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镇元大仙

小说:大闹西游作者:陈瘦更新时间:2019-01-21 23:20字数:348232

是时候了……

大热倏地睁开眼睛,走出茶馆。

今晚气象很好,月亮很配合地美若银盘,光华满地,狐狸脸上的青色面具泛着亮光,线条优美,森森的,美艳而诡秘,她的黑发犹如一匹缎子般倾泻至腰间,随着举止而动,显得清新写意。

“你倒挺准时的!”大热眼光在她魔鬼身材上转悠一圈,YY了一番。

狐狸把眼一瞪:“又不老实了?”

大热叫起撞天屈:“我哪里不老实了?”

“你目光不老实!”

咳!这都被她看出来了,不好YY啊。大热老脸微红,忙说:“马上看将军,月下赏美人!一时走神,一时走神!”

狐狸没好气地道:“我可不是什么美人!”

这我知道……大热心里暗道,此话当然不会说出来。

气氛奇异,两人默默地向城北法门所在的方向进发,行至中途,大热忍不住了:“狐狸,现在法门那边有什么状况,还有人把守吗?”

“你卖金击子的举动奏效了,四大团体对你的通缉令已经撤消,他们都不相信你敢去单挑镇元子,所以法门监视的人撤了,只是隔一段时间就派人巡逻,看有没有异状。根据内部消息,他们还巴不得你去和镇元子硬碰,替他们打头阵!”

嘿,居然还想对我用这招螳螂捕蝉!大热问:“那他们巡逻的时间大概相隔多久?”

狐狸道:“放心,凌晨1点到早晨6点,这段时间不会有人打搅的。”

大热拍手笑道:“好!有个无间道做帮手,果然便利!”

狐狸冷冷道:“你是不是看不起我?”

“冤枉啊!”大热忙叫起来:“你怎么想到那方面去了!只是一点破游戏信息,有何问题?女人果然是联想丰富的动物。”

“那你怎么说我是无间道?这名声听起来刺耳!怎么听都不象个好人!”狐狸口气生硬,不依不饶。

“好了好了,不说这个!还是谈谈怎么打BOSS吧!”大热及时转移话题,和女人争论那就是和老虎吵架,找噪音的。

狐狸想了一会,才说:“如果你相信我,碰到镇元子时,一切听我的。”

“没问题!”大热答应得很干脆:“你知道的情况肯定比我多,听你的准没错。”

此时法门附近鬼影都没有一个。自从两童子被杀后,镇元子的分身便被激发出来,守在五庄观内,根据一些“革命前驱”的说法,只要生人靠近,那分身就会暴走,不用照面,性命就被它一阵风卷走了,试问谁还敢靠近?

万寿山灵秀如旧,之前被踩坏了的花花草草长回来了,破坏的地面也恢复了,只是因为夜深,山上的仙鹤灵猿都回到洞穴睡觉,显得一片宁静。

一入法门,狐狸就打开四品法宝华盖伞护定周身,又往身上加了一道符咒,念一声疾,那符咒的字体便弥漫开,在她身边游动起来,仿佛一条条鱼儿一样——这道符咒有个名堂,叫通灵符咒,是一种辅助仙术,施展开来能在护体仙气外再加一道防御,持续时间30分钟。但此术极其消耗仙力,因此狐狸一用出来,马上就吞食一颗小还丹,进补仙力。

她端详着大热护身的有形剑气,皱起眉毛问:“大热,你修炼的到底是什么法门?怎么护体形式都不同。”

大热笑吟吟道:“这叫遁甲,我是因缘巧合下学会的,应该比佛道的摄身光和仙道护体仙气强一点吧。”

“怪不得你的抵抗力如此强悍……现在,有什么法宝赶紧拿出来吧,别隐藏了!”狐狸看他两手空空,一点都不紧张的样子,连忙提醒。

“法宝?”大热叹了口气:“我也想拿出来,可我根本就没有啊!”

狐狸撑目结舌:“你没有法宝?取经时你杀掉牛魔王真得没有爆到东西?”

香蕉你个包皮,都过个把月的事情了,怎么还翻老皇历!大热道:“都说没有爆啦,怎么你们都不相信呢?”

相信才怪……狐狸心里嘀咕:可看大热的样子又不像撒谎,都到这个时候了,还有撒谎的必要吗?

“那你总要拿把武器吧!在这骨节眼可别托大!”

我的武器满地都是,还用拿在手上?想归想,还是给个交代为好。大热贼目四转,就从路边拣起一块大红板砖,抓在手中。

狐狸差点掉下虎背:“你疯了,拿块板砖做武器!”

“别小瞧了它,板砖在十大街战武器榜中排行第二,仅次于板凳!”大热很自豪地说。

狐狸再次傻眼,她发现自己完全不了解这个猪八戒,甚至怀疑这次和他合作是否是一个错误的选择:“小样,等会你搬石头砸自己的脚了,我就掐死你!”她心里狠狠地想。

两人蹑手蹑脚,潜到山顶路口处,祥云笼罩的五庄观进入眼帘,在晚上,观门檐下挂上了两个大红灯笼,荧荧闪着红光,显得有些森严。

“我相信,只要我们一冒头,镇元子就会现身,用罡风吹杀,这风忽视五行防御,十分厉害。”狐狸小声地说道。

大热道:“罡风倒可以抵御,我就怕它施展出那袖里乾坤的大神通,一举把我们撂了?”

“你又没有看过它的状态,怎么知道它会袖里乾坤?”

“还用看吗?它在《西游记》的拿手绝活,拿到游戏里肯定会进一步发扬光大,否则那些游戏策划就是吃白食的。”大热的语气很肯定。

狐狸一想也是,不再吱声,漆黑的眼珠子滑溜溜转,不知道想什么。

“喂,姑娘,你叫我听你的,那你就要表态啊!”

狐狸托着腮帮,说:“我在想,能不能想个方法把镇元子引出来,然后摸进去打人参果……哎,不过这个可行性不大,镇元子肯定死守门口的……”她很快就自我否定了。

大热啧啧嘴唇:“可不可行要试过才知!靠,反正都是一搏,别磨蹭了!闭门造车只能搞出两个轮子的。”

狐狸一想也是,便附在大热耳边把自己的主意说了出来。她靠得近,香风扑鼻,大热精神大振,舍身堵枪眼的状态都出来了。

听完,大热侧头问:“你为什么要做出这么大一个牺牲,不如我们把位置调换一下吧,怎么说我也是个男人。”

狐狸坚决地道:“这和性别没有关系!我有诸多法宝,适合牵制,你贼头贼脑的,适合偷果子。”

都说到这份上了,那就这样吧。嗖的!大热已经窜了出去。

“哈哈哈!有客自远方来,不亦乐乎!”随着雄浑的笑声,一个灰袍老道出现在观门前,须发皆白,飘拂出尘。

大热笑道:“既然大仙好客,何不侧身借过,让小子进庄内一游。”

镇元大仙抚须大笑:“好你个猪八戒,油嘴滑舌,你以为我不知道你是觊觎我观内的人参果吗?现在果在树上,但凭本事来取吧。”

这老道果然有眼光,一看就看破了大热的本相,比孙悟空的《火眼金睛》还厉害。大热微笑道:“现在风月无边,大家都是斯文人,何必打打杀杀?大仙,你有没有听到‘噔噔噔’的声音啊?”

“什么噔噔噔?”镇元大仙皱起长眉。

“噔噔噔就是……”大热话没说完,路口处狐狸转出,手捧玉面琵琶,噔噔噔地弹将起来。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