的女人是天使,脱下衣服的女人便是魔鬼。

大热听得心惊肉跳,一直苦苦压抑的yu望犹如火山爆发般飙出来,他恨不得破门而入,打昏里面的主力,自己替补上,心理进行一番剧烈斗争后,他狠狠吐一口口水到地上,暗骂道:“一对狗男女!”然后逃也似的回到自己的屋子。

没办法睡觉,那就玩游戏吧。大热正想开动机器,电话响了。

“难道有哪位MM也是寂寞难耐,孤枕难眠,要找自己一夜情!”大热大喜过望,号码也不看就按接听,兴冲冲道:“你好!我是陈军。”

喇叭里传来的却是一把雄浑的男声:“我一点都不好。”

大热愣了下,疑问:“你谁啊?”

“我是你爸爸!”对方的声音一下子大起来。

可不是他家老头子那苍劲的男中音吗?大热吓了一跳,一看时间,已经快凌晨一点了,他老人家怎么会突然打电话来,莫非想“查房捉奸”:“啊呵,是老爸啊,这么晚怎么还不休息,吃夜宵了吗?近来身体好吧。现在天气反复无常,晚上睡觉时记得多穿件衣服……”

老头子重重哼了声,道:“你还知道关心我啊。”

大热的老爸是个老军人,饱经枪林弹雨,虽然因为伤病退休得早,但雷厉风行、严肃严格的军人作风一直保持着。

一个严厉的父亲,一个懒散的儿子,两人之间的矛盾自然不会少。但因为大热从小就精通阳奉阴违的战争策略,再加上一个温善的母亲从中调解。父子间只是经常在嘴巴上进行“阶级斗争”,内心里却是无比的关怀对方。

“爸爸,这么晚了打电话给我,莫非家里发生了什么事?”大热想到某些可怕的可能性,忙收起嬉皮笑脸,很焦急地问。

老头子道:“家里发生大事了。”

大热心一咯:“什么大事!”

“你老婆要和人家结婚了。”

闻言大热差点一头栽到地上:“我老婆?我什么时候结婚了?又什么时候离婚了?”

老头子没有半点玩笑的意思,很认真道:“是阿梅她要和人订婚了,你忘记了吗?你小时候经常叫人家做老婆的。”

大热想起来了,童年时是有这么一回事,但那已经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情了,久得像一张已发黄的照片,早已模糊不堪。

“你们之间到底是怎么回事?以前不是一直好好的吗?”老头子显然无法接受梅姐与别人订婚的事实,在他看来,那个标致干练的女孩子已经是他未过门的儿媳妇。

大热笑道:“我们现在也很好啊,不过是友谊上的,与爱情没关。”

“别跟我扯淡,男女之间哪来的友谊!一边是干柴,一边是烈火,只要搅在一起肯定会发生超友谊的肉体关系。快说,是你当了陈世美还是她做了出墙杏。”老头子语言尖锐。

大热道:“感情这东西很复杂的,很难解释,大家散了就散了吧,再说旧事没什么意思。”

老头子却很不讲理地喝起来:“我是你爸爸,你一定要说。”

又来这一句!

大热叹了口气,道:“我觉得我们性格不合适,所以就分了。”

“性格不合适?为什么?”

大热哭笑不得:“不合适就不合适呗,需要理由吗?”

老头子牛脾气立刻上来了:“不需要吗?”

“需要吗……”

“我是你爸爸,难道还不需要理由吗?”

“好好,是我错了……”大热及时投降,改变策略,支吾道:“其实呢……是因为我们分隔两地,联系少了,很多东西就慢慢淡化了……而且,你知道你儿子我青春鼎盛,血气方刚的,一时忍不住就在校内找了个女朋友……”

显然,这个理由比“性格不和”之类的分手教科书必备科目更加真实,更加能让人相信。

老头子哼了声,道:“我就知道你小子天生是做陈世美的胚子!”

“晕!我和梅姐既没婚约,又没发生什么超友谊关系,我和陈世美唯一相同的地方就是在姓氏上,但这个姓氏,也是你遗传下来的,和我没半点关系。”

“放屁!”老头子粗话都出来了,停顿片刻,情绪很快平静下来,强扭的瓜不甜,他虽然有些专横,却也不会逼迫儿子和不喜欢的女人在一起,沉声问:“那按你的意思,你现在有女朋友了?听语气,似乎还和人家哪个了。”

“不好!”大热心里叫糟,装傻问道:“什么哪个?”

“别和我装疯卖傻!如此甚好,下个月我五十一大寿,你就带她回家一趟,如果我和你妈妈看中了,你们就结婚吧,反正现在结婚了也一样可以读书。”老头子脑筋急转弯,立刻想到一个好主意。

果然要糟,大热急中生智,叫道:“爸,我尿急,下次聊!”

老头子哈哈一笑:“反正那天你没有带她回家,后果会很严重。你要记住,我是你爸爸!”

挂了电话,大热连玩游戏的心都没有了,躺到床上,愣愣发呆——父亲的生日是下个月十一号,离现在只有二十天了,短短时间内,叫自己去哪里变幻出一个女朋友来?这番真是作茧自缚了……

他左思右想,一筹莫展,倦意涌上来,一不小心就睡着过去。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