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沆瀣一气

小说:小警察的正能量作者:金钩渔郎更新时间:2019-01-22 12:54字数:121128

30沆瀣一气

宴席散后,该走的人都散去了之后,刘小民知道张副市长还有未了心愿,就建议他去四楼的KTV唱唱歌,当然他也是心领神会,很自然的就答应了,既来之则安之吧。

刘小民之所以在潮江春宴请张副市长,一是因为这里是最大最高档的酒店,图个体面,那时候他的樱花园还没有开。里面集餐饮、娱乐、住宿为一体。那时他的樱花园还没开业,所以让潮江春独占鳌头。等他开业之后就取而代之了。 二是在这里请客,为了安全方便。今天来的这些客人都是他的场面上的朋友,应该说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对脾气瞅顺眼的,难免会喝上三杯五盏的。喝完酒之后也肯定还有去放松放松爱爱的,到时候醉醺醺地走路画龙,让外人看见了就不好了。在潮江春就不用担心这个问题了,在二楼的包房里吃完饭,愿意走的就走,不想走的就可以直接到四楼去喝K,遇到中意的小姐,还可以带到到六—十楼去休息,服务一条龙。

刘小民带上吴莲莲等几个人,从后面的通道直接就进了预定好的房间。这是他经常光临的一个“堡垒据点”,对此极为熟悉了如指掌。他们预定的K歌房的是百合厅,这里的的包间都是以花为名,什么“玫瑰”啊,什么“牡丹”啊,什么“迎春”啊,诸如此类。其实不外乎就是告诉前来消费的人,这里就是所谓的“花天酒地”,可以尽情放纵。

歌厅的房间很大,光线昏暗,一进去就会给人一种狭隘的暧昧联想。里面内虽然有些昏暗,但还是能很模糊的看清楚的一个人轮廓,这种光线调整的恰到好处。

服务员上好酒和干果之后,调好了点歌器的,便退了出去。之后刘小民又给同来的几个人安排了七、八小姐。借着微弱的灯光,吴莲莲看出这些女孩们脸上未脱的稚气,一个个不过十七、八岁的样子,肯定是学生妹,不知道她们为什么走上了这条路呢?这不尽让吴莲莲想起了自己的大学时代。只不过她们搞零售,自己做的是批发。

推门进去之后,吴莲莲意外地在乱哄哄的人群里做在了张副市长的身边,他全无一点副市长的架子,很随意地劝着大家喝酒唱歌。而且似乎对吴莲莲也非常的客气。其实她根本不知道,张副市长并不喜欢K歌,在一般的情况下也不涉足娱乐场所。因为有吴莲莲,所以他才会一直坚持着陪他们。否则是坚决不会露面的。张副市长在很多事情上都有极强的原则,但只是在对待女人的问题上却毫无原则。不能说是来者不拒,也是大小通吃。

不知道谁点了一首柔歌《等你等了那么久》,刘小民让张副市长场,但被他拒绝了。刘小民就同一个小姐对唱起来:

“等你我等了那么久 ,

花开花落不见你回头 ,

多少个日夜想你泪儿流 ,

望穿秋水盼你几多愁 。

想你我想了那么久 ,

春去秋来燕来又飞走 ,

日日夜夜守着你那份温柔。”

情歌配曼舞,几个小姐纷纷起身向客人们抛出了妩媚的微笑,共赴舞池。张副市长当然也不能再放过这次天赐的良机,否则会后悔一辈子。马上就毫无顾忌地将手伸向了她的眼前。这让吴莲莲有一种受宠若惊的感觉,这种感觉里有很大一部分成分代表着一种幸运。这说明张副市长对吴莲莲还是高看一眼的,关于这点,她早已觉察到了,如果连这点眼力劲儿都没有,她还能在这种场合里混吗。现在,他对她微笑着,嘴里很客气地跟她说着话。这客气里饱含了更多的真诚,吴莲莲感觉张副市长对她的微笑似乎具有了更深层的含意,那笑容所传递过来的温度很高了,照得她心里暖融融的。

当张副市长含情脉脉地看着吴莲莲的时候,她不由地在心里发出了一声喝彩彩:这真是一个好看的大叔啊,容光满面,微笑中显露出眼里的灼灼光华,只是这么平平常常地看人一眼,就给人一种春光普照之感。还没等到张副市长对她发起强大的攻势,吴莲莲这个贱货就在内心举手投降了。

吴莲莲想,在M市长相最出众的领导恐怕就是张副市长了,如果他在年轻的十岁,或者他们在前十年就相识,说不上会不会做成一对恋人呢?这样想着,却又觉得自己太幼稚了,虽然自己孤身一人,孤芳自赏,可张副市长却是家庭美满,合家欢乐呀。人家过得好端端的,怎么会跟自己扯到一起去呢?何况,这世间有几对夫妇是金童配玉女?市上更多的是潘金莲嫁武大郎,潘安配无艳,鲜花都插在了牛上,这才叫绝配。

张副市长轻轻一笑,一边跟她轻柔地跳着舞,一边在她的耳边夸她的衣服好看。

“你挺有品味啊。”

“是吗?”

“是。我接触过的女人还真没有超过你的。”张副市长说。

“不带这么批评人的吧,领导。”吴莲莲嗲声嗲气地说道。

“是真的。”

“谢谢领导夸奖。”

“你是那个大学毕业的?”

“东海大学,传媒专业。”

“为什么不去干传媒呢?”

“没有门路,进不去电视台。”

“你专业行不行啊?”

“你可以考考我啊。”

“我考你也没用,不过我有时间也可以考考,如果你真的行,我可以帮你推荐一下。”

“那太谢谢您了。”

“谢就不必了,我是愿意助人为乐的,只是希望心里明白而已,希望有你有时间知疼知热的陪我聊聊天什么的。”张副市长这样说着,用力在吴莲莲的掌心里紧紧捏了一下。

这是张副市长第一次有意识地对吴莲莲做的试探性小动作,她也明显地感觉到了,搅得她心里痒酥酥的有点乱,不知如何回应才好,只能不动神色,假装没注意到一样。

男人在这个时候往往都会把女人的沉默当成默许,借着几分酒意,交杂着内心压抑多时的冲动,张副市长有点管不住自己了,虽然明知道此时不是最恰当的时机,他还是忍不住将吴莲莲往自己身上拉近了一些,低头在她脸上用嘴唇轻轻触碰了一下。

虽然是这么浅浅的一个小吻,吴莲莲已经有些芳心荡漾了,以前跟其他的男人也不是没跳过舞,跳舞的时候也不是没有近距离地接触过,可是,那些接触大多都是无意的行为,即使是有意的行为,有没有这种感觉,毕竟大家都在一个层面上,没有身份上的落差。但张副市长却不一样,他这种无意的行为传达给她的感觉是完全不一样的,她不能相信一个身为市长竟然会这么放得开。男人和女人有意和无意的身体接触的感觉是完全不同的,两个人如果无意地碰在一起,就算是撞个满怀,也不一定会有什么特殊的感觉。但是,如果一方是有意地触摸另一方,哪怕只是远远地用眼神抚摸一眼,也会让人全身不由自主的颤动。

吴莲莲只觉得面孔一阵灼热,心里像燃烧了一团火。扪心自问,在第一眼看到张副市长的那个瞬间,吴莲莲对他便产生了一种异样感觉,但是,只要一想到两个人之间的天然落差,她内心所有的遐想立马就烟消云散了。没想到他又把吴莲莲心中的那种幻想重新给勾画出来了。

音乐缠缠绵绵一直没有停止,他们就沿着这支舞曲继续跳下去,吴莲莲全身上下每一个毛孔都在剧烈地扩张着,心跳得也特别厉害,脚下的步子也有点混乱,深一脚浅一脚像走在坑洼不平的街道上一样。张副市长趁机把她紧紧地搂在怀里,她也没有挣脱,想尽力装出一副自然随意的样子,可是越想放松反而就越紧张,眼睛都不知道应该往哪看了。往旁边看吧,看其他的客人都一个个搂着那些学生妹揉的揉掐的掐,不堪入目。无奈之下,吴莲莲只能低着头抬头注视着他,四目交汇,一下子深入欲眼。

他究竟在想什么呢?他为什么要那样做?他所追求的是怎样的一种女人?她从来都没有听到过任何人讲过这些,他的家庭到底幸福不幸福?快乐不快乐?她都不知道。她惟一弄明白了的一件事情就是——他是一个很标致的大叔。

他真是一个好看的成熟男人,在吴莲莲第一眼看见他时就已经知看得清清楚楚了,除此之外,她对他真的是一无所知。张副市长究竟是一个怎样的人?其实也真的没有必要搞清楚这个问题,只要知道他是一个副市长就足够了。其他的就是知道了也没有什么意义。

现在张副市长显然是有意的向她示好,但是他一个市长为什么要向她这么一个普通女人示好呢?吴莲莲有些想不明白了。难道是把自己当成了一个鸡吗?应该不会是这样的想法,吴莲莲还是比较相信自己的魅力的,在美色面前,别说是一个副市长,就是省长也会把持不住。她自己相信她的身体会这么大的价值。毕竟吴莲莲是个公认的美女,往这方面想,就能找出其中的一些缘由。

“小吴,你觉得我怎么样?”张副市长问了她一个很暧昧的问题。

“我都不敢看你。”吴莲莲所问非所答。

“为什么?”

“我怕一不小心陷进去了。”

“呵呵,你恭维人可真有水平,难道我有那么大的魅力吗?”

“这个问题您应该最清楚啊。”

“你小心什么啊?能陷进哪里去?我都不知道你说的是什么意思。”他装糊涂。

“你坏,哎呀!我觉得您不是很帅,而是太帅了。”

“这话我爱听,说得我开心,就冲着这句话,我也一定让你心想事成。”

“那我先谢谢您了。”吴莲莲把身体往他的身上靠去,两个人紧紧地挨在了一起。吴莲莲涨红着脸,张开臂膀,紧紧地抱住了他。

张副市长像终于淘洗出砂砾中的金块似的,惊喜得差点笑起来。在现在这个尔虞我诈,充满铜臭的社会,还有像吴莲莲这样的单纯女人真是太难能可贵了。只几句话就让她投怀送抱了,真的是太单纯了。不过张副市长这辈子喜欢的正是这样的红颜知己,他激动地把吴莲莲抱了起来,说道:

“你千万别误会!我真的只是想帮帮你,没有另外的任何意思。你也知道,我又不是什么大款,只是在市里当个不起任何作用的副市长,真要我帮你用钱铺路,恐怕我还真没有那么大的本钱。我只能是尽量呦。”

“成不成我都不会怪你。您能说这句话,我就已经知足了。”

张副市长将脸贴在吴莲莲那隆起的**的山谷间,贪婪地吸嗅着一种难以名状的女人体香,他真的觉得有点相见恨晚。同时他也暗暗发誓要帮她把这件事情办成,算是对她有一个交待吧。

吴莲莲就这样认识了张副市长,她这个接力棒便由刘小民的手里传到了张副市长的手中。他跟刘小民不一样,人很文明,对她也很温存,两个人纯粹是肉体关系,没有一点金钱关系。他们在一起幽会时总是很温柔的对待她,让她总有些意犹未尽的感觉。开始的时候,实际她已经从内心里深深地爱上了他,甚至很天真的想就这样和他没名没份的共同生活一辈子。但是,很快她就发现这个想法是多么幼稚可笑,他似乎天生就是一个多情的情种,总是喜欢着多种不同韵味的女人。发现这个秘密后她一度很伤心,还坚持了一段时间不理他,拒绝和他的幽会。但是,后来她也就想开了,自己又不是他的妻子。又何必把什么事情认的那么真呢?这种肉体关系还可以一直维持着,但同时也可以利用这个资本不断地滋生利息,自己也不能白白的奉献。

张副市长说到做到,帮她完成了心愿,走上了女主播的岗位,在M市的电视台一度红的发紫。但是,在大众眼里她和张副市长的关系早已经是个公开的秘密了。虽然这些年在播音主持方面的炉火纯青,在台里的地位没有人可以代替,但是,从此以后周围的一切都变了。表面上还是毕恭毕敬甚至还有曲意奉承,实际上见她时都敬而远之,男人们惧怕的是市长的权势,担心跟她有什么瓜连而遭受到打击迫害,而女人们则是一种鄙夷,爱理不理的不屑与她往来。

吴莲莲就是这样打进了张副市长这个“圈子”,成为其中的一份子。对于“圈子”这个概念,吴莲莲听得不少,却很少认真地去思考过它,在她的印象里只有一些泛泛的概念,比如什么“娱乐圈”啦,“文化圈”啊,而在这些大圈子里面,又包含着无数的小圈子,关于这些小圈子的东西,吴莲莲以前根本就没有什么印象,更没有深入细致地研究过,直到她在电视台工作了一段时间之后,才发现自己无形之中在官场这个大圈子里面,被划分到了张副市长这一派的小圈子之中,这时她才意识到人与人之间有着这种看不见摸不着而又确实存在的关系带。而这种关系之间又会互相吹捧互相利用,各取所需,相互达到目的。

尽管她还是担当一些重要节目的首牌主持,依旧风光无限。但内心的落寞与孤寂是无法排遣的。常常一个人对着宽大的穿衣镜里自己空洞的眼神就感到一阵阵的难过与忧伤,是啊!纵使他把自己打扮的千娇百媚,又有什么用呢?她软弱的身躯都找不到一副坚实的臂膀依靠着休息一下。想留下一段刻骨铭心的爱,却不知道将真心付与何处?

在长期这样的心情下,一个内心高傲孤独的女人能不变态吗?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