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 神圣护佑

小说:中世纪之梦想与荣耀作者:蓝色心海2012更新时间:2019-01-20 11:18字数:232084

战场经验丰富的骑士们一眼就看穿了攻城者的意图,但是面对密密麻麻的枪阵在不到两米宽的城墙上,对如刺猬般的枪阵

跟第一波攻城的步兵作战后一直在休息的艾力克等骑士看到情况危急,赶忙起身把手中的盾牌组成盾墙,从枪阵两边发起冲击,却惨遭失败了,不少人还被长枪刺中受伤。

看着福佩留斯等人从步兵惨败的忧虑中摆脱出来,沃尔对手下长枪兵的表现十分满意,面带得色地瞥了瞥黑着脸的比斯特,想着刚刚他们被骑士杀的惨败的样子,心道强盗终究是强盗,除了蛮干什么都不行。

然而,他的得意没有持续多久,就在他志得意满地大声催促长枪兵抓紧爬上城墙扩大战果的时候,突然听到城上几声欣喜地欢呼:“阿布罗狄大人要发动神圣护佑!大家跟上,准备进攻!”

沃尔循着声音抬头,看到那名年纪最大的中年骑士已经扔掉手中长剑,正做着复杂而奇怪的手势,像是要把全身的力量全部释放出来,突然大喝一声猛地扑向密密麻麻的枪阵。

久经训练的枪兵们几乎没有经过任何思考,就按照日常训练的方式齐齐地把手中的长枪向袭来的敌人刺去。即使作为的敌人的沃尔也不忍心去看即将发生的鲜血淋漓的场面。

几声惊呼,想象中的枪尖贯体的血腥场面并没有发生,长枪兵非常震惊地发现他们原本刺向骑士头部的长枪都被中年骑士的紧紧地夹在左右胳膊下,其余刺到前胸和胳膊上的长枪没有如预料般穿过锁子甲在敌人身上留下伤口,却像是刺在坚硬的岩石上。

就在枪兵们目瞪口呆,不敢相信眼前所见的一瞬间,中年骑士使劲向前一推然后猛地一甩身,顶在胸前和夹在胳膊下的十几支长枪跟着他的身体转动,枪兵们被拽得左摇右晃,严密的枪阵顿时出现了混乱。

一直被密集的枪阵压制的骑士趁机挥剑抢上前去,紧贴着枪兵开始厮杀。枪兵们惊呼着手忙脚乱地抛掉手中的长枪,去拔腰间的短剑。还没等前排的枪兵拔出短剑,骑士长剑已经砍在身上,伴随着鲜血和惨叫着倒在地上,后排的枪兵也仅仅拔出短剑了格挡了一两个回合就被杀死了。

很快,爬上城头的枪兵就被屠杀了几十人,还有不少在慌乱中被同伴推搡到城下,虽然不少人摔伤了却幸运地保住了性命。

兵败如山倒,长枪兵的士气在情势突然逆转之后很快衰弱,城下的枪兵也被吓破了胆,没有人敢冒着死亡的威胁继续进攻。

看到事不可为,沃尔和比斯特只能收拢手下的佣兵,派人砍断壕沟上面木桥的绳索,放下木桥,扶着受伤的佣兵,在十字弓兵的掩护下仓皇逃离战场。福佩留斯和奥朗德等人也带着护卫惊慌失措地跟着后撤。

战斗仅仅持续了一个小时,战况却是无比惨烈。攻城的佣兵在城上留下了一百具尸体,还有七八十人受伤被扔在了战场,惨叫声此起彼伏。

守城的骑士每个人都有伤在身,侍从正在帮助他们包扎身体。阿布罗狄腿脚发软,被阿弗雷德和侍从架着看着敌人退走,被长枪刺中的地方虽然没有造成伤口,但是巨大的冲力造成了肌肉异常酸痛,身体虚脱无力。

“受伤严重的骑士回城休整,不碍事的带领侍从做好警戒!让农兵上来打扫战场!死人先扔到城墙下面,能活的俘虏简单包扎伤口后全部押到地牢里!”大发神威后的阿布罗狄有些虚弱地发布命令,然后带着伤者回城堡休息。

*********************************************************

“只有50个守卫?鬼才相信你的谎话,这仗没法打了。”佣兵营地内,比斯特怒气冲冲地向福佩留斯吼道:“今天光防守的骑士和侍从就有150多个,那可都是全副武装的战士!农兵和辅兵都没上阵!天知道哈恩堡到底动员了多少人!”

沃尔刚刚从伤兵营地回来,他手下的长枪兵被杀了三十多人,还有六十多人受了伤。比斯特手下的步兵更惨,遇到了情绪愤怒但是体力充沛的艾力克等人,被杀了七十多人,受伤的只有三十多人。

仅仅一轮交锋,佣兵团就损失了三分之一的兵力。当然一直站在远处攻击的十字弓兵很幸运的没有损失,这也就预示着近战兵力很不幸,他们的损失将近一半。

“到底是什么时候出现的这批骑士?可是我的内线没有提到这些情报!”福佩留斯和奥朗德等人面面相觑,他们也搞不明白城堡守军为什么突然增多。

听到福佩留斯的无力地辩解,比斯特更加愤怒,继续叫骂着:“去你的内线吧!我不会再相信你们了!要不是为了佣金……”

“别吵了,对面的骑士首领是阿布罗狄,双鱼阿布罗狄。我了解他,绝对是个实力非常可怕的家伙!”看到其他人停止争吵在认真听,艾伦叹了口气说:“守城的骑士应该是瓦鲁瓦家的直属骑士,这下麻烦大了!”

听到艾伦的话,不论是原北部领地的庄园主还是长枪佣兵团长沃尔脸色顿时变得非常难看,甚至有些惶恐不安。

当然也有人并不明白其中的利害关系,比斯特继续问道:“怎么会是瓦鲁瓦家的骑士,他们为什么掺和这件事?”

他的问话引起其他两名佣兵团长一阵鄙视,最后还是艾伦给他解释:“因为我们正在攻打的这座城堡就是瓦鲁瓦家的肖恩的领地!”

军营里突然陷入一阵沉默,除了比斯特在琢磨着艾伦的话,其他人都心事重重地盘算着得失。

福佩留斯和奥朗德对望了一眼,他们没想到事情会发展到这步田地,猜不透原本守卫薄弱的城堡里怎么突然出现这么多的武艺高超的瓦鲁瓦骑士。

可是不管如何,他们当初向马里昂许下的承诺还得完成,如果完不成,他们可就真的是万劫不复,一点翻身的希望都没有了。

“今天我们的损失虽然不小,可是你们也看到了,守军的损失更大。他们的兵力跟我们差距很大,只要再加把劲,我们就能攻下这座城堡。到时候里面所有的金钱、粮食、女人都归你们,还有这么多骑士的武器铠甲。”

听到福佩留斯的话,比斯特和沃尔都有些心动,觉得福佩留斯说得很有道理。虽然在交战中佣兵损失了不少,但就数量来说,攻城的军队仍然占很大优势,要不是阿布罗狄施展了一手匪夷所思的绝招,估计城堡早就被攻破了。而且,价格昂贵的武器铠甲确实对装备简陋的佣兵们有着极大的诱惑。

最终,贪婪战胜了恐惧。沃尔和艾伦低声讨论了一会儿后对福佩留斯说:“继续进攻可以,可是下次进攻,你们的人必须冲在最前面,一轮攻击由你们主攻!”

“这,好吧!”

“我们的人士气不高,食物也不多了,等把伤员安顿好,我就带人把附近的村子洗劫了,收集些食物,也能提提士气。你们没意见吧!”

听到比斯特如此轻松地说出抢劫杀人的话,福佩留斯和奥朗德等人不禁面面相觑,只是他们此时还能有什么意见!而且他们有意见又能怎么样?

哈恩村和东岭村是哈恩堡附近仅有的两个村庄,它们在哈恩堡东面,处于哈恩堡和和北部领地之间。这样的位置使两村几年来一直托庇于哈恩堡的保护下,很多次避免了像青草、橡树、白羊三村那样被盘踞在香格里拉山的强盗团的洗劫。

他们感到非常幸运,虽然他们必须为此向骑士们缴税,不过缴再多税都比被强盗洗劫好,毕竟骑士们至少会给他们留下了过活的扣粮,要是被强盗洗劫,那就真是一贫如洗了。

新的领主到来后,曾经凄惨的青草、橡树、白羊村突然咸鱼翻身,村民在内政改革后分到了土地、粮食和牲畜农具,这让他们感到羡慕。没过多久,得益于复仇骑士们的明智地向领主效忠,村民也得到了跟三村一样的待遇,这让他们觉得幸运之神一直眷顾着他们。

两村一共有100多户人家,大部分男人被征召去防守哈恩堡,女人和孩子跟着丈夫和父亲去城堡帮忙——顺便去蹭几顿免费的饭,此时剩下的大部分是老年人,还有二三十户不愿意冒生命危险去守城的人家偷偷地溜回家中。

可是今天,幸运之神没有再眷顾村民。“野兽”佣兵团在下午突然袭击了村庄,佣兵见人就杀,见到值钱的东西就抢,粮食、牲畜被抢走,男人们勇敢地拿起武器抵抗,但很快就被嗜血的佣兵残杀,佣兵们在村中抢掠一番后带着抢到的东西和女人离开,临走时还放火烧了草房,顿时村子里滚滚浓烟冲天而起。

当佣兵们向村庄冲进的时候,在城墙上警戒的守卫发现了他们的动向,立即跑到城堡向阿布罗狄报告:“阿布罗狄大人,佣兵们似乎要洗劫村庄!”

很快,佣兵洗劫村庄的消息在城堡里传开,协助守城的村民大都有老人在村里,但是人们也知道为了老人而让骑士们去冒险没有任何可能,更何况骑士们此时都已受伤,虽然很着急,却没有人开口请求骑士们救援村庄。

他们能做的只有聚在城墙上看着村庄的方向祈祷,希望佣兵们能放过家中的老人,至于损失的财产,只能等打败他们以后再夺回来——这就是乱世蚁民的无奈命运。

正当人们望着被佣兵们蹂躏的村庄祈祷的时候,诅咒那些满载而归的强盗佣兵时,一队骑兵从远方出现,骑兵们平端着骑士枪,催着战马冲向兴高采烈返回营地的佣兵。

佣兵们被突然袭击搞的措手不及,慌忙扔掉手中的东西,寻找武器反击。然而骑兵速度更快,狠狠地将手中的长枪刺出,枪尖透体而出,鲜血四溅,还有人被战马撞倒踩伤,佣兵队伍立时大乱。

很快,城墙上有眼尖的人兴奋地喊道:“旗帜是青龙旗,那是领主的青龙军!”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