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坑·无法踏入这领域

小说:灭杀自我作者:凶兽名为枭更新时间:2019-01-22 12:51字数:156526

深坑·无法踏入这领域

1——

前面的裂缝还在喷涌着红色的带有死亡的气体。

朦胧睡眼的达纳特斯现在正伏在地上,一伙的看着我和修两人。

这才过去了多久?几分钟吧?但是,这货居然睡着了!

【咳咳,达纳特斯先生,请问你熬夜了吗?需要咖啡吗?】

好冷,自己都冷到了,紧张气氛瞬间全无。

“夜鸦,你正经一点会死是吗?”

修也摇头,苦笑,又是哭笑,难道我就是那扶不起的阿斗?

【对了,修,虽然我看你不顺眼,但是你的见识比我广。请问这事儿你怎么看?】

望向淡定的杵在原地的黑发黑衣黑瞳的……人。

“我看……其实……我真没什么看法。”

修被没有因为眼前的景象惊呆,“就是一个很奇特的景观吧?”

【突然发现达纳特斯看守的东西变得好廉价!】

“我也不知道我看守的东西到底有什么作用。”

【……】我瞬间无语,这叫什么?猪队友坑死神队友?

【话说这里面究竟有什么?沼气?不对啊,书上说的沼气貌似不是这颜色的。】

“你的吐槽能力的确很强。”修淡定的站在那里,瞟了我一眼就有吧目光定在裂缝上面。

【这里该不会是地狱吧?】

如果天空在暗一点,迷雾再浓一点,那么就和人们常说的地狱差不多了。

【达纳特斯?】

我转过身,达纳特斯的大脑袋离我不到一米,鼻息燥热的喷在我的脸上。

【…………记得刷牙。】

我捏着鼻子,用手扇了扇。

【你让我怎么过去?】

斜了一眼达纳特斯,然后来到500多米宽的裂缝或者说是深渊的边缘,往下望,漆黑一片,什么都没有。

【这个……是不是太……】

怎么说呢,机械汽车并没有悬浮功能,而且利用最快速度全力冲刺也没法冲过500米的裂缝啊!

“是你自己说的要走这里的,我曾试图阻止过你,但是你坚定地决心打动了我,所以……我就带你来咯。”

达纳特斯语气并不是那么的浮夸,但是这种语气更让我生气。

【你什么意思?还怪上我来了?】

“我并没有说谎啊。”达纳特斯说的是事实,但是,这个事实着实难以让人接受。

【哎呀,你怎么不早告诉我,这里有这么大个口子啊!你让我怎么过去啊!我又不会飞,我又不是鸟。】

“会飞的可不只是鸟。”修插嘴。

【还可能是疯子。】我撇嘴,瞟了他一眼。

“疯子起码会飞,某个傻孩儿可不会。”

修用手托了一下眼睛,笑眯眯的,绅士风度尽显无疑。

【猥琐加做作。】不屑的斜了他一眼。

瞬间,他的脸变成了冰块,“小子你的嘴太毒了!”

【是你承受能力不够强。】

我愣了愣,继续说:【你有病!】

“你才有病。”修的脸黑得像一个煤炭,愤怒不隐表露无遗。

【我前几天做了一次健康检查,医生说我啥事儿都没有。】

“医生喝醉了。”

【医院禁止医生在工作时间内喝酒。】

“机器中毒了。”

【最高级别的防火墙你也穿不过去。】

“你中邪了。”

【………………】

我瞬间就木然了,【大哥请你告诉我我没有病和我中邪了有几毛钱关系?】

“你中邪了,所以你才会检查出没病。”

【中邪可以治病么?】

“至少可以治你。”

【即使如此神奇!】我大惊高呼,【那大哥还犹豫什么?快去想办法让自己中邪,你的病得治!】

“中邪治你,不治病。”修摇头。

【我,原来如此。】我失望摇头,【那大哥你的病岂不是没救了?真是个悲剧的故事。】

【放心吧,我会缅怀你的,在我的生命中曾有一个变态出现,他……貌似和我没多大关系。】

看着修那张越来越黑的脸,我就很想笑,但是,现在的表情严肃一点貌似比较符合气氛。

“有本事你再说一句!”

修恼羞成怒。

【达纳特斯,帮我想想办法,我赶时间。】

不理会暴怒中的绅士,转头看着满脸写着‘我睡了’的达纳特斯。

我扶额,这个家伙……是不是太能睡了?

【达纳特斯!】

我提高我的分贝,达纳特斯的眼皮抬了抬,但是没有醒过来。

嘴角抽了抽,你以为我不知道?装什么装?!

不是闭上眼睛就叫睡觉,【达纳特斯,傻大愣,起来。】

…………

寂静之后,还是没有转醒的迹象。

我摇头,苦笑一声,走到达纳特斯面前,蹲下,然后伸手,狠狠打一拳。

带有雷属性的一拳直接把巨人般的达纳特斯抽了个肚皮朝天。

这时,达纳特斯吃疼,才悠悠醒来。

“夜鸦,你这是干嘛?还不走吗?都这时候了,再不走就吃了。”

达纳特斯带着睡意的话着实让人无语。

【你怎么回事啊,好歹是神祇好不?有点尊严行不行!】

“那我该怎么捍卫尊严?”

达纳特斯疑惑的看了我一眼,“我是神祇,我的尊严没有遗失。”

【切,废话,你把我带到这里让我过去但是你却不帮我,你这是不尽责。】

“但是我只说过让你从这里过去,你又没问我怎么从这里过去。”

【好吧,这是我的错,但是呢,达纳特斯先生,可以帮我想想办法吗?】

…………

…………

没有回答,达纳特斯瞪着眼睛,朦胧的睡眼。

这个家伙……是不是傻了?

心里这么想,去碰了碰如同被美杜莎看过之后一样的达纳特斯。

结果呢?想不到啊,绝对是出人意料的结局。

达纳特斯睡着了,睁着眼睛睡下去了,也不知道是等我说完了才睡的或者一开始回答我的都是梦话。

我觉得我很傻,我居然对这一个睡着了的傻大愣说了半天的话!!!

再一次握拳,招呼在达纳特斯的头上。

闷声之后,达纳特斯慢慢翻过身来,有些无力的趴在地上,睡眼朦胧,简直没把我刚才的一拳看在眼里。

【喂,你没事吧?昨天晚上你干了什么啊?!】

我质问达纳特斯,这只巨大的类似于狮子的却自称是神祇的家伙,无奈。

“昨晚我并没有做什么特别的事情,和往常一样,逐出跑进来的野兽而已。

我无语了,【一天到晚打打杀杀,六根不净,杀意盎然,其心之残暴已足以和佛祖宽宏相比。】

双手合十,碎碎念。

“夜大师打算怎么办?”

修在一旁微笑,眼神在我和裂缝之间徘徊。

【不打算怎么办,我现在很想问问,达纳特斯,到底怎么过!!!】

达纳特斯连嘴都难得张,鼻息平稳有力,眼睛微眯,已经睡去。

【好吧,我错了,我居然会傻到问一个傻大愣。】

我耸了耸肩,嘴角挤出一个牵强的笑容。

“有没有兴趣下去瞧瞧?”

修先生好奇宝宝的看着裂缝里面,这话自然是对我说的,不过嘛,挑衅的意味貌似太浓了。

【没有,老师说过,贪念使人堕落,修先生,你既然已经堕落,那何必再拉我一个?】

“禅师?呵呵,闷骚的家伙可是领悟不到禅的。”

嘲笑,**裸的嘲笑。

“嘛,背几篇经书出去偏偏小女生什么的——我想这才是夜鸦小朋友心里的想法吧?”

【你的推理看似有理其实无理至极。】

【什么叫我背经书骗小姑凉?你能这么仔细的描述出来你是自己是过了吧?修大师。】

“我不学禅,禅,亦静,而我,则是静不下来的人,我是学不好的。”

【第一次见你对某件事没什么信心,好稀奇,我是不是可以发到论坛里去?】

“随便,反正说了也没人信。”

【我想也是哦,不过点赞的绝对很多。】

“自恋到一定地步了。”修鄙视的看了我一眼,“王婆卖瓜,自卖自夸,夜鸦小朋友买了那个瓜,然后自食自夸。”

【我有那么无聊吗?没事到处找王婆买瓜!】

“无聊到蛋疼了,难道你没注意到?”

【我去,怎么可能,想我夜大少好歹也是堂堂君子,怎么可能会以哪种咸湿的事情来打发时间?】

“夜大少?我看是夜大绅士吧。”修调笑说,随后,又看了我和达纳特斯一眼,“有没有兴趣进去看看?说不定……有宝藏什么的。”

………………

………………

都没有回答,我玩弄着手指,达纳特斯睡觉,完全不在意修说了什么。

“好吧,一个什么都不懂的神祇,一个第一世家的唯一继承人,你们对宝藏没什么兴趣我可以理解。但是……”他顿了顿,换上一副愤慨的表情,“起码也给我回答一句啊!我可是很尴尬的,我也是有面子的人啊,我也会伤心的!!!”

【切~~~】

不屑声飘过,没错,就是我。

【修先生大可不必在意小生和某野兽的想法,你自己想去就去吧,小心地上,石子多,小心摔倒。】

我嘻嘻一笑,”我不是在担心你,我是担心你摔倒之后碰破了鼻子或者什么地方流血了污染了环境就不好了。你说是吧,修先生。】

…………

“我想劈了你。”

【万万不可,杀人犯法,大人三思啊!】

我装出大惊样子,害怕的看着怒火中烧的某绅士,【大人息怒,我的嘴一直如此,若可以改,我改。但是你在我改之前来找我那就是你的不对了………………】

“闭嘴!”修脸已经黑了,“我现在就想杀了你!”

【你在一天前……几小时前还说过这段时间不会杀我的,做人要有信用,何况是修大人这样的这么有气概和内涵的人。】

“放下你的恭维,你的小心思实在是太多了,我要让你无法思考,再过几天再来杀你!”

【好恶毒,大人是被王后为了毒苹果了吗?而且还是嘴对嘴的喂!】

我作大惊后仰之势,眼睛瞪大八卦的看着修。

“滚~~~~~~~”

气得发抖的修先生终于忍不住轰出一记闪电击,不过他并没有把目标定在我身上,而是示威的向身侧祭出。

…………

…………

2——

很惊讶的一幕,和那种带有死亡气息的红色不知名气体相撞之后,穿了过去。

从异能角度来说的话,这是不科学的,异能是能量,会互相消耗的,像这样直接穿过去一点变化都没有不符合这一理论。

而从某种意义上说,这又合情合理,一个是气体,一个是闪电,两者互不干涉,你走你的我走我的倒是也没什么问题……才怪!

这可是异能!异能!!人类引以为傲的强大力量,现在,这种气体居安无事的和迎来一次亲密接触后什么都没发生过!

就是想俊男少女双双相遇,月黑风高,情迷意乱,然后打了个招呼,再见……

好吧,比喻出乎意料的和谐。

无视那个,现在,经过发泄,我已经不那么震惊了。

【咳咳,夜鸦先生,你的异能有点……略弱哦嚯嚯嚯嚯~~~】

我肆意大笑,无视修扭曲的表情。

“你可以去死了!!!”

修并没有再次出手,把手插进裤子里,像是在极力的控制。

“算你运气好,我一向信守承诺,让你多或一段时间吧。”

我听出了无奈,大概有什么难题吧?但是这样倒是一个好消息,你也不是完美的。

“哦呀,看着现在的时间,快晚上了吧?”

修这么说,天的确暗淡了很多。

【时间过的也太快了吧!】

早上遇到达纳特斯是十一点左右吧?然后和达纳特斯一起过来……貌似是挺久的,不得不佩服自己的弹跳力,蹦了这么久脚都不酸!

“要进去看看吗?”

修用诱惑极强的语气问,邪魅的眼神目不转睛的盯着裂缝最深处。

“看上去里面有很多好东西,很想进去看看呢。”

感叹了一句,修望向达纳特斯,“现在不是睡觉的时候喂,现在你的‘家里’可是进了两只狼啊,如果现在睡着了的话说不定这两者狼会从你这里拿走某些东西哟。”

我听到这句话,不由一愣,【我可不是狼,我对这底下的东西真没兴趣。】

修质问我:“真的吗?一点兴趣都没有???”

我尴尬一笑,【真的,最多……有点好奇吧。】

“原来如此啊,那就去看看你好奇的东西是什么吧。”

修又是诱惑。

【真不知道你为什么执着于这里。】

我望着修,这个神秘的家伙,恐怖的家伙现在在打什么主意?

“单纯好奇吧?用你的意思,我也只是好奇而已。”

不只是好奇,其实,有那么一点想进去看看,但是又不想进去看,矛盾的思维让我不知道怎么办。

“达纳特斯?”

修看着的睡去的达纳特斯,“起来吧,我知道你没有真正睡着,别装了。”

达纳特斯开始并没有做任何反应,但是过了一会儿之后,达纳特斯开口了:“你赢了,小子。确实,我并不放心你们,但是,我知道你们没办法进到那里,不只是你,也不只是夜鸦,就连我,也没办法到那里。”

达纳特斯很有自信,或者是对那个地方的保密程度的信心。

“听你这么一说,我更加想去看看了。”修欠抽的笑了,黑框眼镜反射着红色的淡淡光芒,“呐,达纳特斯,神祇可能不是最强的,但是却是最神秘的,神,是不可估量的。”

“神守护的东西……我觉得……肯定很有意思。”

“要让你失望了,那里并在没有你想要的所谓的‘有意思’的东西存在。”

…………

…………

3——

这是………………?

什么地方?

我并不知道这是哪里,更不明白我为什么会在这里。

没有路,没有山,没有平原,漆黑一片。

光也消失不见,但是我却看得很清楚,这里,除了黑暗,什么都没有。

甚至,这里连“黑暗都没有”,黑暗只是我想看到的,所以这里在呈现出这幅情景……

不对,不对,这时幻觉,黑暗是幻觉,这里却真正存在!

这里……只有我,我产生了幻觉,所以这里才有了“黑暗”。

这是哪里???

…………

向前走,脚底发出了声音,但是不对,那不是鞋子和地面相碰的声音,而是踩在玻璃上面的声音。清脆,但是短暂。

“有人吗?”

我这样吼了一声,然后苦笑,有人才怪,这里哪来的人?这里除了我会剩下什么?

…………

修和达纳特斯现在并不在这里,想找个人唠嗑都不行。

已经过去了很久了,但是,没有人出现,没有人和我说话,感觉到了孤单,但是,走下去!

后面寂静,但是我知道那里的道路在慢慢崩塌,只要我踩一脚,下一秒就消失不见。

走得很快,已经不知道走了多久了。

几天?几月?几年?几世纪?

不知道,这里并没有时间观念。

孤独,但是坚持着。

并没有想象中那么累,到现在我也没感觉到疲劳。

像是机器,就这样走下去,不后头,不绕弯。

没有其他的路,只有前进,后面的路渐渐消失……

这也是幻觉,感觉自己还在原地,一点都没有移动。

到处都是路,四通八达,我看得见,但是我走不上去。

路很遥远,延伸至四面八方的尽头。

迈开步子,但是不知道往哪里去,纠结。

最终,走向了前方。

…………

并不存在时间,我也没有了时间概念,机械运动一样,抬脚……前移……落脚……抬脚……

思维很清晰,思考着许许多多的问题。

【这是哪里?】问了自己千百遍,但是千百遍的回答同意都是【完全不知道。】

【要走多久?】【走下去就行了。】

【孤独怎么办?】【有自己陪着,大不了和自己聊聊天。】

…………

黑暗,我的黑暗,并走上存在的黑暗,渐渐地消失了,我不想在黑暗的环境中孤寂。

光?假的但是真实。

好奇怪,这里好奇怪,真是的像是幻觉的地方,这样的地方真的存在吗?

默默的走,默默地看着前方。

笑了,哈哈大笑。

目不转睛的盯着前方。

【这里不是幻觉,这里真实存在。】

“不孤单吗?”

【孤单】我笑了笑,【不觉得,真的不觉得,虽然你很想让我孤单,但是,正因为有你,所以……我不会孤单。】

眼前,是一团凝实的雾气,人一样的形状,但是没有脸,四至五官都不是很清晰。

“原来啊,我成了你解乏的用品了。”

雾气里的声音,清脆,欢快。

“哈哈,失策了失策了。”

我感觉到它是在笑,虽然我看不见它的脸,但是,是在笑吧?

嘻嘻嘻的,像个小孩子,又想讽刺着我。

【是啊,这里是足以让人绝望的地方,但是你的存在却让这里有了气息,不会孤单地。】

我看着那团雾气,【你想要被我发现?】

…………

…………

“呐?夜鸦,为什么不在往前一点?为什么离我那么远?”

是的,离得很远,如隔千里…………

…………

…………

4——

“夜鸦!!!!”

我向前迈步,下意识的,我向前迈步。

那一团雾气,仿佛是在嘲笑。

被拉住了,谁????

我眼前的是一个绝路,下面漆黑一片,黝黑的让人不免有些头皮发麻。

下意识想要惊叫,那一团雾气已经不知去向,我的衣服被人拉住以至于我现在还能活着。

“喂!夜鸦你这是做什么啊!相似也得看好地方啊,这地方死了的话可就只能缅怀你的衣服了!!!”

意思是说我的尸体找不到了吗?

我缓缓的支起身子。

【好险……】感觉脚底踏到实物之后,我才看看了周围。【这是哪里?】

没有灯光,很黑,但是勉强看得到。

这里是一个看不见天空的地方,微妙的红色雾气充斥着整个空间。

我现在在一个天然石桥上,很窄,一米多宽,刚才是修拉住了我,没想到这个整天嚷嚷要杀我的家伙会救了我,可笑。

【这里是哪里?】我重复了一遍我的问题。

“我去,是你自己走进来的吧!现在你来问我?”

【我自己!】我指了指自己的鼻子,刚才我在干嘛?在一个只有我和一团诡异的气体的世界了。

…………

我梦游了?

【这里是……里面?】

修听了不免撇了撇嘴,“那还用说?不是里面是哪里?离自己莫名其妙的一头扎进这里,简直就像是被什么附体了一样。

我被附体了,我很想这么说,但是,我现在说不出来了。

进来了很深,现在才注意到,唯一的光线是细小的一个口子射进来的,目次理我的距离是一千多米。

【我们走了多久了?】

我质问修。

他淡定的看了一眼头顶的细小的出口,“半个多小时吧?貌似也就半个多小时吧?你这家伙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带着我们走了这么久,佩服。”

我先注意的不是半小时的字样,而是那句“我们?”

我带着的人还有其他的人?

看了一眼他的身后,我震惊了,我已经相信这个世界上存在着一种生物——奇葩!

达纳特斯,就是这个家伙,他也来了,而现在,他正用自己的前后肢抱着细小的桥体,像一个树懒抱着树一样。

不过,这个桥面可是几乎平行于地面的,那么,有必要么!!!

有,因为十米高的达纳特斯无法走在这么细小的道路上。

所以,你就这么奇葩的用这种方式前进???

【达纳特斯?】我看了一眼奇葩的达纳特斯,拍了拍离我不远的像是狮子的头。

【你身为神祇你的尊严哪里去了。】

我声音里又露出丝许的痛苦神色。

【你的在我心里一丝不苟的形象崩溃了!】

“我一丝不苟。”

【你丫闭嘴!】

我踏上它的巨大的头颅,【不陪你们玩了,我走了,你们继续嗨。】

我正打算离开,修就叫住我,“想走?是哪个混蛋把我和达纳特斯带到这里的?”

修看着我,眼里露出几丝愤慨,“达纳特斯可是为了你背叛了自己的信仰,而你……却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就想离开?你把一切都想的太简单了,你背后的不是一个人!!!”

如此激动,一点都不像某个骚男。

我鄙夷的回头,【我背后的确实不是一个人,还有,RPG到此结束,我心累了,我回去,如果我有传送卷轴的话,我立马就走。】

“好吧,你行,我不和你一般计较。”

修这么说,“本来是对这里有那么一点兴趣的,但是看到你这副中了邪的的样子我就顿时没什么兴趣了。”

【呃~我中邪了?】

回忆起来,是有那么一点相像。

【达纳特斯,你这个里面是不是有一个摄魂铃什么的?】

“我也不知道,你梦游的时候我只是跟在你的身后,其他的,我不管。”

好神奇的回答,【你不怕我找到你守护的东西?】

“不怕,你找不到。”

哪来的自信!!!

忍俊不禁,第一次见到神祇对自己如此的自信!(貌似也是第一次见到神祇)

“路已经断了。”

达纳特斯这么说道,加之之前的自信的话,不免觉得一切他都知道的感觉。

【怪不得你不怕。】我拍手,惊奇地发现我梦游之后进入了一个不可能到达的地方。

【嘛呢,走吧,已经没有路了,再呆在这里也没什么意义了。】

我从达纳特斯的头上慢慢地走到达纳特斯的尾巴上面,然后跳到石桥边缘。

“你害怕了?”

讥笑,来自于修,抱着腹部,哈哈大笑,放肆狂笑。

“夜鸦,你害怕了,你终于害怕了。”

面对死亡的我都没有露出害怕的神色,这样的我,怎么可能会因为这么一件事情就害怕呢?

心里冷声反驳,但是不作任何回应。

慢慢的,越来越接近出口。

笑了笑,【修,为什么要救我?】

阴沉的面孔,他推了推自己的黑框眼镜,黑色眸子里寒芒一闪而过。

“没什么,你是我要杀的人,死在这里太可惜了。”

死在这里太可惜了?是你怕自己少了一个玩具吧?

心里讽刺一句,但是并没说出来,现在,我不想说这些了。

达纳特斯跟在我们身后,并没有插嘴,静静地。在这里,他是主人,但是他却表现得像个客人。

神祇果然奇怪。

5——

“那么,再见了。”

修道别,在刚出深远的那一刻,急不可耐的道别。

【那么再见了,再也不见。】

“那不可能,我们之间的事情才刚刚开始,知道你死去,没有结束。”

冷漠的,修说出了这句话。

【那么你死了呢?】

“…………”

莫名其妙的沉默。

“我不可能会死。”

不像是在说大话,更像是在阐述一个事实。

“死的是你,夜鸦,不管怎样,死的都会是你。”

他笑了,笑的很冷,离去,不回头的没有留念的离开了。

【徐志摩。】我笑了。

“徐志摩?人吗?”

【很出名的人。】

对于这个学生,我很耐心的回答。

【诗人。诗人知道吧?】

“闲的蛋疼。”

【…………】

我愣了,惊奇地看着达纳特斯。

【你有此不当。】

【不是,我不是说这个。】

我狠狠的摇了摇头,理清头绪,【你怎么会用这样的词语?】

词典里并不会出现的词语。

“谁知道呢?”

打起了哑谜,感觉达纳特斯可以毕业了!!!

【好吧,谁知道呢,不管谁知道我反正不知道。】

我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缓解一下头晕感觉。

【我们怎么过去?】

我们自然指的我和幽幽、娜娜、燕姐和连疯子。

【我们可不是修,我们不是变态,我们不会飞。】

修是飞走的,利用空间之力,淡定的飞过了500米宽的裂缝。

“自己想办法。”

不近人情的达纳特斯这么说。

【我去,你必须帮我,不然……不然我……】

【好吧,我求你了,帮帮我,我真的赶时间!】

“好吧,那么,你把那些人叫过来吧?”

听了这话,我就知道这个家伙有什么办法,毫不犹豫的接通了和娜娜的通话。

“夜鸦?你没死啊!”

为什么是出乎意料的语气!!

【咳咳,娜娜小姐,能把死人恩怨放在一边吗?我现在是要说很重要的事情。】

“交代遗言?”

【我错了,我发现你的那张嘴比我都欠。】

“哼,不和你贫,说罢,什么事情?”

【这里可以接到通话。】

“…………”

气氛冷了,很冷很冷。

“你去死吧。”

能清楚的感觉得到那一头的娜娜小姐手紧紧的握着拳头冷着脸蛋眼里泵杀出杀意。

【咳咳,这很重要,但是,现在我更想说……咱们可以走了。】

“…………”

又冷了,这个气氛貌似是被雪女附身了一样。

“这事情啊!夜鸦,我们怎么去域外?”

【你们先过来吧,就在前面,直走,没多久就到了。】

“嗯,马上就到。”

挂断电话,等待娜娜她们的到来。

…………

【达纳特斯?我发现你并不是那么的傻。】

“本来我就不傻,我先前只不过是灵魂的完整程度太低了而已。”

【那现在呢?灵魂力量回来了你就变成这样子了?】

“算是吧。”

达纳特斯笑了,“我只不过是在模仿你而已。”

【不能学**人的不好的习惯。】

“你才十八,才刚刚成年,并不是什么‘大人’。”

达纳特斯这么解释,我又有一种被人看扁的感觉。

【好歹是法定的成年人吧!!!】

“法律是一个笼统的概念。并不适用于某些意外。”

【你是想说我是意外产物?】

“我只是想说你不是人。”

好吧,我气死了,我去,这是什么话!我不是人?你才不是人呢!……莫名其妙的心酸,居然忘记了这个家伙本来就不是人。

【咳咳,达纳特斯先生,你的嘴是天生这么毒的吗?你前世死去的时候你老婆在你嘴巴上抹了一层砒霜吗?】

“三氧化二砷现在是很珍贵的化学材料,我这样的村野莽夫怎么可能的得到!!!”

【是你老婆。】

我扶额。

“老婆这种生物我怎么可能的得到!!!”

神祇没有老婆?看了一眼达纳特斯的体型,是挺难见到的东西,想找一个适合自己的伴侣……我想为他默哀。大概就是这个原因他才精神崩溃的吧?!

“而且我没有前世今生之说,我没有前世,今生……我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不是‘生’。”

达纳特斯看了一眼无底的深渊,漆黑的像是要把人吸进去一样。

【你当然是‘生’喏,你能和我说话,你能思考,你能守护某种东西,这已经证明你是活着的。】

我试图安慰。

“这才是我最担心的,如果我是‘生’的话那么我岂不是不是真正的神祇!!!”

我嘴角一抽,黑着脸看着达纳特斯,【你在逗我玩儿???】

“逗你没意思。”

我现在在达纳特斯的眼里是一个闷沉的闷骚……大概吧。

【好吧,咱就不和你一般计较了。】

…………

躺在地上,疲倦的感觉又出现了。

这是怎么了?我以前可从不会感觉到这么累。

是那个梦吗?做个噩梦就这么消耗精力吗?

在这个梦中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那么真实?为什么?在那样的足以让人绝望的情况下不会孤独?

不明白,这只是个梦,忘了吧!!!

…………

…………

6——

不多时,娜娜他们来了。

迷迷糊糊的看着到来的汽车,努力睁开眼睛,使劲晃了晃脑袋,把疲惫暂时赶走。

坐在地上,有点乏力。

娜娜和幽幽首先从车上下来,然后燕姐紧跟其后,连疯子没有下来。

“夜鸦,你怎么现在才和我们联系?”

分开的这段时间遇到了修,又莫名其妙的‘梦游’一段时间,算下来,起码也有半天了吧?她们担心并没什么不对的。

【没什么,睡了个午觉。】

烂到不能再烂的理由。

“是吗,夜大少可真是神奇,睡个觉用了十几小时,我也是佩服不已。”

娜娜的嘴一如既往的强势。

【呵呵,消消气,也没睡多久啦,我赶到这里可是绕了不少的路。】

我干笑的解释了一下,眼睛看着地面,比较尴尬。

“是么?这里确实容易迷路。”娜娜原谅我了?才怪,娜娜在说完这句之后,冷笑着,又接上一句:“可是呢,这里可是平地,而你还有达纳特斯带路,你好意思说你绕了冤路!”

我无言以对,【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别介意,一个玩笑嘛。】

我已经尴尬到了极点,加上昏昏的头,也不知道怎么接话了。

“你不是说可以离开这里了吗?”

娜娜也没有继续为难我的意思。

【是吧,算是吧。】

我尽量使用沉稳的语气,【达纳特斯,你说的方法呢?】

心里打着颤,这家伙可别耍我啊,不然咱的副班长小肥妞程娜娜大人可是要发飙的啊!!!

达纳特斯一次扫了众人一眼,然后为迷上眼睛,“这个阵容,是要打仗了吗?”

达纳特斯这么说的,回头看着我,“夜鸦,你的身边可有不少有意思的人啊。”

达纳特斯笑了。

怎么说呢,有些吃惊吧。

关于他说的阵容,娜娜是‘A’(A·级敏感的触动了河蟹神兽的闪亮的眼睛,被河蟹了【汗】),燕姐是‘B’。

至于为什么达纳特斯能够看透人类的实力,可以用‘神祇’来解释,虽然还不是很相信,但是他是神祇没错了。

当然,这不是我吃惊地地方。

达纳特斯的眼神在幽幽妹儿身上听了很久,很久?一秒多吧?已经很久了,没看到看燕姐的时候就随便一撇吗?

娜娜的实力被看穿了,可以这么理解吧?那么,‘SS’的实力被看穿了,可怕的能力啊,神祇吗?这就是神祇吗?

不过呢,他也看了我们的代步工具一眼,连疯子被发现了,是的,被发现了,不过连疯子不是异能者,所以达纳特斯没怎么注意就是了。

【是很有意思啊,每天都不用担心会寂寞什么的,是不是找人唠唠嗑,这样的小日子也不错啦。】

“安度晚年吗?”达纳特斯的比喻永远那么新奇,新奇到让人想杀了他。

【呵呵,呵呵呵,达纳特斯,回归正题吧,我们怎么过去?】

我干笑,不想和达纳特斯对垒了,太累了我去,这家伙就是一个隐藏的闷骚,和我不同类型的闷骚!!!是那种憋足气一个劲儿的乱放的闷骚!!!

“那么,我就说了,其实很简单,我也不知道。”

冷了,这一方土地上的炎热气息冷了。

没有回答,没有吐槽,都愣了,看着达纳特斯,眼神可以杀人的话,达纳特斯现在就已经是在被我们鞭尸了!

“咳咳,是这样的。”达纳特斯尴尬一笑,转过身去,面对着深渊,然后卯足了力气,前肢狠狠地砸在地上。

轰隆~~~~~~~~~~

【地震了!!!】

地面晃动,持续的晃动。

慢慢的,深渊两头逐渐出现一个石头和土块混合的桥,然后桥渐渐地连在一起。

…………

…………

…………

那么,我震惊了!这什么情况,这违背了物理世界无神论好吧!!

我知道自己吐槽的对象有问题,但是呢!

【这就是RPG里常见的某强大的BOOS在你准备好了刷足了红蓝药之后,穿上自己得意的一身装备准备开打的时候让你经历一个环境什么的然后唠唠嗑出发剧情然后……放你们过去杀魔王的故事!!!】

【而且,这个BOOS只用动一动脚就制造出了一座跨时代的长桥!!!】

至于我为什么要把达纳特斯的前肢说成是脚这个我不想解释了。

…………

…………

7——

“前方之路以出现在汝等面前,汝等抛下胆怯,抛下迷茫,前进吧!!!前方,是汝等想见到的……一切!!!”

达纳特斯嗓子像是入了炸药一样,声音和打雷一样真好人心。

【这不是《玩物志》里某个变·态在指引自己身边的某个女孩走向不归路之前的那句话吗?】

我嘴角抽搐,【达纳特斯你真的够了,够了~够了!!!】

我也看《玩物志》,看过,但是,这种变·态剧情实在是无法深入了解,于是就稍稍看了一遍,并没有多在意。

“你们走吧,祝你们好运。”

【运气嘛~】

我笑了笑,【这东西太玄乎了,如果真的有的话,那么所谓的神明绝对和我开了个玩笑。】

苦笑着,目送幽幽妹儿等人返回汽车,然后,和达纳特斯道别。

【再见了。】

“再见了。”

达纳特斯举起了自己的前爪,放到我的头上,我用右手接住,并不是很重,达纳特斯对自己的力量控制的切到好处。

“那么,再见了,夜鸦,希望有再见的时候,那时候再好好的真正的唠唠嗑。”

【像是自己要死了似得。】我淡淡的笑了笑,这个大家伙出的时间很短,但是很合得来,至少都是话唠,英雄惜英雄。

“是啊,这就是所谓的伤感么?”

达纳特斯的大大的脑袋低下来,看着深渊,又看了看我。

“这里是地狱,也是个很不错的鬼屋,下一次一起去玩玩,如果再叫上刚才那个家伙就更好了,刺激!”

达纳特斯随意的说着,好像忘记了之前自己为了守护这下面的某件东西狠命的拦截我们一样,不敢想象。

【是么?有时间绝对去见识见识。】顿了顿,苦笑【不过加上那个家伙,我看算了吧,我们合不来。】

…………

“真的吗?我看你们很像啊。”达纳特斯说。

我想了想,【是有点像吧?不过呢,我说了,上帝和我开了个玩笑。】

……

【那么,再见了,下次见面好好玩儿玩儿。】

“再见了,同伴。”

【我可不是你的同伴。】

笑了,然后挥手,踏上了离开的道路,心里有些不舍。

回头看了看,达纳特斯的脸上有些伤感,表情很丰富,不像是刚遇见的那么木纳。

我笑了笑,【这家伙也有柔情啊。】这样的感叹,踏上这座达纳特斯搭起的桥。

“夜鸦,放生了什么事情?”

娜娜问,可想而知,她很好奇,非常好奇,语气中很明显的是在说“你不说实话我就杀了你”或者与之相近的什么的一句话。

【没什么啊,聊聊天,唠唠嗑,然后一起梦个游什么的,就差一起吃饭了。】

我摊了摊手,坐在车子顶部,微微的震动加上刚开始就有的倦意,在放松之后,有点忍不住了。

【呵~欠~】

“怎么?累了?”

本来以为娜娜会关心我几句,但我错了。

“谁叫你那么多话?哼哼,这下好了吧,说话都累成这样,你也很厉害了啊。”

好强烈的讽刺!

【为什么你会认为我是说话才这么累的?】

“不是吗?”娜娜轻哼,“你不是话唠吗?”

【这和话唠有什么关系?】

“没关系。”

【呃,好吧。】我甚是无语。

“为什么还呆在上面?”娜娜问,现在并没有兽潮之类的危险,所以我根本没必要再继续的坐在车顶了。

【没什么啊,吹吹风,晒晒太阳。】

“自然晒干?干牛肉。”

【娜娜小姐,咱们先不谈吃的可以么?】

摇头苦笑,【话说为什么是牛肉?】

“鬼知道啊。”

【是啊,鬼说的自然只有鬼知道。】

“你说我是鬼?”

【没有,这话是你自己说的。】

“切,你的意思不就是说我是鬼吗?我说的自然只有我知道……”

娜娜撇嘴,不过在这之后很久没听到娜娜的声音。

我捧腹大笑,【娜娜上了我的当咯。】

“夜鸦你闭嘴。”

娜娜叹息一声,然后说:“我发现想问你一件什么事情比什么都麻烦。”

【我不那么觉得,言而不尽,娜娜你问吧。】

“还是算了吧。”娜娜毫不犹豫的说了这句话。

看得出来,她对这件事情没多少信心。我就这么不能相信么?不会吧,我可是很诚实的啊!

【那就算了吧。】我学着娜娜嘟嘟嘴,像蔫了的茄子一样。

………………

与此同时,车子发生了轻微的震动,在车子里面无法感觉得到,但是现在我站在车顶,可是感觉的到的。

车子在摇?不是车子本身的问题,机车本身的震动几乎是微不可觉。而不平坦的地面则又有防震器所以也很难引起车子的震动。那会是什么呢?

奇怪了,太奇怪了。

震动并没有停止,有些可以,望了望地下,也在摇晃。

【怎么回事?】

S*1750并没有给出回答,或者说它也不知道。

“地震……”S*1750回复。

【?地震?】这不可能的吧?

“是地震,3.级……3.5级……”

S*1750的数据慢慢扩大。

“5级。”

地震很明显了,不得不承认,这是地震。

【到底怎么回事啊!】

“到底怎么回事啊!”

默契的,娜娜和我同时说。

【……我也想知道。】

嘴角抽了抽,看着地面的剧烈颤抖,不用说,车子里面也有感觉了。

“夜鸦,情况怎么样?”

【别问我,我只知道地面在晃动,原因什么的完全不知道!】

抱头,捋了捋头发,突然下意识回头,映入眼帘的是……达纳特斯的笑。

幸灾乐祸的疯狂的大笑,达纳特斯挥动着前爪,巨大的嘴完全合不拢,笑声听不清楚,但是笑脸的主人贱贱的样子实在是令人火大。

【我去,这时豆腐渣工程吗?】心里一惊,不会吧,达纳特斯有意这么做的?为什么啊?

…………

“夜鸦,忘了说了,我的力量只能维持这座桥一分半钟。”

……

【大哥为什么坑我?!】

大吼,同时也把这话说给燕姐她们,顿时,机车的速度提高到极限。

………………

终——

地面的摇晃越来越强,S*1750的数据显示已经到了7级左右。

地震大大的妨碍了前进速度,桥面慢慢的出现了很多的开裂,开始只是几条细细的裂口,但是随着地震的加剧,裂口扩大,有几条已经差不多接近一米多长。

五米宽的桥面有一米长的裂口,看着就令人心寒,下面是深不见底的深渊,如果跌落那绝对是死无葬身之地。

【可恶啊!!!】

大吼,心里的焦急越来越深。

【燕姐,加速加速 !】

“知道了知道了!”

紧张的气氛下,燕姐有些慌神,有几次发出错误指令差点让我们提前冲进深渊,惊险万分。

【这不是什么大事啦,没必要那么紧张啦,哈哈哈哈。】

“呵呵,亏你现在还笑得出来。”

【娜娜也是,不要紧张啦,就当是游戏嘛,游戏。】

“那你自己去玩你的游戏去,我可没那闲工夫。”

【咳咳】干咳两声,【好吧,我自己玩。】

……

裂开的桥面无法支撑自己的重量,松动、卡擦卡擦的掉落进深渊里面。

【桥在崩塌!】

我无法再继续开玩笑了,攸关生死。

坐在车顶上,看着后面的桥面崩塌,然后沉入深渊之中,击不起半点波浪,悄无声息的消失。

崩塌的速度不快,只要做我看来是这样,但是……大概只是我太过疲惫的原因。因为桥面的崩塌速度远远高于汽车行驶的速度,在短短几秒,已经快把车子给吞噬了。

咕噜的咽了口口水,危急时刻。

已经到了边缘,500米并不长,汽车跑起来也几乎是刹那的事儿,但是……貌似已经……

最终,桥还是塌了,汽车没有在这短短的几秒跑过死亡。

但并不意味着已经结束,我,是“S”,属性“空间”,一切还有救!

空间属性的运用我无法和某个变态相比,但是,好歹咱也是天才不是吗?就几个人是很简单的啦……

——虽然我这么说,但是心理却不怎么好过,这是一个巨大的考验……不是考验,这关乎生命。

空间属性拖着汽车,在最后崩塌的一秒的时间里到了另一边,这座桥仿佛没有出现过一样,消失了,一干二净的消失了。

…………

【好险。】难得喘息,坐在车顶,享受着喜悦。

………………

——终

*

于是夜鸦又接近域外一步了。

下一章有望到达域外,在哪里,等着他的不是别的,是愤怒。

*

这里,荒芜;

这里,凄凉;

这里……本来应该什么都没有,但是,这里……现在的这里,人类,正艰苦的为了生存努力着。

——“这就是域外”

数字君有话说 走过路过不要错过,看得爽了赏个钱嘞! 赏作者贵宾票: 亲,您还没登录噢,马上登录 or 注册

赏 赏作者贵宾票: 亲,您还没登录噢,马上登录 or 注册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