宿于一榻

小说:包子无节操作者:信飞由风更新时间:2019-01-22 07:35字数:151287

“我家娘子不喜欢酸秀才。”向明月斜了一眼书生,心思放在了一旁静立不动的大汉身上。

“哦?在下不只会吟诗作赋,买卖经商也很有一套。不知钱堡需不需要掌柜?”书生笑容不变地回击向明月,顿了顿,脸忽然转向了包子简。

包子简这时已经知道了眼下的情况,冷静回答道:“掌柜的不需要,需要个倒夜香的。”

“你很缺钱?”包子简一脸“这你不会也想做吧”的表情,书生显然没料到。

“我们会提供更好的待遇。”立在一边的大汉开口了。

这句话看似很不合理,但是在场的都听懂了。

“我算过命,今年不宜出行,除非有好看的人陪同。”包子简道。

书生愣了一下,笑道:“难道在下长得不好看么?”

“很显然,不如他好看。”包子简手一摊,向向明月抬了抬下巴。

书生被包子简的回答噎住了,脸色不那么自然。

大汉抿紧了唇,扯了扯书生的衣角递了个眼色。

“看来,在下没能说服钱公子。过在下是不会放弃的,后会有期。”书生一拱手,转身离去,大汉跟在后面也走了。

“呼。这唱的是哪出啊?”包子简松了口气,刚才他以为就要打起来了。

向明月看着两人的背影若有所思。一开始他以为这两人是冲着自己来的,可是很快又否定了,消息不会传的那么快。另一可能就是冲着眼前的钱包少主,但是仔细观察之后,又否定了这个猜测。但是不能否认的是,包子简有麻烦了。

“先回客栈。”向明月边说边向楼梯口走去。

亿客来客栈房门口。

包子简刚想伸手推门就被制止了。

有些异常,向明月明显感觉到了。指指房门,对包子简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然后紧握剑柄。

“砰!”门被向明月一脚踹开,屋内寂静无声,看上去没有什么可疑之处。

包子简将向明月拦下,声音不高不低道:“相公,跟房门做什么气,踢坏了要赔的。”

向明月摸出一包东西道:“放心有人会付账的。”说罢,一挥手将手中的粉末用掌风扫进门去,随手将门关了个结实。

两人蹲下身趴在门上侧耳倾听,屋内先是传来一阵东西落地声,然后就又恢复了寂静。

两人互看一眼,向明月将包子简护在身后,抬手将门打开。一阵粉末迎面扑来,却被一块包袱皮扇了回去,屋内传来一声重物倒地声。

包子简大摇大摆地走进来,果然,地上躺着一位黑衣人。向明月随手将房门开得更大,并将窗户全部打开,然后走上前来将黑衣人拖到远离门口处。

“这人什么来头?”包子简蹲下身来将黑衣人的蒙面布扯开。黑布下面,青白脸色,七窍流血,死状惨烈,看来这人是要置人于死地,才会出手如此歹毒。

看惯了武侠剧,这下总算遇到偷袭的黑衣人了,不过上来就这么重口,包子简有些接受不了。

想想也是,一个现代社会的小宅男,平日里最大的违法违纪也就是闯个红灯,跨个护栏,最大的流血事件也就是宰个鸡,杀个鱼。猛一看到猝死的人一时接受不了也正常,虽然那人要置自己于死地。

“风声的杀手,来杀你的。”向大侠翻了翻黑衣人的装备道。

“. . . . . .”还让不让人消停一会啊,杀手,杀你妹啊!包子简回过神来。

“你怎么看出来的?难道这个组织的成员都纹了一样的纹身?”包子简伸手就去扒地上人的衣服,随即又停住了手。扒死者衣物是不对的,还是老实点吧。

抬头就看到向大侠一脸鄙视地看着自己,“他们用的药都出自自己组织,有些特别。”

“特别?看样子你很了解?”包子简没有理会人家的鄙视,虚心问道。

“嗯。这是常识。”向明月语气平平地回答。

“常识?哪行的常识?”包子简追问。

“捕快。”向明月道。

“所以说你是个捕快?保护我是在赚外快?”包子简一脸不可置信。骗鬼呢,你这武功怎么着也得是六扇门里的,话说,这样的话你有机会赚外快吗?

“不是,只是类似捕快的行当罢了。好像江湖上有种叫法是‘猎侠’。”向明月一边继续翻看着地上的人一边道。

“赏金猎人么?这和捕快哪点类似了!”包子简一脸鄙视。不过这个职业倒是不错,赚钱多啊!

“都是抓点东西,找点东西。”向明月抬起头来,表情坦然。

抓点东西,找点东西?擦!竟然说小爷我是东西?你给我等着,此仇不报非小人!包子简心中一阵呐喊。

“自己一个人跑去和美女吃饭喝酒,把我扔给一个神经兮兮的怪女人。向明月你太不够意思了!”包子简严厉声讨,非得找点不痛快。

“刚才你是否嗅到花香味?”向明月问。

“有的啊。那个美女身上带的!”包子简眼冒红心,很显然把自己过敏的问题给抛到脑后了。

“那是掩盖味道用的。你口中的美女擅长用虫毒。”向明月毫不手软,“而且喜欢在房间里放养。”

虫?蜇人的、咬人的虫子?鸡皮疙瘩从手臂一直冒到脸上,包子简觉得自己的屁股好像又疼了。

“你是说,小巷里那个开门的人就是她?”包子简立即回想起那个怪怪味道的不明物体。

向明月点点头。

“啊?”包子简一脸幻想破灭的表情,颇让让见者感叹,不过向明月不属于此行列。

“刚才那两人怕是冲你而来,接下来小心些。”向明月不理会包子简的沮丧,接着说道。

“哦,知道了。”包子简太过沮丧,直接左耳进右耳出。

地上的尸体,似乎被忽略了。

“擦。明月,东西被翻过了!”包子简大吼一声,将刚才的沮丧情绪一扫而空。

“少东西了?”向大侠淡淡道。

“这倒没有。但是盛蜂蜜的竹筒被人打开过了。”包子简晃晃手里的竹筒。

向明月若有所思。一个杀手,进门之后不好好备战,却在屋内东翻西翻,这怎么都有些不对。

“你赶紧把这个,这个东西拖到那边墙角处,别让我看到!”包子简忽然想到了什么,指着地上说道。

“你害怕?”向明月向前几步靠近包子见,盯着他的脸道。

“怎么了?不行啊!我就是怕!”包子简一挺胸,努力瞪回去,理直气壮地吼道。

向明月笑笑,对此不置可否,随即将地上的尸体拖到离床最远处。

经过一场惊吓,放松下来的包子简有些乏力,“今晚,你和我一块睡。”包子简大发慈悲,让向明月结束了地铺之旅。

向明月挑挑眉,在包子简的怒视下没有发表任何看法。

收拾完一切,两人铺好床铺。包子简趴在床上,向明月迅速将药涂好,两人脱衣躺下。

一躺下,包子简就感觉到心安了不少,但是碍于面子问题硬是和向明月隔了一个人的距离。这床本来就不大,包子简这么一隔,只能贴在墙上,还是侧着身。

一只手伸过来放在包子简的胳膊上,“啊!”一声惨叫,然后一阵扑腾,两人都清醒了不少。

“你,你,你干什么?人吓人,吓死人,知不知道啊!”包子简舒了一口气,然后怒吼。

“我只是想让你平躺下来而已。”向大侠摸向自己的脸,嘶,好像被抓破了。

包子简心中立即不安起来,刚才以为是那个东西,恐惧之下又揍又抓出手没个轻重,怕是抓破了他的脸。

“对不起啊,伤得重不重,让我看看。”包子简伸出手去,摸着向明月的脸道。

向明月被触碰到脸,呆愣了一下,没有拒绝。

嗯,细腻,有弹性,手中的物体比想象中的手感要好得多。真不知道他是怎么保养的,要是将秘方卖给现代的明星们,那还不赚发了?包子简手捧向大侠的脸,心思又不知飞到哪里去了。

手中一空,包子简才回过神来。此时,向明月将蜡烛点燃,在桌边落落大方地坐着,身上的亵衣丝毫没影响他的气质,整个人在烛光下散发出不一样的魅力。

怪不得情侣们总要去吃烛光晚餐,看来在烛光下看人,果然别有洞天啊。(?)包子简在心中感叹。

“过来啊。”向明月挑挑眉,向包子简招招手。

来了来了,包子简像是被蛊惑了一样,乖乖地来到桌前,没有一丝不愿。

在烛光下捧着一张帅脸,虽然帅脸上条条红道,不过丝毫没有影响到整体的美感。包子简有些心跳加速,自我安慰道,没事没事,只是靠的太近自己不好意思罢了。

向明月微张着眼睛,看着拿着棉签的手指,再看着手指的主人,忽然觉得还挺耐看的。

眼睛大大的,瞳仁黑黑的,十分灵动。鼻子不挺但是小巧,上面还有一些调皮的小斑点。嘴巴不大,嘴唇有些厚,水润光泽,让人有些,有些想要. . . . . . 圆圆的包子脸也变得更加可爱了。

至于光头什么的,向大侠自动忽略了。

烛光下,两人各有所思,一个自我安慰,一个勇于面对。

再次躺到床上,包子简总算是躺平了。两人之间也没了缝隙,隔着两层布两人的体温相互传递着。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