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怨一半

小说:包子无节操作者:信飞由风更新时间:2019-01-20 12:34字数:151287

“嘿嘿,孔小鸟。现在没有别人,到底发生了什么你就从实招来吧!”包子简一脸坏笑。

由于昨天的游园惊魂夜,天一亮四人就马不停蹄离开了绿柳庄园。一路上,马车内十分安静。林望舒和孔之鹤离了八丈远,一人车前,一人车尾,气氛十分诡异。

一回宋府,孔之鹤立马回了兰苑躲进房间。包子简随即跟来,套话。

“我. . . . . . 是被一声尖叫吓醒的。醒来后,就看到宋紫盈了。我一激动,就躲到床角里去了。”孔之鹤吞吞吐吐。

如此拙劣的谎话怎么会骗过饱览电视剧的现代青年包子简呢。看样子要了解这件事情,必须从多个角度入手。

“林兄,你的气色不大好啊。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包子简真诚地关心道。问完孔小鸟包子简赶紧去了竹苑,林望舒的住处。

“就是,就是. . . . . . 宋小姐忽然进来,吓了我们一跳。”林望舒眼神闪躲,摆明了也是在撒谎。

“原来如此。林兄好好休息,我就不打扰了。”包子简想了想决定先回去。

现在当事人,三个已经问了俩了,宋紫盈是个女的不方便问。该怎么办呢?包子简苦苦思索,点心水果也不吃了,支着下巴发呆。

“想知道,就盯住他们其中一个。”向大侠淡淡道。

“对呀!看看他们接下来有什么动作。不行,一个怎么行,我们一人盯一个。”包子简狠狠咬了一口桃子。

向大侠摇了摇头,“一个就好,跟我来。”

包子简跟着向明月出了门,刚想问话就被吓回去了。

向明月一手揽住他,刷刷刷,飞上了房顶。

包子简惊魂未定,抚摸着胸口,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向大侠疑惑地看着他,难懂. . . . . . 他有恐高症?

“尼玛. . . . . . .太爽了!我竟然飞上来了~”包子简兴奋地要蹦高,被眼疾手快的向大侠按了下来。

“嘘~”向明月捂住喋喋不休的包子简,指指院子。

他们上的房顶是东厢,很容易看到西厢的门口。

院子里,孔之鹤走出了自己的房间。他先是敲了敲包子简和向明月的房门,看到没有动静就出了兰苑,走得有些急。

“我带你跟着他,你别出声。”向大侠道。

被捂住嘴巴的包子简拼命眨眼,终于获得自由,于是点头。

一手抱着包子简,向大侠脚步轻轻,足下点瓦,沿着屋脊出了兰苑。

卧槽。

这就是传说中的轻功?

小爷我总算是见识到了,真是飘逸啊。以前看电视、电影的时候还骂过编剧导演,脑子脱离地球。今天一见,轻功果然是违反重力学的逆天武功啊。

趴在竹苑的屋顶上,包子简双手交握,心中难掩激动。

哈哈,果然有事。居然想瞒着我偷偷私会林望舒,孔小鸟你太大意了。

孔之鹤敲响林望舒的房门,后者打开门的瞬间,向大侠已经带着包子简成功将阵地转移至林望舒房顶,甚至找好位置揭好了瓦片。

包向二人组已经将脸紧贴在房顶的漏洞上,向大侠甚至带了包袱皮将两人的头同时盖住。

下面究竟发生了什么样的对话呢?暂且不提。但是包子简和向明月分别用自己的话讲述了游园惊魂夜的具体经过。

包子简版本:

孔小鸟和林望舒在酒桌上一见如故,随即成为知音。醉酒后两人难分难舍,向大侠万般无奈之下将二人放在同一张床上。谁知二人感情升华,半夜时分在酒精与月亮的刺激之下,发生了进一步的交流。很显然,经过事后观察,孔小鸟是接受的一方。二人交流正酣时,被迷恋孔小鸟的宋桃花半夜偷袭。显然宋桃花看到了让她后悔一生的画面,一时接受不了,神游天外,出现了暂时的精神异常。而孔林二人在宋桃花的高分贝噪音的惊扰下,双双从交流中惊醒。林望舒为保护孔小鸟,张开双臂拦住异常的宋桃花。孔小鸟因为害羞以及愤怒躲入床角。

完毕。

向明月版本:

孔林二人醉酒,宿于一榻。天燥热,两人脱其衣。床小,二人争,遂扭打。孔败于林,被压身下。宋闯入,抚摸之。林惊醒,扑于地。宋亦惊,遂呼号。孔不胜其扰,醒,目遇宋,大惊,躲入一隅。林见宋有惧逃之意,遂张双臂,立于窗前。

回到包向二人偷听的时候。

听到孔之鹤的质问和林望舒的道歉以及发誓,包子简彻底惊呆了。他诚实反映出一个正常现代青年听到劲爆内幕时的表情以及动作。他适时抽了一口气,不料房顶灰尘太多。他抑制不住地咳了出来。

向大侠很快反应过来,当下面两人惊觉有人偷听并追出来时,他已经蒙上包袱皮带着包子简逃逸了。

兰苑内

“好吧。是我不好,一时激动暴露了我们。”包子简挠挠脸,认错。

向大侠将包袱皮收好,静坐在桌旁。

“可是,听到这么劲爆的消息,难道你不激动么?”包子简反问。

“嗯。没想到,事情会发展成这样。”向大侠淡淡道。

“我也没想到。不过,这样的话。宋业泉就不会把女儿塞给他们任何人了。所以说,这是好事。”包子简一拍手兴奋道。

“有道理。”向大侠想了想。

“有什么道理!这是失误,这一切都是噩梦!”孔之鹤一把推开门急切道。

“你不用娶宋桃花,也不用害怕第三者的身份被林望舒知道了。你的目的达到了,这不好么?”包子简反问。

“不要提那个名字!我后悔了,我就不应该听你的。不不,我不应该跑出青城的。”孔之鹤面色灰白,双手发抖。

“呃。你应该好好休息。”包子简有些内疚。

“我应该呆在青城好好读书. . . . . .”孔之鹤自言自语。说完转身出了房门。

包子简和向明月面面相觑。向大侠一脸你玩大了的表情。

午饭时间。

包子简和向明月来到客厅时,孔之鹤正在向林业泉辞行。

林望舒望着孔之鹤,张了张嘴,又失望地低下了头。

“小侄告辞。”孔之鹤说完这句话,抬脚就出了客厅。路过包子简时停住了,望向包子简说:“早点回家。”然后目光转向向明月,向明月知趣地点点头。

包子简目送孔之鹤走出宋府大门,忽然道:“我怎么觉得孔小鸟瞬间长大了。还有,刚才他怎么一副托孤的样子。”

“不是告诉过你,他来这的目的很可能是找你么?”向大侠提醒。

“所以说,他遭遇的一切都是因为我?”包子简道。

. . . . . .

“看来他的事我不能不管了。放心,他一定会有个happy ending的。”包子简小声道。

饭桌上,林望舒比上一次还魂不守舍。

宋业泉脸色复杂地看着食不知味的林望舒,然后迅速吃完,遁了。

包子简和向明月对望一眼,向明月瞬间就明白了包子简的意思。包子简也明白了,向明月明白了自己的意思。

“林兄?你. . . . . .”包子简试探。

“我。我没事啊。我能有什么事。”林呆子道。

这是赤果果地不打自招啊,看来出大事了。

包子简目送林呆子扒完饭游荡回竹苑,然后也没吃十二分饱就拉着向明月回兰苑了。

“我觉得. . . . . . 林望舒. . . 他,不太对。”包子简委婉地指出。

向大侠看了一眼吞吞吐吐的包子简,淡淡开口,“他对孔之鹤心生爱意。”

=口=

果然不止是柳州城开放,连这个世界都腐了么?相比这里的人,我这个现代人才是土包子啊。

“孔之鹤似乎排斥这种事情。”向大侠又说。

不愧是大侠,就是和一般人不一样,难道孔之鹤应该很高兴吗?

我败了啊~

包子简又陷入了深刻的自我检讨和更新世界观中。

向大侠显然对包子简随时会出现的变脸和发呆司空见惯了。

“这么说,我们应该促成他们两个?”包子简征求道。

“感情之事外人不便插手。”向大侠道。

这怎么解决?一个怒回青城,一个呆呆愣愣。很多故事中相爱的两个人就这么错过了啊!

包子简觉得,自己应该做些什么。

“我觉得,我应该帮帮他们,回报孔之鹤。”包子简下决心道。

“你确定不是想看热闹?”向明月拆穿。

呃,不要这么犀利嘛,向大侠。

“林兄!是男人就追上去,我们支持你!”包子简拖着向明月来到竹苑,对心情低落恍恍惚惚的林望舒大声道。

“啊?你说什么,什么支持?”林望舒眼神慌乱。

很好,已经清醒了。

“爱情是不分性别的。不要因为世俗的眼光而错过了真爱。”包子简谆谆诱导。

“可是,是我不对,轻薄了他。说多无益,他只会认为我是责任使然。”林望舒道。

尼玛。

所以说什么舆论、道德、伦理、纲常,林望舒担心的不是这些,而是孔之鹤不接受他?

抛却这件事另一主角的性别不说,林望舒先是失恋加失婚,现在又“一薄钟情”,一般人都受不了啊。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