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

小说:美人乱江湖作者:半月浅沙更新时间:2019-01-18 02:59字数:297903

光阴荏苒间,恢复如初的江湖生活又这样平静的度过了两年。

两年前不归山的一战更是让水月山庄和陆皓宇这两个词深深的印在了所有人的脑海里。魔剑尘霜的现世并没有掀起江湖上很大的风波,暗月教也因为群龙无首而逐渐解散,那些神秘的术法也随着暗月教的消失而一同消失在这个世间,只是,它的现世让昆山衡山和水月山庄都换了新的继承人,由陆皓宇接任的水月山庄也一度成为江湖上人人敬仰的名门正派,越来越多的江湖纠纷只要水月山庄的一句话便能即可化解。

两年的忙碌生活中,陆皓宇也像是完全变了一个人,以前不看的兵法武籍也都慢慢的看了起来,他不喜欢自己有闲下来的时间,一天到晚他都把自己放在极度的忙碌之中,大概是太害怕想起,所以才会如此的逼自己,以至于凌晨时分还能看到他书房里亮着的油灯。

看着两年中成长如此迅速的陆皓宇陆天华也是出了欣慰也会偶尔的叹上几口气,自从白子若离开后他便一直寻思着帮他找一个门当户对的女子,可是每次提到这个话题他都会用种种理由推脱,对此,陆天华也是无奈万分。

这一日好不容易等到陆皓宇有了空闲的时间,陆天华又试探性的问道“宇儿,你看,这水月山庄如今是越来越步入正轨了,有些事情你忙不过来的时候还是需要一个人来帮你的”

“有无尘在就够了,况且无尘是爹你从小就培养出来的,对他的能力你也是清楚的”

“无尘他毕竟是一个男子,有些事情他还是做不来的,这水月山庄啊……”

知道陆天华又打算说什么了,陆皓宇也只好在他还没有说出来之前慌忙的起身说道“爹,我想起前段时间听玄师兄说让孩儿到昆山一趟,孩儿也好久未见昆山的师兄师姐了,今日刚好无事,孩儿就先告辞了”说完不顾陆天华脸上复杂的无奈焦急的神色转身离开了清心苑。

慢悠悠的让马走在街上,此刻他已经不知道自己该到哪里去了,昆山的聚会只是他随便找的一个借口,不归山的一战让昆山也是一切百废待兴,听玄此刻也是忙得恨不得一个人分作两人用,哪有什么闲情逸致来聚会呢。

白子若不再的这两年里,他总是习惯性的用忙碌来淡化心中的想念,但是一旦停下了的时候,她的一颦一笑又会时刻萦绕在自己面前,虽说这两年的风风雨雨让他也渐渐知晓了两年前的一切,也知道她为什么会让自己亲手结束了她的生命,但是一想到自己刺向她的致命的一剑,心中还是会因为痛苦而不断抽搐。

这两年,他总会在固定的时间里来到两年前暗雪带他来的地方,对着那个无字的墓碑慢慢诉说着他生活中的点点滴滴,像是她从来都没有离开过他一样。

想到白子若他的心还是痛了一下,不自觉的驱动马匹向那片林子走去。

街道上繁华的景象把一切衬得其乐融融,几个调皮的孩子在马匹前跳来跳去去,嘴里不断的重复着“琥珀琉璃,倾世白玉,君心妾意,天地与之,只盼相忘,不期相遇”

身子猛地一颤,这几个孩子呢喃的话,迅速的跳下马,走到一个男孩子面前问道“小朋友,你们刚念的着几句话是谁教你们的啊,告诉哥哥好吗”

听到陆皓宇的话,那小男孩也停下了蹦跳的动作一脸纯真的说道“是雪女姐姐教的”

“雪女”暗自呢喃了一下这个名字,这个人是谁,想到此处又开口问道“那你知道雪女姐姐在哪里住着吗”

“不知道”

心里的希望也慢慢的退了下去。

“我虽然不知道雪女姐姐住在哪里,但是我记得听雪女姐姐说过她住的是一个长年冰封的地方,那里有着万年不化的积雪,是一个很美的雪原之国”

雪原之国?听到这四个字陆皓宇思索了起来,他所知道的长年冰封和万年不化的积雪的地方除了雪原之上这个地方,是没有其他地方有这样的精致的,脸上的神色瞬间变得激动起来,不管那个雪女是谁,但是能把琉璃琥珀玉编成顺口小诗的人必然是知道琉璃琥珀玉的故事的,这样或许她就能从那个人的口里知道更多的关于白子若的事情了。

想到这些,快速的跨上骏马,向雪原之上这个地方前进了。

他记得当时白子若带回来七星花的地方就是位于悬崖之巅顶端的雪原之上。

站在悬崖之巅的脚下,抬头望望直立与云端之上的悬崖之巅,这么的陡峭这么的奇险,当时她一个女子是如何到的了这样的一个地方的,正在沉思的时候却听到身后传来的脚步声。

回过头来看到的却是一个不同于江湖上人装扮的大男孩,十七八岁的样子,眼神清澈如水,让人一见便心生喜欢。

注意到有人再看自己,顾平安也抬起头来,却在看到陆皓宇的瞬间惊呼出来“哥哥,是你?”

听到对方这样说,陆皓宇也好奇了起来,他倒不知何时见过这个男孩,但是出于礼貌还是开口问道“怎么,你认识我吗”

“恩,姐姐差不多每天星期都会画上一张你的画像,现在那些画像多的都快把箱子放满了,而且两年前的时候……”正说着却突然捂住了嘴巴,这才想起来这些话白子若不让他说的。

看着眼前人懊悔万分的神色再结合他未说完的话,一种奇怪的预感涌上心头,有些急迫的抓住顾平安的胳膊问道“来,告诉哥哥你说的那个姐姐是谁”

头摇的像一个拨浪鼓“姐姐说过不让我说的”

“好,你不说,那哥哥问你,对了的话你就点头,错了就摇头,这样也不算是违背了姐姐的意思了”

想了一会觉得陆皓宇的话在理才开口答应了。

“好,哥哥问你,你说的那个姐姐认识哥哥对不对”

自然的点了点头。

“那哥哥再问你,那个姐姐的名字是不是叫白子若”

停顿了一下还是点了点头。这次的点头让陆皓宇的整颗心都快飞起来了,果然,他的预感是真的,他的若儿还活着。

“那你带哥哥去见姐姐好吗”用的几乎是祈求的语气,满眼渴盼的看着顾平安。

“这……”犹豫了良久才下定决心似得说道“好,但是你要向我保证不让姐姐知道是我带你上去的”

“好,一言为定”

话音刚落就见眼前人拦着自己的腰身十分熟稔带着自己到达了悬崖之巅的顶峰。

忍不住打了一个寒战,怪不得刚才这个孩子会穿的那么奇怪,衣服都是用兽皮做成了,这里的温度简直不是一般的低。

“哥哥,我先走,你跟着我”

话落人已经御风而行,见状,陆皓宇也只得运足内力,用轻功跟上眼前人的脚步。

大概走了十来分钟,二人的眼前出现了一个天然的雪洞。满脸的惊愕,他怎么也没想到人人闻风丧胆的雪原之上竟然一直有人的居住。

“姐姐,娘亲,爹,我回来了”

“回来了,今天好早啊”

雪洞中传来一女子的声音,是他再熟悉不过的,神经在瞬间变得紧张了起来,他不知道待会见了该说些什么好。

正想着却看到雪洞中走出来一女子,墨发用一只玉簪简单的挽起,身上穿的也是和那个男孩一样的衣服,边走便道“伯父和伯母出去打猎了,你刚回来,赶快……”

话到一般却突然没有了下文,神色里也是掩盖不住的慌张。两年前她故意让陆皓宇给了自己致命的一剑,当时她也是了无生意的,本来她以为受了那样的一剑自然是无法活下来的,却没想到暗雪他们几人动用了暗月教诡异的术法,救活了她这个将死之人,被几人就回来之后她已不知道自己这样该何去何从了。

在她抉择两难的时候暗雪送来了暗花曾经送给她的螺石,击碎外壳,用力的吹响了螺石,然后就被闻讯而至的顾平安带到了雪原之上,那日在白桦树后陆皓宇的那些话她也都听在了心里,只是自己做了他此生最憎恨的事情,又怎么敢再奢求他的原谅和接受,从那时起她便决心长居在雪原之上,给自己取了一个名字叫雪女,打算一生都不再相见了,如今却突然看到陆皓宇出现在自己面前又如何会不惊讶。

“若儿”那么多想说的话,那么多想诉说的思念到嘴边也只有一句她的名字。

“公子认错人了吧,我不认识你说的若儿,我叫雪女”

还想躲着我吗,听到他对自己说谎,他也不戳破,也顺着她的话继续说道“抱歉,失礼了,雪女姑娘之容实在是与在下曾经认识的一个女子十分相像,不过在下认识的那个女子已经不再人世了,又怎会是姑娘呢,刚才的举动真是唐突了,不敬之处,还请雪女姑娘多多包涵”

“没事,公子思人之切,认错了也是人之常情”本想说完了这些就打法他走,却在看到他一身单衣冻得在风雪中发抖的样子有些不忍的说道“外面风雪大,公子若不嫌弃的话,就请到寒舍里避一避风雪,喝上一杯热茶再行离去”

“也好”

进入雪洞,仔细打量了一下室内的布置,简单十分温馨,随便找了一把椅子做了下来,看到白子若正端着一杯热茶向自己走进,却在她接近自己身边的时候故意伸出脚绊了她一下。

“啊”伴着一声惊呼,白子若的身子直直的撞向陆皓宇的怀里,手里刚沏好的茶水也洒了一地。

十分熟稔的接住白子若的身子,闻着她发丝间的清香,这种味道是淡淡的梅花香,他是怎么也不会认错的。

被陆皓宇接在怀里,听着他急促的心跳声,感受着他身上的热量,刚想起身道谢,却被眼前人更加用力的拉了一把,紧紧的抱在怀里,耳际也传来一句温柔万分的声音“不要动,这样就好,若儿,这些日子,我真的好想你啊”

身子一震轻颤,这样温柔的话是她这两年里日思夜想的,如今真的听到了,心里却是百味陈杂。但是,陆皓宇,这一次,既然你又回到了我身边,那就再也不会放你离开了。

“是,我也好想你”

听到她终于承认了自己的身份,陆皓宇悬着的一颗心也终于放了下来,不管怎样,这一生他缺少的,如今都已经补齐了。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