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Theoty-决定

小说:时空一梦作者:Sky轻尘更新时间:2019-01-18 02:10字数:111756

  ☆☆☆我全都记起来了!

  万恶的罪天使,就是你杀死了舜月!我要用你的顶上人头慰她在天之灵!

  “墨天大人很生气呢!明明杀死你了,却还在另一个世界偷偷活着!”   “哼,杀死舜月这笔帐我要你们用鲜血偿还!”

  不知为何,我觉得自己的实力比在梦里死之前要更强了。因为我的内心一直充斥着必胜的感觉,并且从内心不断像泉水一样涌现出力量——也就是魄气吧!

  “易水千寒!”我可以感觉到任何我想的东西在哪个空间里——由此,我立刻召唤出了我心爱的神器——易水千寒。

  “。。。。。。”罪天使愤怒咬牙,一挥黑色袖口就从中召唤出了和墨天一样的黑暗之力!

  “白秘技*三千愁绪!”我们白家可不是吃素的,是无论用刀用剑还是肉搏使枪都是非常强的家族——恩,不对,在这个世界我现在是千战——我们千家可不是吃素的,是时空大陆第一的伟大一族,岂是墨天一辈能轻易打垮的!

  易水千寒开始散发着白蓝色的剑气,挥砍过去的时候刀风如同三千缕的铁发,形成了乱回旋的铁龙卷,将玫瑰花瓣卷地漫天飞舞的同时快速向罪天使席卷而去。

  罪天使控制黑暗挡在面前去吸收我的攻击,快速闪动的黑色带血翅膀显示出了她的焦躁。哼哼,别以为能轻易吸收掉!因为——我不但是千战,而且是白若忆!

  “啊——”三千愁绪如剪刀一般切断了黑暗的阻挠,直直击打在罪天使的身上,瞬间羽翼脑袋身子都受到了剪刀的摧残!妖娆的身姿瞬间被剪成了灰暗的碎片,落寞地飘洒向下方的黑暗。

  黑暗中似乎有人在邪恶地警告我——千战。。。。。。白若忆。。。。。。别以为你已经打败了黑暗。。。。。。黑暗是最强大的。。。。。。   那是罪天使仅留下的血红的眼睛。

  “这里是墨天制造出来的伪异空间吧?不能在这里久留才是。”我左手抱着若兮确认过她的呼吸平稳后,右手将易水千寒暂时放在我个人用作储藏的三维空间(——因为我穿的是制服,没有插剑的地方。我还傻不拉几的地插了好几遍)后将自己和若兮传送到了空灵岛。   ☆☆☆空灵岛

  我万万没想到,空灵岛也受到了破坏,这里到处都是木头残渣和残垣断壁,天空的太阳也是火辣辣的,在房子间的角落还有饿死和快饿死的人,这里就好像曾经的阳光祭坛边上的那个小镇,死亡恐惧着每个人。难道千朔这家伙已经。。。。。。

  我走近同样破烂不堪的空灵阁,却发现曾经门庭若市的这里如今却是这么冷清。将若兮安顿在自己的床了后,我走进了千朔的房间,潮湿与漆黑吊起了我的担心。

  “扑——”用火之原石点燃了破碎的琉璃灯盏后,我发现千朔安静地睡在了他自己的床上。他听见我的到来慢慢地睁开了自己的五色花轮眼,有些吃力地坐了起来。我这才发现他的双手都不见了,恶心的暗红的伤疤难以令人直视。

  “怎么会。。。。。。老大你不是元素吗?不是可以变成虚体的。。。。。。吗?”我几乎连话都说不出来了,哽咽在喉咙的伤心完全吞不下去。千朔毕竟养了我十五年,他就像我的父亲一样,有严厉也有慈爱,他给了我活下去的力量,他送了我稀有的神器,他如今甚至丢了双臂与我一起反抗黑暗。

  “我去追黑暗魔军的时候,墨天的分身与我对峙上了,没想到我竟然被一半力量都不到的墨天打败了,真是羞耻。”

  我痛苦地沉默着,因为我竟然是被一半力量都不到的墨天杀死的。

  千朔继续告诉回归的我:“就算我的身体可以虚化,可黑暗真的是最强的吞噬性力量,在使出元素流的时候,墨天的黑暗连同我的手臂一起吞噬了。幸好有众元素天王的助阵我才苟且活下来。现在连空灵岛都受到了黑暗魔军的破坏,我觉得我已经没有资格担当这里的主人了。。。。。。现在楠空澈和千羽舜舞应该在全世界被黑暗魔军通缉,恐怕躲不了多久了。我也是靠着自然模式才能将空灵岛隐蔽在三界之外的角落不让那些人进来并且勉强活下来。”

  “先生,若忆在这个世界到底算是什么?”若兮突然出现在我的身后,看来她已经没事了,可是她这么一本正经恭恭敬敬地和别人说话我还是第一次见到。

  “他是救世主,是千族的后裔,是墨天想杀死的人,是我的徒弟,是舜月的。。。。。。等等!你是?”   “我是若兮,若忆的女朋友。”   喂,我什么都没同意过啊,怎么就确定了?

  “为什么,有一股舜月的属性和气质,只是少了舜月的孩子气。”

  “什么!?”我情不自禁大声喊了了出来,这家伙怎么可能和舜月像啊!?等等,仔细一看,若兮身上真的有舜月的影子,这,这是怎么回事!?

  “你说的舜月是他在这个世界找的相好吗?我知道是怎么回事了!”舜月无理地用中指指着我(鄙视我)后突然击掌,“这里不就是哥哥你经常提及的梦吗?你说我很像舜月,舜月又是哥哥的相好。这么说——哥哥潜意识里是喜欢我的!是想我做他妻子的喜欢!”

  我吐血了,脸瞬间红了:“怎,怎么可能!”我内心也问自己‘不会吧?虽然梦就是潜意识的体现,可这不是真的吧?’

  “千战,对于这位若兮小姐和舜月之间的联系,你有什么感想?”   “你的意思是。。。。。。我该选哪一个?”

  千朔肯定了我的猜想:“并且如果付出某些努力可能救活她”,而若兮似乎很希望我选择她的样子,目不转睛地盯着我。

  我把双手交叉放在胸前闭上眼睛开始思考,可若兮那炽热的眼神却让我非常不自在,连闭上眼睛都可以感受从她眼睛中射出的光芒。

  在这个原本从不会有恶劣天气的空灵岛现在也开始下起了特别大的暴雨,不断有闪电划过窗户外的天空,将原本就昏暗的屋子闪得阴森森的。我无奈为什么现在会是这样的展开,我可不希望若兮被我的话伤害然后我们上演一场雨中追逐的爱情前奏曲。

  “恩。。。。。。我希望能救起她,可是论述选谁的话。。。。。。我还是无法决定。”我一边说一边观察着若兮的表情。

  若兮似乎松了口气。不应该啊,照日常的话她应该会强迫我选她的,这是怎么回事?

  “你死后,我在空灵阁查阅了大量的书籍。终于找到了不少能让人起死回生的方法。第一种就是得到凤凰神翼的尾羽和生命之露然后结合健全的躯体进行招魂,这种已经是最容易的了你只需要找到这些东西我就可以把魂招回来。第二种就是找到她的发丝并用她最爱的人的心和最强大的复生技能来复活,可以说是不可能的。第三种更不可能了,让她的前世作为容器将灵魂强行纳入,这种不正义的行为我不希望你做。。。。。。”

  我打断他。:“可是,就算是第一种我们还是需要躯体啊。这也是不仁义的行为吧。”

  “如果你不忍心,那就算了,因为舜月的躯体已经灰飞烟灭,她的灵魂也是楠空澈拼死护下来的否则早已经被黑暗吸收了,所以不得不这样做才能复活她。”

  “可是。。。。。。”我无法在牺牲无辜的人和放弃复生舜月之间做出决定,牺牲无辜复活舜月我就会陷入一个介于舜月和若兮之间的修罗场中,放弃的话舜月也太可怜了。现在看来,两个世界有两个若兮(舜月)只有一个我实在是个麻烦的事情啊。不过现在我也知道为什么一出生就可以像个大人一样穿衣用筷子甚至有礼貌地说话,可为什么大部分在现实世界的独有记忆都没有带到‘梦’里来呢?哦,我现在也分不清梦和现实了,果然时空也真的是难以理清的东西,   特别是和梦境结合的时候。

  有时候觉得人生中充满了决定的时刻,有时候是权利的体现,有时候是两难的分叉路口,或许没有人真正能做到事事都完美抉择,而在某些人生的转折点能做出自己认为正确的选择也算是成功者吧。而对于现在的我,我实在难以做出决定,万一选错了会后悔一生的,在这种纠结的时候我还是不要轻易做出决定。

  若兮突然说出了我这辈子都不曾想到她会说的话:“哥哥,你去救那个叫舜月的女人吧。我总觉得那就是另一个我,我不能冷眼旁观。”

  “真的。。。。。。好吗?”我不希望她违背自己的内心说出这种话,毕竟我也是懂的她的心意的(读者请注意:我可不是恋爱傻子==我只是对如何讨女孩子喜欢之类的有些问题)。

  雨下了一会儿就停了,窗外传来了我回到这个世界的第一声婉转清脆的鸟鸣,明媚的阳光从窗外倾洒进来,暖暖地撒在了我的身上,我身上的忧郁和哀伤瞬间见光死了。我想到自己虽万事缠身,却没有不解决的道理,起码在现实中我觉得自己只是一个人类进步的研究工具,少了我他们顶多多等几年取得研究成果。   不过

  我和若兮说起自己上述的想法时,她却委婉地反对我:“哥哥。。。。。。你为什么要活着呢?难道不是活着比死了要更有意义才活着吗?难道不是为了自己在意的人吗?难道不是为了人类繁衍吗?”

  “。。。。。。”人生的意义是什么?呼吸?不,人生的意义是让自己觉得自己的人生有意义。可是如何让自己觉得自己的人生有意义?话说人真的就是如此,人就是为了人类本身而活,包括是为了别人而活——若是死了,别人会伤心的吧。若是死了,对世界的贡献不就成了虚无了吗?若是死了,你还会在这里看我的小说么?

  我也因此想开了一些事:不要在意是不是别人在利用自己而是去在意自己有没有做对,纵使世人都背叛自己也不该放弃实现生的欲望,因为自己一定可以让人生有所意义——不管是当被人控制的研究者还是做救世主。而现在的我决定了,一定要让舜月复活,她没理由就这么死去。    起点中文网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

手机用户请到阅读。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