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园惊魂

小说:包子无节操作者:信飞由风更新时间:2019-01-20 11:29字数:151287

“哈哈,孔兄知道的真多,不如讲一讲那位女诗人的故事?”包子简强颜欢笑道。

“说道这位前辈,可用“传奇”二字描述。她一岁能诗,三岁造火柴,十岁将家传武功练至最高境界,十二岁打败武林盟主,十五岁成为天下富贾之首. . . . . . (以下省略N项荣誉)有专人收录其诗,前朝史官曾为她作传. . .(以下省略七百字)”孔之鹤巴拉巴拉说完,敬仰之情溢于言表。

=口=!我用黄瓜打赌,这货绝对是穿越来的!还TMD是婴儿穿!(注:魂穿的一种,因主角穿越到婴儿身上而得名。)

造火柴,成百诗,引新粮,挂女帅,出新书,立教育?你怎么不试管婴儿克隆羊啊?反正都已经逆天逆到这种程度了,再逆一点又何妨?

发明家、大诗人、农业学家、军事家、文学家、教育学家,你要我们后穿来的情何以堪?

我应该庆幸她没有一统天下吗?我应该庆幸她没发明“其他穿越者见光死扫描仪”吗?

我应该庆幸为她作传的是前、朝、史、官!

呼~幸好没和我穿到同一时间~

向大侠看着包子简从青到白再转红的变脸,结合以往经验,确定了是他在经历跌宕起伏的心理活动。总结完不禁纳闷,到底是怎样的心理活动才在脸上表现的如此明显?

包子简的行为已经严重超出了向大侠的认知。

包子简调整好心态,扫了一眼其余三人。

孔之鹤还陷在倾慕凉冰冰的世界里不能自拔。

向大侠正在发呆。

林望舒. . . . . . 他哭了。

“呃,莫非林兄也倾慕杨. . . . . . 伟人?”这货也太夸张了吧,包子简郁闷极了。

“我虽敬仰杨伟人,但并不至如此。刚才道期兄诵的诗让在下想到了自己,念及现状,不禁悲从中来。”林望舒悲伤道。

哦~我明白了“断肠人”嘛。包子简顿悟。

“林兄,单田芳曾经说过,三条腿的蛤蟆不好找,两条腿的人不到处是嘛?”包子简安慰道。

“此话虽然粗俗,意思倒也十分贴切。”孔之鹤道。

擦,小爷我也想说,“多情自古空余恨,好梦由来最易醒”之类优雅内涵的安慰呀,最起码也是“天涯何处无芳草,何必单恋一枝花”这样微雅的。

可是!保不准“剽窃杨”早就把它们给、嫖、过了啊!

爷也想要点原创,. . . . . . 起码得是处剽啊浑蛋!

“单田芳是谁?”眼看包子简脸色又有急转直下的前兆,向大侠果断转移话题。

“一个比杨伟人更厉害的人!”包子简中气十足。

“又是道期师父故事里的人物?在下对这位单田芳很是好奇,能否讲给我们听听?”孔之鹤从盲目崇拜中转醒。

“此事说来话长,有空继续。作诗作诗。”包子简打哈哈,开玩笑,要讲单田芳的故事就要说他的评书。等哪天小爷我走投无路去天桥下卖艺的时候再给钱听书吧!

呸,小爷我一现代四有青年,经过应试教育,跨过高考天险的人才哪会走投无路?

“道期兄你们不必安慰我。我的惆怅惟有杜康可解,拿酒来~”林望舒透明许久,终于说道。

这个公务员还是个文艺青年?

“好!今日我们就陪你不醉不归!”包子简豪言道。喝酒算什么,只要别再作诗,别再说有关“剽窃杨”的任何故事就行。

“好一个不醉不归!在下也陪林兄不醉不归!”孔之鹤道。

“拿酒来!”向大侠干脆利落。

侍女领命,转身要走,被包子简叫住:“把晚饭一同端上来吧。”

“道期师父说的对,只喝酒太伤身。”孔之鹤道。

侍女命厨房炖上饭菜,刚要去拿酒就被叫住了。

“哎等等,你叫什么名字?”叫住她的丫鬟问。

“碧柳。”认出是跟随小姐的虹霓,侍女恭敬答道。

“碧柳?很好,现在有领赏的机会,你只要. . . . . .”虹霓吩咐一番,交给她一把鸳鸯壶和一包粉末,遁了。

碧柳掺好药和酒,将饭菜与酒一同端了过去。

桌上酒菜齐全,按穿越道理此时此刻包子简应该整出点什么才对。

可是!各位已经知道,吟诗他不甘,作对他又不敢。什么行酒令、祝酒辞,他根本没学过。

所以,包子简只有表演. . . . . . 快速吃东西。

狂吃狂吃ING。

“道期兄,来干一杯!”包子简抬头时,林望舒已经喝红了脸。

再一看,孔之鹤也已经微醉,在桌下捡扇子。

向明月不愧是包子简心目中的大侠(包子简已经原谅他的爱财小毛病了),面色如常,行为端正,丝毫没有醉态。

“好好,我们干一杯!”包子简举起酒杯和林望舒碰了一下。

包子简眼珠一转,想到了什么。

“咳咳。林兄你真的喜欢宋紫盈吗?”包子简问。

“喜欢!当然喜欢,温柔善良,善解人意为何不喜欢?”林望舒道。

“你确定那是宋紫盈,不是你幻想的女神吗?”包子简认真问道。

“她还很理解我,她说当官就要为民做主!嘿嘿,还说钱才是身外之物!”林望舒道。

原来是知音的力量。

可怜的孩呀,肯定是一直得不到认同,好不容易得到认同,还TM是山寨版的。

“哎呀,她一女的当然是不好伤你的面子,那都是装的。谈这种人生理想信条哲理什么的,还得找男人。来,这里就有一位哲学家,你和他谈谈!”包子简将林望舒的脸扭向刚找到扇子从是桌下钻出来的孔之鹤。

孔之鹤一脸迷茫,看到林望舒那双纯洁的眼睛便被迫点头。

“孔兄。你认为当官者是不是应该为民做主?”林望舒一脸期待。

“当然了!饱读圣贤之书,岂可作出鱼肉百姓之事!为民做主当是为官者首要任务。”孔之鹤不愧为有文化的流氓,应变力、演技都具备。

“知己!终于找到你了,呜呜~”林望舒巴住孔之鹤哭泣道。

“知己,你说钱财是不是身外之物?”林望舒一把抓住孔之鹤的手。

“生不带来死不带去,当然是身外之物!”孔之鹤顺着毛说。

“呜呜,我决定了!从今以后你就是我林望舒的知己。好兄弟,受我一拜~”林望舒说着就要跪下。

“哎哎,不可不可!”孔之鹤赶紧去拦。

吭哧,一声闷哼。两人滚做一团,去桌底下了。

向大侠赶紧去捞,两人倒是起来了,可是抱做一团,死活分不开。

醉酒的人最不讲理,包子简提议由武功高强的向大侠将两人扛回厢房。

于是,此次亭中下午茶暨酒会就这么闭幕了。

“这该怎么办?”向大侠无奈了。

床上的两个人跟连体婴儿似的,怎么扯都扯不开。

“或许我们应该告诉林望舒,孔小鸟是导致他失恋的罪魁祸首?”包子简沉吟道。

. . . . . .

“哎呀,反正这床不是很小,躺两个抱成一团的人还是绰绰有余的~”包子简打着哈欠道。

穿越了几天,他的作息也跟着古代化了。

半夜。

包子简被外面的吵闹声惊醒了。

“唔。出了什么事?”包子简问。

“有人在吵闹。”向大侠回答。

“呃,好像是隔壁。他们两个半夜清醒,看到和对方抱在一起,所以恼羞成怒吵起来了?”包子简想了想也只想出这么个理由。

“去看看。”向大侠果然是行动派。

于是两人去了隔壁。

站在门口,包子简和向大侠目睹了以下场面:

宋紫盈衣衫不整地坐在地上,似乎在魂游天外。

孔之鹤双手交叉护住前胸,退在床内一角。由于条件有限,看不清面部表情。

林望舒紧皱眉头地站在窗前,双手张开,似乎想拥抱宋紫盈。

所以说这是混乱的某派对玩的太嗨,产生的噪音?包子简忽然觉得自己出现的很不是时候。

一阵风吹来,桌上的烛火晃了几晃。

林望舒最先反应过来,将窗户关上了。

烛火平静下来。

“宋小姐,半夜闯入。有何指教?”林望舒面色平静。

“不,. . . . . . 怎么可能,可是.中了药. . . 却在下面。爹没有骗我?”宋紫盈喃喃自语。

“呃。也许我们应该坐下来谈谈。”包子简敏锐地听到了关键词“中药”、“下面”。

事情好像超出我的想象力了。

难道是孔小鸟酒醉乱性,被林望舒阻止?

“宋小姐为何会出现在这里?”向大侠不咸不淡地问。

擦。

光顾着考虑着混乱的关系了,怎么没想到这会移动的桃花为什么跑到这儿来了呢。

“我. . . . . . 来园内游玩。不小心. . . . . . 走了错房间。”宋紫盈总算恢复了思考能力。

“所以说,宋施主半夜游园不小心进了孔兄和林兄的房间,吓了他们一跳?”包子简分析道。

“对对,就是这样。打,打扰到各位了。”宋紫盈起身跌跌撞撞冲出门去。

.

. . . . .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