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街柳巷

小说:包子无节操作者:信飞由风更新时间:2019-01-22 07:28字数:151287

将兔腿啃了个干净,蜂蜜水也喝了个碗底朝天,包子简摸摸自己的肚子觉得自己终于又活过来了。

向明月默默地将三只碗收拾好,将骨头丢出去,然后道:“我们该上路了。”

“!”吃饱喝足的包子简忽然因为这句话僵硬起来,“上路”,多么歧义的一个词!

戴着老头送的防蜂帽(就是带纱的斗笠),提着老头送的三竹节蜂蜜,包子简挥手告别了好客的小老头。虽然你的蜜蜂蛰了我,但是你的好客还是让我感到十分高兴,哼,反正帐都记在“向小人”头上了。包子简双手抱住向明月的肩膀,踩着马镫,看着渐渐远去的蜂箱和老头,心里一阵感慨。

由于屁股受伤不能骑马,包子简只好站在马镫上,面朝后双手抱着向大侠的脖子,这种姿势实在是怪异极了,包子简又在心里的账簿上记了一笔。

姿势是向明月建议的,原话是:“背朝上横趴在马背上,还是这样?自己选。”

包子简报复性的将身体重心压在向明月身上,嘴里还说:“减轻马的负担。”

向明月自知包子简受了伤和委屈,后退一步包容他的别扭。

正午刚过,两人一匹马就行到了延州城下。

城中熙熙攘攘,商铺众多,果然很多人在交易。一路闻着各类海产品的腥味,包子简和向明月来到了一间客栈门口。

向明月一手夹住包子简,一手撑在马鞍上,潇洒地下了马,吸引了门前路人的围观和叫好。

包子简暗中握紧拳头,咬牙切齿地记了浓重的一笔。“爱现!没听过么,莫装13,装13遭雷劈!”包子简嘀嘀咕咕。

挣扎着站在地上,抬头去看客栈名字,呃,亿客来。凭经验,这店绝对有个贪财又胆小的掌柜,向明月这是走什么路线?

进了客栈,包子简还没来得及靠近柜台验证他的猜测,向明月就已经要好了房间转身朝楼上走去了。

没有办法,屁股上尽是带伤大红包,蛋蛋皮上也有红肿,包子简想走快也难。

咬牙挪上了两个台阶,包子简就不成了。抬腿间屁股上的肌肉一使力,屁股就疼得不行,蛋蛋也会摩擦到裤子。

站在第二个台阶上,包子简罢走了,赌气站在最中央。楼梯不宽,他这一举动挡住了后来者的路,很快便引起后面人的不满。

很快,众人看清了这个障碍物的真面目:一身土里土气的村姑装,头上戴着一顶白纱斗笠,估计是个养蜂的姑娘。

咳咳。要说这身衣服,还得怨向大侠。谁让他偷得是村里最不会打扮的姑娘的衣服呢?

一个满脸络腮胡子的大汉静静地站在旁边一句话也不说,给人以压迫感,包子简鸟都不鸟他。

一位白面书生样的青年说:“姑娘,麻烦,请让一让好么?”

包子简还是毫无反应。

众人显然是第一次遇到这么厚脸皮这么不识好歹的女的,一时也不知该怎么办,只能语言声讨。

大家一吵吵,向大侠停住了脚步,从二楼走廊向下望去。

包子简一副“此路是我能够开,此楼是我盖,要想从此过,留下买路财”的样子,完全不顾大家的谴责和掌柜的调解。

很是大胆么,看来是真的生气了。向明月折回来,下到包子简身边。大家很快就安静了,看来总算有人要管这硬茬了。

“疼的走不了路吗?”向明月问。

明知故问,太不要脸了。包子简心生郁闷,于是决定报复设会。

“相公~都是你害的~人家浑身酸疼走不了路嘛~”娇滴滴的声音响起,包子简自己的鸡皮疙瘩先起来了。

众人明显没在这种场合见过这种事,一时接受不了,面色各有千秋。包子简透过面纱兴致勃勃地观察着众人的反应。

站的最近的大汉首先一副吃了苍蝇的样子,这让包子简有些不解,你说他一副作奸犯科的模样,怎么还这么个反应?

书生则是红了脸,不敢抬头。包子简有些满意。

向明月倒是没什么面部反应,只是后背僵了僵,很快反应过来:“为夫抱娘子上楼可好?”

看着英挺俊美的青年对着这个穿着土气的女的这么说话,大家不禁怀疑:这个莫非是个绝色美女,为了走江湖方便才特意装扮成土气养蜂女?

大厅里已经有些姑娘在对包子简羡慕嫉妒恨了了,走江湖跑买卖的姑娘大都很放得开,帅小伙子谁不喜欢?还有少数仁兄大摇其头,认为包子简是个丑到只能戴面纱出门的古怪女,为向明月不值,而后又十分庆幸——天下少了这么一个将有力的竞争对手。

向明月没有理睬大家的反应,看到包子简满意的小表情,便打横抱起包子简向楼上走去。

包子简努力将脸转向后面,露出双眼对着呆立楼下的众人,抛了一个媚眼,楼下一阵兵荒马乱。包子简的眼睛又大又圆,这样看的话确实很让人心动。

向明月听到背后的声音,笑道:“娘子又不乖了,小心为夫打你屁屁。”

听到“屁屁”二字,包子简条件反射地颤抖了,向明月十分满意。

楼下众人的心灵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影响,各自回房回味的回味想象的想象去了,一时间大厅里十分冷清,掌柜的恨恨地拨着算盘。

包子简趴在床上对坐在一旁的向明月怒目而视,向明月对对方射来的死光视若无睹。

“擦!你是不是撞邪了?”包子简含泪控诉。

向大侠擦剑的动作一滞,转过头来:“何出此言?”

“你从今天早上起就处处和我作对,和我气场不和是怎样?”包子简皱着眉头。

“有么?”向大侠将剑收入剑鞘,开始认真思考这个问题。

包子简不理他,开始了午睡。

晚饭时,本来包子简准备下楼去吃的,但是向明月十分不配合。

房间内,包子简端坐在桌旁,头上包了个蓝布包袱,面上系了一块黑布,对着小二手里的饭菜虎视眈眈。由于表情太过真实投入,大眼睛有变牛眼的趋势,硬是把小二探究讨好的笑容给吓了回去。

饭菜还没来得及从托盘里取出来,包子简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发动攻击,左手一片鱼,右手一块鱼。要说这延州的菜色就是不一样,三道菜里两道有鱼,其余一道也带了鱼腥味。

小二心惊胆战地逃出了房间,连端菜的托盘都忘记拿走了。

向大侠一派云淡风轻之势,仿佛包子简不是在狼吞虎咽风卷残云地消灭食物,而是在笔走龙蛇如行云流水地挥毫泼墨。

“你还带着这种东西?”包子简一把扯下脸上的黑布,抽空问一旁气定神闲的向大侠。

“有时会用的上。”向大侠云淡风轻道。

“偷鸡摸狗的时候?”包子简福至心灵,一语道出。

向明月瞥了他一眼,淡淡道:“你闯祸后,需要逃走的时候用。”

那还有用吗,不是应该闯祸的时候用吗,包子简心里嘀咕着。

“你怎么不吃饭?”包子简赶紧转移话题,真心希望向大侠把这一页揭过去。

“现在吃了,待会就吃不下了。”向明月道。

呃,包子简停住了咀嚼,奋力咽下满嘴的食物,喝了一口水,挪到向大侠身边:“晚上有节目?”

“嗯。去一个地方。”向明月望向窗外。

包子简抹抹嘴角,拍了拍衣服上不存在的灰尘,窜到向明月旁边,一边捶背一边谄媚道:“向大侠,带我一起去吧~”

“嗯。”斜了一眼包子简,向大侠一口答应。

包子简突然发现自己很没有成就感。

晚上。

向明月一胳膊夹起包子简从窗口飘了下来。

浑蛋,说什么我的屁股不适,不能用背的!都是借口,就想看我出丑罢了。

街上没有太多人,这个时候一般人该休息了,除了寻欢作乐的人。

向明月夹着包子简在一排排的房顶上飞过,最后在一条街口落地。

包子简扭动了一下脖子,伸了伸胳膊腿,总算是恢复人样了。向明月等他收拾完就快步向前走去。

前面人影憧憧,楼上灯火通明,檐下的大红灯笼使得路人的表情朦朦胧胧,包子简可以从这些人的表情和互动看出,这是一个花街。

青楼啊,这就是传说中的花街柳巷啊,还TM是合法的。

包子简两眼放光,别误会,这只是一个正常现代男青年遭遇古代红灯区的正常表现。

“所以说你是来寻花问柳的?”包子简一边张望,一边不住问话。

“快跟上。”向明月不答话,只是这么说。

包子简跟着向明月三拐两拐就进了一个小巷。巷子里黑乎乎的,包子简咽了咽口水,急忙拽住向明月的衣袖。

向明月停下来,敲了敲其中一户的门。

吱呀一声,门开了,从里面伸出来什么,带着一阵奇怪的味道。

包子简瞪大了眼睛看着伸出来的不明物体,还没来得及发表疑问,就被向明月拽进了门内。

等包子简定下心来时,发现他们进的是一个妓馆的院子,前面有座灯火暧昧、调笑声不绝的大楼。看样子,还是规模较大的妓院。

包子简回过神紧跟上向明月,有人带他们上了楼。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