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四章 绝代风华【6】

小说:绝世妖皇妃作者:浅墨二尘更新时间:2019-01-22 12:52字数:116340

绝代风华【6】

“飒飒”营账外传来极其细小的声音,仿佛风吹过树木的声音。请百度搜眼;快,即可找到本书最新最全的章节葬月早已收起弑魂,不屑的冷笑,用脚趾头想她也知道是谁。

“不用躲了!出来吧!”葬月手里把玩着梵熙,随意的开口道。

“桀桀,没想到你小子的耳朵挺灵啊!”赵桥一身夜行衣,走进营账,身后跟着一个漂浮在空中全身黑衣劲装,身材纤细,没有丝毫气息的少年,黑色的面巾挡住了大半张脸,细碎的刘海下,是一双被长卷的睫毛遮挡,没有丝毫生气,冷冽杀气的眼眸,腰上挎着一柄长剑,浑身的气质给人一种扑面而来的杀意。

葬月看到少年的一瞬间,有一种来自于同类人的激动,那个少年,简直像极了曾经的自己,无情无欲,无想无念,至于为什么会为赵桥出头,葬月想答案一会就可以知道了。

赵桥似乎信心满满的狞笑,看着葬月的眼神怨恨至极“哼,小子!告诉你,今天我要你生不如死,不,今天就是你的死期!想找帮手那是不可能的了!”说着赵桥手一挥,纤细的少年就对着营账上空挥了一剑,一剑中闪出的黄色斗气标注着这个纤细的少年竟然拥有这四级剑斗师的实力!

“嘭!”随着营账碎裂,葬月也终于明白了赵桥的意思,只见归属于葬影的全被绑在一起,却没见到那些自由佣兵,不用想,定然是被赵桥和黑衣少年给弄走了。肖山和小昭嘴被堵住,只能用眼神告诉葬月快跑,葬月只是灿然一笑,抬眸看向赵桥,又看了要那个少年,冷冷的挥出了梵熙,她,要赌一把!

赵桥看到迎面而来的扇子,急忙拉住旁边的少年,面色狰狞“快点!快点给我挡住!要知道没有我,你早就死在来的路上了!”黑衣少年厌恶的看了看赵桥扯着自己的手,眉头一皱,黄色的斗气一闪,一片血色模糊了赵桥的双眼,“呲!”刀锋入体,撕裂了赵桥,不甘的倒在了地上,他赵桥没想到,先对他出手的,竟然是这个自己对他有恩的少年!

葬月唇角弯弯,看来她赌对了呢!径直走过少年,解开肖山的绳子,交代了一番,葬月转头问到“你为什么要砍掉他的双手?”

“他,碰,脏,受伤,救,利用。”少年的回答生涩短暂,但是葬月还是听明白了,无非是赵桥在他受伤时救了他,欠了赵桥的人情,为了还人情才帮助赵桥,结果这孩子有洁癖,让赵桥撞在了枪口上,才落得如此下场。葬月转身想走,不料少年又出现,一双略显孩子气的大眼睛带着杀气,直勾勾的看着葬月。

“你,我,战斗,敢………”

“有何不敢?”葬月没有丝毫的犹豫,她很想和这个“曾经的自己”打上一架,没有原因,纯粹的战斗。转头看向肖山和小昭,发现他们已经解开绳索,正在帮佣兵团的兄弟们解开,葬月送了口气,看着少年一脸邪笑“来吧!”

少年在听到葬月的回答之后,眸子越发明亮,拔出腰间的长剑,葬月看到少年手中的剑时,眼眸一亮。这个少年绝对不会是寻常家族的少爷,单单就是这把剑,就足够证明了。少年手中的剑通体银白,剑柄为祥云样式,剑柄正中镶嵌着血红色的琳琅玉,剑却只有不到两指宽,剑上刻字“祭伤”,虽然样式不奢华却也不低调,因为只要是有点实力的人,都不难看出这把剑上还带有阵法,葬月不住的想这个少年手中的剑,该不会是神器吧?其实葬月她真相了,少年手中的剑确实是神器,只是没开光而已。葬月由衷赞赏道“果然是把好剑!”

少年面色不改,挑剑指向葬月,葬月也不矫情,直接拿出梵熙,看着少年葬月想是不是应该给他讲讲要是输了怎么办?没有给葬月思考的时间,少年已经出剑,不带丝毫斗气,纯粹的剑术技巧,葬月莞尔一笑,甩手出扇。肖山和小昭虽明白葬月的强悍,但是还是忍不住的担心。

少年的招式直接,简单狠辣,没有华丽的动作,出手既伤,毫不拖泥带水,攻击中一招一式都充满了杀气,银色的剑气在空中划出闪烁的弧度。

与少年手中的剑不同,葬月手中的梵熙显得就有些无力,梵熙的攻击优雅而有力,无论远近,那条衔接梵熙的银链可长可短,一时间少年的剑也无法近身。而小昭已经看呆了,原因无他,只是因为那人。

今晚葬月没有穿她的黑袍。红衣似火,黑发如墨,就好像月光下的精灵,一双微挑的桃花眼慵懒的微眯,灿若星辰,眉间的朱砂在缭乱的剑光中,美得似人似妖。细白的小手灵活的控制着梵熙,一招一式的攻击宛若一曲歌舞,身轻如燕,翩若惊鸿。小昭突然很欣慰,如果不是赵桥,他也许就见不到这么美的他吧。

少年看到葬月与自己不差上下,越发认真起来,攻击速度也越来越快,葬月也认真起来,两人一来一往,直到后来根本看不到两人的身影,这一打,便打到了天亮。

当第一缕阳光打在两人身上时,两人同时停手,葬月没有想到少年的剑术技巧如此之高,少年也没想到这个弱不经风的“小男孩”可以和他对上将近四个时辰。少年抬眸正巧看到葬月的侧脸,轻挑的桃花眼,如若星辰,在阳光下,隐隐泛着紫色,宛若琉璃。红衣映衬着眉间艳丽的朱砂,仿佛误落凡尘的童子,又像嬉戏世间的精灵,那么美好。

葬月回头发现少年看着自己,葬月心中隐隐一笑,看着少年道“所谓不打不相识,我叫君葬月。”不是葬月自己暴露身份,既然剩下的都是葬影的人,那她也不会介意自己的身份暴露。

少年看着葬月的眼睛,生涩的说到“百里……祭……”葬月突然想到剑上写的“祭伤”又想到他的名字,显而易见,百里祭,祭伤,这个少年应该是为剑而生吧。

百里祭看着眼前的“男孩”,或许,他不会在骗我了吧?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