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邻家有女

小说:大闹西游作者:陈瘦更新时间:2019-01-20 03:17字数:348232

搬到外面住后,大热曾无数次幻想自己隔壁住着一位美丽可人、温柔可爱的女孩子,两人抬头不见低头见,眉来眼去搭成“奸”!然后王小姐搬来了,虽然不是他梦中所喜欢的那般温婉女性,但熟女所带来的感官刺激,还是大快人心,并能经常性地增高个人血压数值;现在,幺幺搬来了——一个大方美丽、活泼而不泼辣的邻家女孩。

悄悄透露点小秘密,大热以前曾经对幺幺起过一丝旖念,至于是什么时候的事,他自己都忘记了。其实这很正常,但当幺幺总是很信任地、有若妹妹对待哥哥般挽着他的手臂时,大热就觉得十分惭愧,就觉得自己卑鄙——即使,现在流行卑鄙!

在清理王小姐的“遗物”过程中,大热居然扫出一打包装精美、未开封的“炮衣”来!

香蕉你的包皮,浪费“粮食”啊!他本想马上收入囊中的,可现在场面不再控制之中,为了表示自己的纯洁如猪大肠,只有收拾进垃圾桶了。一边的幺幺却很“精明”地看见了,叫道:“小哥,别丢,这是杜蕾丝,名牌货呢!”

大热很好奇地问:“你怎么知道?”

幺幺咯咯笑道:“知道有何希奇,我早是成年人了!”

她的口头禅就是“我是成年人”!在强调这个概念的时候,鼓鼓的胸脯随之一挺,展示出她作为成人的证明。

她的确是个成年人了,无论是身体还是心智,都已经成熟待摘。只是大热一时间还不习惯把她从以前那个天真活泼、扎着两个小辫子的小姑娘形象,转变成现在的样子。

幺幺看见他的眼神有些玩味,忙道:“小哥,你不要想歪了!我可没有用过这些东西,但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走路啊!”

大热笑道:“我才不会想那些!你可是天之娇女,能蒙你青睐的男人也许还没有出生呢。”

幺幺笑嘻嘻说:“哪里?我可是很欣赏你的哦!”

大热立刻做感激流涕状:“终于有人欣赏我了……”

“小哥,这就是你的不对了,谦虚是美德,过分谦虚就是虚伪了,你可不是虚伪的人。”

“不是虚伪的人”咳了下,问:“我爸妈身体都好吧。”

幺幺道:“老爷子每天打太极,打得风生水起;阿姨则刚学会了打台湾麻将,和张师奶几个天天开桌子,乐着呢。”

“那就好!”

幺幺看着他,说:“倒是小陈先生有些古怪,本来毕业就可以回去进人事局,看报纸,捧铁饭碗的,多么让人羡慕的位置,你却情愿留在学校考研究生。”

大热笑道:“对我而言,这个公务员就是个不好不坏的工作,做不做都无所谓。留校多自在,常言道:活到老,学到老嘛。”

“呵呵,你以为我不知道你讨厌官场上的应酬和勾心斗角,故意找这个借口吗?可不管怎么样,你终究有一天是要踏进社会这个大染缸的。”

大热叹了口气:“当一天和尚撞一天钟吧。”

两人劳动了一个多小时,终于把房子收拾好。幺幺把《大闹西游》的设备装好,道:“小哥,晚上我们一起进入游戏,我到长安找你玩。”

大热把自己在地狱的情况说出来。

幺幺怏怏道:“那就等你出来再说。”

一身脏臭,大热赶紧回去再洗一次白白。洗好出来,却发现幺幺已经坐在他床边上看电视了。

及肩黑发,粉红色碎花睡衣,脸蛋白里透红,一副美人刚出浴的样子,绝对有让男人萌发出“做男人挺好”的资本。更诱惑的是,那盒名牌货色被她带来放到了床上!

大热不敢多看,有点后悔先前两人房间钥匙互换的决定,如此亲密无间后,一男一女很容易发生感情的,便道:“你那么快就洗澡好啦!”

“我洗澡很快的!”

大热哦了声,指着那盒名牌问:“那你拿这盒东西来……”

“哦,这是男人用的东西,我当然要给你啦!”幺幺的笑容很纯洁,貌似谈论的只是一把很普通的刮胡刀。

可大热觉得很不舒服,心直发虚,忙搬出个借口:“你明天还有课吧,早点回去睡觉。”

幺幺鼓起眼睛:“我头发都没有干……嘿,小哥,你是不是怕你女朋友误会,所以想赶我走呢?”

“没有的事!”某人正气凛然:“我是怕你荒废了学业。”

“哼!怕女朋友就是怕呗,又不是什么丢人的事情。”幺幺没那么容易糊弄。

大热叹道:“我这女朋友啊,她宽容大度、温柔如水、善良朴素、活泼可爱、打不还手、骂不还口……”他一口气说了数十个形容词:“你说这样的女人,我怎会怕她呢?”

幺幺睁大了眼睛,问:“世界上有这样的女人吗?”

“没有!”大热回答得很干脆。

“那你又说?”幺幺疑惑不解。

大热大笑道:“那是我梦想中的女朋友形象,也是我虚构出来的。”

“晕,闹了半天,你没有女朋友啊!真失败!”

“失礼失礼,我就是射雕英雄的传人、东方不败的师傅——西方失败!”

幺幺笑不可止,推了他一把:“别贫了!”想了想,侧着头疑问:“其实你这个人不错啊!虽然有点小白脸,但胜在白得有性格!为什么人家就是看不上呢?”

“是啊!为什么呢!”大热一耸肩,装出一个无辜小孩子的表情:“我也想知道为什么别人十六岁成双成对,我十六岁鬼鬼祟祟!别人宠爱成堆,天天有人追;而我却是宠爱成灰,天天被风吹!”

幺幺哼了声:“装!你就继续装吧!我就想不明白,你为什么那么喜欢自我嘲讽呢,老说反话,这样很容易气走女孩子的。”

大热最怕和别人讨论这些“深沉”的问题,马上绕道:“幺幺,你选择的是什么专业?”

“还能是什么,工商管理呗!其实我一直想和你一样,选汉语言的,可爸爸不让!”幺幺觉得委屈:“小哥,当初你选择中文,是怎么和‘资产阶级’斗争的?用了什么法子才成功?”

资产阶级是他们从小就给父辈们戴上的“帽子”,很有些调侃的意味。

大热嘿嘿笑道:“所以说你的毛列主义学得不够火候!连‘地道战’这等优秀战术都不会利用。你得研究‘资产阶级’的心理,他们最大的想法就是后继有人,那好,先答应了。可到了学校就是我们‘无产阶级’的天下,想搞什么专业就搞什么专业,山高皇帝远,他们想管都管不着。”

幺幺鼓起眼睛:“要是爸爸知道我阳奉阴违,还不得把我的零花钱全断了,届时我哪里弄钱去买冰淇淋吃。”

“所以说你的革命意志不够坚决嘛!你要意识到这是一场持久战,要做好艰苦奋斗的准备,生命在于坚持,一倒下去就没了。”大热经验老道地说。

“算了,我同样喜欢工商,就认命吧。”邻家女很没“骨气”地选择了妥协,让某位做思想工作的“革命前辈”感到沮丧。

夜渐深,幺幺眼皮开始沉重,便起身告辞回屋睡觉。

到这个时候了,大热玩游戏的心也没了,与周公谈论点男性问题才是正道。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