继续上路

小说:包子无节操作者:信飞由风更新时间:2019-01-20 11:37字数:151287

“你不说就不会有进展。烈男怕缠郎,没有久攻不下的情人,只有不努力的自己。”包子简迅速转移重心。

“可是,他连提都不让提昨晚的事。恐怕是讨厌我。”林望舒悲伤道。

何止昨晚的事,他连你的名字都不想听,所以他是十分讨厌你。当然,包子简是不会告诉林望舒的。

“不要谈过去。把握未来,以一个全新的你去追求他。”包子简道。

“真的可以这样?”林望舒抬起头。

“当然。我这里有一整套的作战方案。首先,你不能上去就说“我喜欢你”,以孔之鹤的性格你肯定会碰壁。你要慢慢渗透他的生活,让他离不开你。第二,苦肉计。你要. . . . . .”(以下省略包子简作战方案十三条。)

向大侠看着眉飞色舞教坏好先生的包子简和认真倾听不时做笔记的好学生,他深深地无力了。

当晚,兰苑。

“你的方案果真有效?”向大侠很好奇。

“当然。我这套方案是总结了无数现代小说、电视、电影和兵法等等经验,得出的最专业最有效的“追爱计策”。别说很讨厌的人,就是杀父仇人也能抛却仇恨相守一起。”包子简手一挥,豪言道。

嘿嘿,杀父仇人一说是有些夸张,但是这并不影响它的有效性。

向大侠显然不相信包子简的说辞,但是刚才自己听到的那十五条方法,确实有道理。能总结出如此刁钻办法的人肯定吃了很多苦,于是他看包子简的眼神立即添了几分同情与未发觉的怜惜。

第二天,怀揣梦想的有志青年林望舒也告辞了,他带着《追爱十五章》(包子简想的名字)义无反顾地踏上了征程。

前方多苦难,前方多阻碍,前方有数不清的风吹雨打,但是这都阻挡不了一个热血痴情男追求真爱的脚步。林望舒,我在方法以及精神上支持你。包子简感慨万千,觉得自己都快被感动哭了。

此时,宋府正在流传着这样一个谣言:

孔之鹤是断袖,并且和林望舒有一腿。

这个谣言并不是包子简散播的,当然,包子简听后十分乐见其成。

于是这个谣言以快于“宋小姐拒婚真相”百倍的速度在柳州城传播开来。

柳州百姓大呼没想到!这也从侧面为宋家丫鬟、家丁、管家、老爷辟了谣。

于是宋府无人出面对此事作出解释。

由于当事人不在和一些人的恶意纵容,此谣言迅速传出柳州城,冲向大江南北。

包子简在宋府白吃白喝五天后迫于向明月的压力,终于心不甘情不愿的告辞。

宋业泉大喜,于是吩咐下人准备好干粮和水,牵好马匹将二人送至府外。

包子简手握着丰满的钱袋,双手合十,道:“阿弥陀佛,宋施主如此善良,贫僧一定会在佛前为您祈福的。”然后依依不舍地挥手告别。

据说,那一天宋府大扫除,宋老爷还命下人用柏枝沾水将全府角落洒了一遍。由于工程浩大,洒完水全体下人都拿了压岁钱。

宋府下人是这样对好奇的民众说的:不是压岁钱,是压祟钱。

大街上熙熙攘攘,小贩吆喝声、讨价还价声、家长里短声感染着包子简。

包子简左手一包江米条,右手一包杏脯,嘴里还叼着一块糖糕,正要往驴肉火烧摊挤去的时候被向大侠拉住了。

向大侠对着目露凶光的包子简摇摇头,淡淡道:“我去。”

一口吞下糖糕,包子简欢呼一声,贴在向大侠手臂上蹭了蹭。本来还想给他一个拥抱来着,但是两个手中都有好吃的。向大侠摸摸鼻子,和一帮老百姓挤去了。

包子简望着鹤立鸡群的向明月,忽然觉得自己实在是太幸运了。这么好的一个保镖,乃居家旅行杀人越货买吃的打酱油之必备良品啊。

很快,向大侠就捧着四个驴肉火烧回来了。不顾包子简委屈的包子脸,向大侠将四个火烧放进了干粮袋。

牵马走出热闹繁华的柳州城,包子简蔫了。这怎么上马,怎么骑啊?

向大侠在马上瞪了良久,发现包子简连马都跨不上去,于是下马。

“你不会骑?”向大侠问。

“谁说的。我只是忘了,忘了而已。”包子简死鸭子嘴硬。

“那好,你再想想。”向大侠嘴角一扬,抱胸立在一旁。

别以为我没看见你的小动作,你刚才明明邪魅一笑来着,看我的笑话?妄想!

不就是一抬腿,蹬住镫子,坐好,握紧缰绳,夹紧马腹吗?小爷可是看过影视剧滴!

我跳!我高抬腿!

擦。这不科学,这马镫子太高了!四周也没有石头木头什么的可供我踩。

“呜呜。其实我不会骑马~”包子简很没骨气地招了,和大侠斗,没有好结果。

“早说,这没什么可耻的。”向大侠安慰道。

放什么厥词,你刚刚憋笑憋的脸都红了!包子简腹诽。

向明月没理会包子简的别扭,一手揽住他,抬腿就跨上了马。

“哎哎,那一匹怎么办?”包子简急道。这可是相当于现代的一辆小汽车啊,都是钱!

“放心。它的缰绳系在我手里。”向明月抬手。

擦。

刚才我想尽办法上马时就把缰绳攥在手里了?太不是人了!

于是柳州城外,一黑衣青年揽着一个小和尚,策马慢跑,旁边还跟着一匹。

“接下来去哪儿?”包子简塞了一个江米条,随口问道。

“诸州。”向明月刚说完,嘴边就贴了一个江米条。

向大侠咬住食物,微笑着吃下。

“几天路程?”包子简问。

“五天。”向明月道。

“啊?那我们岂不是要露宿荒野了?”包子简皱眉。

“沿路有村庄可以过夜。”向大侠道。

“那我们快走,找到下一处人烟。”包子简显然不喜欢露宿。

“我尽量。”向大侠本来想说一人策马疾驰,才可在天黑前到达一个小村,但是想了想又憋回去了。

很快包子简就在颠簸中昏昏欲睡了。向明月看着包子简不住点头,就将他的身体靠后,仰靠在自己胸前。包子简寻了一个舒服的角度,很快入睡了。

包子简是被香味熏醒的。

醒来时天已经微黑,自己正躺在一处草地上,身下垫着包袱皮,上面盖着黑色的布料。四处看了一下,应该是个树林边缘,几步外向明月这在烤东西。

包子简的肚子很识相地又叫了几声。

向明月很快回头,向包子简扬了扬手中的东西。包子简迅速爬过去。

近了才发现向明月穿着里衣,忽然想到自己好像盖着他的外衣,一时间有些感动。

“谢谢。”包子简将衣服还给他,很稀罕地羞涩了。

向大侠又偷偷地微笑了。

接过向明月递来的驴肉火烧,包子简咬了一大口。外皮经火烤后,又香又脆,内馅饱满,古人诚不欺我。

“不是说有村庄吗?”包子简忙里偷闲。

“很显然,我们还没到。今晚就在此地过夜。”向大侠道。

吃完晚饭。向大侠将火堆熄灭。

“为什么不让它烧着?不是可以驱野兽吗?”包子简好奇道。

“我在周围下了驱兽香,火堆只会引来不速之客。”向大侠解释道。

卧槽。

这里可以媲美古龙小说了,驱兽香,这么逆天的东西都有。

包子简觉得自己需要学的东西还有很多。

吃饱饭的包子简很快就睡着了,向明月坐在他旁边调息,并没有躺下来的打算。

夜半时分。

向大侠忽然睁开眼。

悉悉索索,有人在靠近这里,气息平稳,脚步刚劲有力,动作整齐,来者不在十人以下且受过训练。

向大侠推醒包子简,再他发出声音前捂住他的嘴。包子简很快明白过来,点了点头。

向明月迅速收好包袱,背起包子简,施展轻功进入树林。包子简背着包袱紧紧扒住向明月,心里又紧张又激动。

尼玛。

夜半树林追杀啊有木有?

多次在影视剧上曾目睹它那惊险刺激的场面,心中早就对它充满了向往(?),这次穿越真没白穿!

包子简听着耳边树叶沙沙,风声呼呼,心中满怀激动。

向明月的轻功实在很惊艳。

背着包子简,他很快将追来的人甩了干净。

出了树林,没有庇护,很容易被追上来的人看到。

向明月很快找到了一个藏身之地。那是山脚下半人高的野草和小树木的结合地,不远处就是这片山的主峰,上面树木葱郁,很容易误导追来的人。

向明月将包子简放下来,示意他跟紧自己。

摸索了一会儿,向明月拨开草丛向山体靠近。很快,一个半人高的山洞露了出来。包子简十分惊奇。

山洞不深,几步到底。

两人窝在山洞里,包子简压低嗓子道:“我能说话了么?”

向明月道:“可以说两句。”

翻了一下白眼,包子简道:“那些是什么人?”

“追杀你的人。”向大侠语气平平道。

呃,包子简觉得自己好像连累了向明月,赶紧转移话题,问:“你怎么知道这里有个山洞?”

“以前来过。”向大侠回答。

“这里面没有毒蛇什么的吧?”包子简基于安全问题问道。

“我有驱兽香。好了,别说话了。”向明月道。

包子简知趣的闭嘴。

不一会儿夏天草丛的威力就显现出来,蚊子嗡嗡叫。

怕被杀手发现,包子简还不敢拍。

向大侠翻翻包袱,摸索出一个东西,然后挥了挥手,蚊子就不见踪影了。

“驱兽香不驱蚊子么?”包子简忍不住开口。

“只驱野兽。”向明月回答

包子简彻底闭嘴,专心休息,不一会儿就不敌睡意,继续之前的美梦。

向大侠则继续调息。

一夜相安无事。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