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 我好像喜欢你了

小说:绝世妖皇妃作者:浅墨二尘更新时间:2019-01-22 13:39字数:116340

灭颜在听到葬月要去参加大陆学院测试的时候,眸中闪过一抹兴趣“哦?你要参加学院测试?要知道,大陆学院之所以叫大陆,就是因为仙月大陆上仅有这一所学院,也就是说……”灭颜慵懒一笑“你要和全大陆的天才争夺这入学名额呢,要不你可以去宗派,那里也是不错呢……”葬月了然的看了一眼灭颜,大陆上只有这一所学院,能在大陆上站稳脚跟,其内涵不会那么没谱,毕竟仙月大陆宗派林立,大陆学院果真有两把刷子。“这就不用灭颜阁下担心了,我家葬月的绝对天赋,若是进不去大陆学院,那是他们学院的极大损失!”苏沫信誓旦旦的说,她家葬月那是人啊,那是绝对的怪物!灭颜还想打击一下葬月于是淡淡的说“只有年满十五岁才可以入学呢……”葬月好似没有听到,依旧挂着淡淡的笑容。这样灭颜很挫败,唉,这小女人不会露出点其他表情嘛?非要天天这么难懂,唉~

葬月则是不担心,趁着这这些时日去好好历练一番,到时候参加比试时赢得威武一些,嗯,不错。苏沫则是看着卓言卿和灭颜认真的细说自家葬月的天赋“哼,十五岁?葬月十岁都比他们强,我家葬月会炼药,会炼器,还会斗气魔法,那一个有我家葬月这么强悍的!”灭颜和卓言卿早就呆愣了,葬月会炼药炼器?!什么等级已经不是问题了,主要是她会就证明天赋强悍,再加上她诡计多端的脑子,尼玛就是绝对天赋啊!!苏沫表示很受用,嗯,她决定了以后谁再说她天赋不好就把葬月搬出来,吓死他们,当然她也不是鲁莽之人,太过锋芒是很危险的事。

大陆上没有人不贪婪丹药神兽,没有人不嫉妒天才神童,而葬月身为同灵体,本身被追杀的可能性就非常大,再加上她的丹药和武器,苏沫甩了甩脑袋,她不敢想象要是葬月被发现后,她们以后要面临的一切。葬月似是知道苏沫在想什么,伸出细白的小手拍了拍苏沫的肩膀,淡然的说“不用担心,既然我可以好好的活到这一步,那就证明我有足够的底牌,你呀,好好历练才是正事!”苏沫懵懵的点点头,不是担心。是非常担心。但是葬月既然说她有底牌,那她就可以放心点了。卓言卿眼含深意的看着葬月,眸中的漩涡似是想把葬月卷进那片暗黑,灭颜撇撇嘴,唉,真是无药可救了!然后拉上不在状态的苏沫闪了出去。

葬月睁着一双美眸看着眼前的神医大人,一脸疑惑的样子。卓言卿眼神微闪,薄唇轻启“你……知道吗,我……好像喜欢你呢……”其实,是爱你才对呢……葬月红唇微动却并没有开口说什么“葬月,其实我见到你的第一次,就觉得你跟其他女孩不一样,你……很特别……”特别的让我爱上你了……葬月苦涩笑“卓言卿,你懂什么是爱嘛?”卓言卿明显没有想到葬月会这样问,呆愣的摇摇脑袋,在他眼里,爱就是看着葬月慢慢长大,包容她,静静的看着她,就足够了。

“爱,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呢……每个人的人生就像一汪清泉,我们可惜在里面养着自己喜欢的一切,但是,若是清泉不注入新的水源,那么它喜欢的一切都会灰飞烟灭。而爱,就像新水源注入一般,清泉不仅要包容它,还要融入它,和它成为一体,喜欢它的喜欢,试图和它有共同语言。同样的……”葬月抬起眸子,直直的看着卓言卿“新水源对清泉并没有感情,所有的一切都是一个缓慢的过程,能否完全成为清泉的一部分,是个未知。而你我就像它们,世事让我们扯上关系,却不代表我就要去爱上你,融入你,爱是一个虚无缥缈的词,没有人可以说明爱是什么。”虽然卓言卿只说了喜欢她,但是不代表她看不出那眼神中的深意。她要把一切从零抹杀。她不敢爱,也不会去爱了。

卓言卿没有说话,刚刚在葬月身上,他看到了不符合年龄的沧桑和悲痛,到底是发生了什么,她才那么排斥“爱”这个词呢?“你到底……是发生了什么?”卓言卿轻声的喃喃自语,葬月过人的耳力怎会听不到,唇角勾起一抹自嘲,发生了什么吗?若是没有爱,她可能依旧呆在那个时空,没有爱,她不会认识封袇一,不会为了他而改变自己,自己可能会是天真烂漫的学生妹,但是,就是爱的存在,将她逼到了这一步。她慢慢变得嗜血了,阴狠,毒辣。但这都不是她想要的,她只想拥有一份完美的爱情罢了!

现在想想,那时的她,好傻好傻!傻到了无药可救!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葬月突然不顾形象的大笑起来,让卓言卿猛的回神,不明觉厉的看着葬月。心里泛起一抹心痛,她也是一个有故事的人呢,以及怎么会如此鲁莽的戳到那里呢?不似卓言卿的懊恼,葬月只是纯粹的发泄而已,她只是发泄自己内心的一丝怨念,让那个如沐春风的男子真正走出她的世界!

葬月和卓言卿恢复正常都已经是很久之后了,卓言卿被灭颜拉走,美名其曰“走走走,时间不多了,赶紧去炼丹吧!”苏沫也很识趣的没有去打扰葬月,这让葬月啼笑皆非。但是对于卓言卿告白一事,葬月表示零压力,自己对他顶多是个朋友感情,他对自己有感情有个毛线用!但是葬月想到卓言卿魂不守舍的模样,又是一声叹息,唉,她是不是又祸害了一个呢?瞬间葬月扯出猥琐的笑容,祸害遗千年,看来她就是祸害,还是千年那种,哦呵呵呵~~

不得不说,有时葬月这小子比苏沫和小白还要粗线条一点,嗯嗯,一点,只有一点。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