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路遇袭

小说:包子无节操作者:信飞由风更新时间:2019-01-20 11:03字数:151287

包子简醒来时,向明月已经在附近勘察了一遍了。

“早啊。”包子简伸着懒腰。

“不早了。早饭时间都过了。”向明月挑眉。

“呃。不是吧,大敌当前你还有心思吃早饭?”包子简一脸痛心疾首,片刻又问:“还有没有啊?”

“包袱里。”向明月指一指包子简身后。

呃,包袱被包子简当枕头压了一晚上,有些瘪。包子简打开包袱,里面有一纸包和另一个小包袱。

“哎,对了。我记得第一次见你的时候,你没有背包袱啊。”包子简忽然想起来。

“后来又买的。”向明月道。

“所以说你那些驱兽药什么的,也是买的?”包子简大惊。

“嗯。有什么问题吗?”向明月有些不解。

“没想到那些药可以买到。我还以为是你独家秘药或是某个脾气古怪样子更古怪只会跟自己看着顺眼的人打交道的老头赠给你的呢。”包子简嘀嘀咕咕。

“这又说书的说的?”向明月问。

“是啊,是啊。”包子简敷衍。

“下次不要听他说书了。”向明月好心建议。

尼玛。看来传统武侠定律和这个世界不对口啊,这么坑爹?

两人吃完早饭,收拾妥当,走出了小山洞。

“早知道就要一匹马了,那匹折现。”包子简懊悔道,忽然又问:“对了,你没在马身上下点什么香之类的?”

“难道你会闻香追踪?”向大侠抬抬眼皮。

“不会. . . . . .”包子简沮丧道。

“此时骑马只会暴露。”向大侠沉吟片刻,又说:“先去延州。”

两人沿着山脚折向东行。

脚不沾地地行进至中午,包子简终于撑不住了。

“哎哟。我不行了,停,停下,休息会儿吧。”包子简有气无力道。

“前面有条小溪,我们在那休息。”向明月放慢脚步。

小溪清澈见底,水流轻缓,岸边芳草萋萋,水中小鱼游曳。

包子简一看到它就心迷神醉了,赶忙扑上去,捧了几口水喝下,又泼了泼汗涔涔的脸。若不是小溪面积有限,包子简肯定要脱光衣服跳进去了。

舒了一口气,包子简总算是活过来了。

“我们带着水袋。”向大侠蹲在上游,刚洗过的脸淌着水珠,水珠滚过脸庞滑入领口,有种特别的魅力。

“呃,啊?怎么了?”包子简半天回过神。

“你为什么不喝水袋里的水?”向大侠抹了一把脸将浸湿的碎发掖在耳后。明明是那么女气的一个动作,愣是让他做的优雅帅气,擦!

“那,那有什么不对吗?”包子简甩甩脑袋。

“没什么。上游有一个小村庄。”向大侠指指小溪上游。

包子简抬眼望去,不足百米之处就有几个村妇在洗衣服。

卧槽。

我刚才喝的是洗衣服的水?包子简瞬间凌乱了。

玛。该不会有袜子内裤之类的吧?包子简脸色发黑,作势要呕。

“她们刚来。在你喝水之后洗的衣服。”向大侠及时安慰。

“所以说,我应该感谢你的善意提醒喽?”包子简咬牙切齿道。

“只是提高一下你的江湖经验。”向大侠微笑。

我谢你大爷!

包子简哼了一声,甩甩袖子,沿小溪向上游走去。

向明月拎着包袱,跟在后面,嘴角抑制不住地上扬。

“阿弥陀佛。各位施主,打扰一下。”包子简双手合十礼貌道。

“哟,一个小和尚。”一个妖娆的妇女打量着包子简。

“呵呵。”其他三个一起掩嘴笑。

“各位女施主,贫僧路过此地腹中饥饿,能否化碗斋饭?”包子简眼角抽搐。第一次被妇女调戏,还是四个古代妇女,一时有些吃不消。

“当然可以~了~小师父~”妖娆的妇女停下手中的棒槌媚眼如丝道。

呃,这一句话三个颤音是怎么回事。

我怎么有种唐僧遇到盘丝洞女妖精的感觉?

悟空,救命啊!为师顶不住了!

“哎哟。好一位俊美挺拔的侠士啊~”妖精发现了“小白龙”立即将注意转移到向明月身上。

包子简大大地松了一口气,这阵式比考试作弊更让人紧张。

“少侠你家住何方啊?有无婚配?”妖精抛着媚眼。

其他三个在一旁看戏,完全没有表现出其他鄙视或感兴趣的样子。包子简发现了这一点,顿时觉得有些不太对。

向明月不理会她的搭讪,径自向村里走去。包子简赶紧跟上。

“哎。那些人不太对啊。”压低声音包子简道。

“这你都发现了?”向明月显然不是夸奖。

“哼。这里到底有什么古怪?一村都是隐居的江湖好手?”包子简道。

“不是。”向大侠看着他,脸上写着“你想多了”。

村子不大,很快两人便走到了村中央——一个不应该出现在这里的客栈。

客栈分两层,占地不小,牌匾很是老旧,字体却很是清晰——诚信栈。门前飘着一面旗,上书一个“诚”字。

“他们是不是漏写了一个“客”字?”包子简指着牌匾道。

“这是信栈,名字是诚。”向大侠淡淡道。

卧槽。

这是什么古怪的机构OR门派?古代有这玩意?包子简有些摸不着头脑。

向明月已经向里走去,包子简只好跟上。

里面有桌有凳有包厢,和一般客栈无异。只是没有穿梭往来的小二和熙熙攘攘的食客。

向明月站在柜台前,掏出一锭银子道:“昨夜至今,有无打听我们的人?”

“无。”柜台后有一个老妇人,她扫了一眼包子简道。

包子简听着他们的对话终于明白了,敢情这是一个消息站。

包子简仔细打量起这个“诚信栈”来。

大厅和一般客栈差不多,就是没几个人,那些人好像都在说话,声音低得很。

哎,有个人在一边书写什么。难道这些人是在向这里贩卖消息?

这么说来,包厢就是贩卖高级消息的地方了?包子简很是满意自己的推理。

此时向明月已经往门口走了。包子简赶紧拉住他,眼睛还不住向柜台张望。

“别走那么急嘛!我还没看完这里呢。”包子简道。

“你不饿?”向大侠一语惊醒包子简,包子简的肚子很给面子的叫起来了。

“好吧,先吃饭。”包子简败下阵来。

坐在面摊,包子简捧着大碗将面汤一饮而尽。对面,向明月还在慢条斯理地将面条徐徐吞下。

瞪了他半碗面的时间,包子简终于看到向大侠的面碗见底了。

“那里是不是贩卖消息的地方?”包子简道。

“可以这么说。”向大侠抹抹嘴角。

“那,他们柜台里是不是有许多牌子,标明消息的类别,然后每个牌子下面都有机关。有人来买时,就启动机关,放下写有问题的纸条,然后底下就有专人将消息找出递上来?”包子简兴奋道,这可是《天下第一》中朱铁胆的消息机构的流程设计,当年看这部电视剧时,自己还为这个高级设计惊叹了好久呢。

向明月一动不动地盯着包子简,半天道:“你是怎么想出这样的机关设计的?”

“呃,难道不是这样?”包子简挠挠头,这个世界很坑爹,保不齐还有其他更精妙的设计。

“确实不是这样。”向大侠沉吟道,“不过这个设计确实比他们单纯靠记忆保真多了。”

“什么?他们靠记忆记这么多消息?”这下轮到包子简吃惊了,这得有多好的记忆力啊。

“嗯。所以有时会出现错误或者混乱的消息。”向明月点头。

“出错?这种机构不应该很严谨吗?”包子简瞪眼。

“可是人的记忆能力是有限的。难免出错。”向明月解释道。

“这样,买到错误消息的人岂不是会回来报仇?”包子简道。

“没有。他们都死了。”向大侠语气平平。

擦。错误消息害死人啊!

“不可抗力不在“非诚”之列,所有消息仅供参考。”向大侠接着解释。

卧槽。不可抗力?人类记忆能力极限?还是老板心情好坏?

还有天杀的“仅供参考”?

这一定是那个“剽窃杨”干的!

尼玛,那货穿越前绝对没看过《天下第一》 !

“那么,刚才那人说没有人打听我们的消息,是真是假?”包子简换个话题问。

“真的。”向大侠站起来向村尾走去。

“这么肯定?”包子简亦步亦趋。

“如果有的话,那么现在我们就不会站在这儿了。”向明月脚步不停。

“你是说他们会在这儿守株待兔?”包子简道。

“嗯。”向明月道。

“也就是说,我们在这个村里安全站着,就已经说明,杀手没追上来?”包子简拳头紧握,青筋凸现。

“嗯。”向明月道。

“那你还花什么钱买消息?!”包子简怒其不争。

“我没有花钱啊。”向大侠无辜道。

“胡说!我明明看到了。再说了,你买消息不用花钱啊?”包子简痛心疾首。

“我卖了一个消息,所以正好抵消。”向明月淡淡道。

“什么消息?”包子简兴趣大增,一把拽住向明月的袖子。

“该走了。他们在山上找了一夜,应该快下山了。”向明月没有回答问题。

来到村尾,向明月买了一匹马,两人一前一后,上马继续东行。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