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五章 北方城【2】

小说:绝世妖皇妃作者:浅墨二尘更新时间:2019-01-22 13:12字数:116340

安然居虽然人不多,但是因为大多数身份显赫,所以这里的服务员都是察言观色的好手。看到楚阡邪抱着葬月进来,一个面色清秀的“小二”跑了过来,眉开眼笑的说“两位大人,里面请!”

楚阡邪没有出声,苏沫只是淡淡的问“二楼包厢。”小二一听,立刻切换到苦瓜脸“大,大人,二楼包厢已经满了,要不……”

忽然。

“无妨,大厅也一样。”这时候葬月一个巧劲儿挣脱出楚阡邪的怀抱,小二和大厅人们朝着这稚嫩的声音看去,呲!好一个粉雕玉琢的娃娃!红衣妖娆,粉嫩玉肤,眉眼如画,但是同身凌厉的气质却让那些母性大发的贵妇止了步。楚阡邪略微失落的感觉到怀中的柔软离去,却还是跟着葬月选了最边的位置坐下。苏沫和夜风也走了过去,索性安然居的桌子够大,加上西门映雪也不显得挤。小蝶不明白为何这些人身份高贵却要坐在大厅,西门映雪也是,但是坐到位置上后,才发觉这个位置可以清晰的看到整个安然居,除了无法看透包厢,但是纵观一楼是绰绰有余的,看着葬月的目光更加的迷恋。

安然居的效率果然不是盖的,只是一会儿,菜就上来了,楚阡邪还向葬月抛了一个“表扬表扬我吧!”的表情,搞的葬月无奈了好久。

葬月几人刚刚开吃,门口的吵闹为这无聊的午饭增添了一场好戏。

“风玄厉!你什么意思!”一个宫中侍卫打扮的男子一脸愤恨的眼前挡路的风玄厉。

“什么意思?哼!”风玄厉甩手将那侍卫拍到在地。“你,还没有这个资格质问本宫!”随即又道“不愧是穷乡僻壤来的太子,连侍卫都这么无礼!”

“呵。”另一边的马车中传来轻笑声“的确,本殿是来自穷乡僻壤,那玄厉太子和本殿这穷乡僻壤来的太子计较,呵呵,那岂不是太掉身价?”那声音儒雅温和,一字一句不离“穷乡僻壤”四个字,为的就是让风玄厉难堪。

但是,在外人听来温和的声线中,葬月还是听到了这声音下的冷冽和无情,这样的人,葬月叹息的摇了摇头,帝王之才啊!不知道要比那啥风玄厉强了多少倍!

“嘿!有好戏看了!”葬月临桌的一个北浦国装扮的男子说道。

“唉唉,我说,啥好戏啊?”一个不像本地打扮的男子问到。

“你不是北浦人吧?告诉你啊,那个是西砂国的太子风玄厉,这个你肯定知道,嘛,另一个则是我北浦的太子,简凌霄!”那男子喝了口茶,面色崇敬的继续道“这凌霄太子可是我北浦的神人啊!要是没有这凌霄太子,估计老子还在哪讨饭呢!”

“可不是吗!凌霄太子上朝堂,恤百姓,甚至为了百姓差点被那北浦皇废了呢!”另一个男子一脸的敬仰。

“是吗?那你们北浦可真是幸福,有这么一个未来明君!”外来的男子一脸羡慕。

“那是!凌霄太子是北浦的骄傲呢!”

“…………”

葬月听着这些对话,对这凌霄太子越发感兴趣了,可以让百姓如此盲目崇拜的太子,拥有帝王之才的简凌霄,会是什么样的人呢?

“哼!简凌霄不要以为你嘴上功夫比本宫厉害些本宫就退缩!不要以为这是北浦本宫就不敢把你怎么样!本宫只是不屑于和你斗而已,你根本就不如本宫的眼!”

风玄厉气急,在毒舌这方面从来就没有赢过简凌霄,但是他风玄厉是谁,西砂国太子,不知道要比北浦厉害多少倍的西砂国太子!所以,他有恃无恐的在北浦的地盘上撒野,因为他知道北浦皇,那个懦弱的皇帝可不会为了一个简凌霄和西砂国闹翻!

“太子说笑了,凌霄本就身就不指望玄厉太子那么‘偏爱’本殿,本殿这次来只是为了迎接玄厉太子而已。”简凌霄温雅的声音再次响起,这让风玄厉有些挫败,颇有一种一拳打到棉花上的感觉。

而葬月只是眸光一闪,这简凌霄果然不简单,这句话虽然是在反驳风玄厉,可是这些话在这里说就有些耐人寻味了。

他简凌霄这么做,最大的可能性,就是摸黑风玄厉的面子,让流言蜚语来打压嚣张的风玄厉,至于风玄厉,他只会把这一切都算到“穷乡僻壤”的人民不懂礼数上,而算到北浦皇身上,而他简凌霄只不过是和无辜的受害者而已。这样下来,风玄厉为了挽回面子定然会找北浦皇算账要求北浦皇赔偿,而北浦皇虽然懦弱却讲道理,定当这是风玄厉用莫须有的事情骗取赔偿的把戏,不会妥协。

到最后,不是两败俱伤,就是一方惨败,那另一方也会元气大伤,但是真正受益的就是那个看起来十分无辜,万般凄惨的简凌霄,因为平时温和儒雅,体恤爱民的形象深入人心,即便是他站出来说此事因他而起也不会有人去相信,真正的做到名利双收,而他自己最大的敌人也不费一兵一卒的消灭的干干净净,自己却是孑然一身,清白的不能再清白了!

葬月有些佩服这还未曾谋面的简凌霄,这才是杀人于无行啊!真是腹黑帝王攻!哎哎!o_o打住!葬月有些抹汗,自己怎么会想到这个词呢?略带无语的摇了摇头,唉,穿一次越把自己穿二了那就太不值了!还不如死在前世呢!

想到前世,葬月有些走神,记得也是这个时候封袇一给了她一个精致的手镯,那时候的她看着他的眼睛一字一句的说“无论是白昼还是黑夜,无论是晴天是阴天,你赠予我的那份礼物,永远在我心中闪耀。”封袇一只是笑了笑,并没有说什么。

现在想想那时的她还真是被爱情冲昏了头脑,竟然没有去检查那个手镯,可能因为对封袇一盲目的信任才造成如今的她,如今的君葬月吧!如若当时检查了……结果也许不会如此吧?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