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 没机会了,没放手吧

小说:顽艳作者:月下君子更新时间:2019-01-22 06:56字数:268243

7

谁知这一等,就是一整夜,了了先是坐在沙发上,然后又挪到床上,

她尽量努力让自己保持清醒,等到他回来。

可是,她睡了醒,醒了睡,总是不见他的身影。

他订的是总统套房,大的空旷的有些吓人,了了把所有的灯都打开。

豪华奢侈的不真实,半睡半醒间的时候,她都有一种被人监视的感觉。

索性不再睡,开着电视,拉开了窗帘,然后看着城市的夜景,直到天微亮,

她疲惫的睡在了窗台上。

沙皇整夜心都快烧起来了,可是这个约会是自己提前半个月安排好的,不能提前离席。

只能耐着性子,慢慢的坐着和对方谈。

脑海里还在思索着,另一边那个人怎么样,上半夜,他们一直在看内部情况及营业模式,

下半夜是专门为了迎接他而准备的私人小酒会,终于全部消停时,已经四点多,

他想,再回去,她一定是睡着了,索性就在酒店重新开了一间房住下。

睁着眼晴一直到天亮,计算着时间,才去敲开了了了的门。

了了睡的迷糊的时候,听到敲门铃响,来不及穿鞋,飞奔到门口,甚至来不及整理衣服就拉开了门。

沙皇已经换了一身西装,了了第一眼看到他时,脑海里只有一个字,帅。

从前,她不知道如何和男人相处,对于男人的外型只是简单的一个概念,可是现在不同了。

现在,她才明白,她苦苦思念了几年的男人,原来是这么帅,这么好看。

“早”沙皇看着了了失神的样子,先开了口。

“早,请进”了了退到一边请他进来。

俩人对坐了一会,不知道要如何开口,沙皇考虑着要如何解释这一夜未归,了了思索着要如何开口说昨天在心里酝酿了无数遍的话语,这一夜,她多半的勇气已经消散了。

“我“

“你“

俩人居然不是同时开了口。

“你先说吧“沙皇说。

“昨天那么着急找我,到底是有什么事情“?

他注意到她眼晴下有淡淡的黑眼圈,于是起身倒了一杯水递到她手上。

“我只有半小时,等会还要去签个合同,所以如果你有话说的话,请说吧“

他公式化的口气让了了刚刚起的温暖,又被浇灭。

眼晴不由的暗下去。

“我昨天见了田田,她告诉了我一些事情,想问问清楚“

了了看着他,表情有些失落。

“什么事情“他看着她,同时也看了一眼手表,根本没有半个小时的时间,只他编造出来的理由。

他担心一整个晚上不见人影,她会胡思乱想,会担心他,总之他一定要先过来见一眼她。

可是,这种谈法,估计会迟到签合同。

“小白总的事情,你为什么一直也没有告诉我“?

“还有,当初你提分手的原因是什么“?

她一直看着他,看到他着急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心里挣扎着疼,可是还是问了心里的问题。

有些话,压的太久,压的心口疼,她担心再不问,会成了化石,到时手术也不一定有希望摘掉。

“很久以前的事情,怎么会想起问“?

“已经过去了,没必要再知道“

沙皇不预备回答,第一个问题没必要,第二个他不想回答。

他不答,是因为他也疼。

“难道我们之间,连谈的必要也要省去吗“?

“那时你说要分,我只有同意的份,今天我问你也不答“

“或许我们的感觉从来只是没必要“

了了伤心失落,被他的没必要,身体整个僵住。

他看着她,突然有一些不忍,她说那句话的时候显然是失望的。

“他已经快出来了,所以没必要再知道原因”

“那我们呢”?她问。

“还是朋友啊”他答。

“如果我不想做朋友呢,我希望回到从前呢“?她继续问。

“这样很好“

“可是我觉得不好,一点也不好” 了了有些失望对于他的回答,等了一整夜,她完全找不到再谈下去的勇气,男人的脸上根本看不到一丝往事的踪影。

“了了,我们都是成年人了,以前或许你不懂,可是现在你已经长大了,许多事情你应该懂了”

“分手的恋人做朋友已经是极限,所以我们要学会忘记,好吗”?

说完,他起身往外走,时间来不及了,他不能再待下去。

“我只是想知道为什么,为什么你要开始就开始,要分手就分手”?

“过了这么久,我却连为什么也不知道”?

“只要你告诉我原因,我就相信,哪怕你说你变心了,我也相信“

他停住了脚步,慢慢的转身看着了了。

看着她,心里翻动,原本到了嘴角的话又咽下。

“是的,我变心了,所以我想结束”

“是因为她”?

了了颤抖着从包里摸出照片,那张被她摸了无数遍,早就看的双眼生根的照片。

沙皇隔着一断距离看着照片,他几乎没看清楚就点头说是。

那些对他已经不重要,他的世界多精彩又是多荒芜,都无所谓。

了了不可思议的看着他,她想过他会认,但是没想他认的那么云淡风轻理所当然。

“难道,你不想解释一下吗”?

“关于我们之间”

“我已经明白了许多事情,你可以告诉我,我那时太小,不懂得爱情的意义,不懂得你维护一份爱的执着和辛苦,只要你说,我一定会信,为什么你不解释”

“还是你对我从来都是玩玩的心态”?

了了不想把话说的那么难听,她不相信他会玩自己,可是她想了许久,只想明白是自己太年轻不会爱。

“你要怎么想都行,错过了就是错过了,我不想解释,可能我们是真的不合适”

“你也说了我们年龄有差距,我没胆量被人笑老牛吃嫩草”

“分开对我们来说才是正确的选择”他表情无变说完推开了门欲走。

“大叔,在你心里,我们之间的感情,就是这么不值得一提”

“还是,忘记是人的本性,没有人会永远记得”

他转回身看着她,眼神有一丝的犹豫,但很快消失。

“忘记是对一个人最大的新生,人只能往前走,不可以往后退,不快乐的事情不值得记忆“

“你有爱过我吗“?她问。

“曾经爱过“

“那现在呢“?

“不爱“他回答的干脆甚至没有迟疑,让她根本找不到自己的声音连说下去的勇气也消失。

只能认命的低下头,然后他走了出去,门被关上。

听到了一段迟到的解释,不算解释的解释。

了了的心里翻滚的难受,她在他离开后就离开了酒店,直接去了汽车站。

临行前,她把自己的银行卡留在酒店的大堂,要求他们转给沙皇。

沙皇签完合同回来后,发现了了不见了,并接到了酒店转交的卡,他意识到了了的绝望。

着急的到处找。

甚至拔了田田的电话。

田田联系到了了了,她说自己心里难受,想到外面走走。

让田田帮她请下假。

沙皇的态度和话语让了了几年来心里无数的火苗被浇灭。

她一直固执的认为爱情没有消失,然而当事人的否决让她彻底没了希望。

首先,她能想到的就是逃,逃的越远越好。

现以该还的钱和该问的事情,她统统办好了,在她心里,真的好累。

她想休息下。

沙皇开车回去后,直接找到田田。并找到了了了的住处,发现了了根本没有回来。

他慌了,后悔话说的太重,明明知道她是一个心思敏感的女生,怎么能说那么重的话伤害她。

他的了了,一直是相信他,他说什么她都会信,今天他说的全不是他心里的想法,可是他也想逃,签下了合同,以后意味着再也不用见面了。

他不想给她留下痛苦,哪知,最大的痛苦居然是自己留下的。

“田田,平时了了有没有提过,她想去哪”?

“或者,她最想去的地方是哪”?他慌了,这丫头把卡都留给了他,那她在外面吃什么喝什么,这一切都要钱啊?

“没有,都没有,她平时很节约,所有的钱都存下来了,说是一份很重要的东西,她要还给一个人,她说要从新开始,必须先要清除两人之间的债务,至少不欠他,再开始“

田田其实知道了了说的那个债务是谁,她很生气这家伙对了了的冷淡。

“田田,我拜托你,如果她有再联系你,一定要告诉我“

“告诉她,我在找她,我有话跟她说“?

沙皇你不过是个凡人,何苦非要弄个闹人的事件来考验自己的心,已经那么几年了,如果有机会回头,为什么不呢?“顽艳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