祭日

小说:以杀入道作者:北魁更新时间:2019-01-18 01:42字数:119658

从十万大军中镇定自若地走出来后,沐风在人们的注视下迅速远去。

家里,大门虚掩,推门走进去一看,大厅青烟袅袅,母亲背对着自己跪在父亲的牌位前。身穿一件一尘不染的白色轻袍,头发高高地盘在脑后,脸上还蒙着一层薄薄的轻纱。从背后看去,宁静、优雅,带着一股似乎与生俱来的高贵气质,穿着打扮和平时截然不同。

“母亲,我回来了!”

沐风小声地说一句,嘴巴动了动,什么也没说,‘啪’的一声跪在母亲身后。

“为什么跪下?”母亲头也不回,声音平静。

往日,听到母亲平静的声音,沐风再大的冤屈,再大的愤怒都能迅速平静下来。然而,今天听到母亲平静的声音,心中不由得更加愧疚,双眼通红,“母亲,儿子不孝,我有罪!”

回到家后,沐风感到了深深的愧疚。

不是后悔废了沐青原和林正德那两个恶少,如果时间可以倒流,他仍然毫不犹豫地动手。他愧疚的是,愧对劳累奔波,养育了自己这么多年的母亲。由于生活的压迫而劳累过度,母亲早生白发,并落下了满身病痛。

闯下弥天大祸后,自己流亡于十万大山也不要紧,但母亲呢?

让她陪着自己一起流浪,日夜担心受惊,那是怎么样的罪过!

“你又闯祸了?”母亲仍然头也不回。

“是!”

沐风愧疚地低头,这个时候,不敢再有任何隐瞒,“我废了建宁校尉的儿子,打爆了二少爷沐青原的一只眼睛!”

“嗯,我知道了!”

出乎沐风的意料,母亲听了后似乎不以为然,一反往日的严厉,仍然一动不动地跪在地面上,“厢房内有一套干净的衣服,去吧,把自己清洗干净,沐浴、更衣。”

沐浴更衣?

沐风断然摇头,都什么时候了还沐浴更衣,再不走就来不及了,“母亲,走,跟我一起走吧。我们离开这里,就现在,越快越好!”

“走?现在走,还来得及么?”

司徒清语气平静,缓缓地接着说道:“有些事情,已经做了,就再也没有回旋或者躲避的余地,只能想办法去面对。风儿,你还是太冲动了,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么?”

沐风摇摇头,“不知道!”

母亲没有严厉指责,语气平静,但越是这样,他心里反而越难受。哀莫大于心死,自己闯下了这样的弥天大祸,如果母亲大骂一场,也许心里反而好过一点。

“今天,是你父亲十六年的忌日。去吧,沐浴、更衣,然后过来给你父亲叩几个头,上几柱香!”

“是!”

沐风点头,转身离去,沐浴更衣。

母亲的性格,没人比他更清楚,她不想走,谁也劝不动。既然她如此坚决,自己一个人逃出去就没有了任何意义,唯有平心静气,静待暴风雨的到来!

驾、驾、驾……

沐风刚刚沐浴更衣,在母亲身后跪下来,远方就传来了一阵急促的马蹄声。声音越来越大,如万马奔腾,呼隆隆地滚滚而来。战马沉重的脚步声,刺耳的嘶鸣,还有刀剑和盔甲碰撞的脆响……,越来越近,地面都随之震动起来。

很快,一队黑压压的重骑兵就把房子重重围了起来,连人带马全都披着重甲,一言不发。空中,弥漫着一股浓重的萧杀之气。

“这里,就是这里,沐风母子那对贱人,就住在这里!”

沐青原公鸡般沙哑的声音率先响起,毛遂自荐,给杀气腾腾的建宁校尉一行带路杀到这里,边说边从为首的一匹战马上跳下来,哈哈大笑,“沐……风……,你死定了,和你那贱人母亲一起滚出来受死吧……”

眼看杀气腾腾的众多骑兵把沐风的房子黑压压地围了起来,沐青原情不自禁地哈哈大笑,脸色狰狞,心里比谁都痛快!

在尚书台门前,自己被沐风废了一只眼睛,现在,势必变本加厉要回来。等众多骑兵把沐风打残后,自己再挖出他的双眼,抽他的脚筋。把他吊在沐府大门前暴晒一百天,一天割一小刀,让他慢慢地断气。

“沐……青……原……”

沐风脸色一冷,没想到,这家伙到现在还不知悔改,还在上下蹦跶。看来,果然是不见棺材不落泪,不咽下最后一口气就不死心!刚准备站起来,让他彻底闭嘴,看看面前一动不动的母亲,只好强行按下心中的怒火。

“恭迎大人!”

门外,突然传来一声山崩海啸般的呼喝,黑压压的重骑兵不约而同地举起手中的弯刀。

在一队亲卫的簇拥下,魁梧剽悍的建宁校尉护着一辆豪华的马车姗姗来迟。掀开布帘后,一个哭哭啼啼的美妇人率先走了下来,紧随其后的,是躺在担架上无法动弹的林正德。意识清醒,身体却丝毫无法动弹,浑身都失去了知觉。唯有一双瞪大的眼睛,无声地诉说着心中的痛苦和愤恨。

“就是这里了么?”

骑在高头大马上的建宁校尉,猛然掀开冰冷厚重的头盔,露出一张不怒而威的脸庞。脸色冰冷,跳下战马后大步走进去,一脚踢飞沉重的木门。身后,一队亲卫抬着担架紧紧地跟上去,等他们走出几步后,沐青原这才赶紧追上去。

笃、笃、笃……

沉重的脚步声越来越近,然而,沐风母子仍然跪在地上一动不动,几乎光徒四壁的大厅内弥漫着袅袅青烟。

“男人大丈夫,敢作敢当,谁是沐风,给我站出来!”

建宁校尉目露寒光,一马当先一脚踏了进来,冷不防里面烟雾弥漫,眼睛一阵刺痛。睁眼看去,只看见烟雾中跪着两个依稀的身影,不知到底哪一个才是沐风。踏前几步,‘唰’的一声拔出腰间的弯刀,刚准备动手,两个一起杀了。无意中抬头一看,陡然看清了牌位上入木三分的‘沐渊’两个大字。

沐渊?

权高位重的建宁校尉心中一惊,沐渊,沐府,沐风……,默念几声,心里突然浮起一个不妙的念头。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