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 包养记(下)

小说:凡世笙箫作者:只羡桃源更新时间:2019-01-18 02:20字数:110794

鉴于笙叔叔明确的性取向和之前的种种劣迹,莫小凡决定要誓死捍卫自己的贞操,坚决不与资本主义剥削阶级同流合污。

于是第二天,莫小凡兢兢业业地刷了一上午的58同城,记录了一堆房屋出租信息,最后删删减减确定了两三家。

“怎么还在这里?”马鑫上完厕所回来看见莫小凡还没去吃饭,走过来拍拍莫小凡的肩膀,“走了,去吃饭!”

“嗯。”莫小凡收拾了一下,把那张纸条折好了塞进口袋里。马鑫眼尖,瞄了一眼觉得不对劲,连忙问,“哎,小凡,你写的啥呀?”

莫小凡对这位热情友好的马同事可是毫无戒心,想他初来龙腾只是因为笙箫的一句话,说到底他对这个陌生的环境多少还是有点茫然和害怕的,然而现在能遇上这么个乐于助人的同事,心里除了庆幸更多的是感激。当然,这只是莫小朋友一厢情愿的想法,就莫小凡那脑袋,怎么也不会想到马鑫是笙箫安排在自己身边的眼线。所以有句话叫做无知时福啊!

“我原来住的房子房东不让住了,现在在找房子呢。”忽然想到什么,莫小凡问,“小马哥,你是本地人,知不知道哪里有房子出租呀?”

相处这么多日,马鑫也大概知道莫小凡的底细了,这孩子原来不是什么有钱人家的孩子,也不过是个从乡下出来的打工的,好在还有个有钱的远房亲戚,于是就好命地进了龙腾,还受到了格外的照顾。这半真半假的自我介绍是莫小凡亲口说的,马鑫听了反倒是松了一口气,大概是人都喜欢和自己同等级的人交往,这大概就叫做变相的人以群分物以类聚吧。而且莫小凡这人性格也不错,就算有个远亲叔叔却从不炫耀,所以马鑫是真的把他当邻家弟弟来照顾了。不过话虽这么说,但上头交代的事情马鑫可一点没敢疏忽,每天下班回家的第一件事就是记下莫小凡一天的所作所为发邮件发给王经理。他不知道明明莫小凡只是一个乡下小伙子,和董事长也就那一丁点血缘关系,怎么就让上头这么重视呢?虽然满腹疑问,但他毕竟在职场上混了几年,知道什么该问什么不该问。

“这个……我还真不清楚,要不我回去帮你问问,我妈应该知道。”

“好的,谢谢小马哥!”莫小凡小胳膊想搭马鑫的肩膀,马鑫比莫小凡高半个头,所以莫小凡搭他的肩膀有些吃力,索性就改成搂他的腰,“小马哥,你对我真好,改天我请你吃饭吧!”

“千万别!”莫小凡纯粹是表达一下自己的感激之情,马鑫却吓了一跳,一下子弹开老远。见莫小凡动作有些僵硬,马鑫知道自己反应太过激烈了,一时间有些尴尬,“小凡啊,大家都是朋友,不要这么客气呀!再说我也没帮什么忙,你请我吃饭,我可消受不起啊!”

莫小凡自己不清楚,马鑫可是知道的,上头那位对这位宝贝侄子可是管得死死的,就怕一不留神这小孩子就被拐卖了似的。他清楚地记得上回向上头上报告了莫小朋友的暗恋史后,那位美丽的丽丽小姐可再没在公司出现过。所以,为了自己的钱途,马鑫决定还是得跟莫小凡时刻保持适当的距离。

“好吧。”莫小凡是纯粹恩威马鑫人好,不想占自己便宜,所以心里更加感动了,“那小马哥,以后你有啥事用得着我的地方尽管说,能办到的我一定帮你。”

果然是老实孩子呀!马鑫在心里叹了一口气,拍怕莫小凡肩膀,催道,“OK啦,现在咱们还是赶紧去吃饭吧,晚一点恐怕要吃剩饭剩菜喽!”

莫小凡走了,沐健和宋三石冷战,这原本热热闹闹的三室一厅立马变得凄凄惨惨戚戚。正所谓时过境迁物是人非,大概宋三石现在一个人坐在客厅里吃饭就是这种感觉。尽管知道沐健那个贱小子一下班就溜走了,十有**会在外面吃完了再回来,宋三石做饭的时候还是不自觉地多做了一个人的份。

吃完饭收好厨房大约七点半,家里没人,宋三石也乐得一个人清净。他一个人坐着打了一会儿魔兽,觉得有些没劲,便拿了衣服去洗澡。正洗到一半,就听见碰碰碰的敲门声。不用想也知道你铁定是沐健那贱小子回来了。这蠢货从来就没有出门带钥匙的习惯!

宋三石胡乱擦了擦身体,顶了一头还没洗干净的泡沫头套上裤衩就出来了。没办法,这敲门声跟催命一样,宋三石觉得自己再拖一会儿,那扇大门就要报废了,恐怕还会引来邻居围观。

门一开,门口站着的果然是某个没心没肺的蠢货。沐健看见宋三石也不发嗲了,下巴一扬脑袋一撇,从鼻孔里哼了声。

宋三石不与他计较,径自走进厕所继续洗头。才冲了一遍,门就被人推开了,冷风飕飕的直往里钻,宋三石不自觉地打了个喷嚏。来人手长脚长,一进门就占了一半的空间。宋三石虽然闭着眼睛洗头,但也猜到进来的是谁,于是自觉地往浴缸边上靠了靠。

“过去点啦!”沐健冲宋三石踢了一脚,碍于宋三石平日里的淫威不敢踢得太狠,嘴却硬道,“你洗头不会站在浴缸里洗啊?干什么非要站在外面洗?故意不让我过去上厕所啊?”

这摆明了是低智商无赖故意找茬!宋三石用毛巾擦了擦头发和眼睛,抬起头看了一眼沐健,后者立即噤声。

反正头也冲的差不多了,宋三石把东西一收转身就走,自动忽略某个白痴的挑衅。其实他现在也不知道该怎么和沐健沟通,更何况他觉得自己也没必要解释什么,事到如今既然都已经决定好了,就没必要在想那些有的没的了。至于眼前这个贱小子,宋三石在心里叹了一口气,算了,随他怎么闹吧。

见宋三石不理自己,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沐健使劲推了一把宋三石。宋三石一个趔趄,幸亏客厅的沙发靠着厕所门他才没栽倒地上。

“你!”任谁被这么一推也会冒火,宋三石当即冷下脸瞪沐健。

“哼!活该!”沐健又是一扬下巴,砰的把厕所门关上。

“……”

宋三石站在门外真是又好气有好笑,这蠢货到底什么时候才能不这么幼稚?想了想又觉得自己是在多管闲事,无奈地摇摇头,算了随他去吧。

那厢沐健把厕所门锁上,躲在门背后使劲拍了拍自己的胸口,有点害怕又有点激动。报复后的快感让沐健哼着小曲撒了泡尿。可忽然又想到宋三石马上就要走了,沐健嘴巴一扁眼泪就流出来了。凭什么人家难过的时候,宋三石跟个没事的人一样?沐健撅着嘴巴,红着眼睛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又委屈又不甘心,他就是不明白为什么生活的好好的宋三石一定要走?S市到底有什么好?人家都说去S市打工,日子可难过了。就算S市比C市更发达更繁华,可已经在C市生活了这么久有这么多朋友,怎么可以说走就走?难道就一点都不会觉得舍不得么?

沐健想不通,想破脑袋也想不通。不过能想通就不是小孩子了,毕竟沐健只有二十岁,二十岁和二十八岁之间差的不仅仅是年龄而已啊!

尽管贱小子智商不够,无法理解宋大大的理想抱负,但这一次他难得的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不在沉默中死亡就在沉默中爆发,沐健决定要坚持使用自己的方法来打击报复邪恶势力。所以,小孩子恶作剧还在继续。

晚上睡觉,沐健趁宋三石站在阳台上打电话的时候偷偷钻进房间,反锁好房门。他爬上床把被子全都裹在身上,闷着头仔细听外面的动静。虽然还在冷战,但是沐健绝对不认为自己应该有骨气地爬回自己的狗窝睡觉。

“我明天十点去面试,不出意外应该没问题,等结束了打电话给你……嗯,没问题,其他几个你也喊他们一声,从毕业后,咱就没好好聚过一次,趁这次机会,我们哥几个好好联络一下感情……”对方似乎说了什么把宋三石逗笑了,只听他笑着说,“哈哈,哥们,这可是你说的,我明天就只带个路费,其他的全记你账上啊……”

哼!沐健咬着被子,因为嫉妒扭曲了一张小白脸。我让你去S市!哼哼!我要诅咒明天去S市的班车全部被外星人抓走,永远回不来,不光是明天的,还有后天的,大后天的……以后再也没有从C市到S市的班车,我要让你永远去不了S市!哼哼哼!

对于沐健的诅咒,宋大大可是一点也不知道,现在他挂完电话后的心情还不错。安闲地坐在沙发上吃了个橘子,宋三石决定回房休息。

宋三石太了解沐健的性格,早就猜到即使这贱小子对自己有气,也不可能会有骨气搬回自己房间。所以他已经做好了继续和自己的冤家同床共枕的准备,但是他似乎忽略了沐健这孩子智商无下限,逼急了什么事都干得出来。于是宋大大在转了七八次门锁,敲了七八次门无果后,成功地发现自己被关在自己房门外了。

“妈的!”宋三石无比烦躁地对着房门踢了一脚。

在这样的情况下,任何人都无法保持优雅的风度和冷静的头脑,于是我们的宋大大毫不意外地暴走了。

妈的,这贱小子吃了雄心豹子胆了?!!!

“我给你最后一次机会,你开不开?”

哼!沐健整个人缩在被子里,把屁股对着房门,铁了心不给门外的人开门。

宋三石只吼了一句就没声音了。沐健竖起耳朵听着门外的动静,奇怪的是宋三石再也没有敲过门。三石走了?沐健把脑袋伸出来,茫然地看着房门。

过了大概十分钟,宋三石的脚步声又出现了,随后传来钥匙插进锁眼里开门的声音。

沐健心里一惊,猛地一拉被子,把自己裹成了一个球,然后装死。

“哟呵,睡得真香哈!”

宋三石上身穿一件T恤,下身套一条花色裤衩,双手环胸,居高临下看着床上躲在被子里人。

这贱小子心还真狠,要不是当初房东怕麻烦把屋子里的锁都换成了一样的,恐怕自己真的要在沙发上躺一夜了。

想到这里,宋三石怒极反笑,好,你要当鸵鸟,我就把被子扒了,我到要看看你再怎么装?

沐健裹在被子里,听到宋三石阴阳怪气的声音,一颗小心肝扑通扑通地跳。三石,不会揍我吧?

忽然感觉到有人在扯自己的被子,沐健闭上眼睛咬着牙,使出了吃奶的劲,誓死捍卫身上最后一道屏障,哇,三石,真的要揍我了!呜呜呜……

没想到这贱小子倔起来还挺有力气的!宋三石和沐健拉扯了一会儿,身上都出汗了,他哭笑不得地拍拍被子,“白痴,裹这么严实,你要闷死自己么?”

“哼!要你管!”隔着被子,沐健的声音听上去闷闷的。

宋三石哄道,“白痴,我不打你,你出来吧!”

我才不相信呢!沐健撇撇嘴,不为所动。

忽然感觉到身边的床陷了下去,沐健在被子里眨眨眼睛,裹着被子使劲往旁边挪。

“白痴,别挪了,再挪一下就要掉下去了。”

那团被子果然不动了。

宋三石平躺在床上,双手枕着脑袋盯着天花板出神。

“白痴,我们和解吧?……最多半个月,如果你真的讨厌我,也就只要忍这半个月,等我一走,你可是想见也见不到我了。到时候,你可别想我想的一个人躲在被子里哭啊……不过,你要是真的舍不得我,也可以来S市找我。不过现在你还是乖乖地在这边呆着,等我在那边混熟了,我再把你接过去……”

突然,宋三石烦躁地抓了抓头发,红着脸自言自语道,“卧槽,我在说什么!我一定是脑抽了,才会想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喂,白痴,你别想太多,我没别的意思,粹是把你当朋友,请你过去玩玩而已啊!”

宋三石等了一会儿,沐健完全没反应。宋三石估摸着凭沐健那智商也不会想到那方面上,原本还紧张的心慢慢的放下了,同时又觉得像丢了什么似的空落落的。

又过了一会儿,宋三石用脚踢踢身边的人,“白痴,给我点被子!”

“……”

“卧槽,你还真想冻死我啊!”

“……”

宋三石冒火,翻身上去扯被子,居然一扯就开了。

“卧槽,居然睡着了?!”

说实话沐健在宋三石开口的时候就已经意识朦胧了,至于后面那些重要内容就更加不知道了。不过,凭着这贱小子的智商,就算听到了后面的那些内容也不会有任何反应。智商无下限的孩子,你能指望他情商高到哪里去???

沐健睡觉可是相当……咳咳,那个,可爱。眉目舒展,嘴角上扬,食指习惯性地含进嘴里,如果换成奶瓶,你就可以想象对方是个巨型婴儿。宋三石把沐健的食指从嘴里拿出来,一脸嫌弃地替他擦了擦嘴角的口水,啧啧,还真没心没肺啊!

沐健咂咂嘴巴,一脸傻笑,“三石……”

“白痴!”宋三石想笑,却又笑不出来,只能无声地叹气。

其实仔细看看这贱小子长得真的挺不赖的,浓眉大眼,皮肤也白,所有女生想要的优点都被这小子占了,活脱脱一个小白脸。宋三石轻轻地戳戳对方的脸颊,没反应。鬼使神差地越靠越对方的脸,灼热的呼吸喷在脸上,宋三石觉得自己的脸有点发烫。他犹豫了一下,还是低下头碰了碰那张嘴唇,没感觉,又碰了碰,还是没感觉,继续碰了碰再舔一圈,嗯,味道还不错。

“白痴,在我没忘记你之前不准忘记我!”

302 Found302 Found nginx/1.0.15 赏作者贵宾票: 亲,您还没登录噢,马上登录 or 注册

赏 赏作者贵宾票: 亲,您还没登录噢,马上登录 or 注册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