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 远走天涯

小说:破神天涯路作者:慢慢来更新时间:2019-01-18 02:01字数:267732

突然,一道耀眼的白光缠住了一道妖异的红光,两道光芒初时互不相让,成两分之势,进而白色光越涨越盛,渐渐的将红色光全部吞没,只有表面偶尔露出那隐隐的红光,才可以看出,红光并不是被完全的吞没。 只一瞬间的工夫,那红光忽然发出一声凄厉的啸声,进而光芒大盛,一下子就把那白光搅的支离破碎,化做了星星点点的尘埃消散,而那红光激射而出,直扑大师兄的胸口,那道白光也重新聚起,集中在了大师兄的胸口,两道光猛烈的撞在了一起,发出了“当”的一声,那道白光从中间分为两截,那红光的去势也止住,堪堪停在大师兄胸前半寸。

红光散去,开天现形,一旦失了锋芒的剑,也就失去了攻击的效果,收手回剑,横在胸前,不管怎么说,这一次的攻击是有效果的,毕竟大师兄手中长剑被毁,没了趁手的兵器,那武功势必要打个折扣,两人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平衡又一次被打破。

好在大厅内被我杀的武林人士不少,使剑的也不算少,兵器的问题暂时得到了缓解,只是要重现刚才那两分的情景,却是不可能了,那欧阳云隐也看了出来,慢慢的移动着脚下的步子,隐隐的保护着大师兄。

大师兄也只是看了看欧阳云隐,苦笑了下,丢掉了手中剩下的半截宝剑,正色到:“师弟,果然武功高强,可是今天,就是你的死期!”说完,只见他右手处白光闪动,正寻思着哪家的功夫会有这样的一招,只听大师兄大喝一声“开!”手中白光大盛,突然暴涨三尺。

元气化物?见此情景,我脑袋中突然蹦出这样一个词,这难道就是传说中可以把自己体内的元气,经过经脉穴道,释放出来,在自己可以控制的范围内,形成任意的形状,由于元气性本柔,而这所化之物,却是坚硬至极,故而一拉可以保持兵器的刚性,二来也拥有了元气的柔性,威力比一般的兵器要强上太多,可是弱点也是同样的明显:元气化物,对自己的元气量本就是个考验,而自己的经脉也不能长时间的承受如此强横的元气冲击,持续时间非常的短,一般不会使用。这本是只有掌门高手才有资格学的东西,这大师兄是什么时候学会的?

欧阳云隐见大师兄祭出了自己的绝招,先是微微一楞,接着面露喜色,不动神色的移动到了边上,和大师兄互成犄角之势,隐隐的把我笼罩在了他的掌力之下。

只见大师兄轻喝一声,飞快的杀了上来,手中那若有似无的元气剑不时的变换着形状,教我根本就无法还击,只能苦苦招架,幸运的是,我那开天剑上散发出的红光,刚好可以克制他那后天元气,虽然狼狈,一时倒也无性命之忧,只是那欧阳云隐趁着这样的机会,在远处虎视耽耽,随时准备给我致命的一击。

大师兄手中之剑着实怪异,剑锋远超普通宝剑,可那剑身犹如软皮制作,不经意间就会绕过我的开天向我袭来,饶是我手中的开天是上古神兵,也没有办法可以抵挡这样怪异的元气剑,一时间,只有寄希望于大师兄的元气耗尽,那元气剑自己消失。

随着时间的推移,那元气剑的长度明显缩短,只剩一尺来长,大师兄的额头上也渗出了豆大的汗珠,有点上气不接下气,动作也明显缓慢了起来,露出了越来越多的破绽,可是那远处的欧阳云隐就像幽灵一样,不时的加进来插上一脚,或是对我轰出一掌,或是以他的掌力,把我的剑锋荡开,使大师兄化险为夷,一时间,攻守交错,双方谁也奈何不了谁,可是我知道,大师兄知道,欧阳云隐也知道,这一场比斗,时间越长,对我越有利,而大师兄那快要见底的元气,也在我一招快似一招的进攻下,消耗的越来越多,渐渐的难以为继,在一旁的欧阳云隐也及时加入了战局,这才使大师兄有时间调息一下。

欧阳云隐一加入战斗,前面没有怎么和我缠斗时累积下的内力的优势立刻显现,我被逼的节节后退,不过好在有体内的金色小球的帮助,元气的损耗不是很大,也就一个两分的局面。

那欧阳云隐的掌法极为怪异:初时有如轻风拂面,没有丝毫的攻击力,可是到了第五掌,那掌势犹如惊涛拍岸,巨浪滔天,他每运一掌,那掌势就强上一分,听师父说,如果让他打到第13章,那天下就没有任何一个人可以接住那一掌,都将不可避免的在那乾坤中被压成齑粉,只有打断了他的节奏,才有可能遏止住他的掌势。

不是我不想打断他的节奏,可是那袖里乾坤一旦施展,身法飘忽,掌势惊人,再加上那套掌法本就是他欧阳家门独创,使的精妙不说,经过了三代人的智慧,每一掌都极尽变化,没有任何破绽,要打断此节奏,谈何容易。

正苦恼中,那个不知来路的声音又一次蹦了出来:“小子,我看你也没有什么本事么。”

“你懂什么,这是人家穷三代的智慧才创出的掌法,精妙之处,当世无有二者,要破此掌,谈何容易!”

“呵呵,你不会打乱他出掌的时间么,我看他这掌法,如果一掌受阻,那前面几掌累积起来的掌势也会消散,到时候,又要从头来过了。”

“切,要像你说的那么容易,我还和他拼什么啊,举剑把他劈了不就得了。”我随口说到。

“对,就要你举剑把他给劈了!”那声音突然大了起来,接着,我手中的开天也好象不受我控制一样转了个圈,直上直下的一剑挥出。

只见那剑锋上突然闪现一道红芒,也不像是以前那样细小的一丝,而是犹如开天辟地一般,雄浑的一道剑光对着欧阳云隐激射而去,隐隐的带着点金铁交鸣之声。

那欧阳云隐一见那道剑光,就如同老鼠见了猫一样,原本向着我来的掌势,变向往地上砸去,只听的惊天动地的一声响,地上多了个三丈见方的大坑的同时,他也借着自己的掌力,飘出了五丈之外,堪堪躲过了那一道剑光,只见那剑光没入了后面的一堵墙中,没有任何声响,没有任何破坏的消失。

只是那堵墙在红光消失之后,忽然爆发出一声巨响,那一堵墙整个的消失在了我们的眼前,露出了后面那黑黝黝的空间。

“小子,这不就行了?”那个声音再一次响了起来,把我从震惊中拉了回来,可是那欧阳云隐就没有这么好的运气了,在刚才躲过了我的攻击之后,整个人就楞在了那里。

我怎么会放过这样一个绝佳的机会,瞬间,足下一紧,念到,身到,剑到,一剑闪过,欧阳云隐带着不可置信的表情,倒了下去,想来,他纵横江湖一世,最后也没有想到,自己竟然是以这样的方式离开了江湖。

果然世事无常,接下来,就是没有什么反抗之力的大师兄了,由于紫轩的关系,我本不想杀了他,不过,这样的人,活着也是对紫轩的一种伤害。

可是,手中的开天却没有那么多的耐心,一阵强烈的颤动过后,开天挣脱了我的手,扑的一声,扎入了大师兄的胸膛。

双眼圆睁的大师兄,就这样离开了江湖。

事后,我清点了一下人头,共有123号人被我所杀,全部是江湖上有名的人物,经此一役,江湖立足再无可能,回薛家堡也是徒添负累,唯有远走天涯,了此残生……

萧冬青

于魔教大厅叩首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