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剑神域外傳之决斗篇完

小说:SAO刀剑神域作者:愚人二代更新时间:2019-01-20 11:14字数:218358

阿尔格特的决斗

在艾恩葛朗特第二十二层外围附近,幽深森林深处的一个小圆木房屋里,我和亚丝娜的新婚生活开始数日後的某个晚上。

坐在暖炉前的沙发上,互相述说今天白天时造访的地方所吃的料理的感想的时候,亚丝娜像是突然想到似的说了。

「欸,桐人。我觉得那个人说不定不是NPC而是玩家吧?」

「…………哈?」

对突如其来的话语无法理解,我呆张着口。

在沙发上跟我并肩而坐的亚丝娜,将茶凑近唇边後重复了一遍。

「所以说,那家店的老板啦。我一直都理所当然的把他当成NPC……但是今天,总觉得看了老板了脸之後,忽然有种『啊,这个人其实是玩家吧』的感觉」

被我们当成话题的是一家在五十层主街区《阿尔格特》的下町的深处的深处再更深处,没有地图绝对到不了也绝对不回来的一家餐厅。不,用《餐厅》这个词来形容那家店实在不太相称。算是《小餐馆》吧。名字叫做《阿尔格特轩》。

稍微吹点强风就会「啪夏!」的倒下似的拼板做的建筑物。入口是一扇拉门配上门帘。店内铺着石材地板――还不如说是裸露出来的水泥地板,四人座的桌子两张,柜台席四个。店内的摆设,甚至让人以为是不是故意特别装饰成穷酸的样子。

菜单只有三种。《阿尔格特面》《阿尔格特烧》《阿尔格特煮》的这种完全没干劲的命名方式,再加上看起来拉面却又不是拉面的东西,看起来像什锦烧却又不是什锦烧的东西,都是像这种让人搞不懂到底是啥的食物。

提供这料理的店主,就是刚刚亚丝娜提到的《那家店的老板》。我的脑海里,浮现那身材矮小的店主,穿着白色罩衣,戴着白色厨师帽,长长的前发盖住年龄不详的圆脸的样子,才终於回话。

「……呃丶说不定是玩家吗……可是那个人都没在说话……」

「姑且『欢迎光临』和『谢谢惠顾』还是有说的样子」

「这样不是更像NPC了吗。……话说,看光标不就一目了……」

话说到这里,我发觉到了。

明确的区别玩家跟NPC的方法。就是看当把视线集中在一个对象所表示的《颜色光标》。虽然颜色两者都是绿色,NPC在HP条下会清楚标示着【NPC】的字样。但是,这个判别方法,在被分类为商店的建筑物之中无法使用。

每次看着谁的时候都一个一个跳出光标来根本没办法冷静下来好好吃饭,这种被认为是系统对玩家们的关怀,因为这个原因所以就算看着那个老板光标也不会跳出来。

可是,普通情况下是如此不会在意NPC的字样能不能看到的。要说为什麽的话因为根本就一目了然。跟藉由NerveGear操控虚拟体的活生生的人类不同,依照系统规则动作NPC有种特殊的氛围(样子)。被关在SAO里过了两年,对方是玩家还是NPC一看就知道了――一边这麽想着,我在脑里再度确认了阿尔格特轩的老板那阴沉的模样。

然後愕然得张开眼睛。

「……呃丶糟糕,我好像也没办法确定」

「…………没错吧?」

亚丝娜,好像很高兴似的微微一笑。

那直击胸口的笑容从相识的时候开始总是会令我的心脏砰砰直跳,平常的话这种时候我总是不小心飘飘然地把手伸过去,但刚刚在脑内浮现的老板的脸妨碍了我的行动。

不得已将邪念抑制住,我呼拉呼拉的乱搔了一下头。

「不丶但是丶怎麽可能有分不清楚谁是玩家还是NPC这种蠢事!? 绝对有某种可以简单确认的方法……」

「这个嘛丶比方说斩过去看他反应如何丶等等一些乱来的方法是有很多种。做了那种事如果他真的是玩家的话,以後就再也不能去那家店了。……嘛,我是没有喜欢那家店到那种程度就是了。」

「我很困扰。如果变成这样我真的会很困扰」

看着立刻摇着头的桐人,亚丝娜「哈~」的叹了口气。

「……桐人到底是喜欢那家店的哪一点啊丶从最开始带我去吃已经经过半年了我还是完全不了解呢……」

「那是当然的丶连我自己都不明白。老板冷淡料理也难吃……但丶怎麽说呢……偶尔会对那谜之拉面一~~直很在意想去想得无法自拔啊……」

「虽然说那不是拉面呢。…………那麽,干脆直接问他怎麽样? 你是NPC还是玩家?这样」

亚丝娜的点子,我考虑了数秒之後,摇了摇头。

「应该不可行吧。那个店主的冷淡态度可以说是有希兹克利夫的十倍程度喔。我确信绝对会被无视掉的。嘛,这也是那家店好的地方之一吧。」

「这丶这样啊。那就让他一直是个谜吧。抱歉说了奇怪的事情。要吃饼乾吗?」

这麽说着并要站起身来的亚丝娜的左手,被我一下拉了回来。

「……恩丶还是很在意啊」

「咦?」

「总觉得在意地已经在意到无法自拔了。那间店的老板到底是人类还是NPC如果不搞个清楚的话,我就不回前线去。」

事情发展到这哩,亚丝娜脸上明确浮现着「要是没说就好了!」的这种表情,但还是发挥了强大的忍耐力坐回座位。

「……那丶你要怎麽做? 我们既无法确认丶问了也是没用的阿?」

「不丶我有办法。重点是丶当那个老板走出店外的时候看他的光标就可以了。如果是玩家的话应该会为了进货食材而外出丶就算是NPC应该也会有帮忙店内扫除之类的行动夥伴」

「………………难丶难道说」

紧抓住脸上痉挛着,打算再从沙发上逃出去的亚丝娜的双肩,我这麽说了。

「好【cooper:就是よし这个发语词,你们都懂的】丶明天早上六点开始埋伏。没记错的话丶大街的对面应该有空中通路。在那上面监视的话应该不会被发现」

「………………很冷啦~丶一定丶非~常」

「不需要准备耐寒装备! 记得储物空间里的某处应该预备好了两人份。而且便当也是用增加耐寒补正的食材制作的就完美了。加油吧亚丝娜!」

面对干劲满满滔滔说着的我,亚丝娜满脸复杂的表情,不甘愿地用无力的声音应了声「哦ー」。

隔天。

我跟亚丝娜披着厚重的毛皮披风,在天色未明的时候开始在阿尔格特轩前横切的步道桥上进入监视状态。

六小时後。

我和亚丝娜料想得太过天真而尝到了苦头,被迫一时性的撤退。

「……结果不是没出来嘛!」

在大街边的一家露天咖啡店,咕噜咕噜的喝乾了热牛奶之後,亚丝娜把杯子「咚!」的一声放回了桌上大叫到。

「话说回来在那之前,那间店晚上放着不收门帘,也完全没有要扫除的意思,真是太没有干劲了!」

「…………真的很不好意思」

总而言之我先代替店主道了歉。

阿尔格特轩没干劲的程度,好像已经远远超乎我的想像了。店主既不购物也不扫除,早上十点把拉门内侧的【准备中】的木板翻成【营业中】的那面。当然,这个行动并不能判别他是玩家还是NPC。

「…………欸,但是丶食材一定会有耗尽的时刻……之後应该就非得去购物不可了……」

我咕咕哝哝的说着这些话的时候,亚斯娜用可怕的目光锐利地回瞪了我一眼。

「……所以丶要针对这点一直埋伏着等吗? 仔细想想那家店几乎没什麽客人嘛丶等食材耗尽要到几天甚至几周之後也一点都不奇怪啊! 我已经不想在陪你耗下去了!」

「对丶对不起……」【cooper:啊啦,嘛~】

一边再次道歉,我一边拼命的思考着。

一定有――丶一定会有某种方法才对。就算那个店主从不走出店里一步,也能查明他是不是玩家与否的方法。

如果本人不行的话从店下手如何。是否有着判明那家店到底是NPC的店还是玩家开的店的方法?如果那家店是塞尔穆布鲁克附近优雅的小巷里建的一家玩家自营餐厅就能断言了,但是这里是艾恩葛朗特最混乱的街区阿尔格特啊。只要深入後街的话,奇怪的店要多少有多少。

――不行了。明明在这个艾恩葛朗特的两年间在攻略组持续战斗着,甚至还被取了《黒色剑士》这种夸张的称号,连一个人是玩家还是NPC都无法区别。简直是天大的笑话。

脸上正打算浮现自嘲的笑容,这个时候――。我的脑袋里,突然闪过一个主意。

「对……丶对了!」

「…………什麽?」

不理会亚丝娜投过来的怀疑的视线,我继续说下去。

「食材用不光的话,那让他用光就好了! 听好喔,NPC餐厅是不会有食材不足的情况的。料理会从厨房内不停的涌出来。但是玩家的店就不同了。店主买进储仓的物品用光了就做不出料理了。也就是说…………」

说到这里亚丝娜从桌子上站起来,准备用冲刺的逃跑。

可是我把锻炼的敏捷度发挥到最大限度,抓住了那只准备逃掉的手。

「――吃光光就好了! 那家店菜单之中的随便一个!」

「才不要! 如果是NPC餐厅怎麽办! 会无限地一直出餐的吧!」

「如果是这样的话,就知道他是NPC了不是吗! 这样的话能行! 问题是――要选哪道料理。《阿尔格特面》丶《阿尔格特烧》丶《阿尔格特煮》……。――亚丝娜觉得哪个比较好?」

公会血盟骑士团的副团长,有着《闪光》这个别名的细剑使,用想在我的眉间开个小洞般的恐怖视线盯着我之後――。

嘎咚,的重新坐回椅子之後,说了。

「我绝对不要吃《煮》。……《烧》也是,有时候会放进奇怪的东西所以不要」

「那就选《面》了。恩,很适合这场胜负呢。毕竟,那是我和亚丝娜最开始在那家店吃的料理呢」

「…………的确是这样呢。机会难得,要不要连那时候也一起的团长给叫来呢?」

当我正开始认真考虑的时候,亚丝娜马上就摇摇头。

「开玩笑的啦。――那丶什麽时候实行?」

我勾起嘴角一笑,站起来後说了。

「在这里不用吃午饭真是太好了」

数分钟後。

我跟亚丝娜,站在我们单方认定的决斗场的落魄的小餐馆面前,彷佛响起了【匝夏】这种决斗前的音效。

「…………我们上吧」

看着我的夥伴慎重地――正确的说是不情愿的点了头之後,我的左手掀开脏兮兮的门帘,右手伴随气势拉开了拉门。

「欢迎光临」

从柜台的深处,传来一如往常没干劲的店主的声音。我不是坐在平常做的桌子而改坐在柜台的座位上。等到邻座的亚丝娜坐好之後,立即就开始点餐。

「阿尔格特面两份」

店主静静的准备了两个丼碗,在大锅里放了谜之面团两球。这个动作无法判别他是玩家还是NPC。不久烹调的等候时间过去,店主用长筷子慢慢把面条移动到丼碗里。现实世界的话好像需要那种专门的滤面网。丼碗里有薄切的肉一枚,水煮蔬菜,切半的水煮蛋,并注入淡色的汤汁。

「咚丶咚!」,两个丼碗在柜台上并排置好,从我的储物空间里面钱被曳下的音效响起了。

我和亚丝娜拿起筷子,同时说了声「我开动了」,开始挑战揭开战幕的第一碗。

艾恩葛朗特里的料理,基本上是从预先设定好的味觉数据里再生的。但是,在调味料足够的情况下,方向性地订做味道是可能的。举例来说亚丝娜拿手的BrownStew,是以现成酱料的味道,巧妙地加上了调味料组合所制成的。也就是说,只要是玩家手制的料理,那大部分的情况下味道都为比较重且丰富。

――可是,阿尔格特面的这种《一味不足》感,如果说这是玩家手制的料理已经完全可以被称作奇迹。当然盐味跟汤的味道还是有,但这个味道厉害的地方就在於它别次元般的淡薄。比方说,就像是只有画了背景但是却不存在主题的画一样。

说不定,这种不足之处,就是这家店如此吸引我的原因。总有一天这道料理会有《完成》那一刻也说不定,有着这种虚幻的期待――但当然,我隐隐约约的理解到,这一刻好像永远也不会到来……。

就这样一边沉浸在感慨中一边已经清光一碗的我的邻座,虽然亚丝娜一脸「为什麽我会这麽凄惨」咻噜咻噜的吃着面,还是跟我在同时间吃完了。

我把空的丼碗咻地滑回柜台深处――说了。

「……阿尔格特面再来两碗!」

店主的动作突然停顿了一下,可是看来好像是我的错觉。在长前发下方的那张圆脸没有浮现一丝表情,店主在大锅里投下了两球追加的面团。

从这里开始,我和亚丝娜VS老板的这无尽的战斗开始了。

当然,无论在艾恩葛朗特里吃了什麽,在现实世界的胃里什麽也不会装进去。可是,味觉再生引擎会欺骗脑袋,使我们产生满腹感。

说真的,吃光两碗的时候已经有种想吐的感觉了。可是我已经没有退路了。

「……阿尔格特面再来两碗」

这种已经什麽都吃不下的感觉是错觉。这碗面只不过是数位资料而已。所以我可以一直无限地吃下去。【cooper:自欺欺人也要有限度……】

这样骗着自己,我把第三碗,第四碗也继续摆平了。而且亚丝娜也是,只要一开始战斗就会发挥她的可靠之处,几乎跟我保持着相同的步调。

――可是,再喝乾第五碗的汤之後。

「…………桐人,对不起」

微弱私语般的声音,在空着的丼碗内回响着。

「我,已经不行了。接下来就交给你了……。你,一定能找的到。你所追求的……真丶实……」

之後《闪光》的栗色长发飘动着,「咚沙」的一声便倒趴在柜台上。

――亚丝娜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虽然满是想就这样叫出来的气氛,但如过真的那样做的话好像会有某种假想的东西从假想的胃里反呕出来的样子,所以我只短短地应了声「哦」。

抬起脸来,锐利地瞪了一下店主。

「…………阿尔格特面……再来一碗」

我已经迫近了自己的极限。

就算是为了亚丝娜,我也不能在这里倒下去。【cooper:这里还是面店喔】可是,咻咻吸着第六碗不是拉面的某种物体时,我止不住这股涌上心头的恐怖。

――搞不好,他真的是NPC呢? 如果是这样,我就是在对会无限涌出面跟汤的对手,作毫无胜算的挑战吗?

――不对。就算是那样。要倒下去的话在之前就倒了。就像亚丝娜那样。

第七碗。

第八碗。

我胃的HP条已经变得通红了,店主的表情还是一点变化都没有。我吸着一条面时,开始思考着有没有逆转战况的一手。

如果是真正的拉面店的话,为了在风味已经改变的後半段也能让拉面好吃,在柜台上应该会有胡椒丶鱼粉和蒜茸,这家店应该没有准备的那麽周到。唯一的,是加点《阿尔格特煮》然後把两道混合的方法还是有的,但如果干了那种事跟给自己最後一击根本没两样。不管怎麽说,《煮》可是缔造了,之前曾有一次带克莱因来的时候,他点了之後吃了两口就喊「投降」,这样的传说的一道菜啊。

――已经不行了吗。就到这里为止了吗。

在模糊的意识里,我感觉听见了从遥远记忆里苏醒的声音。

最初来这家店吃阿尔格特面的亚丝娜,在出店外之後这样说了。

『我啊丶总有一天一定要作出酱油。如果不这样的话丶这种不满好像永远也不会消失』

「…………!」

我忽然睁开了双眼。移动颤抖的手打开了和亚丝娜共通的储物空间。卷动庞大的道具栏,找到了目标物,把它实体化。

出现了一个白色的陶瓷小瓶子。从盖子上突出了细细的开口。

抓住它,往我的丼碗上倾倒。浓颜色的液体迸发出来,淡黄色的汤变成有点深的茶色。紧接着,飘浮着的芳香。是其他任何东西都无法比喻的,深植我记忆的香味――酱油。亚丝娜长年的研究结果,在艾恩葛朗特只有她能制作的究极调味料。

把小瓶放着,举起丼碗咻咻的大口吸着拉面啜着汤。

「…………就是这个」

用嘶哑般的声音咕哝着。这个味道。我所追求的,阿尔格特面的完成型,现在就在这里出现了。

这样的话吃得下。再几碗都行――不对,大概五碗左右可以吧。我,还能继续战斗!

――――就在这个时候。

到目前为止都没听过的台词,在我头上响起了。

「…………客人丶这碗……我也可以吃一口吗?」

我抬起呆然的脸,点了点头,把丼碗推了过去。

谜之店长,拿起了碗,把还留着一口左右的面和汤滋滋地啜尽了。咚地放回丼碗,一段时间只是抬头看着上方――。

不久後,长长的前发之下,泪水滚落了双颊。

「…………就是这个。就是这个味道。现实世界里,我的店的味道!」

――――结果竟然是玩家啊!

――――这样的话待客态度再好一点不会啊!

把这样的心声往肚子里吞,我问了一个问题。

「…………贵店,开在哪里呢?」

「恩,开在荻洼。虽然太过沉迷於网游而倒店了呢。但是,在这个游戏破关并回到了现实世界之後,我打算重振拉面店。当这个拉面,还有《烧》和《煮》都做出来之後,请务必要来喔」

还一边流着泪,看着「到现在为止的无口角色到底算什麽啊」的用这种气势不停说着话的店长,我也慢慢的倒趴在柜台上。

然後,在逐渐远去的意识之中,最後这样想着。

――――我绝对,不去~~~―。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