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期(花季的谎言)

小说:花季的谎言作者:火鳞剑更新时间:2019-01-18 01:44字数:322043

在打菜的时候,他遇见了杨光。打完后他没回宿舍,而是跟着杨光来到了篮球场旁的一块空地上,空地上有四五课大树,大树底下有四张乒乓球桌和几条石凳。这儿不但离食堂近,而且紧靠学校大门,所以每天都有很多人在这吃饭。这儿也有一条路连向了学校的水泥大道。

许诺和杨光就蹲在大树下靠近路口的地方吃起来,可是当许诺吃到一半时,杨光忽然用手肘拱了他一下道:“班长,你看美女代表。”看着杨光兴奋的样子,许诺抬头看了一下。可是令他没想到的是,杨光所说的美女代表是伊凡。

许诺见到伊凡后吓了一跳,她和张静正端着饭盒穿过篮球场朝这边走来,好像是要通过许诺旁边的那条路去教室里吃饭。在许诺看伊凡时,伊凡也正好看见了他。许诺本来想避开这眼神的,可是不知为什么他没有避让。而是小心翼翼的带有几分歉意与柔情的看着伊凡,只见伊凡默默的低下了头并和张静快速的走出了许诺的视线。

伊凡虽不像以往几次那么的孤傲与不屑,但许诺看出了她眼神中的无奈表情上的忧伤。许诺不知道他刚才为什么不避开,或许是他想得到伊凡一个原谅的眼神,又或许是即使是避开也得让伊凡先避开,自己凭什么避开人家。

虽然这次伊凡对自己并没有什么恨意,但许诺却非常的痛苦。因为他看到了伊凡的无奈,也明白了伊凡为什么这几天没有在足球场的那个石阶出现。原来一切都是为了躲避自己纠缠,为了避免再见到自己,她不惜绕那么大一段路来打饭。这不仅浪费时间,而且还会引来同学们的猜疑。想到这许诺万分的痛恨自己,他想自己不但没有给她留下一个好印象,而且还给她带来了这么大的麻烦。

第二天放学时,杨光又约许诺***饭。打好饭后,许诺看杨光又要去乒乓球桌那,就对他道:“我们还是去宿舍吃吧!”杨光道:“为什么?害羞啊?你又不是新生,再说你又不是没去过,我还想去见下美女呢。”许诺犹豫的道:“不是,我真的不想去那。”杨光道:“走吧!这儿有水龙头,吃完了就可以洗碗,相当的节省时间,这对于你们这种爱好学习的人来说是非常重要的。跑到宿舍那么远干嘛?”

听了杨光的话,许诺也没有再说什么。在走过去蹲下时,他还是有意搜索了一下从食堂那边走来的人群。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明明怕见伊凡,却还在人群中寻找她。

他们吃了一会,伊凡果然又出现了。不过这次并没敢看她的脸,只是抬头看了一下她的衣服。但在伊凡走过他之后,伊凡突然拉着张静跑了起来。当许诺感觉到她的急躁与不安时,许诺很伤心,因为伊凡看到自己,似乎像看到瘟神一样避之不及。

他有点后悔为什么当时明知会遇见伊凡还要和杨光来这里吃饭,或许是因为他真的认为洗碗方便,又或许是无论伊凡怎么对他,他都想见见她,那怕是被伊凡伤得千疮百孔也在所不惜。

却说伊凡自打饭又遇见许诺后,就心烦意乱的,不知道要干什么,连饭都没吃完就倒了。她不惧绕路从教学区那个路口转到大门这个路口,就是为了避开许诺。本以为这样就可以过安宁的生活,可是没过几天怎么又碰上他了。更可怕的是,他得知自己的路线后又死皮赖脸的在那等着。这种人真是神经病,有这股劲头不用在学习上,却浪费在这种事上。为了他我已经落下很多功课了,他要一直像幽灵一样的缠着我,我该怎么办?想到这,伊凡不由的担心忧郁起来。

且说许诺自见伊凡以后日子也不好过,他想得病一样艰难的度过了一天。在晚上回到宿舍后,只听杨光跟同学们显摆连续两天看见伊凡的事,同学们都说明天要跟他一起去乒乓球桌那吃饭。

又到第二天打饭时,虽然有同学们的簇拥,但许诺毅然决然的拒绝了。只见他独自一个人端着饭盒往宿舍走去,可是当他穿过足球场时,伊凡正一个人拿着饭盒向他走来。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船迟又遇打头风啊!

许诺不知为什么,看到伊凡迎面走来后,他就呆呆的站在那,有几分紧张又有几分惊恐,

他就那么小心翼翼的万分担心的看着走过来的伊凡。可是令他奇怪的是,这次伊凡并没有刻意的避开眼神,也没有其它太大的动作。而是非常平静自然的走过来。只是脸上多了几丝憔悴与抑郁。

在伊凡走到他身旁时,许诺提起了精神主动的要跟她解释,可是在他要说话时,伊凡还是转过了脸并平静的离开了。她似乎没看到许诺的嘴皮在抖动,她也好像忘记了开学这段时间来他们之间所发生的事,她又好像从来都不认识许诺。

看着伊凡远去的身影,许诺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真的错了。因为自己在乒乓球桌那连续两天的出现,迫使伊凡又改道了,而在没处改的时候,她只能推迟打饭了,你看自己都打好了,她才去。

而更重要的是,这次遇到自己后,她既不躲避也不生气。或许她已经麻木了,又或许她连生气都懒得和自己生气。一位阳光灿烂的令全校男生瞩目的火箭班的女生,为什么被自己折磨得那么忧郁与憔悴。

可是这一切的一切许诺都不是有意的,其实刚才他们在擦肩时,许诺想跟她说:伊凡今天真的是碰巧遇见你,那几天也是,我不是故意的,更没想要追你。可是这些话伊凡都没让他说出口就走了。想想这些许诺真的想撞在那个台阶上。

却说伊凡心里本来就很乱,今天又看见许诺那样看自己,而且还想跟自己说话。伊凡真的是快崩溃了。特别是许诺那双自作多情一厢情愿的眼睛,简直是要把自己杀死。她现在也不想那么多了,也不想再改变什么打饭的路线了。或许在面对许诺这么一个无赖时,她真的无法对付,也改变不了什么。

且说许诺看到伊凡这样对自己后,除了失落更加的是担心。也许他习惯了她那种不屑一顾盛气凌人的样子,更希望她能对自己生气,那怕是一个厌恶的眼神也好。而不是这么平平静静的自己承受。

由于对伊凡的担心,许诺又浪费了一个下午和一个晚自习。下自习回到宿舍后,余味他们质问杨光是不是吹牛,因为他们一顿午饭吃完也没见到伊凡的人影。后来杨光解释了许多,还让许诺作证说那两天伊凡确实连续出现。许诺作了证并解释说可能人家今天有事没走那条路。

第二天打饭当许诺穿过足球场时,他还是不停的往伊凡经常出现的台阶那张望。他不知道伊凡会不会再经过这,他一是怕伊凡再改道,二是不知道伊凡还可以往那改。

虽然许诺时刻注意着那道台阶,可是他并没有放慢脚步,因为他不想再让伊凡感觉到自己在刻意的等她,更重要的是他不想再碰见伊凡了。可是事情总是那么不如人愿,在他走到台阶下的时候,伊凡拿着饭盒走到了台阶上。许诺见状并没有迟疑,看了一眼就往食堂走去。

看着许诺远去的背影,伊凡不知道要说些什么。今天许诺虽没有再用那种眼神看她,但他还是出现在了自己眼前。她也看过电视里那些不屈不挠的追女孩子的情节,可是它们是那么的柔美与痴情,怎么轮到自己身上却变得那么讨厌与有压力?伊凡不知道这是为什么,她只希望许诺有一天能停止对她的纠缠。

且说站在队伍中的许诺心里也不好受,因为伊凡的气色没有改变,她看上去依然是那么的憔悴与抑郁。许诺知道这都是自己的错,可是他又能干什么呢?要解释,没机会;要避开,避不了。他真的想对伊凡说:去打饭的路就这么一条,我真的尽力了。并希望她的心情能尽快好起来,自己之所以用那种眼神看她,真的是情不自禁,不是故意的,希望她不要怨恨才好。

下午的第一节课是体育课,许诺很高兴,因为他这几天就没心思上什么文化课。体育课很轻松,同学们跑了几圈就自由活动了。许诺正一个人漫无目的在足球场上走着的时候,杨光从后边拍了他一下他的肩膀道:“想什么呢?愁眉苦脸的。我们去打乒乓球吧!那边人少,主要是女生。你看陈浩这小子正打得起劲呢!”许诺远远的看了一眼,确实人少,有很多女生,吴瑕也在那。于是他和杨光就穿过篮球场往乒乓球桌那走去。

到了乒乓球桌旁,杨光就抢陈浩的拍子道:“我打会。”陈浩道:“我才上。”杨光道:“新来新欢迎嘛!”说着就抢过陈浩的拍子打起来。没打一会,陈浩就在邻桌找到了拍子并打了起来。而跟杨光打的那女生见许诺一个人站着就道:“班长,你来打会吧!”说着就把拍子递给了许诺,许诺见她满头大汗的就没推辞,于是接过了拍子就和杨光打起来。

杨光虽然好打乒乓球,但和许诺打,他似乎提不起精神来。于是没打几下他就对着吴瑕喊道:“吴瑕,来这儿打!”这时站在邻桌的吴瑕一看许诺在那打着,就感觉可能是个圈套。于是她回答道:“你打吧!我这边也快轮到我了。”杨光道:“过来嘛!我打了好一阵了,有点累了。”

在杨光的再三要求下,吴瑕还是大方的走来过来并接过了拍子。许诺虽天天和她坐在一起,但这样跟她面对面时,心里还是有几分紧张。吴瑕似乎看出了许诺的不安,于是就笑道:“班长,我先发球啊!”许诺道:“嗯,好。”于是两个人就打了起来。

打了几下许诺才知道,吴瑕虽没杨光那么厉害,但还是比他厉害一点。于是他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沉着的应战。他越是认真的努力的打,吴瑕似乎越起劲。所以,没打几下,比赛就进入了白热化。

他们虽不是打得最好的,但他们的节奏比较快且很是赏心悦目,于是周围看的人也渐渐多了起来。靠近许诺一边的人在喊:“班长加油!”而靠近吴瑕的一边则喊:“吴瑕加油!”可是没喊几遍,余味突然改口喊道:“班嫂加油!”这时杨光问道:“什么班嫂加油?”余味道:“吴瑕啊!班长的夫人,难道我们不应该喊声嫂子吗?”

他这句话可把大家乐坏了,于是大家就跟着喊道:“班嫂加油!”听了这话许诺有点慌了,而吴瑕更是不知所措。面对同学们的呐喊,他们俩频频出错,于是又引来了更大的呐喊与更多的笑声。显然同学们不在为他们的球技而喝彩,只是因为他们的出错和惊慌而欢乐。

就在同学们喊得不亦乐乎时,体育老师吹响了下课的哨声。于是同学们纷纷走向了教室,许诺他们停止了比赛并收了拍子。可是到达教室后,同学们依然不肯放过他们,时不时的拿他们起哄,于是班嫂这个词就深入人心的变成了吴瑕新的称呼。

在同学们的起哄中,许诺并没有在意身旁这个美丽的女孩,他想得更多的是伊凡。他也幻想过能和伊凡在一个班级上课,特别是坐一起成为同桌,也被同学们这样的闹腾。但是现实就是现实,人家非但没和自己一个班更没同桌,更可怜的是对自己的疯狂追逐不但没什么反应,而且还产生了抵触和厌恶,甚至成为她生活的累赘与负担。想到这,许诺突然悲伤起来,他恨自己成绩为什么这么差?为什么没能上火箭班?更重要的是自己为什么多次与她相遇并死皮赖脸的看着人家?

对于同学们的起哄,吴瑕也经常反驳,但不会生气也不会太强烈反而觉得她很高兴,不知是因为同学们把她与许诺扯上关系她很期待,还是因为她本来就是个活泼开朗的女孩,并不会在意人家怎么说。

同学们经常拿他们开玩笑,但许诺既不反驳也不接受。因为他还在担心伊凡,还在为自己的错误而内疚。虽然他每个星期三都去(6)班打分都能见到伊凡,但每次去了伊凡都低着头,都在刻意的回避他。所以他别说解释了,就连给她一个温暖的眼神的机会都没有。许诺就这样在相思中煎熬,在煎熬中蹉跎。

一天晚上在篮球场开年级大会,许诺和同学们一样站到了人群中。虽然他看上去精神不太好,但他却时不时的往火箭班的那个位置看。可是中间隔了(5)班,他只能稀稀疏疏的看到几个。不过这几个就足够了,因为全是美女。他不禁感叹:火箭班就是火箭班,不但学习好,美女也这么多,而且个个都与众不同,有一种超凡脱俗的气质。不过许诺还是没有太在意,他还是在专心的寻找着伊凡,可是他认真的搜了两遍也没看到伊凡。

看着人数差不多后,年级组长拿着话筒开口道:“同学们!晚上好!”这个年级组长叫沈红军,个子不高,很瘦,有点弱不禁风的味道。他待(3)班(5)班的英语。

同学们掌声过后,年级组长继续道:“占用大家一点宝贵的自习时间来开这个会,就说一件事情。”说完后年级组长又道:“同学们都进四中两个多月了,不论是学习还是生活都已经适应了吧!没有适应的要赶快适应。在过去的这段时间中,据我的观察和任课老师的反映。总体来说还是积极向上精力充沛的,不论是上课还是上自习的表现都挺好,这就是一个好的开始。不过还是有个别同学整天只知道玩,能混一分钟就混一分钟。你别以为你考上高中就万事大吉了,我告诉你,如果你只是这点追求的话,那你就赶快走,我可以发毕业证给你。别在这碍眼,别在这占着一个座位,浪费一个床位。如果你考不上大学,跟那些初中毕业的没有什么区别。真的,没有什么区别,你别以为高中有什么了不起。”

说完后年级组长又道:“有些班级学习的氛围和纪律情况还是不够好,铃声不响不进教室,进了教室还静不下来。这样不好,课闲时我建议大家去看看(6)班,人家是怎么做的。人家为什么学习气氛那么浓?人人都主动学习,你也认真思考一下,自己为什么没能进(6)班?大家要向(6)班看齐,它就是你们的表率,也是你们的标兵。当然,(6)班有个别同学也要注意,整天没精打采的。我不管你是压力大还是有什么别的原因,总之希望你赶快清醒,赶快调整状态。其它班的可在盯着你呢!稍不注意就可能被别人赶超。”

说完后年级组长停了一下道:“当然,你们这一届比起以往几届是好多了,这不仅是我个人的观点。但是你们肩负的任务比以往几届要重,你们这一届是学校办‘火箭班’的首届。这也是为了完成艰巨的任务,因为这样可以更好的利用教学资源,增强同学们的竞争意识。好的要精益求精,在飘的要赶快进入状态。我们的时间有限,你别以为你才刚进校门,一转眼就高三了。特别是(6)班的同学,要时刻有备考的状态。老师家长都寄于了你们很大的希望,学校的北大、清华还是一片空白,希望你们能抓住机遇。”

看着同学们默默不语,年级组长又道:“最后要说一件事,就是今天星期四了,下个星期三年级上要进行一次摸底考试。考三天,考完后刚好是周末。”年级组长正要说时,台下就“啊”的一声叫起来,同学们看起来很急躁,都议论纷纷的。

看到此情景,年级组长拍了拍手让同学们静下来并且生气的道:“有什么大惊小怪的?农民要种地、军人要打仗、你们学生就得考试,你们又不是没考过。当然,有的人说才进来两个月,没准备好。那我问你,你什么时候能准备好?高考会因为你没准备好而推迟吗?没准备好是你的事,平常就叫你抓紧时间!抓紧时间!谁叫你不听的?”

看着同学们都低下了头,年级组长最后道:“好,今天就说到这。同学们下去好好的复习一下,希望大家能考个好成绩。好,解散!”

面对着突如其来的考试,许诺并没有太大的震动。看着同学们议论着离开,他也在缓缓的移动。许诺不知为什么,直到现在他还在想伊凡,他仍然不停的往(6)班那里张望。突然许诺的眼睛一亮,他终于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看到了一个美丽而熟悉的身影。没错,她就是伊凡。她看上去有点憔悴,少了往日甜甜的微笑与活泼自信的气质。

美人就是美人,美丽在她身上似乎是永恒的。即使她心事重重,即使她郁郁寡欢,她依然是最吸引眼球的。此刻的她,就像《神雕侠侣》里的小龙女,不,她比李若彤还要美,比李若彤更像金庸所塑造的小龙女。

就在许诺看她时,伊凡也看见了许诺。在目光相撞时,许诺还是没有回避。他或许想解释一下,又或许是想给伊凡一点鼓励,毕竟要考试了。就在他目不转睛的看着伊凡时,伊凡并没有像以往几次那样迅速的躲避,而是两目无光,面无表情的看着他。她的目光很绝情很冷,似乎要杀了许似的。

即使是面对这样的伊凡,许诺也没有回避。他似乎在等待,等待着她的惩罚,等待着她的原谅。可是最后,伊凡还是用相当绝情与鄙视的眼神瞥了她一眼就走了。

看着伊凡远去的身影,许诺心里有点不是滋味。他不知道伊凡为什么会那么恨他,会用那种眼神看他。但是这些许诺都不在乎,他关心的是,伊凡怎么脸色越来越差,心情越来越遭,难道这一切都是因为自己。想到这,许诺开始责备自己。他恨自己为什么会认识伊凡?为什么又情不自禁的喜欢上了她?对,正是因为自己的情不自禁与一厢情愿再加上一个死缠烂打,让一个美丽善良的女孩失去灿烂的笑容与活泼开朗的气质,并增加了几分抑郁与憔悴。

想到这些,许诺突然莫名的的担心起伊凡来。人家学习那么忙,压力那么大,再加上考试的临近。本来时间就很紧迫而且精力有限,还要整天担心自己的追逐与纠缠,有时甚至要绕路来避开自己。其实许诺真的想对她说: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希望我的出现不会影响你考试。

再来说伊凡在年级组长宣布要考试的时候,她一下子蒙了,这段时间因为许诺的骚扰让她生活都无法正常继续,更别说学习了。更倒霉的是在散会时,又看见他了而且他还是用那种令人毛骨悚然的眼神在看自己。不过伊凡还是尽量的调整自己的状态,她告诉自己:马上就要考试了,自己一点要振作,因为自己是火箭班。自己没必要想那么多,再说自己从来都没有涉足过这件事。至于这段时间的无奈,完全是因为他的一厢情愿与死缠烂打。

却说许诺回到教室后,看见同学们都认认真真的复习,几乎没有一个人做其它的事。在无声无息中展开了与时间激烈而紧张的较量。被感染后的他带着对伊凡的愧疚与担心融入了进去,他不停的告诉自己:自己要放开一切,等考试完了再说。

一转眼几天就过去了,紧张的复习终于到了最后阶段。回首这几天,许诺还是过得挺充实的,就是偶尔想一下伊凡。说到伊凡,他这段时间都没看见她,不知她跑到那里吃饭去了?也不知道她复习得好不好?她是火箭班的,竞争应该更加激烈与紧张。想到这,许诺真想再见见伊凡,那怕是她会恶狠狠的很不屑瞥自己一眼也无所谓。

不过许诺又转念一想:自己不应该想她,也没有资格想她。自己的思念与渴望已对她造成一种负担与伤害,这几天没打扰她了,她应该复习得很好。况且她们火箭班的都是牛人,稍微复习一下就行了。

再说这几天没遇见她自己也过得也挺好,不但心情平静了许多,而且也不用让伊凡那么难堪。更重要的是希望伊凡能恢复到以前的自信与开朗,并开心快乐的学习。想到这些时,许诺好像放手了。不知是因为这次突如其来的考试,还是因为他几番进攻都弄得头破血流,或者是他不想看到伊凡难过憔悴的样子。

小自习终于下了,因为明天就要考试了。同学们都很兴奋也很放纵,教室里吵吵嚷嚷的。吴瑕笑着对许诺道:“班长复习得怎么样了?”许诺回答道:“差不多,就那样。”吴瑕道:“也是,你平常就很刻苦,也不用怎么复习。”许诺道:“刻苦?那是事倍功半,你没见我经常走神吗?”吴瑕道:“没注意,就是觉得你有点心事,可以说给我听听吗?或许我能帮你解决。”许诺道:“不可能的,谁也解决不了。”说完后许诺又道:“别说我了,你也不错啊!比以前认真多了。”吴瑕道:“这到是,以前经常跟刘海艳说话,现在跟你同桌了就没那么多话了。对了,我看你数学、化学挺好的,以后要多多指教啊!”许诺道:“指教不敢当,可以互相学习。你英语不也挺好的吗?我还要向你学习呢!”他们就这样你一言我一语的交谈着。

下晚自习后,吴瑕走在了宽阔的水泥大道上。路上穿梭着熙熙攘攘的人群,两旁的梧桐树间吹过微微的晚风,微弱的路灯暖暖的照在身上。吴瑕心情很好,一是她这段时间过得很充实;二是今晚她和许诺聊了很多。不论是生活还是学习,这令她很高兴。因为一向活泼开朗的她,长时间不说话确实有点难受。更重要的是,许诺并不像人们想象的那么沉闷,说起话来不仅滔滔不绝,而且还有几分情调。

第二天起来,许诺的状态很好。吃过早餐后,他自信的走进了考场。语文和地理考完了,考试的第一天也就过去了。同学们都在纷纷的议论,好像都考得不错。他们只是担心明天,因为明天考数理化三门,是最多也是最难考的一天。或许是因为平常学的不错吧!许诺对于明天的考试好像很平静。

第二天早上起来,许诺还是像昨天一样去食堂吃早餐。可是当他走到足球场上时,他忽然看见伊凡拿着数学课本正朝他走来,好像要去宿舍拿什么东西。很显然她起得比较早,已经看了一会书了。许诺虽心里有点抖,但他还是借着好心情振作了一下精神。他想给伊凡展示一个快乐自信的自己,更重要的是希望伊凡也能打起精神来考好这次试。

但当他靠近时,他发现伊凡还是那么的憔悴而且还多了几分痛苦。一看那表情就知道肯定是昨天没考好,这时许诺突然担心起来。他想走近打个招呼,可是在快要靠近时,伊凡有意识的避得远远的,只是很勉强的看了他一眼。

看着伊凡沮丧的背影,许诺高涨自信的情绪早就跑到了九霄云外,他心里难受极了。他开始抱怨自己:自己到底是怎么了?为什么偏偏喜欢一个火箭班的女生?为什么要把人家弄得生活无措,学习无绪而自己还不肯放手?是不是要等人家成绩一落千丈离开这个学校自己才肯放手?面对太多的错误与误会,许诺也只能默默的承受与难过。其实他可以追上去解释一番,告诉她:自己并不是故意的,这一切都是巧合都是误会。可是他不想也不敢,因为伊凡不会听他解释的,也不会相信他。

且说伊凡吃过早餐在复习的时候,突然想起尺子落宿舍了,于是就回去取。本来心情就不太好,可是没想到却偏偏遇上了许诺,真是怕什么来什么。许诺还很殷勤的想跟她打招呼,更糟糕的是他那平常并发情意的眼神变了。变得可怜关心自己起来,好像自己沮丧的状态是因为他。

想到这伊凡有点讨厌许诺,她真想对许诺说:我现在的状态不是因为你,这次即使考不好也跟你一点关系也没有,别在自作多情一厢情愿了!

伊凡虽这么想,但对于她糟糕的心情来说一点帮助也没有。一想起许诺那得意并且想安慰她的表情,她真的快窒息了。她有点不想考了,她怕考不好,更怕自己的成绩被人笑话。因为她不仅是火箭班的,更是全校师生关注的焦点。挣扎犹豫了一会,她还是走进了考场,因为她相信:廋死的骆驼比马大。

卷子发下来后,伊凡快速的浏览了一下。后面的几个题好像讲过,但是怎么也想不起来了。有几道选择题好像自己做过,但怎么算起来那么繁琐呢?于是她本来就不平静的心又惊慌起来,不过她还是努力的克制着自己并勉勉强强的渡过了每一场考试。

试终于考完了,同学们都松了一口气。都议论纷纷的,有的抱怨这次考得太急了,自己根本就没准备好;有的则很高兴,认为自己这段时间真的没白费。真是几家欢喜几家愁啊!看着大家聊得那么热闹,许诺并没有说什么,只默默的坐在座位上,好像没考过试一样。他看起来有点失落,更有几分憔悴。这三天下来,许诺第一天考的还可以。自他看见伊凡沮丧的表情后,就一直为她担心。

许诺虽然没考好,但他似乎并不在乎,他只希望伊凡能考好。毕竟自己没考好是咎由自取,而伊凡若没考好则完全是因为他。

一转眼又是星期一了,虽然经过两天的调整。但许诺看起来心情还是不好,憔悴的面容好像无法拭去。突然,余味跑进教室大吼道:“太好了!太好 了!有人考零分了,这次垫底不孤单了。”原来余味就是班里的‘堕落分子’,他平常不好好学习,上课还玩东西,好多老师都批评过他,班主任也叫他谈过话。这次考试前他就非常的担心,还盘算过怎么作弊。所以听见有人考零分,他当然高兴了。

听了余味的话,杨光道:“吹牛,怎么?谁还不会写字?怎么可能考零分?”余味道:“(2)班有个小子考化学作弊被逮住了,化学被记为零分。”坐在一旁的郭良道:“你怎么知道的?”余味道:“在公示栏上贴着那个表啊!姓名、班级、原因清清楚楚的。”郭良道:“考前他就帖了那个表,我还以为是吓唬大家的,没想到他还动真格的了。”

一晃几天过去了,老师们都陆陆续续的把卷子发了,许诺考得不好,甚至有几科吴瑕还比他高。许诺虽说不在意,但看到结果后他还是很难过,他没什么奢求,只希望伊凡能考得好一点,不要像他一样。

接下来的一节课是语文,教语文的是兴华四中语文教研组的组长,也是‘火箭班’的班主任——王争辉。他谈吐大方、幽默诙谐、文思敏捷、善于启发教育人。所以同学们都爱上他的课,他的课轻松而充满激情;悠闲却能学到东西;大笑后让你有所思考;忧伤中也能有所感悟。

铃声过后,语文老师走上了讲台。他微笑着道:“这次考试同学们都考得不错,你们班最高分是108,(6)班是121。虽考得不错,但还有很大的上升空间,所以希望你们继续努力。”说完后语文老师又道:“今天我没带试卷,上面也没什么可讲的。这几天要忙着统计你们的分数,所以你们班的试卷我晚上一起在放(6)班,班长晚上下小自习的时候去(6)班拿一下就行了,就放在讲桌上。”说完后语文老师道:“好,我们开始上课!”说着就翻开了教本。

考试基本已尘埃落定,但许诺的心情还是没有好转。可能是因为这次考砸了,更重要的是他还在为伊凡而担心。不知道她考得怎么样,考得好还是不好,如果考得不好,她的压力肯定比自己大,因为她是‘火箭班’的。

想着想着就下自习了,对于响亮的铃声许诺似乎没听见。这时吴瑕用手中的钢笔捅了捅许诺道:“班长,你怎么啦?”许诺这才回过神来,并有气无力的道:“我没事。”吴瑕道:“那你还不快去拿试卷,同学们都等着呢!”许诺这才想起今天语文老师让自己去(6)班拿试卷的事,于是他慌忙的站了起来,并跑出了教室。

在走上二楼的楼梯时,许诺的心情万分的忐忑。要是在平常上去打分许诺根本就不会这样,因为他知道结果。顶多被伊凡很厌恶的瞥一眼,或是她根本就不会看自己。而这次则不同,他不知道伊考得怎么样?更不知道伊凡恨自己恨到什么程度?她的心情有没有好起来?对于这些不可预测的东西许诺很担心。

想着想着就到了(6)班的教室外,许诺迫不及待的小心翼翼的透过窗子往伊凡坐的位置看了一眼。这一看让许诺本来就揪着的心更加担心起来,因为伊凡正在那头枕着双手爬在桌子上,不知道是在那睡觉还是在那哭?反正看情形是状态不好,好像是受了很大的打击与折磨。看到这情景时,许诺的心很不是滋味。

就在许诺难过时,突然有人喊了他几声。许诺转头一看原来是林怡,她正倚着护栏在那站着。许诺忙答道:“哦,林怡。我都没注意你站在这,最近怎么样?”许诺说完后才发现伊凡的好朋友张静就在林怡身后不远处站着,看见他后脸色变得相当难看。可林怡并不知道这些,只见她笑道:“没怎么样,还不是整天学习。”说完后林怡又道:“对了,你上来有事么?”许诺道:“王老师叫我来拿一下我们班的试卷,他说放在讲桌上。”听了许诺的话,林怡扭头看了一下讲桌道:“哦,是那沓,我就说怎么没人发。”

说着许诺就走进去拿了试卷,出来时他没敢看张静只是对林怡道:“我先走了,下次再聊。”林怡应道:“拜拜。”告别了林怡后,许诺就走向了楼梯。

回到教室时,同学们都涌了上来,并不停的喊道:“让我先看看我的!”许诺一看同学们这么热情,再说自己也没心思发试卷,就把试卷交给了他们,自己则默默的回到了座位上。 回想起刚才伊凡的情景,他很难过,看样子伊凡真的考砸了。而这一切的一切都是自己造成的,都是自己扰乱了她的生活,都是自己影响了她的考试。

想着想着许诺深刻的感到:他必须要消除伊凡对自己的误会。因为只有这样才能消除她对自己的误解,也只有这样才能让她重新振作起来。可是要怎么解释才能消除误会呢?因为许诺很少有机会和她见面,即使见面了她也不会理睬自己。想来想去,许诺决定给她写封信,这样即使她不理睬自己,也可以看到自己的解释。

终于下晚自习了,许诺快速的走出教室跑向了大门口。到达校外的小卖铺后,他仔细的看了一下,信纸都是彩页的,上面还有些‘心’的图案,信封上也有些花花草草。他本来想要简单一点的,但是没有。

回到宿舍后,不一会就熄灯了。许诺悄悄的从衣服里取出了信纸和信封,钻到被子里用手电筒照着,把硬壳笔记本垫在下面开始给伊凡写信。过了一会写完了,许诺把它装到信封里,并收拾电筒笔记本就躺下了。

躺在床上,许诺心里空荡荡的。他深知这封信送出去后,误会可能被消除。但他们只能做朋友了,甚至连朋友都没得做。总之,这信一出,他和伊凡将不再可能,伊凡美丽的容颜将变成一种记忆,她的忧伤与快乐将跟自己一点关系都没有。

第二天上课许诺虽然勉强的坐在教室里,但心里却琢磨着怎么送信。想来想去许诺决定下晚自习后去宿舍找伊凡,那里人少,老师也不会发现。

一天的忐忑终于等来了下晚自习的铃声,铃声一响,使本来就激动的许诺更加的紧张起来。此刻他有点动摇了,他不敢面对伊凡,更不敢去宿舍找她。几番犹豫后,他还是走出了教室。他心想:为了解除误会;为了伊凡能重新振作起来,自己豁出去了。

许诺忐忑的来到了女生宿舍的后墙外并站在了(6)班女生宿舍的阳台下。因为正门是不准男生进的,再说许诺也不敢进。许诺鼓起勇气对着三楼(6)班的阳台喊道:“伊凡!伊凡!”没喊几声就从宿舍里走出一个人恶狠狠的对许诺道:“伊凡不在。”说完就进去了。虽然晚上光线不太好,但许诺还是认出了那个人,她就是伊凡的好朋友张静。许诺一看表快熄灯了,就感觉伊凡不可能不在。于是他又接着喊道:“伊凡我知道你在里面,我只是想给你一样东西不会打扰你的。”许诺边说边举着信摇着。这时又走出来一个漂亮的女生坚决的道:“伊凡不要。”

看着伊凡不出来,许诺又喊道:“你叫她出来看一下,要不就让她自己对我说。”许诺说完后里面没反应,于是他又喊了几声伊凡,看还是没人理他又拼命的喊伊凡,没喊一会宿舍里果然又走出一个高个的女生,长得还挺漂亮,手里还端着一个盆。只见她有点生气有点不耐烦的道:“你自己留着看吧!”话刚说完还没等许诺回话,她就将一盆水泼了下来。你还别说这女生不但动作快,而且落点还相当的准。那盆水不偏不斜的倒在许诺的头上,几乎每一滴水泼在了许诺的身上,根本就没有浪费。

看着许诺狼狈不堪的样子,她似乎意识到了自己的过分,于是很不好意思的跑进了宿舍,另外的那个女生则忍不住笑了起来。当许诺擦了一把脸上的水再看时,阳台上已挤满了人。不光是(6)班的阳台,其它班的其它年级的整幢女生宿舍的阳台都挤满了人。其中林怡也在里面,更重要的是(4)班的女生也出来了,吴瑕她们也在那看热闹。这时宿舍的灯突然熄了,那些女生忽然一下子沸腾起来,清脆嘈杂的起哄声响彻整幢宿舍楼。

许诺这才意识到事情已被所有的人知道并成为一个笑话,再看看吴瑕和林怡还有自己班的女生女生都在那看着,更重要的是信好像已经被打湿了,于是许诺拔腿就跑。这时有人喊:“帅哥你别走啊!继续啊!”这时阳台上的女生又笑了起来,并有人不少人跟着起哄。当时那场面真是壮观啊!

宿舍楼下呼美女,美女不出她人应;

手握锦书想送出,盆泼清水毁情书。

帅哥冤枉被淋透,美女纯真凑热闹;

不堪压力帅哥走,趁火打劫笑翻楼。

浑身湿漉漉的许诺走着有点冷,寒冷的夜风吹过时更是让他打了几个喷嚏。他才进男生宿舍就看到走道上站满了人,大家都没睡都出来看热闹呢!看见许诺回来后,大家都停止了议论和嘲笑变得静悄悄的,都很惊奇的看着许诺。许诺没敢看他们,只是低着头快速的走进了自己的宿舍。

等他走进宿舍后,走道上围观的同学都笑了起来。许诺并没有理他们,而是有点生气的把衣服脱了并用毛巾擦了擦身上的水。这时舍友们也从走道上走进了宿舍,杨光道:“班长你刚才干什么了?是不是闯进女生宿舍让人家发现了,闹得吵吵嚷嚷的。”余味道:“是不是去偷窥女生脱衣服了?也不叫上我。”这时大家都笑了起来。

许诺有点生气的道:“怎么说话的?谁偷窥了?谁去女生宿舍了?”看着许诺生气的样子,同学们都没再说话,只见陈浩关心道:“你怎么把衣服弄湿了?快换一下,要不感冒了。”许诺道:“我没事,大家快谁吧!明天还要上课呢!”同学们见许诺狼狈的样子也就没再说话,而是各自睡去了。

许诺却睡不着,他虽有不快但内心的那份煎熬与内疚终于放下了,那一盆从天而降的凉水似乎是对自己的惩罚也是对伊凡的赎罪。不过他转念一想又悲伤起来,因为他今晚这么一闹,全校的人都知道他在追伊凡。他倒无所谓,他也很想追伊凡。可是伊凡怎么办?她本来就被自己扰乱了生活,还影响到了学习,这么一闹岂不是让她的处境更加的难堪与尴尬。

第二天上课,许诺感到特别的别扭与不自在。自早操散掉,他遇到的同学看他的表情都不对,有的只是冲他很坏的笑笑,但更多的是给他投向鄙视与蔑视的目光。上午放学的时候,好多男生看他的眼神都不止是鄙视与白眼,还有几分杀气,特别是火箭班的男生,好像要揍他似的。每当遇到这种情形时,许诺都只是灰溜溜的低着头走开。

吃过午饭后,许诺垂头丧气的来到了宿舍。他呆呆的躺在床上不想去教室也不想看书,他不知道这种被别人指指点点的日子什么时候才能过去。过了一会铃声响了,许诺骨碌的从床上爬起来跑向了教室。

许诺跑到教室门口正要推门时,突然听见教室里议论纷纷的。于是他收回了手并静静的听着,只听见余味在里面喊道:“大家注意了!昨晚我们班长在兴华四中女生宿舍制造一起爆炸性的求爱事件,我们作为他的同学加好友是不是应该支持他一下,帮忙撮合撮合。”陈浩插嘴道:“我还听见一句顺口溜道:

帅哥深夜追校花,一盆泼得脚底滑;

真情可鉴被人戏,校内校外大爆炸。

陈浩话音刚落,同学们就忍不住笑起来,好多人都说写得好。杨光道:“不是校园流行的吧!是你陈大诗人写的吧!”大家又是一阵大笑。这时站在门外的许诺有点忍不住了,他真想一脚把门踢开,然后再揍陈浩一顿。可是一向不爱说话的许诺并没有那么做,他只是轻轻的推开门看了同学们一眼。

许诺的突然出现让同学们有点措手不及,只见嘈杂的喧闹声戛然而止,同学们都静静的用很担心的眼神注视着许诺,好像在看猴一般。他们似乎不敢相信平日不爱说话而且刻苦认真的班长竟做出这种事情来。

许诺看了一眼后很快的低下了头,虽然同学们对他有几分尊重,眼神也温暖了许多,不像其他班的那么有杀气。但他还是不敢看大家,只是低着头慢慢的合上了门并静静的回到了座位上。

下午第二节课上课时,班主任走上讲台道:“今天不上课了,我简单的说一下这次考试。据统计的数据看,我们班排第四,(4)班嘛!”这时同学们笑了一下。班主任接着道:“不要笑!除去火箭班,排中间,还马马虎虎,但是和(3)班的差距有点大。我们班有好多同学,有些题明明老师讲了很多遍,在考场上还是做不出来。这说明什么呢?说明你没用心,没有真正的搞懂它,整天在教室里坐着有什么用?出工不出力。”

班主任停顿了一下又道:“名次已经排出来了,我就不公布了,反正试卷已经发下去了,考得怎么样,你心里应该比我还清楚。名次不公布是给有的人留点面子,我怕伤害了你那点可怜的自尊心。在这要表扬的是:吴瑕、陈浩这两位同学,他们进步得很快。其实进步的人很多,其它的就不提了。还有几位是要严重批评的,在这我就不点你的名了,希望你好自为之。”

说完后班主任又道:“大家要努力啊!像你们现在的成绩考大学根本不行,再过两个月这学期的期末考就到了。希望大家能从这次考试中总结经验,以便在下一次期末考试中取得好的成绩。”班主任刚说完,教室里就响起了热烈的掌声。班主任又道:“好,今天就说到这。对了,许诺,晚饭吃掉后,你来我宿舍一下!”班主任出去后,同学们都笑了起来,有的人还转过头来看着许诺,他们似乎已经知道班主任要跟许诺说什么。

许诺则蒙了,他不知道班主任为什么只叫自己而不叫别人。他知道自己这次确实成绩下降得很厉害,不过要是因为这批评他,他倒无所谓。关键是他怕班主任知道他追伊凡的事,他怕班主任找他的根本原因是因为昨天晚上的事。他想:难道老师们都知道了?是伊凡告发的吗?许诺没有答案,他开始坐立不安起来。

下课的铃声过后,刘海艳和几个女生走过来围着吴瑕道:“恭喜!恭喜!都进步了,有什么好的方法?也教教我们!”吴瑕回答道:“没有,有什么好方法,这次是侥幸。”其中一个女生道:“是不是班长支了你几招?还是爱情的力量太大了?“这时周围的同学都笑了起来。吴瑕赶快阻止道:“你看,你们又在起哄,又想胡说。”

吴瑕刚说完,杨光就凑过来并弯腰搂着许诺的肩膀道:“班长你可偏心了,我跟你坐时,你都没给我支招,真是重色轻友啊!”许诺道:“说事就说事,不要总把它说偏了!”许诺虽知道杨光可能是想安慰一下自己,但他还是不敢看他的眼睛,也不想多说话。不一会上课铃声响起,同学们都散去的时候。吴瑕看许诺不怎么说话,而且脸色也很忧郁,她虽知道可能是因为伊凡的事,但她还是对许诺道:“班长,你怎么啦?怎么不开心啊?”许诺道:“我没事,上课吧!”说着许诺就翻出了课本,吴瑕也就没再说话。

吃过晚饭后,许诺怀着忐忑的心情惶恐不安的来到了班主任的宿舍门口。他先从窗子里看了一眼,班主任正坐在桌子旁边,好像在整理什么资料。于是他就抬手敲了一下门,听见里面应了一声后,他就进去。

看见许诺后,班主任让他坐下并且道:“知道为什么叫你来吗?”听了班主任的话,许诺本来就忐忑的心情就更加的紧张起来,只见他颤颤巍巍的道:“是因为成绩下降的事。”班主任道:“原来你还知道你成绩下降了,我还以为你不知道或者说你不在乎。”看着许诺不说话,班主任又道:“这只是原因之一,我听说你昨晚去女生宿舍送情书了?”听到这许诺心里一怔,不过他还是小心翼翼的道:“她告诉老师了?”班主任道:“这需要告诉吗?你动作那么大,全校都知道了。在其他老师面前我都感到惭愧,我怎么会教出你这么一个学生,而且还选你当了班长。”

听到这许诺急忙道:“罗老师,这班长我可以辞掉。但我要说的是事情并不是你们想象的那样,我并没有追她,那封信也不是什么情书,我只是想跟她解除误会,你要不信我可以把信给你看一下。”看着许诺坚定的样子,班主任道:“信就不必看了,你要解释什么我也不想知道,我只是想告诉你,你们现在年龄还小,心智还不成熟,我希望你不要因为她浪费了大好的学习时间,等以后你上大学了,有的是时间想这些事。”

看着许诺不作声,班主任又道:“反正有责改之,无责加勉,我会调查的。还有就是我看你这段时间状态不好,是不是就是因为这件事。我当初之所以选你当班长,一是对你印象很好,二是你入学的成绩也不错,在我们班排第7。而你看看你这次考了多少?第18,你知道吗?今天我说要批评的人就是你。试没考好,还惹出这么一大堆事来。我不管这件事是不是人们想象的那样,我只是希望你能吸取一些教训,好好的静下心来想一想,认真的反省一下自己,调整一下心态,赶快跟上老师和同学们的节奏,好好学习。”

看着许诺不说话,班主任大声道:“听见没有?”许诺这才回答道:“听见了。”班主任又道:“班长你还是先干着,要是你还像这样或者说下次考试没什么起色的话,我绝对撤了你。好吧!今天就跟你聊到这,你下去好好想想!”

许诺起身正要走时,班主任又道:“对了,明天晚自习不上了,去图书馆一楼阶梯教室开年级大会。你通知一下!”许诺应道:“好。”说完就走出了班主任的宿舍。

许诺告别班主任后,不知怎么的,他心里轻松了许多,似乎堵在胸口石头一下子被搬开一样。这可能是因为受到了班主任的教诲,也可能是因为他内心的误会与委屈终于有一个对象给倾诉出来了。他很坚定的走进了教室,他要像班主任说的那样好好学习。也许对于学习来说,什么误会、什么鄙视、什么爱情都不算什么。

许诺回到教室时已经上小自习了,吴瑕看他的心情好像有所好转就询问道:“班座找你什么事?”许诺道:“没事,给我上政治课呢!”说完许诺又道:“对了,班座说明天要开年级大会。”说着他就站起来提高嗓门道:“大家注意了,通知一件时。明天晚自习不上了,到图书馆一楼的阶梯教室开年级大会。”同学们听到这消息后就‘哇’的一声,本来安静的教室又喧闹起来。余味道:“除了这件事班座就没说别的吗?”许诺道:“没有啊!”余味道:“你再想想!比如说最近发生的大事。”这时同学们又笑了起来。许诺虽知他在取笑自己,但还是严肃的道:“大家别吵了!上自习!明天下了小自习就去,别迟到!”说完就很干脆坐到了座位上,同学们也就没再说话。

第二天上课许诺在面对大家时,有了几分自信与坦然,即便是在面对鄙视和嘲笑。所以他认真充实的度过了每一节课,这种感觉他好久都没有体会过了。他也不知道自己这么好的心里素质是这样炼成的,或许是因为班主任的开导与教诲吧!

晚上下小自习的铃声响过后,同学们就纷纷走出了教室。很多同学都议论说这次开会是因为考试的事。眼看同学们都走出去了,杨光跑过来道:“走吧!班长。”于是许诺就起身要走,这时杨光又道:“班嫂呢?”许诺道:“刚走一会。”许诺刚说完,杨光就大笑道:“怎么?这下承认了吧!”这时许诺才反应过来,只见他道:“好啊!你敢设计害我。”说着就要打杨光,杨光见势就往教室外跑。

杨光一直跑道阶梯教室外才停下并喘着气对许诺道:“班长,别追了,我投降。”许诺也停了下来道:“以后别再胡说了!看把我累得。”他们休息了一会就往阶梯教室的门口走去。

他们走进阶梯教室时,同学们还在吵吵嚷嚷的,有的还走来走去的,根本分不清那班在那。这阶梯教室很大就像电影院一样,座位从第一排往后依次升高,像阶梯一样,所以才叫阶梯教室。许诺小心翼翼的粗略的扫了一眼,虽然他很想找到伊凡,也想知道她现在是一个什么状态。但他不能也不敢仔细过度的搜索,因为他怕伊凡误解,也怕同学们鄙视与嘲笑的眼神。

忽然杨光道:“班长,我们班在后边。”说着就拉着许诺往后边走。走到座位旁时,吴瑕道:“班长、杨光来了。”杨光道:“你们跑这么快。”原来吴瑕和刘海艳她们等众多女生坐在一排上。许诺应了一声就和杨光跟陈浩他们坐在了一排,刚好坐在了吴瑕她们的后面,许诺正对着吴瑕,杨光对着另外一位女生。

坐下后,陈浩道:“呀!你们视力真好,这儿空着两个都能找到。”杨光道:“那是,我远远的就看见你了,还有余味。”余味听了道:“怎么啦?有什么事?”原来余味就坐在他们后边。杨光道:“没什么事,想你了。”

许诺并没有心思听他们胡扯,而是在仔细的搜索着伊凡。果然在前边几排座位里,他找到了伊凡。虽然间隔有点远而且人员也嘈杂,但她的背影依然是那么的美丽与熟悉。她还是留着一头乌黑的披肩长发,头顶扎着两束发髻自燃的垂下来和下边的长发融为一体。身着一件以淡黄色为主,上面点缀多种花纹的薄毛线衫。

从她略低的头和一动不动的背影来看,她好像有什么心思,而且是很忧郁的那种。看到这些后许诺也开始担心起来,他知道这一切都是自己的错,都是自己把人家变成这样的。自己不但把人家骚扰得试没考好,而且还在女生宿舍弄那么一出,这搁谁身上谁都受不了。更何况她是火箭班的高材生,更是兴华四中的第一美女。

就在许诺正看着伊凡时,突然音响‘呯,呯’的响了两下,整个教室逐渐安静了下来。原来是年级组长沈红军习惯性的拍了拍话筒。他道:“今天又把同学们召集到这块,想必都猜道我要说什么了吧!”这时教室里就开始议论起来,这时年级组长抬了抬手道:“大家静一静,别猜了!我听有人说是‘考试’的事。对,就是考试的事。考试成绩想必大家也知道了,真是几家欢喜几家愁啊!有的人平时就认真刻苦达到了自己的设想的目标。有的人也达到了目标,只不过不是他设想的,但也是他造成的。因为他平时上课没精神,功课不认真做,所以就应该考成那样。有的人则是因为心理状态等多方面的原因没发挥好,对于这些人我想问一下,你考了半辈子的试怎么就不会调整呢?你这次没发挥好,没关系,你还有机会,下次没发挥好也不要紧。可是我想问你一下你何时能发挥好?也许你说‘高考’。可我却认为不一定,高考的结果99.9%是尊重历史事实的,你别以为你就是那0.1%,这0.1%争的人多着呢?你别想当黑马,没那么多黑马。”

说完后年级组长又语重心长的道:“所以要总结啊!一定要从这次考试中认识到自己的不足,不论是课本知识也好,学习方法也罢,心理素质也无所谓。关键是要注意总结,以便下次能够以更好的姿态和方法去面对它,好不好?”这时同学们都异口同声的答道:“好!”。

年级组长抬了一下手示意大家静下来并且道:“还要说的一件事就是‘作弊’,虽然考试前左说右说,我们还设置了白榜,但是还是有人上榜。当然,这是他自作自受。还有个别人也作弊了但没上榜,你别以为你做得天衣无缝,这次逮不到你下次一定能。你要是把这点聪明才智用在学习上就不要作弊了。端正考风促进学风是我们兴华四中的基本办学理念,我们也会一直执行下去,所以希望你不要再抱有什么侥幸心里。”

年级组长刚说完教室里就议论开了,陈浩小声道:“余味是高手啊!”在后边的余味笑道:“过奖!过奖!都是靠你们的关照。”

突然年级组长提高嗓门道:“好啦!不议论了!”看着同学们安静下来后他又道:“下一个问题就是谈恋爱。”这话一出,同学们很敏感的条件反射似的笑了起来。只见年级组长一本正经的道:“不要笑!我不希望你们过早的的涉足这个领域,不管你是早熟也好,想早恋也罢。”

看着同学们默不作声年级组长又道:“当然,绝大多数同学是不会的,在这里我要提醒已经恋的或是将要恋的,再或是有这方面想法的人,请你就此打住,赶快刹车。如果被我们逮住了或是掌握了证据将通知你家长,屡教不改的就作开除处理。”

说完后年级组长又道:“也许你们会说太严厉了,而我却认为还太轻。因为作弊只危害自己,而恋爱是既害己又害人,还对认真学习的人有煽动作用。这里特别要提醒男生,你一见钟情了,追求了,想谈恋爱了。不要危害别人,有的是人家不同意或者说根本就看不上你。你也在那死皮赖脸不依不饶的,以致于影响人家的学习生活。”

当年级组长说到这时,同学们又哄堂大笑起来,好多人都扭头看着许诺,特别是火箭班的,笑声中还带着诸多的鄙视与不屑。许诺不知自己该怎么办,只是有一种被众人审判的感觉,他很想起身然后快速的跑出教室,可是他没有只是惭愧的低下了头。余味则在后边小声的道:“班长,你看这么多美女看着你。”许诺没有说话,只是一动不动的很难堪的坐在那里。

看着同学们都把目光投向了许诺,年级组长又道:“当然,你会反驳说爱美之心人皆有之,谁叫她长得那么漂流?那我就要问你了,你一点错都没有吗?人家长得漂不漂亮跟你有什么关系?”说完后年级组长停了一会又道:“你把这份心思压一压、攒一攒、往后推一推,等将来考上大学了,再在大学里放开手脚的谈,何必争此时宝贵的光阴呢?而且还遮遮掩掩的,没什么意思。”

听了年级组长的话后,坐在后边的余味又小声的道:“大学里能遇上这么漂亮的吗?有的人一旦错过就不在了,为了伟大的爱情我们要冲锋前进。”余味才说完,陈浩就忍不住笑了起来,刘海艳也笑了,吴瑕没作声,许诺则一直低着头。只听杨光小声道:“余味你能不能消停一会,让年级组长听见了,下来扇你两个耳光。”听了杨光的话余味也就没说了。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