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交通事故

小说:大闹西游作者:陈瘦更新时间:2019-01-20 03:24字数:348232

哪个少女不怀春?幺幺的春天就是大热。这个梦是她自从懂事后就种下来的,只是因为学业和姐姐等种种原因,而一直潜伏着。而后姐姐与大热因为性格问题分开了,她又渡过了最紧张的学业期,这个梦便自然而然开始生根发芽——遍观诸多爱情类型,青梅竹马所培养出来的,最难让人舍弃忘记。

知道大热要留校考研究生后,幺幺便追随过来,选择了这间大学,这样他们才有更多的相处机会。她之前也频繁去陈家串门,经常旁敲侧击地打听大热的事情。

两老还没有老糊涂,很快就明白了她的心意,不禁又惊又喜。惊者:以前一直担心自己的儿子是个榆木脑袋,既不喜欢投机钻营,也不懂得甜言蜜语,日后只怕讨不到媳妇,想不到李家小女儿自动找上门来了,莫非真应了那句老话:傻人有傻福?喜者:前时丢了个大西瓜,现在又拣到一个小西瓜,都是“优良品种”,如何不高兴?

于是二老打开天窗说亮话,先从长辈的角度上肯定了幺幺的心意,并积极提供情报,连大热爱穿什么颜色的内裤这种极度隐私都爆了出来——被人卖得内裤都不放过,远在千里之外,贵为主角的大热却浑然不知。

得到长辈们的支持,幺幺胆子也大了,气也壮了,进过深思熟滤后,终于决定在今天来向大热表白——当前环境天空那么蓝、云朵那么白、湖水那么清,最适合卿卿我我了。

幺幺有想过大热会接受、或会感到吃惊意外、甚至会拒绝,但她没有想到大热会一口冷饮喷到了她的脸上……

这实在太糗太糗了……

让她更糗的还在后头,手忙脚乱的男主角立刻把整包纸巾掀出,以消防队员大无畏的“救火”精神冲上来,拿着纸巾,在她脸上不停地抹擦,擦完脸后很自然地就顺到了胸部处,很卖力地捣弄着。

拜托!这是女孩子的军事秘密基地啊!被你这么一搞,以后还用出去见人吗?最让幺幺恼火的是:大热的抹擦方法一点技术含量都没有,又用力又没有规则,简直是公牛刨地,乱起蹄!

幺幺又羞又恼,又好气又好笑,本能地一把把他推开,一跺脚:“气死我了!”转身飞奔而去。

“冷静!我要冷静!”大热把一大杯冷饮灌进肚子,浑身打个激灵,开始认真考虑这件突如其来的“交通事故”!

首先可以确定的是:幺幺是来真的!她是个心思缜密、考虑周全的女孩子,绝不会心血来潮一时冲动向自己表白!

然后可以确定的是:幺幺是个好女孩。不管是家庭背景,还是文化修养,甚至身高体重,都非常的出色,最重要的是,她的性格很好。

可接下来的,他就不能确定了。自己喜欢幺幺吗?应该喜欢吧,两人相处的时候总是那么愉快,那么融洽。只是因为种种原因,自己从没有往那方面想过,现在一说破,总有种很荒谬的感觉,就像碰到了一次离奇古怪的交通事故一样,找不到事故的原因,也无法预料事故的后果。

问题是,两个本来那么熟稔、亲如兄妹的人,突然变成恋爱关系,这种转变让大热有些不习惯,有些尴尬——他忽然想起老爸的话,原来男人和女人之间真的很难存在纯粹的两性友谊。

更大问题是,假如两人在一起了,李家的人会怎么看法?梅姐又会做何感想?

大热思绪乱飞,一时拿不准主意,最后他决定先回去,找幺幺好好谈一谈!

幺幺洗过澡,换好了衣服,头发湿湿的,很淡定地坐在书桌上看一本漫画书,她看起来很从容,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样,只是她床头那只被抓捏得面目全非的大狗熊娃娃,证明了她曾经有过的激动行为。

大热看着她,不知道怎么开口——在这种关键时刻,我们的男主角需要一本《恋爱指南》。

还是幺幺大方些,声音细细地问:“小哥,你是怎么想的。”

“我没什么想法!”话刚出口,大热就觉得自己委实太缺乏和女孩子打交道的经验。熟读情诗三百首,不如牵女一次手!他以前的纸上谈兵,现在全乱了方寸。

幺幺恼了,声音大起来:“什么叫没有想法!你或者接受,或者拒绝!”

要她一个女孩子变得那么主动,这让幺幺十分恼火——她终于明白大热为什么直到现在还没有女朋友了,他简直就是一块榆木脑袋,油盐不进。开玩笑的时候一套一套的,可到真刀真枪交接时就哑火了。

其实这不能怪大热,身为初哥的他在这方面的确不够天赋,但依照他的性格,一旦熟练上手了之后,成为一代“骚人”绝非难事。

万事开头难!幺幺只有顶着头皮上,真难为她了。

大热终于表现出一些作为男人的风范,咳了咳,说:“其实我心里挺乱的,这爱情来得太迅猛匆忙,我有点接不住!我想,要不我们先相处一段日子,让大家都有思考的时间,届时如果感觉好的话,我们在一起也不迟!”

他说的也在理,幺幺略一思索就答应了。在这种骨节眼上,可不能逼得太急,逼急了他就会跑,小哥的叛逆她深有体会。

大热想到一件关键事情,问:“幺幺,你家里人知不知到这事情!”其实他最想问的是梅姐知不知道。

“当然知道啦!”幺幺很大方地说:“你知道我很乖的,做什么重大决定肯定会和家里人商量,特别和我姐姐说——虽然最后一般我都会坚持自己的想法”

大热问:“那他们没有什么意见?”

幺幺鼓起眼睛:“他们干嘛有意见,都是成年人了。你以为我姐还会介意以前的事吗?想不到你是这么封建古董!”

大热那个汗啊!飞流直下三千尺,都有点自惭形愧了——他终于也明白为什么自己不受欢迎了,一遇到男女之事就怕这怕那,放不开手脚,这样下去,如何才能熬到扑倒?不说观众,那女的也烦啊,等你半天,你却还在那里吟诗,一点行动都没有——明白是明白,可无论如何他都做不了那么“禽兽”!

大热灰溜溜道:“但我总得把事情问清楚啊!”

幺幺说:“现在你清楚了吧!”

“清楚了,那我可以走了吗!”大热傻得像二愣子。

幺幺恨不得一口把他的耳朵给咬下来,涨红着脸:“走吧!”

大热逃也似的回到屋子,手忙脚乱地翻找起书架来,他在找一本书,这书是以前一个同学送的,名字叫《爱情像一次交通事故》。

他觉得自己现在非常需要这本书的指点。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