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结局 合璧

小说:紫电青霜录作者:轻杖胜马一壶醋更新时间:2019-01-20 12:26字数:304009

静照神尼微微一笑,轻轻一抖,宝剑微颤之际,红光闪耀,隐隐有龙鸣之声。(天地文学)神尼左手轻轻一抚,抹去剑上蒙尘,凝神细看。却是蝌蚪文字,一面是“紫电”一面是“无坚不摧”心中狂喜,仰首大笑,道:“阿弥陀佛,贫尼何其幸也,见此上古神兵。”

吴世清等人,见神尼认出此剑,无不欢欣。那顿觉国师近前看时,细累端详,不由喜上眉稍:“阿弥陀佛,此剑原来在此,当真是造化弄人,巧至极也。”

静照神尼听国师一言,道:“大师也识得此剑?”顿觉国师笑道:“此剑即秦时紫电青霜中的紫电剑,不现江湖已有数百年,不想今日见到。”

静照神尼道:“大师学问高深识得此剑,料也是当然中事,只是大师所谓造仳弄人,巧至极矣,又有何解?”顿觉国师见问,并不答言,回身对耶律珍道:“珍儿,将咱们的宝剑取来。”耶律珍听得,回身而去,不多时,手捧青霜剑飞掠而来。只是面上略带忧伤之色,眼周微红,想是睹物只人,想起父王,不免又落下泪来。

顿觉国师取过青霜剑,双手一捧,道:“神尼请观此剑,当知何谓巧至极矣。”

静照神尼将紫电剑交于李芷,探手取过青霜剑“呛啷”一声,长剑出鞘,当见一抹碧光喷搏而出,剑如秋水,隐有青气,绕剑流转。神尼叹道:“果真好剑,与紫电真真是各擅胜场,观其色,察其字,相必是青箱宝剑了。”

顿觉大师道:“神尼法眼无差,不亏是武林高人。”

这时众人,见两柄宝剑出世,均大感兴趣,齐齐询问,静照神尼遂将两剑来历,与数百年始末之事,讲述一遍。周海、金正等老一辈的英雄均听前辈师祖,谈起过这些神兵故事,而今见着这两把宝剑,均是欣喜非常。常明白心思转的最快,心想此剑既然只可合用,分则妨主,但这一会,青霜剑属于耶律珍,紫电剑乃是从李双雄府上,由吴世清寻得,那此剑不归李玦,即归李芷,两剑又何能合一而用呢?如不能合一,则千古神兵,反而妨主,出世岂不是还不如不见的好呢?

想着扫目看去,众人均是喜色刚退,均有憾色浮于面上,想必是均想到此节,不免心中略有憾意,静照神尼与顿觉国师更是默然不语,唯有李芷、耶律珍两人,分持两剑,细细把视,时而密密低语,常明白心中一动,暗思“若得如此,皆不是好事成双。”

李双雄见众人不语,豪笑一声,道:“众位,不论怎样,神兵现世,总是可喜可贺,且到大厅奉茶。”常明白道:“正是,同到大厅,喝茶论武,岂不妙也,何苦站在这喝西北冷风。”

众人有此一岔,随将所思暂放,一行数十人复奔大厅,到大厅依次就坐。常明白道:“诸位英雄,老夫有一言,请诸位一听,不知当讲不当讲?”

李双雄一笑道:“常老哥,何必客气,有话当面请讲?”

常明白嘻嘻一笑,道:“明日是世清和李芷大喜之日,今日恰有神兵现世,正是天意相贺,实是世所罕遇之美。(沸腾文学www.101du.net)然适才神尼所言,紫电青霜二剑,合则锋利无敌,分则妨主伤生。如今二剑虽在,却分属两家。依老夫之意,双剑既已凑巧相逢,两剑势不可再分,既如此,这二剑归谁倒是令人头痛,老夫思之再三,有一拙计,可使二剑归一,就怕顿觉大师、静照神尼不允!”说罢,笑盈盈看着二人。

顿觉国师与静照神尼听着,均想:“莫非常明白想让我把剑送给她(他)吗?此剑本非我有,如何擅做主张。”齐道:“常施主,有话请讲,允与不允,也得听完你的妙计再说。”话语之中都留了后步。

常明白不慌不忙,向两位方外高人深施一礼,道:“顿觉国师人称丧门神剑,神尼人送外号剑绝五岳,都是当世用剑数一数二之高手。所谓好事成双,我等刚才已见过周帮主与大师拳掌相搏之绝技,均觉受益不浅,今日既有机缘,你二位大师何不再用神兵,切磋剑法,一则我等可一睹两位神技,二则以两宝剑为礼,万一那位有一招相让,正可使二剑归一,不知大师意下如何?”

顿觉与静照听完,均不由墨然,暗思我等是何身份,若是为了这区区宝剑相搏赌斗。纵然侥幸胜出,得了这两柄宝剑,传出江湖,也让后辈耻笑不知自重。况且对方成名数十年,又岂是易与之辈。

顿觉国师乃是外来之人,与众人不熟,虽觉不妥,但默然不语。静照神尼道:“常施主,玩笑了,神兵相现,本是大喜的事情,纵有些许妨碍,也当再思别法化解,比武赌胜,实成儿戏,不妥,不妥。”

常明白早已料知两人自重身份,不能为了两柄宝剑贸然相搏,遂笑道:“两位大师相搏得剑不过引子,老夫自有后计,唯现在不可明言,只要两位肯下场一试身手,让这些江湖英勇,有缘一睹两位神技,我定可让此事园园满满,喜上加喜,如何?”

周海、李双雄一等众人,都是爱武之人,能有机会,让一南一北两大高手,以神兵现技,岂肯轻易错过,纷纷劝道:“既然如此,大师一展身手何妨?”“久仰大师与神尼威名,今日有缘,何必推辞。”“国师乃大辽高手,难得一到中原,既有此机会,再现高招也是美事。”

顿觉国师见众人纷纷劝说:“暗思再若推辞,不免有些矫情,遂对静照神尼道:“神尼,既然如此,恐怕我们只得现丑了。”

静照神尼道:“看来只得如此,不过,常放主,待会若然常施主拿不出妙计来,可得还我个公道。”

常明白嘿嘿一笑,道:“神尼绝技,老夫是不敢招惹的,待会自然让你满意就是。(天地文学)”

李双雄招呼家人,收拾大厅,家人一齐上前,片刻之间,已将大厅中间空出三丈方园。李芷,耶律珍捧上宝剑,遂给师父,顿觉与静照各持青霜紫电,飘然下场。

两人各据东西,将宝剑一现,顿觉国师青霜一摆,左手剑指一搭,摆一式:“菩萨拜佛”。静照神尼紫电连划五道,凝神一定,却是华山剑法中的“剑礼五岳”,双方都是极为恭敬之招,向对方致礼。

旁观众人,见两位大师起手一招,虽都为礼宾之招,然法度森严,无隙可击,两柄神兵在两人真气贯注之中,光华耀耀,冷气森森,均心中叹道:“果然好剑。”

静照神尼低道一声:“贫尼失礼”长剑一起,涌身刺去。顿觉国师身形一转,避开来式,青霜剑一抖,一式“地藏入晏”罩向静照神尼,神尼宝剑点出,两人翻跃扑击,打在一处。

厅中众英雄见两人以神剑相搏,每一招出,莫不曲尽剑道之妙,变化精微,攻击极利,防守极严,实为平生罕见,不由瞧得如痴如醉。渐渐两人愈打愈快,武功稍低之人,已看不清两人身法招式,只见一团青光,一缕紫气东飞西扬,缠绕不断。

正打之间,家丁急急跑来,报知少林寺方丈空净长老领少林寺罗汉堂首座空灵长老,知客堂首座主持空明长老,共是三大神僧到庄。李双雄见厅中众人均目不转睛观战,遂一人迎出庄外。

不多时,李双雄陪少林寺三大神僧到厅,少林寺九大神僧名扬天下,今到其三,若到平时,众人定是要见礼寒暄,把臂言欢,无如今日,众人正瞧得入迷,谁也顾不上,不过点头招呼而已。空净长老等人早已在进厅之前,由李双雄口中得知原委,也不打扰,静立一旁,观两人相斗。

此时顿觉与静照神尼交手,已近三百多招,初时两人都知此日不过是比武赌胜,出招发式,虽极尽武学之妙,然心有厚道。都是点到即止,但打到此时,一则明白对武功高强,纵使全力使为,也未必胜过对方。二则神兵宝剑本为凶器绝顶,剑中杀气,与两人争胜之心暗合,越激越烈,遂使两人已渐渐全力相拼,再无容让之意。

当汉朝未兴之时,留候张良曾相此二剑,道是双剑一正一奇,文武相济,合则两利,分则两害。若要单用,不仅要有大智大勇,更须要心若止水,无欲无求之人,方可又能驭用此剑御敌,不遭反噬之害。此时顿觉国师与静照神尼,既已全力相拼,存了争胜之心,自不能心若止水,更谈不上无欲无求。双剑相交之下,剑声若龙鸣虎啸,不绝于耳,杀光凶意相激相发,渐渐已是宝剑跃跃隐有自飞之势。顿觉与神尼不由自主之间,已是愈斗愈狠,辛辣无比。

周海与空净大师等几大高手,眼见场中两人剑招,已是愈来愈狠,不由暗自吃惊,想刚斗之时,神尼的华山剑法,稳拙正大,顿觉国师剑法,内敛光明,何以斗到此时,不但未能使两人尽现武学巅峰境界,反而是剑走偏锋,凶杀戾气,纵横无端呢?

此数人均是大宋朝武林圣者,略一思存,已知是两人不觉为剑中凶气所趁,魔由心生。武功招法已渐离正界,日趋魔道。周海大喝一声:“两位,不分高下,我等佩服,就此罢手如何?”

此时场中双剑,响若龙鸣虎啸,真气激荡溢于厅中,旁观人中,武功低者,早已抵受不住,退出厅外。纵是常明白、司马兄弟等人,亦觉心中气血翻滚,烦闷欲呕。待得金正一声大吼,响若雷鸣,常明白等经此一振,更是摇摇欲坠。但场中两人,却是充耳不闻,继续苦斗不止。

常明白暗暗叫苦,本想是以武会友,做个引子,岂知如今成此苦斗之局,万一真有个好歹,可就弄巧成拙了。

空净大师见二人犹不罢手,剑光绕绕之中,但见顿觉国师面如青纸,双目开阖间凶光外露,静照神尼脸若血色,和着手中红光耀耀的紫电剑,有如凶神一般,全无平日端详庄严之象,知两人已是入魔深矣,再不停斗,势必是两败俱伤,甚或有性命之忧,即使旁观人中,亦有不少为魔气所趁,须及早挽救,但两人手中利剑,本身武功又是甚高,若要插手拆开,恐怕是不能了。唯有助两人去魔归道,使两人自行罢手方可。

当下,空净长老,双手合十道:“阿弥陀佛,望佛祖慈悲。”盘膝坐于地上,空灵、空明两位长老心知其意,一旁侍坐,三位大师各运本身功力,以佛门“狮子吼”功,高咏“金刚经”,以梵音佛唱,助顿觉和静照神尼祛除心魔。

但听梵音声音,愈唱愈高,旁观众人中不少正感心备翻滚之际,忽听梵音入耳,顿时感觉似有一阵清风,送入心田腹底,真气顺之游走一周天,只觉耳清目明,气血平和。才知自己是惭有心魔入侵。幸得大师相救,都心存感激。

眼见三位大师宝相庄严,将经声送出,渐渐压过场中两剑相激之鸣。所谓魔不能胜正。三位大师以大慈悲之心,行大慈悲之事,正气高扬,况“金刚经”为空门名典,最具祛魔护道之功。三位大师全力施为之下,剑声凶气不由大敛。

顿觉国师与静照神尼都是深具大智慧之人,初时为魔道所趁,丝毫不觉渐入迷境,神游于外,此时三位大师相助之下,两人忽然惊悟。忙各自收敛,顿时心神渐定。

周海在旁看两位高手相斗,在三位大师无尚法力相护之下,顿觉国师与静照神尼渐渐心定神明,武功招式归于正途,不由长嘘一口气,暗道好险。

“金刚经”声声入耳,顿觉国师与静照神尼,已恢复常态,扫目看时,见三位大师跌坐于地,宝相庄严,俨然阿罗汉临凡。知是三位大师助已祛魔,不由惭愧,不约而同,双双后跃,罢手不斗。神尼将宝剑交于李芷,上前合十行礼道:“阿弥陀佛,师兄慈悲,贫尼多谢。”顿觉国师也上前行礼道:“三位罗汉,行无尚法力,祛魔卫道,老夫惭愧,惭愧。”

少林寺三位大师,起身还礼,道:“阿弥陀佛,两位客气了。”

常明白跑过来道:“都是老夫多事,若非三位老罗汉,岂不是坏了大事。”

金正一把抓住常明白,道:“都是你,出的好主意,我倒要看你后计如何,如果不能使此事园满,定要让你饱吃我一顿老拳。”

常明白连连拱手,道:“别急,别急,你听我说。”

常明白扭身对顿觉大师道:“大师,青霜剑是耶律姑娘家传之物,可对?”顿觉道:“正是”。

常明白又道:“这紫电剑既是从李府寻出,那自然是归李家所有了。”“对,说的不错”,群雄应道。

常明白嘿嘿一笑,道:“既然如此,那就好办,想这李府和耶律姑娘本不相干,自无将宝剑相送之理,但是李府有李姑娘,何不就将此两剑做为两位姑娘文定之物,一切送给吴世清,小老弟既得二剑归一,李芷和耶律姑娘又可共效娥皇女媖之事,岂不妙哉。”

耶律珍见突然说到自己头上,顿时羞得满脸通红。走也不是,留也不是,低头不语。只是心中暗思,吴世清神清俊朗,豪放雄迈,得此夫婿,夫尚何求,况当时为已疗伤,肌肤相接,早已是天缘已定。李芷听得常明白要指个二女一夫,心中暗恨他多事,何苦为了一宝剑,好好一个夫婿分出一半去。不过想想当世之人,稍有家财,那个不是三妻四妾,此事既已难免,自己与耶律珍早已亲如姐妹,也算有缘。若能长期相聚,扶助世清做些惊天动地的大事业,未尝不是一桩美事,只是不知怎地,心中还是有些不是滋味。

吴世清听常明白如此一说,眼见李芷艳如挑花,娇媚之中英气勃勃,耶律珍清新雅丽,浑如清水芙蓉,一时难分瑜亮,自是欣喜非常,只是口中呐呐,难置一辞。

厅中众人,听罢都齐声叫好,金正说:“如此甚好,可算园满。”

顿觉国师对吴世清早已颇为赏识,自思徒儿有此归宿,也少了自己一桩大心事,以后自可又如以前,闲云野鹤,授徒寻友,岂不自在。见耶律珍神色,知她心中定然同意,遂以师傅身份,代为答应。

逍遥神丐周海,见徒儿不但平空得了两柄宝剑,更多一位如花骄妻,当然高兴,满口答应。当即,李双雄与顿觉取过宝剑,交于周海。周海哈哈大笑,代吴世清收了。当下众人商定,一客不烦二主,明日同时成亲。

次日,李府贺客云集,一派喜气洋洋,待得礼成,新人送入洞房,自有一片旖旎风光。外面更是众人举酒相贺,欢声笑语,夜深方绝。

本书原为多年前的旧作,这次发表,不过是为了给大家送个见面礼而已。我的新书《汉唐天下》已经开始连载上传并签约,希望大家天天恨我想我,就用你的鲜花和票票狠狠地砸向《汉唐天下》吧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