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妄之灾

小说:包子无节操作者:信飞由风更新时间:2019-01-22 07:20字数:151287

夏天,刚过午时是最热的时候,此时赶路很容易中暑,于是宅男包子简很没形象地病倒了。

包子简萎靡不振,缩在向明月怀里。加上为了挡太阳而蒙在头上的包袱皮,包子简看上去就像一个大包袱样挂在向明月身前。

包子简除了哼唧了几声外,一路上十分安静,向大侠有些不适。

“振作点,很快就到村庄了。”向明月安慰着怀里的大包袱。

“嗯嗯,知道了。别搞得好像我命不久矣似的。”包子简哼唧道。

果然。天刚擦黑,他们就到达了一个小村庄。

这个时候包子简精神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就是身上还有些发冷。

“今夜不能住在此处。”向明月突然冒出一句。

包子简刚恢复的一点精神立马烟消云散了。苦着张脸,包子简愤愤道:“是谁说路上可以宿在村庄的?我可是病人!呜呜呜~”

“今晚不行,下次。”向大侠有些愧疚。

“那停在这里干嘛?”包子简将身上的包袱皮裹了裹。

“借点东西。”向大侠直截了当。

两人溜进一户人家的小院,正逢一家人吃晚饭。趁这户人家都在厨房的时候,两人蹑手蹑脚来到屋里。

屋里没点灯,借着月光能看个大概。

“我们溜进人家屋里干嘛?”包子简悄声问。

“借东西。”向明月四处扫了一下,打开衣柜。

“偷,偷东西?”包子简兴奋地凑上前来。

“哎哎,这件不错,没想到这户人家还有这种料子。”包子简对柜子里的衣服品头论足。

向大侠不置可否,转身来到另一屋。

包子简恋恋不舍地放下手中的东西,跟上去。

向大侠已经找好了需要的东西,转身离开时又在床头的小桌上拿了什么,然后掏出一锭银子放在上面。

两人趁着夜色悄悄退出小院,来到村外栓马处。

“你“借”了什么东西啊?”包子简好奇道。

“你穿的衣服,和一些小东西。”向大侠道。

“我不用穿和尚装了?我看看,我看看,什么衣服啊?”包子简一听,简直了坏了。装和尚也不是不好,光头只要不在太阳底下还是很凉快的。但是!不能在大庭广众之下吃肉、喝酒,这不是扼杀一个正常青年的生命吗?

向明月将怀里的衣服递过去。

包子简期待地接过去,嗯,一个宽袖长衫,一个坎肩(?),一个窄袖上衣,一个,嗯?“这是包袱么?”,包子简好奇道。

“不是。这是裙子。”向明月温柔地捅了一刀。

裙子?包子简愣住了,等会,裙?!子?!

“这次你扮女的。”向明月再接再厉。

“尼玛。老子是纯爷们!头可断血可流,女装不可穿!”包子简义正言辞。

哼,连太监服都穿过,怎么就不能穿女装了?别忘了你是一名演员,你的素养呢,责任呢,追求艺术的心呢?

“非常时期,为了你的安全起见。”向明月直击重心。

为了艺术,为了爱与和平,为了化险为夷,我穿!前龙套演员包子简被向恶魔说服了。

在向明月的指导下,包子简总算是把这套女装穿上去了。

两人上马继续赶路。

窝在向明月胸前,包子简开始批评向大侠了。

“我一光头,你让我扮女人?尼姑还差不多!”包子简开始口不择言。

“附近没有尼姑庵。”向大侠解释。

“那也不能扮女人啊。光头的农家女?你骗瞎子呢!”包子简冷嘲热讽。

“你装病人,披着包袱别人看不到光头。”向明月并不生气。

你这是非法,非法限制人身自由!别以为我会上当。装病人就只能老老实实呆着,甚至还不能说话!

“不行!这样我就不能好好行动了。”包子简坚决摇头,“不然我不要穿女装。我是和尚!”

向明月看包子简如此坚决,只好退一步,“到了延州,买一顶带纱的斗笠给你。”

“好吧。我就勉强接受了。”包子简一副败给你了的样子。

延州较诸州只须两日便到。两人步行了半日,骑马行了半日,加上夜间没有停歇,天一亮就到了延州地界。延州虽比不上柳州富庶,但由于东临沿海重要港口城市江州,便成了内地与海港的枢纽。城中多海陆货物交换点,在这里可以见识到各种各样稀奇古怪的货物。

包子简边听着向大侠讲解延州城,边四处望风景,正自得其乐时,忽然一阵腹痛,眼泪刷一下就下来了。

向明月敏锐地发现了包子简的异常,便着急道:“怎么了?”

“我,我肚子疼. . . . . . 哎哟,呜呜~”包子简双手捂住肚子。由于一身女装头上还包着个包袱,颇有异装癖的印度阿三的感觉。

向大侠急忙抱他下马。包子简脚刚沾地就一溜烟跑了,边跑边喊:“我去方便一下,等我!”

向明月目送包子简钻进不远处的小灌木丛,身体可疑地抖动起来。

包子简急不可耐,看到一片小灌木就冲过去了。一番畅快淋漓之后,包子简忽然发现了一个重要的问题——他没带手纸。

要说这手纸,不得不提起杨冰冰。用包子简的话来说就是,“剽窃杨穿越来所做的最人道的事,就是把造手纸的技术推广了。”

包子简不好意思让向明月知道,但是手边有没有什么可以用的。什么竹片、木片,这儿统统木有,只有一片小叶子小灌木。

忽然,包子简发现了一个东西,不远处有个木箱一样的东西。看样子好像是被丢弃的,因为盖子随便躺在在一边,木箱上还有黑色的霉斑。

包子简大喜过望,撅着屁股向木箱盖子挪去。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得以靠近木箱,刚想伸手捞盖子就发觉不太对。箱子里发出一阵嗡嗡声,紧接着一团东西进飘了出来,这下包子简看清楚了。

尼玛。

一、团、嗡、嗡、叫、的、蜜、蜂!

包子简首先想到的是,赶快就地一滚。这个方法的确不错。但是,他忘记自己现在的情况了——亵裤挂在膝盖上,双腿因为长久的下蹲姿势有些血流不通。于是就地一滚便成了就地一趴,包子简很倒霉地脸朝地了,这还不是最倒霉的。蜜蜂由于惊吓集体发动攻击,于是屁股露在外面的包子简就. . . . . .

“啊!!!”

正在不远处倚树休息的向明月忽然听到一声响彻云霄的惨叫,迅速睁开双眼向惨叫声处掠去。就在这一瞬间,惨叫声又升级了,一声接一声,声声凄厉。

呜呜惨叫着,斜躺在草地上,一手捂脸,一手挣扎想将裙子盖住裸露在外的,屁股,屁股四周围绕着一群嗡嗡飞的蜜蜂,蜜蜂们还在锲而不舍前赴后继地进攻。向明月风一样过去时,看到的就是这么一副画面。

向明月显然被这种画面刺激到了,半天没有反应过来,直到躺在地上的倒霉孩子开始呜呜叫着“向明月”。

一把驱虫粉撒过去,蜜蜂们迅速撤散了,向明月一把拎起包子简,脚尖一使力,就飘离蜂箱数丈。

将包子简小心放在草地上,向明月一时不知道如何开口。嘴角都快碰到眼睛了,平日里的冷漠威严在看到刚才那一幕时就已经离家出走了,现在向大侠正在努力憋笑中。

“哼,嘶. . . . . . 快快先给我些手纸。”包子简忽然想起了什么,挣扎着就要起来。等了一会不见回答,包子简刚抬起头就看到一卷手纸递了过来。递手纸的手纤长有力,色白如玉,就是有些不自然的颤抖。

“转过身去!”明白过来的包子简恼羞成怒,恨恨说道。

向明月识趣地转过身去,肩膀的抖动暴露了他现在的情绪。

包子简怒一边目而视,一边撩起裙子. . . . . . 擦屁股。

“嘶,嘶,嘶. . . . . . 呜呜。”包子简眼泪刷一下下来了。回想自己的一生,先前觉得自己二十几的生命就像一部苦逼的电视剧,至今才明白那不过是片头曲,真正的苦逼现在才开始。

穿越就不必说了,还一来就遭人追杀。先前“剽窃杨”已经给这世界开了反挂器,自己那点小知识根本就不够飚的。

什么装和尚、穿女装,这些对一个演员来说根本就没什么。甚至于被蜜蜂蛰,都不能算什么大事,小时候调皮捣蛋捅马蜂窝时谁没被蛰过啊。

但是,能不能不要在他大完便没擦屁股时蛰啊?蛰屁股也就算了,目标太大,没有办法不是?但,能不能不要动他的菊花!清白了二十几年,今天就被这小小的蜜蜂给爆了菊. . . . . . . 包子简不甘心那!

包子简抽了抽鼻子,压制住跑马的思维,可是心中的悲凉却怎么也压不住。

小心翼翼地擦完红肿的菊花,包子简已经满头大汗。向大侠依旧很有礼貌地背对着他,丝毫没有转身的举动。

“你就打算一直笑到中午吗?!”过了一会儿,包子简闷闷道。

向大侠做完面部表情调整,慢慢转过身来,刚回身就看到一个人向这边走过来。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