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 战城风云三

小说:刀者孤独作者:诸相非相更新时间:2019-01-20 11:34字数:154852

    燃云离开酒楼之后就悠闲的来到了广场上,广场上依旧络绎不绝的行人在买卖货物。不知不觉的燃云又走到了擂台区,可是刚进擂台区还没有找个擂台观看的燃云就听见一声激动的呐喊“哇,快看,是昨天五十连斩那人。”

  “哪了,哪了,快让我看看五十连斩的英雄长什么样子。”一个有些肥肥的女子推开了刚才呐喊的男子,燃云看到女子的瞬间对方也看到了他,一声惊呼“哇,偶像我爱死你了”伴随着女子的惊呼她就张开双手向着燃云跑了过来,想拥抱下燃云。

  燃云看着那足以装下三个自己的体格,大脑还没有下达指令身体就本能的向后跑去,而跟在女子身后的人群也呼喊着“偶像”“英雄”等赞语跟着蜂拥而至。好在燃云刚才只是稍微的靠近擂台区,现在身旁没有了人群的拥挤轻而易举的就把身后的人群给拉开了距离,等燃云彻底摆脱了身后人群的时候,才发现自己不知道跑到了战争之城什么地方来了。

  有别于双狼盟所在的东区,东区就像平民窟一样,最好的建筑也只能是双狼盟所坐落的那个庭院,虽然看上去蛮大的,但是真要跟动辄几百上千平方米的建筑一比,就有些小巫见大巫了。高墙大院上有致的错落一些红砖绿瓦,每个屋檐上都雕刻着一些雕绘,给人第一眼的感觉就是一种富丽堂皇的感觉,眼前这画面才应该是属于战争之城本来的画面,而不是东区那些寒酸的建筑。

  燃云现在身处于一个巷弄里,两侧的墙壁遮盖住了视野,进来的路是不能走了,还不知道那些人群有没有散去。燃云只好徒步的往前走去,好在巷弄比较宽敞,燃云拐了几个弯就来到了一条小路上,虽然照比贯穿战争之城的躯干大路不能比,但好歹也有落单的行人来去匆匆。

  “站住,再跑可别怪我不客气了。”一声带有侵略性的中性嗓音在小路的一头响起,伴随着说话声,一个看上去有些瘦小但是行动异常灵活的男子从燃云面前跑了过去。燃云稍微的往后退了几步,以示清白。虽然自己出来的日子不长,但是一些基本的规矩燃云也有所了解,像这种江湖恩怨能避就避。

  一支羽箭犹若流星在街道上空划过,准确的插在了瘦小男子的身前,男子被迫停下了身子。燃云这才看清楚瘦小男子的面容,有些稚嫩的脸庞代表着此人阅历尚浅,浑身一套夜行衣更像夜晚的独行客,瘦小男子紧张的四处打量着,眼神只匆匆的扫过了燃云一下,就转到别个地方了,看样子是在寻找逃生的路径。伴随着羽箭的落地,瘦小男子的停顿,后面追击的人也跟上了,燃云这一打眼不得了,整齐的战马排列一行,全身上下银盔银甲外加银色战马,虽然只有十骑,但威势却赛过千军。

  “放下手上的东西,或许本将还能饶你一命。”为首的骑士略微的抬起了自己的马枪,对着眼前这个胆敢偷到城主府的毛贼说道。

  “哼,你说放就放么。有本事自己来拿,没本事才敢啰里啰嗦的,像个娘们一样。”瘦小男子完全没有把眼前的困窘放在眼里,依然一副猖狂的摸样,燃云到不禁为这个小偷的胆魄感到佩服,怪不得敢去城主府偷东西,这胆量也确实够大。

  “杀!”为首的骑士没有废话了,直接下达了命令。十骑并排对瘦小男子发起了冲锋,虽然只有单单十骑,但也绝对不是一个人的力量能硬抗的,这可是战场上让人见到了都魂飞魄散的战骑冲锋。瘦小男子看着临近自己的骑士们,不由得懊悔不已,今天是白来了,说不好可能连小命都搭进去。懊悔归懊悔,看到骑士们刚发起冲锋,瘦小男子就射出了自己的飞绳,这个飞绳是他好不容易做个十分困难的任务才得到的,以前仗着这个飞绳可不少次都逃离了危机,不过这个飞绳只能带起一百斤的东西,他本身虽然瘦小,但是好歹也有八十多斤。而刚刚得到的东西加起来却有五十斤左右,无奈之下他只好留了几件最好的,剩下的几件就让他随手射给附近看热闹的人了。

  好巧不巧的是正好有一件物品射向了燃云,燃云只顾着欣赏骑士们冲锋的姿态了,从进入曙光到现在他这是第一次看到正规的军队正规的骑士。出于本能的燃云就抬起了手接住了这件物品,还没来得起观察就听见那个为首的骑士喊道:“贼子休走。丙一到丙五去追击剩下的东西,其余的跟我继续追击。”

  抬眼就看到瘦小男子已经飞身上了屋檐,而肩膀上插着一支羽箭,羽箭直接贯穿了男子的肩膀,威势凶猛的带着男子往前仰了一下,好在男子调整得快,直接跳过了屋顶跑到了另外一条街道去了。瘦小男子一共射出了五件物品,而附近只有三伙人在看热闹,一对情侣拿到了两件,男子拽着女子就跑进了一条巷弄,反应速度快的就好像跟瘦小男子早已合谋好的一样,留下来的五个骑兵分出了两个人去追击那对情侣了。

  还有一伙人得到了剩下的两件物品,是一群可能刚刚出城完成任务的团队,每个队员身上都或多或少的带着点伤,拿到物品以后听见首领的喊话他们才反应过来,不过看样子应该是配合很久的团队了,当机立断的由两个人拿着物品跑了,剩下的则留下来阻挡骑兵,反正在战争之城内死亡可以无损复活的,光脚的从来不怕穿鞋的。剩下的三个骑兵又分出两个去追寻跑掉的那两个人,却被剩下的人群给围绕住了,并激战在了一起。

  燃云略微的观察了一下就知道自己中奖了,身后就是巷弄,虽然略宽敞但也绝对不是一个骑士理想的战斗环境。而且追击自己的还只有一个,相对来说手里这件物品属于自己绝对是板上钉钉的事了。转身就往巷弄里跑去,边跑边把手上的物品往包裹里放去,却听见了系统提示:“失窃的物品二十小时内不可放进包裹。”燃云才恍然,为什么那个瘦小男子要把到手的东西分出去,原来不单单是想分散追击自己的骑兵,可能有别个理由。

  刚拐了第一个弯身后的骑士就追上来了,毕竟两条腿怎么可能跑得过四条腿。一般按照正常人的思维身后有追兵的时候,就会卯足了力气奔跑。燃云也想把骑兵甩开,但是他知道这个巷弄的距离和弯道,自己刚刚就从这个巷弄走过来的,稍微的计算了下,发现自己怎么都不可能避开骑士,与其最后力竭的战斗在一起,还不如趁着现在杀个措手不及。

  骑士看着前面自己追击的男子拐了个弯,不由得放慢了马匹的速度,准备拐过这个弯在加速追击。没想到在刚露面的一瞬间就看到一道刀光闪过,骑士本能的架起马枪向刀光处挡去,以求自保。燃云本来就没打算直接攻击骑士,骑士坐在马上居高临下,自己攻击势必会迎来对方的反击,到时候不论力量还是伤害自己都不会是骑士的对手。所以燃云攻击向了骑士的坐骑,出刀以后燃云就全神贯注的留意在了骑士的身上,骑士出枪的动作都被燃云丝毫不差的捕捉到了。月刃借着拔刀术的威力狠狠的斩在了银马的前肢上,马儿一声嘶鸣,就往前跪倒,骑士没有料到变故,来不及更改刺出去马枪的位置整个人也伴随着马儿向前倒去。

  燃云怎么会放过这么好的机会,月刃在手上圆滑的抬起,顺着骑士头盔和锁甲的空隙就斩了进去。本来头盔和锁甲中间是有一层防护的,怎奈骑士整个人都向前倒去,头盔差点脱落,这到给了燃云一个机会,一丝鲜血就印在了盔甲上。而燃云也被倒下来的马儿撞的倒退了好几步,抬起手看着月刃光滑的材质上一丝鲜血慢慢流淌,最后汇聚到了刀尖上,滴落而下,燃云的心里不由得抽搐一下,这是自己第一次随意杀人。

  从进入曙光到现在,燃云一共就杀过一个人,还是在来战争之城的路上所击杀的那个强盗。强盗作恶多端,死亡或许是最好的解脱,所以燃云杀了他没有什么罪恶心理。而今天自己却因为一件莫名其妙的东西就杀了一个活生生的人,这可是死亡就永远消失的本地人,而不是燃云这种外来者,所以燃云看着刀尖上的鲜血,目光不由得一颤,自己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残暴和漠视生命了。

  沉思的燃云被马儿的悲鸣惊醒,草率的看了一眼眼前死亡的骑士和断了双足的战马就匆匆离开了,燃云这一刻好想回到家里问问自己,生命究竟为何如此脆弱,难道一个人有了实力就会理所当然的改变么,就好像有钱了就会感觉自己高于所有没有自己有钱的人一等,就像有权了,就要理所当然的享受各种待遇和福利么?那么自己有实力了,就可以随意的做自己想做的而不必去顾忌道德,良心和本性么?燃云真的好想好好想一想,自己什么时候改变的,这样已经改变了的自己,究竟还是不是自己。

系统推荐您使用炫彩版!全新风格,抢先体验!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