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算卦先生与金色鲤鱼

小说:大闹西游作者:陈瘦更新时间:2019-01-21 22:14字数:348232

“村南外角,大槐树下,见童子而问,暗号:明天辰时布云、巳时打雷、午时下雨、未时雨足、共得雨水三尺三寸零四十八点。”

这是什么鸟任务,纯属想考记忆力嘛。

大热读清楚要求,把暗号背熟——他也算是个网游老手,对于数据方面多多少少有些心得功底,背这点东西没有什么难度。他可不想被关押在那暗无天日的黑牢里,跟那些杀人犯住在一块,于是只有结束短暂的阳光灿烂的时光,急急回村。

“哎!要怪就怪自己无事生非,丢啥金色鲤鱼,这不?要和别人一样奔波劳碌了吧。”大热像个被赶上架子的鸭子,自我埋怨不已。

村内人流熙熙攘攘,车水马龙的,一些狭窄之处,更是堵得水泄不通。人多纠纷多,尤其是猪八戒,凸肚大耳,一个人就占了两份位置,惹得众人一片埋怨声讨。

挤在人流中,大热叫苦不迭,只见四下新生的玩家源源不断,脚刚粘地,就急不可待地穿上新手装备,涌向村内林林色色的NPC,接新手任务。这些任务无非就是帮陈大娘找找针线、帮小虎子造造弹弓、帮李大叔剥剥皮毛之类,奖励也是低得可怜,没什么营养。

大热好不容易挪到村南头,果然见有一棵大槐树挺拨而立,亭亭如盖,他走过去就听见有人诵道:“属龙的本命,属虎的相冲!”

那槐树底下摆开个卦档,案桌却是空荡荡的,啥家什都没有。一个青衣小童子卧在上面,胖脸粉面,绑一根冲天发辫,趣稚可爱;小手正端盘瓜子,一面吃,一面喊口号。童子身边已经围着好几拨玩家,都是想来碰任务的,但一个个都没有触发窍门,只能干瞪眼。

大热分开人群,上前和童子搭讪。

童子一双漆黑的眼睛狐疑地打量着大热,问:“明天什么时候下雨?雨水有多少尺寸?”

原来暗号是这般用处,大热忙一字不漏地回答。

童子欣喜地跃起,拉上大热的手,道:“且跟我来。”

大热眼前一黑,转眼已经进入了一间密室所在。周围玩家见两人消失,知道任务已经被领取了,只得一哄而散。

那密室颇小,唯有一床一桌而已。桌上摆满了罗盘卦签等物,敢情算命档搬到这里来了。床上坐位相貌稀奇,容仪秀丽的先生,身边依个布条招牌,上写着“神课先生袁守诚”七个大字。

见大热出现,那袁守诚愁眉舒展,喜道:“大热少侠,你来得正好,我这正有一件闹心事无法解决呢。”

“什么事尽管吩咐,我是专门来为你服务的。”大热笑脸相向。

虽然此事并非他本愿,但NPC万万不能得罪。

袁守诚叹一口气说:“此事都怪我算卦太准,泄露了天机,导致祸从口出——村西的老渔翁张稍知道我最爱吃金色鲤鱼,天天送一尾过来,我推不开人情,只有每天给他算一卦,告诉其当日最适合撒网下钓的位置。如此一来,张稍每次都满载而归。谁料此事被东海龙王敖广知道了,深为忌惮,怕长久下来水族会锐减灭绝,所以要派巡海夜叉来杀我灭口。”

这典故和《西游记》有出入,游戏开发商当然不会死搬硬套书中情节。

听完,大热倒吸口冷气:“该不会叫我去对付巡海夜叉吧?这般的话岂不是要我送死?”

他打开自己的基本属性面板:

角色名:大热;

等级:1级;

生命值:100;

仙术:0级;

佛法:0级;

天赋:《幸运一头猪》,未开启;

魂魄:正常;

根骨:低下;

功德:0点;

坐骑:无;

负重:100斤;

移动速度:10%%

攻击速度:10%

金系防御:-10%;

木系防御:0%;

水系防御:0%;

火系防御:0%;

土系防御:10%;

火系攻击力:0-10;

五行相克:20%

另外还有十几项属性为零的,都不好意思晒出来。最垃圾的新手属性,别说水族的小BOSS巡海夜叉,随便一个虾兵都能让他死无葬身之地。

“你的意思是……”大热试探地问。

袁守诚抚须说道:“我虽然上知天文,下知地理,无奈手无缚鸡之力,惟有躲进密室,苟且偷生。所幸平时交际广阔,颇认识些能人异士,你能帮我去找人来帮忙吗?老朽必有酬谢。”

“吓死!还以为要我亲自动手呢。”大热转念一想,觉得是自己多虑了:游戏再怎么变态,也不会让一个新手去碰水族BOSS啊!那岂不是一个天大的BUG,却不知道这任务会有什么奖励。

他松出口气,笑问:“你的朋友在哪里?我甘愿效犬马之劳。”

“离此地南面十里外有座黑风山,山上有座黑风庙,庙中主持智颠大师与我相交莫逆,其有通天之神,麻烦你拿这枚玉佩上山,说清情况,他见了玉佩,自然会出手相助。”

袁守诚说着掏出枚流光熠熠的精致蓝田玉佩给大热。

大热见宝大喜,忙接过细看:

“守诚之玉,任务道具,不可掉落,不可交易。”

什么有用的属性都没有,可惜了这一块好玉,他马上放进包裹。

“此行路途遥远,危机四伏,还望少侠到药店购买些药品备用。”

最后袁守诚很关切地嘱咐。

嘿,莫非有钱相赠?大热忙再试问。

袁守诚却再无反应,只是不停地自言自语:“病由心生,祸从口出,记之!戒之!”

看来这阶段的任务流程已经结束,大热只好告辞,经童子传送出到外面。

打开背包,他见金钱栏上可怜的“零”字,刺得心酸,随口骂道:“你丫个袁守诚,如此小气,要我帮你,却不肯送几文钱,该你一辈子见不得光。”

气归气,任务还是要做的。

“现在去打怪赚钱肯定赶不及,爆率超低,更要命的是这个游戏的怪物根本就不出金钱。只能收割皮肉等材料卖钱,可低品质的皮肉材料卖不上价,数十斤卖不到一文钱,贱到家,简直是浪费时间;而高品质的皮肉材料虽然价值不菲,但剥杀一百个也出不了一两。”

“赌气不带药而去?随便碰个高级野兽自己就十死无生了。”

大热左思右想,大感头痛!倘若是个女玩家,长相稍稍过得去,还可以装可怜,骗几个剀子,弄到点买药钱,但偏偏自己是个猪一样的男人。

思前想后,一个大胆的念头冒出来:去打劫勒索!或许运气好碰到个菜鸟,将其打杀,爆他身家,药钱就有着落了。

大热说干就干,立刻出村,去到附近的新手练级地兔子坡,找一处偏僻地埋伏起来,专侯那单身练级的沙僧——当下状况,找相克的职业,成功率相对高。

但这种时候单身玩家少得可怜,单身沙僧更少。

时间点点滴滴地过去,大热埋了一个多小时了,一无所获,正心情焦急,突然见个人影从前面竹林里出来。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