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屁股之耻

小说:情缘三流杀手作者:四月飞刀更新时间:2019-01-22 06:40字数:156383

第十一章屁股之耻

小说:作者:更新时间:2015-05-1421:20字数:2521

“呼……”

林青峰话音刚刚落地,弯下的腰还没有完全挺直,冷雨蝶的芊芊玉手便挟风而至,没有言语,更没有提前示警,从她绷直的手臂和紧紧并合在一起的手指,便知道她这是要送给林青峰一记大锅贴。

俗话说打人不打脸,尽管林青峰自认为是靠实力吃饭的,但也不想自己稍黑的脸庞盖上几个大红指印。只见他双眼微眯,稍稍后仰,堪堪躲过这记大耳光。

冷雨蝶格斗经验何其丰富,手上的招式还未用老,抬脚便正踹林青峰下腹,如果这是实战,她的第一选择会是“撩阴脚”,而不是这种力道稍逊的正踹。即便如此,她自忖在自己的连环杀招下,这位刚入帮的邋遢男也不可能躲过,必然会应声倒地。

林青峰十岁之前,和赵德利对练时,便非常熟悉这种上打面门、下踢会阴的套路,怎么会不知道如何应对。早在身体后仰的同时,顺势向右闪避,紧跟着左手来了记“海底捞月”。

冷雨蝶打出的这两招,可以说是练功者最常用的套路,以她的身手,即便有所保留,也不是寻常人能够轻易躲闪开的。原来是练家子,难怪行为如此嚣张,看来自己得拿出点真本事了。

就在冷雨蝶稍一愣神的功夫,林青峰的海底捞月快若鹰爪,直向冷雨蝶修长的玉腿抓来。

其实这招“海底捞月”本意是逼迫冷雨蝶变招的,林青峰也可藉此转守为攻,化被动为主动。但冷雨蝶先前犯了经验主义错误,误认为林青峰就是新入帮的街头混混,根本不懂什么功夫,所以在对方闪过自己的套路后,出现了一刹那的分神。

“啪~”

林青峰的手直接拍在冷雨蝶大腿外侧,若非他及时收招,这记“鹰爪”应该可以扣住冷雨蝶的小腿或脚踝,直接将她掀翻在地,或者是林青峰用肩膀抗住她的腿,欺身向前直击她胸腹。

林青峰自然不会如此鲁莽,他一个刚入帮的混混,放倒了帮里的四号人物,众人眼中的技击高手,那他有可能还没跑出总堂的大门,便会被乱枪打成马蜂窝,傻子也知道这明显就是居心叵测嘛。

冷雨蝶肺都快气炸了,面前这位邋遢男不仅三番五次挑衅自己,现在更是摸了她的大腿,众目睽睽之下,让她情何以堪。

感受到冷雨蝶气息里的滔天怒火,还有她眼中的刺骨寒意,林青峰汗毛都快炸起来了。心中暗道要坏菜,看来今天这事不能善了!偏偏他得刻意隐藏实力,这不是明显找虐吗?妈妈咪呀,哪路神仙来救救爹啊!

结果比林青峰预想的还要糟糕,冷雨蝶身形下蹲,双腿交叉盘曲,双手呈蛇头状,前后有序,分明就是一条蓄势待发的毒蛇。

冷雨蝶的蛇形拳,可不是卖艺人耍的花架子,嘴上也不会“嘘…嘘…”有声的吓唬人,而是蹲在原地,沉静如山,双眼紧盯着林青峰的一举一动,伺机而动。

此刻,林青峰的大脑如陀螺般高速旋转,心中盘算着,如何才能让身体受的伤害降至最低。想想都感到憋屈,竟然被一娘们逼到如此地步。

场外观战的马脸,心中大呼过瘾。不仅看到“安海女神”被野兽摸了大腿,还能见到如此正宗的北派万氏蛇拳。哈哈……,以后在帮里又多了吹嘘的资本啊。马脸虽然功夫不怎地,但也知道这种软硬功兼备的蛇拳,练到极致处,断骨裂石不在话下。以冷雨蝶的身手,达不到那种程度才会令人觉得惊讶。

林青峰动了,抱着早死早超生的信念,双脚交叉向前,走的是太极步,当然这里不可能走的太正宗。林青峰深知蛇形拳的灵活性,也只有太极这种守如钟、动如风的身形,才能很好的应对。

冷雨蝶后发先至,虽然动身迟,但速度极快,左右飘忽,身形尚在游走中,便曲指攻击林青峰咽喉。倒不是冷雨蝶出手狠辣,而是蛇形拳善于打穴刺喉、插眼。

林青峰深知蛇形拳游斗、缠斗的厉害,因此不想让冷雨蝶近身,但又唯恐自己露出破绽,便双手来了个推大树,其实这是他即兴发挥出来的招式,演化自太极推手,也可以说是他下意识的反应。

冷雨蝶对这种泼皮打架的招式,自然瞧不上眼,至于刚才不小心被对方摸了大腿,她认为是自己疏忽大意,所以也不想再跟林青峰耗时间,趁他半转身的功夫,绕到其身后,一式“蛇镖穿身”直踢林青峰臀部。

林青峰见时机成熟,索性就坡下驴,在冷雨蝶飞脚踢来的时候,臀部猛然收缩,然后再外放,恰巧避过来脚的锋芒,然后痛呼一声,扑倒在地上,姿势虽不美观,但心里却是暗松一口气,直叹这场戏终于演完了。

冷雨蝶看着趴在地上的林青峰,眼神中闪过一抹惊异,作为武者,她的直觉自然异于常人,刚才从脚尖传来的反弹力,让她觉得不是那么真实,那种力道和直接踢中人躯体的弹力是有些许差别。当然,心情开始好转的冷雨蝶并没有深究,她觉得或许只是种巧合。

“好!”

围观的马脸众人齐声叫好,纷纷为冷雨蝶的好功夫鼓掌。对于这群毫无道义的牲口,林青峰恨得牙根发痒,心里暗自发誓,有机会一定狠狠修理他们,尤其是贱到姥姥家的马脸。

“把他送到济世堂看一下。我们接着上课,相信你们刚才对反应都有了直观的认识……”

冷雨蝶向两名打杂的小弟吩咐一声,示意他们把林青峰送到治伤医病的济世堂,便开始接着授课。整个过程中,看都没看林青峰一眼,把林清峰心伤的一塌糊涂。心里狂呼,有朝一日他也要毒打冷小妞的屁股,以雪今日之耻。

林青峰的新成员培训生活,被冷雨蝶踢中屁股之后,正式宣告结束。其实他伤的并不重,但他向脑袋大、脖子粗,看起来更像屠夫的医生塞了个大红包之后,他的肌肉撕裂便被诊断为盆骨骨裂,住进了济世堂的看护病房。

以林青峰的脸皮厚度,别说是被冷雨蝶踢中屁股,就是被女人压在身上爆锤,他也能坦然自处。他之所以不愿意再接受培训,是他觉得自己从练功厅再不能得到什么有用的信息,与其在那里受罪,倒不如躲在济世堂享享安宁,只可惜这里没有可供调戏的护士美眉。

听闻林青峰受伤住院,马脸等几位平时与他要好的新成员,提了几斤烂香蕉和一兜咸鸭蛋前来慰问,言语间不无羡慕,恨不能此刻躺在病床上的是他们。林青峰细细追问,才得知冷雨蝶为了训练他们的反应,这两天创造性的发明了打耳光游戏。看着马脸渐渐变宽的面部,林青峰深深为自己的聪明机智所感动。

在这期间,冷雨蝶也来过一趟,送了个果篮之后,便消失的无影无踪。这让准备和她秉烛夜谈的林青峰大失所望,高呼青春不解风情,等同于慢性自杀。

漫长的培训时光,随着林青峰的康复恰好结束。只让马脸等人在大骂林青峰阴险的同时,怪自己脑筋不够灵活,白白吃了那么苦,却没学到什么实质性的东西。

新成员培训的结束,意味着林青峰这批人,将正式开始为安海帮出生入死。

不过,在此之前还有一道程序,那就是分堂口,这决定了他们以后的归属和具体职责。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