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被你打败了

小说:大闹西游作者:陈瘦更新时间:2019-01-21 22:21字数:348232

今天的天气比较湿闷,天空阴沉,云层低垂,有点大雨将至的意思。大热很准时地起来,开始在厅房里推太极,推得热起,他干脆把内裤脱下岗了,胯间的玩意像第五肢,随着节奏,张牙舞爪着,十分有趣。

赤膊上阵的感觉不错,有一种回归原始大自然的风情。怪不得那些名人明星们大老远跑到诸如夏威夷等旅游胜地,一脱为快。

一套动作将要完成之时,咔嚓门响,似乎有人在捅他的门锁。大热很惊讶——什么时候小偷的作息时间改变了,换早晨上班了?

他衣服都来不及穿,立刻跑到墙角抄了根钢管伏到门后,准备等那孙子一进来就给他一记当头棒喝——对于小偷,大热一向深恶痛绝,他读高中时有一次坐公车,被小偷光顾了,那孙子应该是刚出来实习的,技术还不到家,割大热口袋时,差点割掉了他的第五肢。如此不共戴天之仇,不报简直对不起父母,对不起未来的老婆,更对不起那些等待使用的名牌套子!

门很顺利地开了,看得出这次是个资深“技术人员”。大热正要下手,却看见进来的人一头比绸缎还柔滑的长发,她是个女人。

黑色的宽带背心,及膝的牛仔短裤,洁白的休闲鞋,这是龙海青最喜欢的夏天衣着,这副打扮可以99%地展示出她那迷死人不负责的魔鬼身材。以前在教室时,大热曾无数次幻想自己能变成一只蚊子,飞到她那如牛奶般光滑细腻的皮肤上咬一口,哪怕结局是被她一巴掌拍死。

那么,现在有哪个该死的肥皂剧导演能出来解释一下,她为什么会来这里,为什么有钥匙开门?

大热的钢管哐的一声就掉到了地上。

龙海青霍然回头,目光在大热的裸体上逗留了0。1秒,然后一声不响就走进厅房。大热可以发誓,她的眼光至少在自己的第五肢上逗留了0。09秒!

想到这里,经典的晨勃现象又开始了,一种冲动排山倒海涌上来,大热恨不得立刻冲上去把龙海青扑倒在床上,解决所有的生理问题——上帝会原谅他现在这种粗鲁而具备犯罪性质的想法。

平时大热读YY小说,经常看到美若天仙的女主角出场时,观众的表情千篇一律很震撼,都觉得女主是女神仙子云云,美丽圣洁得让人生不出一丝亵du之情等等。其实这些都是扯淡,女人的美丽只能让男人更加疯狂地想zhan有她。

但很多时候,有想法属于正常,怎么想怎么做的话那就不正常了,幸亏大热还是个正常人——他一直都是个很有原则的人,从他大学四年,却仍然保持童身不破的事实上,就可以证明。因为,在大学里,童男和处女的几率几乎相差无几。

一个很有原则的人,却生在一个根本没有原则的年代,矛盾自然而生,许多认识大热的人都会觉得他有点怪、有点呆、还有点笨。这些品质即使他用各种幽默言行举止做掩饰,都掩盖不住的。

大热很艰难地压抑住内心的冲动,叫道:“厅房有没有人啊,帮我把内裤丢出来。”

呼的,一团被揉成抹布样的衣物飞了出来,谁都不敢相信就在几秒钟以前,这块布还是一条荡气回肠的男子汉专用品,由此可见下此毒手之人是何等激动和气恼。

大热忽然觉得很得意,就像占到一个大便宜一样。

龙海青站在窗前,假装若无其事地看风景,但她那只垂落下来却粉拳紧握的玉手已经出卖了她现在的激动心情。

大热穿戴整齐跑出来,干咳一声,想了片刻,终于找到了话题:“天气,今天天气真好。”

话一出口,他就觉得后悔,就觉得自己实在不懂得讨好女孩子。

龙海青心里很慌乱,她平时虽然一副落落大方的样子,还有点像非主流的样子,骨子里却是一个很传统的女人。一大早过来,竟然撞见了大热上演全裸行,还第一次瞧见了那传说中的“神器”!纵然聪明如她,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见她不说话,大热有点不好意思地摸摸下巴,继续用幽默语法化解尴尬:“小龙女,你放心,我不会叫你对我的终身负责的,只负责下半shen就够了……”

“哦,是吗?”龙海青转身,脸上忽然露出笑容,手中唰的亮出一抹亮光,竟然是一把锋锐的单式瑞士军刀:“你想我怎么负责你的下半shen?”

一个美女竟然随身带着刀具!大煞风景啊!大热连忙退开一大步,笑道:“我考虑了一下,这些重要的事情还是自己负责的好。”

龙海青哼了声,脸颊两抹潮红未去,更显得艳丽,大热看呆了。

“下流!”龙海青毕竟是个黄花大闺女,被他色迷迷的目光打败了,忙走到一边坐下,翻看起一本杂志,刚好翻到一页插图,那图案好死不死地竟然是一根造型奇特的柱子,她脑海立刻莫名地又浮现出大热那玩意的形象来,害臊得面红耳赤,赶紧把书遮住脸蛋。

大热连忙收敛心神,问:“你怎么有我家里的钥匙?”

“上次来时看见你钥匙串上有好几把,所以顺手拆了一把。”龙海青头也不抬。

大热这才恍然,貌似自己有4把房门钥匙,为了省事,除了藏一把在抽屉里,其他三把都串在一起,什么时候少了一把都没有注意到。他又问:“那你一大早来找我,有什么事?”

龙海青道:“我可不是来找你的,我只是想来这里小憩片刻罢了。”

大热鼓起眼睛,嘿嘿笑道:“原来是来找我的床的。可我的床和我的人已经骨肉相连了,缺一不可,你要就全要了吧。”

龙海青嗔道:“少贫嘴了,谁想要你那破床?”

这次捆绑式推销以失败告终,大热托着腮帮,终于下定决心问出了那个缠绕以久的疑问:“恩,小龙女,哪个,哪个,你那时侯为什么会当着同学的面对我说那些话呢?”

“什么话?”

大热见她不承认,气上来了:“就是你说和我恋爱结婚的那些。”

龙海青乌溜溜的眼珠很活泼地转几转,很疑惑地问:“我有说过这些话吗?”

哎,女人装傻的样子还真可爱。算了,看来现在是没办法从她口中得到答案了,以后有机会再说吧。

大热很理智地停止了这个话题,道:“我今天准备到学校去一趟,你想去不?”

龙海青露出一个动人的倦意,说:“我累了,要睡一下,你自己去吧。”

“被你打败了……”大热嘟嚷一句,拿她没办法,只好一个人单飞。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