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法门

小说:大闹西游作者:陈瘦更新时间:2019-01-21 22:36字数:348232

“老大,你在哪里?”

吃面的时候,燕狂徒突然接到一个信息,是他的一个好友年少轻狂发来的,这人是个猪八戒,曾经受过燕狂徒的不少恩惠,因此也进了狂热者分队。因为年纪轻,十分机灵,所以燕狂徒常安排他去做些侦察报告的事情。

燕狂徒道:“我们在张大牛削面馆吃面,你要不要也来一桶?”

年少轻狂急道:“先别吃了,快来,我发现了五庄观的法门!”

“真的?”燕狂徒惊喜不已:“在哪里?”

年少轻狂回答:“在城北一处废弃的地下道中,你们快来吧!”

收到如此好消息,燕狂徒欣喜若狂,立刻想当众宣布,但转念一想,觉得不妥——万一年少轻狂看错了,那不是真的法门,贸然告诉大家,岂不是空欢喜一场?现在狂热者正处于组建阶段,凝聚力并不强,可不能因此失去了热情,还是亲自去核实一下为好。

想到这,他吩咐众人留在面馆等待消息,不要轻举妄动,自己则找了个借口溜出去,按照年少轻狂的指示找过去。

大街上人人行踪匆匆,三五成群,像土拔鼠一样这里找找,那里翻翻,踏遍城里的每一个旮旯角落,搞得处处灰尘滚滚,如此大规模的地毯式搜找下,那法门藏在哪里都会被翻出来。

很快,燕狂徒和年少轻狂会合了。

年少轻狂见他孤身一人,吃惊地道:“老大,怎么只有你一个?他们呢?”

燕狂徒不想说出心中的怀疑,笑呵呵道:“他们都还在面馆吃面呢,我先打头阵,摸摸情况。那法门藏在哪里?让我去看看。”

“小声点,可不要被别人偷听了去。”年少轻狂听他大咧咧的,马上紧张起来,又是打手势又是蹑手蹑脚四下张望,看有没有人听到。

这丫小肚鸡肠,成不了气候。燕狂徒哑然失笑,堂堂镇元子岂是他们这点人能应付的,只不过能占点先机,混点便宜罢了。

此地其实是一块废置的旧花园,靠近城北墙根,偶尔跑过一些搜索这带位置的玩家,来去匆匆,对燕狂徒两人并不在意。

年少轻狂小心翼翼挪开一座假山边上的石头,立刻露出一个黑洞来。

燕狂徒打量着这隐蔽的洞口,问:“轻狂,如此隐蔽的地方你是怎么找到的?”

年少轻狂笑得像个大头佛:“我本来想在这里随地大小便的,忽然看见假山下闪出一道亮光,便起了疑心,就挪开石头钻进去,进不多远,就看见一圈像门那样的光环挡在前面,不正是五庄观的法门吗,于是马上通知你了。”

靠!藏得还真严,燕狂徒大手一挥,道:“走,看看去。”

年少轻狂眼睛都大了:“就我们两个?”

燕狂徒笑道:“怕什么,只是看法门而已,又不是要进去,没事的。”

年少轻狂这才释然,与他一起钻进去,望道里走,地道里黑,年少轻狂摸出个火折子,走在前面带路。

燕狂徒跟在后面,鼻子不停抽吸,有点不习惯里面的味道。地道层不深,可以听到上面跑马奔步的声音,咚咚作响,靠!是不是豆腐渣工程啊,不要塌了方,那就死得冤枉了。

走不多远,眼前有光华传来,十分耀眼,却是一堵如门般的光环,那光环一涨一缩的,仿佛有生命般,光线随着涨缩而时长时短,很是怪异。

蓬的,燕狂徒展开一面旗帜,这旗帜有一尺高,三角形状,旗面为青色,上绣着一片龟壳。这旗帜有个名堂,叫青龟旗,乃一件九品法宝,佛道专用,施展开来可撑大达数丈,能有效抵御各种外来攻击。

他把青龟旗护在前面,小心翼翼走过去察看,近了竟然听见那光环发出一种低沉的“砰砰”声,犹如一颗心脏在跳动。他正准备伸手去摸,后面的年少轻狂忙道:“老大不可,听说只要人一触摸法门,就会被卷进去的。”

闻言燕狂徒只好住手,激动道:“看情况此地应该就是法门,我们先退出去召唤人马。”

他们正要走,那光环突然膨胀起来,光芒飞射,似乎有异动。

“不好!”燕狂徒立刻把青龟旗施展开来,变成一面大旗把自己和年少轻狂护住。此时光环瞬间爆炸,发出巨响,一股巨力撞到青龟旗上,把包裹里的两人撞击得破开地表,飞了出去。

咝咝!那九品法宝顿时被巨力撕烂,成为一块废布。

燕狂徒心头激荡,几欲吐血,守在身边的摄身光亮度虚弱,堪堪有飞散之意。他后面的年少轻狂受创不深,急忙亮出一把九品法宝狼牙刀,很勇敢地护在燕狂徒身前。

只见那光环破出地面,急速增长,变成一扇巨门模样,上面还有一块大横匾,上书:五庄观法门!

燕狂徒看见,苦笑道:“这可真是做了婊子又立了牌坊,把门叉开那么大,摆明了是让全城的人来插嘛,既然如此,何必让人辛辛苦苦地找。”他心痛报销的青龟旗,愤愤不平。

这一下变故惊天动地,立刻把周围的人全部吸引来了,看见法门,个个兴奋不已,飞奔着冲过来,好象一群看见美女的色狼,好多个按捺不住的,当场闪进门去。

年少轻狂道:“老大,现在我们该怎么做?”

燕狂徒服用了一颗小还丹,道:“回面馆吃面去。”

年少轻狂愕然:“吃面?我们不夺人参果了?”

燕狂徒淡淡道:“现在进去,无异于自取灭亡,我们何必赶这趟浑水?至少要等全城的人都知道法门所在了,那些职业玩家组织,或大型家族自然会有所行动,到那时候,才真正是浑水摸鱼的好机会。”

他这一说,年少轻狂马上就领悟了,深以为然地点头称是。

法门出现,全城哄动,所有的人都往同一个方面狂跑,深怕落后了几秒钟就只能吃人参果皮了。想不到去送死都送的那么慷慨激昂,热情奔放,可见跟风害人不浅啊!

半路上,燕狂徒撞到来势匆匆的暖煦一干人等,独独不见大热。

“你们跑那么快,都赶着去投胎吗?”燕狂徒责备起来,他好不容易拢起这些人,可不想他们现在就被报销。

我是小宝讪笑道:“听说五庄观的法门被发现了,所以我们想去凑凑热闹。”

燕狂徒痛心疾首道:“都说多少遍了,一切行动听指挥,我不是叫你们留在面馆等待吗?瞧你们现在像无头苍蝇似的,能做什么大事!恩,对了,大热呢?”

我是小宝回答:“他还在面馆里吃面呢,听到这么大一个消息,一点声响都没有,也许他早就被镇元子吓破胆了,只好做缩头乌龟……”

燕狂徒冲他一瞪眼,大声道:“我早就说了,我不在的情况下,你们一切都要听大热的,为什么要擅自跑出来?”

我是小宝很委屈地道:“他有什么本事?我看过他属性了,魂魄都没有的人,能有什么作为?”

众人齐声附和。

燕狂徒道:“他可是大智若愚!岂是你们所能了解的……”他看大家都露出不服不信的表情,只好一叹气,也是,如果大热不当众露一手的话,的确很难服众的,他越想越烦,便说:“哎,不说了,回去,先回去!”

众人对他的话还是比较听从的,便都跟着往回走,回到面馆,看见大热正孤零零一人坐着吃面。

燕狂徒坐下他对面,长吁短叹起来:“人心散了,队伍不好带啊。”

大热扑哧一笑,说:“人皆有好奇之心,看热闹而已,不必上纲上线。”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